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欲侵略清朝诱因:使团不愿磕头被驱逐出境

wb1951 收藏 0 799
导读:1806年,由戈洛夫金(YuryGolovkin)率领的俄罗斯使团,因不愿意对着桌子(香案)叩头,而在第一站库伦(现蒙古乌兰巴托)就被驱逐出境。      [/b]   (近代俄罗斯人,资料图)      1806年,由戈洛夫金(YuryGolovkin)率领的俄罗斯使团,因不愿意对着桌子(香案)叩头,而在第一站库伦(现蒙古乌兰巴托)就被驱逐出境。   几乎与此同时,嘉庆皇帝也下令驱逐了擅自前来广州经商的两艘俄国船只。   《剑桥晚清史》指出:“对于戈洛夫金的出使,清政府当然会担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1806年,由戈洛夫金(YuryGolovkin)率领的俄罗斯使团,因不愿意对着桌子(香案)叩头,而在第一站库伦(现蒙古乌兰巴托)就被驱逐出境。

俄国欲侵略清朝诱因:使团不愿磕头被驱逐出境

(近代俄罗斯人,资料图)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2013年9月5日,作者:雪珥,原题:《俄使团拒叩头出访清朝失败 为俄国侵略埋下伏笔》

1806年,由戈洛夫金(YuryGolovkin)率领的俄罗斯使团,因不愿意对着桌子(香案)叩头,而在第一站库伦(现蒙古乌兰巴托)就被驱逐出境。

几乎与此同时,嘉庆皇帝也下令驱逐了擅自前来广州经商的两艘俄国船只。

《剑桥晚清史》指出:“对于戈洛夫金的出使,清政府当然会担心:给一个欧洲强国以特许权,其他欧洲列强会起而效尤。自马戛尔尼事件以后,清王朝比过去更热衷于坚持合乎体统的朝贡仪式,特别坚持叩头的礼节。”这一分析是有道理的,大清帝国对叩头的坚持,与其说是为了礼仪的面子,不如说更希望通过建立一道礼仪“壁垒”,令任何一家“蛮夷”都不至于有非分之想。

更早的俄罗斯外交资料显示,大清帝国的高层对叩头并没有病态的酷爱。在皇帝接待俄国使节伊兹玛依洛夫时,虽然要求俄使在正式仪式中行叩拜之礼,但在私人会见中,康熙不仅免除了这套礼仪,还向俄使致歉。甚至,在某次接见后,他还与俄使握手告别,俄使在发给圣彼得堡的报告中说,这样的荣誉在中国只有和皇帝同级的人才能享受(加斯东·加恩:《彼得大帝时期的俄中关系史》,第七章53号注释)———当然,在中国并不存在与皇帝同级的人,这次握手,或许是中国历史上皇帝们的“处女握”。

一北一南发生的两起事件,令中俄双方都警觉起来。嘉庆皇帝给库伦办事大臣发去特别指示,要求各“卡伦”(哨所)的官兵,密切注意俄国的动态,加强边境巡逻。俄国方面也加强了军事警戒,戈洛夫金使团内的高级军官,也被派出巡视边境并进行调查。

此时,俄国的力量并不足以挑战大清帝国,因此,无论是使团在库伦被驱逐,还是船只在广州被驱逐,俄国人最终只能选择隐忍。《剑桥晚清史》指出:“戈洛夫金出使的失败,使俄国只有靠两条在十八世纪争取到的非纳贡性途径与中国接触:一条是在北京的传教士团,一条是恰克图的市场。”

但是,他们并没有放弃努力。毕竟,戈洛夫金使团的使命,除了要拓展中俄之间的商贸之外,还负有更为微妙的任务:收集相关的军事情报。滞留在伊尔库次克的戈洛夫金,等待着一个特别委员会对这一外交事件的评估。这个委员会,由商务、内务、陆军、外务等大臣组成,最后得出结论,责任全在中方,但是,“俄国对此不必像对待欧洲宫廷发生的类似事件那样过分予以重视”———对于叩头风波低调处理,也是此前阿富汗帝国、大英帝国在遭遇同样问题时的处理方法。

俄国欲侵略清朝诱因:使团不愿磕头被驱逐出境

更为重要的是,俄国政府依旧要求戈洛夫金,继续完成那些既定的任务:收集西伯利亚及中俄边境的各种情报。一个外交使团,自此变为情报机构。戈洛夫金的效率相当之高,不到数月,一连串的报告就送达俄国最高层,涉及俄中关系发展前景、俄中关系处理准则、西伯利亚发展方案、西伯利亚军事配置计划,以及对俄中边境的斯塔诺夫山脉、雅布洛诺夫山脉及东北亚的堪察加半岛、千岛群岛进行考察的详细方案。这一切,都为此后俄国占领中国境内的领土,奠定了基础。

在1806年的两起驱逐事件之后,俄国没有任何反弹,这令大清帝国吁了一口气,甚至有点自得。或许,也因此忽略了北方的这只大熊正在卧薪尝胆、磨刀霍霍,计划在适当时候对南边的龙发起致命的攻击……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