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军阀的外国军械装备

牛羊如云李牧川 收藏 0 2205
导读: 北洋军阀,自1895年袁世凯小站练兵源起,至1928年张学良东北易帜结束,为害中华达33年之久。北洋军阀的许多问题业已得到史学工作者关注与研究,然而,关于其军队武器装备的来源问题,由于资料散失,研究至为不易。为了从这方面揭示北洋军阀的本质和当时的社会面貌,笔者搜集、综合了这一问题的零碎材料,整理成篇,期望有助于对北洋军阀的全面研究。  从袁世凯小站练兵开始,中国就走上了大购洋械的道路。笔者分二个阶段来说明这一问题。  一、18

<p>

</p><p> </p><p> 北洋军阀,自1895年袁世凯小站练兵源起,至1928年张学良东北易帜结束,为害中华达33年之久。北洋军阀的许多问题业已得到史学工作者关注与研究,然而,关于其军队武器装备的来源问题,由于资料散失,研究至为不易。为了从这方面揭示北洋军阀的本质和当时的社会面貌,笔者搜集、综合了这一问题的零碎材料,整理成篇,期望有助于对北洋军阀的全面研究。</p><p> 从袁世凯小站练兵开始,中国就走上了大购洋械的道路。笔者分二个阶段来说明这一问题。</p><p> 一、1895—1916年:袁世凯主掌北洋军阀时期。</p><p> 1895年12月,袁世凯主持小站练兵时,在原有枪械的基础上,又经德国退伍军人汉纳根之手,新购进曼利夏步枪5,400枝,曼利夏马枪700枝,六响手枪1,000枝,五十七厘米格鲁森快炮40尊,步官挂刀各500柄, 用于充实其军队装备。</p><p> 1905年,小站新军扩展为北洋六镇,基本上使用洋械,只有少数镇(如第五镇)夹杂使用一些汉阳厂产品。当时输入的产品,主要有奥地利造的曼利夏步马枪,德国造毛瑟枪,俄国造来福枪,炮则主要是德国克虏伯厂和格鲁森厂出品的山炮和陆炮,以及法国克鲁苏厂的产品。</p><p> 1907年,清廷拟定在全国成立三十六镇新军,以六点八毫米步马枪、七十五毫米山炮和七十五毫米野炮为制式武器。此时枪炮的需要量激增,自己生产的枪炮远远不能满足这项要求,只能靠大量地输入外国产品。这时输入的步马枪,仍然以毛瑟、曼利夏、日本三十一年式为主,口径从六点五毫米到八毫米不等;输入的炮,亦是克虏伯厂、格鲁森厂出产的山野炮为主,口径为五十七毫米和七十五毫米。并且,重机关枪开始大量输入,最初为德国的马克沁和法国的哈乞开斯两种,这是首次进口的自动火器装置。 1908年,清廷还为陆军的个别镇购置日本山田式气球,以为侦察之用。1910年,又购买到法国沙麦式飞机一架。</p><p> 亥革命后,袁世凯主政全国,北洋军有兵13师另17混成旅。虽然此时袁世凯能够集中全国的兵工厂来为其军队服务,然而,落后的兵工企业及粗糙的制造技术,使产品的数量和质量都无法令袁氏满意。因此,购买洋械依然是军械的主要来源。1913年二次革命爆发前夕,袁世凯“乃遣孙宝琦、李盛铎东渡联日,又利用大借款(即善后大借款—笔者注)购置军械,补充兵饷,以应付异己者。”同年春,袁还向法国购买“高德隆”飞机12架。 1915年,又购到教练机3架。 舰艇方面的购置,则突出体现在奥国借款中,该借款是袁氏授意海军总长刘冠雄,避开当时的国会参众两院而擅自与奥国签订的320万英镑借款,购得水雷驱逐舰18艘。 此外,袁世凯还不惜出卖国家主权,与日本签订《共同防敌协定》及“二十一条”,以便获得日本人的军事支持,来达到其帝制自为的野心。由于资料散失,袁世凯时期的购械总量及费用开支难得其详。</p><p> 二、1916—1928年:北洋军阀混战时期。</p><p> 在袁世凯逝后的12年里,有1,300多名大小军阀先后在全国各地战乱不休。 此时流入中国的洋械数目非常之巨大。现将北洋军阀各派的购械情况叙述如下:</p><p> 段祺瑞皖系。袁氏之后段祺瑞主持北京政府,他与日本人构成了稳定的单一购销关系,这是段政府卖国外交的结果。据史料记载,为装备参战军3师5旅,段氏分别于1917年11月和1918年7月两次大规模地与日本签订军械订购合同,前者总金额为日金17,186,461.92元,其购械数目不详。后者总金额为日金23,643,762元,购械计有:三八式步枪85,000枝,子弹67,500,000发;三八式机枪198挺,子弹9,500,000发,附零件6种;山炮162门,榴霰弹81,000发,榴弹16,200发,附零件15种;三八式野炮72门;军车180辆,零件6种。</p><p> 一战结束前后,欧洲势力重返中国,打破段氏与日本的单一购销关系。1917年春,段祺瑞购到意大利、法国旧飞机10数架,之后,他又购得英国佩奇公司的大型0/400型客机6架,每架10,550英镑。此外,他还和英国维克斯公司签订合同,取得贷款1,803,200英镑,欲购维米商用飞机和阿弗罗飞机各24架及附各种零件,只不过这项交易因直皖战争中皖系的失败而告终。在当时,所有各类飞机都被挪作军事用途的。</p><p> 直系军阀的购械。早在冯国璋时期,冯氏就苦心经营其军队。并且,直系军阀长期占据富庶的长江中下游,拥有较丰厚的资金来购械。1918年2月,冯国璋从日本购得大批军械,欲装备王怀庆的北京卫戍部队。但这批军火在秦皇岛起岸时被张作霖全部截留,半数赠皖系,半数收归己用。冯逝后,曹锟、吴佩孚继续领导直系,由于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西方国家剩余了大量的军火,因而直系与西方国家的军火贸易比较活跃。</p><p> 1921年11月,曹锟与意大利政府谈判,取得4,011吨军火,这些军火是在1919年12月,由天津马兹里公司从神户运到北京的,其中分别运到沈阳10吨,山海关2,434吨,北京60吨,天津1,057吨。意大利经手这批军火的是其驻华使馆武官瓦尔达上校。据有关资料统计,这批军械中存放北京者内有迫击炮20,000门,炮弹1,000,000发;存放天津者,内有步枪30,000枝,子弹3,000,000发,价值7,000,000法郎,又有山炮6门,价值460,000法郎,炮弹24000发,价值2,900,000法郎,菲亚特机关炮50门,价值700,000法郎,炮弹3,000,000法郎;存放山海关之军械,内有步枪19,000枝,子弹17,000,000发,野炮21门,炮弹2,500箱,手榴弹1,400枚,无线电通讯2架,共计2,000,000元。这批军械直到1924年曹锟才接收完毕。</p><p> 1923年,曹锟还向意大利商人安吉洛购买价值5,500,000元的军械。此外,曹锟还另找关系购买军械来增加自己的实力。据悉,1923年6月,曹锟曾派出两名代表与天津的伍伦.沃西公司的经理、英国的化学专家等人接触,希望他们能帮助制造毒气,供飞机上配备毒气弹之用。曹锟也努力加强直军的空中力量。1922年,他通过在上海的代表向法国购得水上飞机10架。1924年,曹锟在倒台之前,还继续向其他国家购买军械,如德国船只里克默斯号为驻汉口的布瓦苏公司装运飞机和240箱迫击炮到天津,价值18,000英镑;1924年费尔兹号运载飞机2架到天津。布拉格的一家捷克军火公司诺天特尼也报导说,1924年6月7日施莱斯丁号货船从安特卫普运出25箱手枪,子弹250,000发,同一个月内,又有沃格勒号货船从汉堡运出迫击炮6箱,1924年6月18日,奥利夫号货船从汉堡运出迫击炮300门,这些军械均运给天津的直系部队。得到曹锟政府批准的诺沃特尼公司经纪人赖荷达在天津丰大业路87号的办公室里经办这些军火买卖的业务。不巧,1924年10月23日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各船所运军械都转到冯玉祥、张作霖手里了。</p><p> 与此同时,吴佩孚也与众多国家联系,争取物美价廉的军械。1922年2月,吴佩孚买到奈尔斯、贝门特、多德等美国公司生产的军械装备。他在巩县兵工厂的所有各种设备,由美商卡堡格公司、卡洛威兹公司设法运到上海。8月,吴佩孚通过一个意大利捐客加兰达购到价值5,600,000元的军械;在这同一时期里,一个美国人史蒂文将一艘装有步枪、机关枪等军火的走私船停泊在海参崴,以后从海参崴卸货,经中东路运到哈尔滨、长春,最后设法运交给洛阳的吴佩孚。另外,吴佩孚还从西伯利亚逃来上海的白俄人手中购到各种火炮以及步枪200余枝。1924年春,吴佩孚又与意大利人打交道,用3,000,000元购得步枪40,000枝,子弹50,000,000发,七十毫米口径大炮36尊及炮弹50,000发,机关枪6架,但据说该项军火中枪支子弹有多朽坏而不堪用者,因而数目虽多“而实力无几矣”。</p><p> 张作霖奉系的购械。1922—1924年间是张作霖外交政策的分水岭,在此之前他主要靠日本的军械和顾问,之后,他转而面向各个方面。现将其在第一次直奉战后重整军备时的购械情况叙述如下:</p><p> 与日本人的交易。直奉战役失败后,张作霖损失了大批的辎重,军械颇为不资,因此张氏特派张宗昌等10人组成奉天代表团,赴海参崴购买军械。据日本《朝日新闻》报导,代表团与日本签订两份契约,第一份购买美国刘明顿公司1918年制造的俄式五连发步枪31,000支,每支附子弹1,000发,并附刺刀(全部为新制品);第二份契约订购日本三十八年式步枪5,000支,并附背禳、子弹盒、刺刀、皮带等一切,机关枪11架,炮弹10,000发。其中前约已交接完毕,后约则“因故而卒至破裂”。此外,第二次直奉大战期间,张氏又得到日本某兵工厂所产步枪3,000支与附属子弹,及由日军旅顺军械库运来之枪弹1,000,000粒。 另据当时奉军要人魏益三回忆,在战事正紧期间,奉军还得到日本供给的步机枪子弹40,000,000发,炮弹100,000发。</p><p> 与白俄残军的交易。1922年10月,苏俄红军攻占海参崴,占据海参崴的白俄“捷克兵团”溃逃,他们与张作霖商定,以手中的武器作交换,来取得在东三省避居和取得给养谋生。这批军械中第一次交货的计有步枪30,000支,每支13元,共计22车皮;第二次交付的内有炮弹626箱,炸弹209箱,共5,016枚,电线等物品200箱,还有一架飞机。此外,张作霖还得到系留在海参崴的旧俄军舰数只,以及制造军械之机械数套。</p><p> 与意大利的交易。1919年,张作霖与意大利人的早期交往中就很有收获——存留在天津、山海关的军械于1921年1月沿着辽宁湾运到葫芦岛。1922年,他又从意大利菲亚特公司买到价值40,000元的飞机零件和80,000元的其他军械。1923年1月,他又订购意大利产的步枪、机关枪、山炮、野炮等,价值5,000,000元,由意大利皇家军代理人巴奇经手。但后来意国并未发货,张作霖有苦难言。不过,1923年9月,他又购到意大利大小武器及柯蒂斯飞机2架。</p><p> 与英国人交易。1920年直皖战争后,皖系政权倒台,其与外国签订的合同,由直奉两家共同承担,其中就有与维克斯公司签订的飞机合同,直奉负责付款而产品亦供他们分享。同时,张作霖还提出需要英国的教官和其他的飞机设备,但英国以违反“禁运军火协定”为借口而加以拒绝。1923年,张作霖继续努力,争取英国的支持,建设他的军事设备。他与英方代表波特谈判时,曾要求英国帮助他修建葫芦岛海港,并且以北票煤矿为交换,来获取英方供应的军械。1925年,张作霖和各色军火商订了很多合同,他一再向英方表示希望能得到支持,又希望英方不要干涉他和其他国家的交易。1927年,张作霖的安国军面对北伐军的凌厉攻势,他向各方面试探,以期获得更多的军械。他经常出入英国使馆,因为他们具有共同反对共产主义的意愿。此时,西方国家视张作霖为“中国唯一的势力,可以维持稳定,保护外国人的生命。”</p><p> 与法国的交易。张作霖主要从法国人手里得到空军设备。他直接派代表去巴黎,法国方面公然视之为政府的使者。奉方在巴黎的重要代表是魏宗晋(译音),从事购买防空设备,装甲坦克,飞机以及海军用具的谈判。其中一份数额巨大的合同,含购买考得隆.布鲁盖等各式各样的飞机105架,均装有炮位,戴姆勒水上飞机35架,以及西特伦履带坦克等,由一家名叫布瓦苏的公司经办。</p><p> 与德国的交易。张从德国人手中所得的军械,一部分送到沈阳兵工厂,一部分发给奉军部队。据英国驻日本大使馆的报告说,1924年11月7日,有德国船只“苏菲.里克默斯”号满载军火驶往大连港。1924—1925年间,张作霖通过哈尔滨的德国商人路德维格.宾购得步枪81,000支,其中46,000支系日本制造,其余则为俄国制造,还有子弹40,000,000发。上述各项军火,在汉堡装船,经开普顿运到营口。除购买德国军械外,张作霖还聘用德国的军事顾问,在他的兵工厂和毒气制造厂里工作。</p><p> 此外,张作霖还与捷克、挪威、丹麦、美国、瑞士、荷兰等国的军火商往来,以求购得更多的军械。现将其购得的军械数(有据可查者)罗列如下:</p><p> 1925年10月14日,购得捷克步枪81,000支,子弹40,000,000发;1928年初,又购得步枪40,000支,子弹20,000,000发;</p><p> 1925年,通过挪威的格兰公司购得军火(以货物重量计算)计有:步枪129,000公斤,白郎宁手枪39,000公斤,黑色火药2,990公斤,TNT火药207,000公斤。1927年张作霖又通过该公司购买生产TNT炸药的器械一套。同年11月19日,又有挪威军火14,189箱运抵营口,内有步枪12,987箱,混合火药282箱,迫击炮17箱,推进机24箱等,共计重量为1,176吨。1928年,经挪威奥斯陆驻营口的经纪人阿穆森负责,将14箱飞机零件,60箱军械,8箱体育用枪,一起运给张作霖;同年3月,张学良、杨宇霆的奉军第三军、第四军又得到挪威军火2482箱,内有步枪、手枪、子弹等,价值1,000,000元;</p><p> 1921年,张作霖从丹麦的哥本哈根购得制造野炮、炸弹的机械300套,价值3,000,000元。1923年,张氏又从丹麦订购价值250,000元的军需品。三年后,奉军还得到弹壳300,000吨及炸弹等军火供应;</p><p> 1922年,张氏从驻天津的美商手中购得装甲车100辆,每辆价值20,000元。1924年7月,张氏又从瑞士购得奥式朗纳四座飞艇2架,戴姆勒巡逻机2架;此外,从荷兰鹿特丹、安特卫普购得步枪50000支以及足够数量的子弹。</p><p> 张宗昌直鲁联军的购械。张宗昌除了从张作霖那里取得军械外,还自行和西方国家的军火商交易以增强军力,尤其在受到北伐军的进攻期间。据统计,从1925—1928年间,张宗昌任督军的山东省的经费预算中89%用于军费。张宗昌的军械主要购自德国,留驻青岛、济南的许多德国商行都为其服务。1926年11月28日,张宗昌和卡洛威茨公司签订了一份3,000,000元的合同,订购1,800,000元的子弹、每百发计价13元,以及各种弹壳。1927年1月24日,又有德国货船希曼号装有大批军货到青岛,计有九点八毫米步枪4,371支,附有刺刀3,240具,八毫米步枪6,600支,还有20,000门机关炮,12门迫击炮,200支毛瑟枪,还有一架运往上海的水上飞机。1927年夏,德国船只阿姆兰号由里加驶往青岛,由中德贸易公司的洛兹将货物交给张宗昌。</p><p> 除与德国人打交道外,张宗昌也从挪威、捷克人手中获得军械。1927年8月—1928年8月期间,张宗昌购置的大批军械由挪威船只艾金号、斯卡尔号、贝斯蒂克号装运到青岛。1927年7月6日,从奥斯陆启程的艾金号装载军械2,107箱,运往青岛,内有9架德国尤特德公司制造的飞机零件,此外还有皮带20,800副,新式步枪8,875支,老式步枪2,500支,刺刀11,370具,前膛枪9,000支,零件250种,猎枪6支,子弹1,200发,飞机座舱步枪12支,体育用枪及雷管10箱。1928年3月,该船第二次到达青岛,装有军械2,482箱,其中2,140箱系交运给张宗昌,计有八八型“七九”步枪130箱,九八型“七九”步枪1,941箱,其他各物,则有刺刀、机关炮、炮弹、手枪、钢盔等杂物。8月,张宗昌又购到大批军火,由贝斯蒂尔号货船运到青岛,内有军械3,526箱在青岛卸货,82箱在营口卸货。这批由美中进出口公司经办的军火,计有步枪500支,刺刀5,000具,肩带5,000副,子弹500合,白郎宁手枪40支,子弹43,000发,共计39,405金元,由天津比利时银行的施罗德签署贷款。另外,斯卡尔号船只也运到步枪7,000支,机关炮10门,子弹及炮弹2,100,000发给张宗昌。</p><p> 捷克人在1927年初也卖给张宗昌50,000支步枪。另外,张宗昌还购置了大批的机械供其在济南的兵工厂使用。此处不详论。</p><p> 孙传芳五省联军的购械。孙传芳的联军地处长江流域五省,其地位动摇不定,难以与西方的军火商建立比较稳定的关系。再加上此处历来为英国在华商业利益的重要地区,英国对孙的行为亦常加限制。因此,孙传芳能购到的外械为数十分有限。即便如此,孙传芳还是力求谋得某些西方对他的支持,与军火商保持直接间接的联系。例如,1924年10月,一艘诺德曼号意大利船从热那亚驶出,将一船德、捷制造的军火运到浙江,共计293箱,其中自动炮2箱,迫击炮12箱等,孙购买了其中一部分。1926—1927年间,北伐军扫荡江浙一带,孙传芳乃与张作霖、张宗昌联盟,他之所以加入安国军集团,原因之一就是想从中获得更多的军械以自保。张宗昌从他获得的军械中卖一部分给孙传芳,例如,1928年3月,艾金号货船运260箱军械到青岛,张宗昌指定将此运给孙传芳,计有步枪1,000支,皮带1,000副,子弹3,000,000发,机关炮150架,手枪106支,子弹50,000发。8月从贝斯蒂克号船上运到青岛的军械,也有指定给孙传芳的。但总的来说,孙传芳的购械数目还是较少的。</p><p> 冯玉祥国民军的购械。冯玉祥国民军偏居西北,势力仅限于绥远、察哈尔一带。由于地理位置所限,他不得不经西北陆路运进苏联提供的武器,交换条件是冯玉祥容许在国民军内进行国民党的宣传。1925年4月到8月,冯玉祥购得苏联武器计有:步枪7,900支,子弹15,000,000发,卡宾枪15,000支,子弹72,000,000发,自动机关枪27架,子弹630,000发,机关炮189架,炮弹6,450,000发,野炮66门,左轮手枪1,800支,子弹5,000,000发,手榴弹30,000枚,炸药100普特(1普特等于540磅),挖掘机1,000架,野餐用具50套,两轮车150架,军刀16,000把。另外,1927年4月6日,张作霖搜查苏联驻北京使馆,搜出冯玉祥的两张军火收据,一张是购买步枪27,970支,子弹27,350,545发,马克沁机关炮90门,圣爱丁机关炮50 门,维克斯机关炮3门,刘易斯机关炮4门,三英寸口径炮42门,拖车42架,炮车84架,炮座126座,瞄准仪63具,手榴弹11,000枚,化学弹640枚,战壕军车18辆,掷弹机1,000架,军刀1,000把,长矛500支,飞机3架以及其他零件,总计货价4,363,656.1卢布,直接由莫斯科运往张家口。另一张收据,包括步枪3,530支,子弹23,649,455发,马克沁炮80门,三英寸野炮18门,榴弹炮8门,炮弹38箱计17,654发,化学炮弹9,360发,战地摩托车18辆,火药柱1,800支,防毒面具30,000具,燃烧器10架,纳门特手枪500支,军刀4,,000把,手枪子弹5,000发,总计货价4,501,999卢布。</p><p> 冯玉祥不仅从苏联获得军械,他也同样设法从其他国家获取。例如,1926年2月,冯玉祥的国民军第二军向英国安利洋行购买到军械,计有步枪10,000支,每支85元,子弹2,000,000发,每百发12.5元,机关炮24门,每门7,500元,炮弹5,000,000发。</p><p> 综上所述,北洋军阀购买洋械十分活跃,可以说,洋械是其最主要的装备来源。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时我国武器工业十分落后的状况。同时,大规模的购械,使帝国主义操纵中国的政治,社会财富进一步流失国外,加剧了近代中国的贫困化,反映出北洋军阀的存在给国家发展带来的灾难。</p><p> </p>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