胸有海疆三百万 ——记著名媒体人、评论家孙振军

孙振军中校 收藏 0 79

胸有海疆三百万

——记著名媒体人、评论家孙振军

河南日报(农村版)记者 刘景华

在有近泱泱近一亿人的河南省,在有数万名从业人员的河南省新闻界,一副硬汉形象的孙振军可谓既大名鼎鼎又特立独行。大名鼎鼎,缘于他不仅从事过三十多年新闻、做过18年的报纸总编辑,以区区高中之第一学历,四十出头时即跻身正高级职称行列,后又担任全省新闻系列高级职称评委会专家库成员;而且涉猎广泛、兴致八极,写一手好文章、拍一手好照片,出版过11本多类专著,两次受邀参加《南方周末》举办的“预测中国”活动。特立独行,缘于思维高蹈、剑走偏锋,被网民誉为中国当代著名108位杂文家中第59名;还长着一头蓬乱的头发、一脸海明威似的胡须,更兼三十多年如一日,把一条老式海军蓝军裤穿成标志性名牌,且能把连专业军警都怵头的握力器玩的像根面条。

而近几年,他则将潜心30余年研究之心血喷薄而发,穷小半生探求之见解倾巢而泄,在海疆、海权、海军方面议论风生、语出惊人,而引起公众与媒体关注。

日前,借孙振军先生来给本报编辑、记者讲授南中国海与钓鱼岛局势之机,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机缘垂注 经历特殊

34年前,对越自卫反击战陆地战打响。几个月后,孙振军从高中校门走出,直接加入到人民海军南海舰队的序列。那一年,他还不满17岁。

在被江泽民同志题辞誉为“水兵摇篮”的某训练基地,经过整整一年的信号专业培训后,孙振军被分配到刚刚参加过1974年1月19日西沙海战不久的、依然担负着守护西沙群岛任务的某水面舰艇部队。在这支部队里,许多人都是6年前那场海战的亲历者、立功者,许多人都能讲一段自己参与的战斗故事。

最幸运的是,1982年3月4日,正在当时祖国最南端的国土、西沙中建岛值班的孙振军,和他的战友们一道驾战舰在我领海内抓捕一条载有十名越南特务的武装船。担任跳帮组组长的孙振军由于第一个跳上越南特务船的英勇表现,再加上其他方面的出色成绩,年底被荣记三等功一次。这次战斗,由于种种原因,当时媒体并没做报道,但却被写入优良传统教育教材,至今仍在全海军内部使用。“那时的小孙,利索的像只黑猴子!”在今年五月的一次主题为“南海有我”的研讨会上,一名海军老将军亲切地评价而今已90公斤的、他当年的老部下孙振军。

在以后的海军岁月里,孙振军依照组织安排,在部队政治部门、宣传机关担任专职摄影员、报道员,专事新闻工作。由于业绩卓著,又荣立三等军功一次,《水兵记者》杂志还以“天涯海角的‘土记者’”为题发表通讯,介绍过他的事迹。

那几年,他除了搞好本职工作外,还协助、陪同诸如刘白羽、叶楠、 姚远方(《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作者)等军外著名作家、记者,到西沙群岛、海防前哨采访,故有机会接触了大量的一手资料,采访了大量一线人物,拍摄了大量珍贵照片。当然,也奠定了孙振军毕生的海疆之恋、海权牵挂与海军情怀。

孙振军说,“有海无防的亏,我们吃大了。五十年代,外军舰船在南海来去自由;六十年代,美国军机经常飞越海南岛上空;七十年代,一些弹丸小国都敢在西沙、中沙、南沙耍横。八十年代,苏、美两霸的“基辅”级“企业”号航空母舰以及巡洋舰、间谍船,敢在海南岛外海任意游弋——这是我亲眼目睹过的!”

但他接着又自豪地说;“现在海军强大多了,借他们个胆,也不敢再来咱们家门口了!”万里海疆 了如指掌

“我国不仅有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国土,还有7.7万平方公里的渤海,38万平方公里的黄海,77万多平方公里的的东海,350万平方千米的南海——总计470多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这其中包括299.7万平方公里的海洋专属经济区,内水、领海、大陆架。

“我国不仅有2.2万公里长的陆地国境线,还有1.8万公里的海岸国境线,更有5000多个1平方公里以上的岛屿、1.4万平方公里的岛屿岸线……中国在南海共有287个岛、屿、礁、滩、他们区别是……——这是孙振军经常在学校、机关、企业、单位等听众普及的国土知识常识。

“钓鱼岛是如何失去的?”“ 西沙群岛是如何失而复得的?”

“越南人、菲律宾人,马来西亚人、印度尼西亚人、文莱人分别在南海占了我们几个岛?”

——这是孙振军经常提醒大家知晓的话题。离开海军部队后,孙振军多次换住房、换单位、换办公室,但是地图、海图是他的常伴之爱;一切与海疆、海权、海军有关的书籍、报刊,则是他的枕边伴侣。因此,他对万里海疆了如指掌,对海权纷争洞若观火也就不奇怪了。

去年8月,在解放军某部培训基地,身兼预任中校军官的孙振军发表了题为《预备役部队是国家重要的战略储备》演讲,赢得了包括几名将军在内的近千名官兵的热烈掌声。更令人惊讶的是,在接下来的主题授课环节,军内某著名战略理论专家忽然由衷的说:“河南省军区有人才呀!刚才我上台前,一位担任报社总编辑的战友和我交流,他对‘钓鱼岛应该怎么办?黄岩岛应该怎么办?南海乱象应该怎么办?’的研究结论非常有见地!也与我的观点不谋而合!”传递“正能” 倡导和平

“关于海权、争端以及当前我国的外交基准、国防基准,许多网民的呼吁与观点正确不?”

在一次讨论会上,一位资深媒体界领导兼专家这样问孙振军。孙先生回答说:“网上的观点往往都是些流于表面的公共观点。而公共观点也往往是情绪化、有偏差的。”

“海权、争端以及外交口径、防务原则,这些问题太深奥,也太专业。如果门外汉们都能统揽全局、充当高参,指点迷津、说东道西,国家、军方岂不该让专业的研究人员回家去卖红薯?”他接着说,“如果不懂得军队主要是为了吓阻、外交主要是用于妥协,就不要妄谈军事、瞎论外交。”孙先生还有个观点:如果没有吃透一千本书做垫底,也不要在海疆、海权、海军话题上乱摆活。

他还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我是坚定的和平主义者。我不怕打仗,但坚决反对轻言打仗。”因此,这几年他有请必去、主动宣讲,到大专院校、机关企事业单位以及新闻机构,反对战争,启智“愤青”;倡导和平,传递“正能”。 他说,打仗首先不符合党的十八大精神。因为我们现阶段的中心工作、重中之重是大力发展经济,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与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次打仗不符合联合国宪章的要求-----那里面写的是用和平方式解决争端。要知道,中国是联合国所有会员国中的“政治局常委”。而当“常委”,就应该有样子、起表率。

他还特别委托记者对媒体说几句——

媒体要吃透国情。得把国家的人口、家底、资源、国力、军力、制造力、创造力、公信力、道德力以及强项、困境、希望,以及世界上的地位弄清楚、闹明白,哪些咱求人?哪些人求咱?总之一句话,既不要把中国的事情想的太悲观,也不能把中国的事情想得太简单。知道了这些,登什么不登什么,转载什么不转载什么,包括把报道写到什么分寸,把报纸办到什么分寸,心里基本就会有数了。

媒体不要渲染战争、制造紧张气氛。媒体渲染战争气氛已有多年,宣泄仇日恨日情绪去年走向高潮。但这都是极端错误的做法。和平不等于太平,高枕必须有忧,这本身没有错。但靠制造紧张气氛、借渲染战争威胁来吸引读者、制造卖点,就成问题了。“与XX国已经剑拔弩张”、“与XX国将决一死战”、“与XX国大战一触即发”,甚至“马上要打核大战”之类的标题我们见的还少吗?可是战争在哪里?打响没有?这就是标准的渲染战争恐怖情绪、挑逗国民好战欲望。还有,今天的日本政府不等于当年的军国主义政府,今天的日本人更不等于当年的日本鬼子。因此,逢日必反、逢日就骂,既显得荒唐,有于事无补,不可取。上述做法,对内,丧失的是媒体公信力;对外,辱没的是国家形象,并且极易给国家的政治、外交带来麻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