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永远无法解决的悖论

nwh7333 收藏 1 105
导读:“民主”没有发上在你们身边的时候,你们会前赴后继地呐喊我们要“民主”,死了都义无反顾!一旦“民主”真的来到了你们的身边,你却又慷慨激昂的高呼我们要和平,我们仅仅祈求生活的安宁。上帝就怒了:你们这些自以为高人一等的腔肠动物,予取予求太不知又足得陇望蜀,你们怎么能指望一个注定要撕裂共性的制度能给你们带来文明安宁的和平相处!马克思听了从地底下爬出来:“孩子们你们挺清楚了吧,人类的希望还是共产主义制度。”傻B听了他们的高论又开始犯迷糊:看来还是都TMD比劳资聪明啊,谁也不服谁原来就叫做民主,只有像劳资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民主”没有发上在你们身边的时候,你们会前赴后继地呐喊我们要“民主”,死了都义无反顾!一旦“民主”真的来到了你们的身边,你却又慷慨激昂的高呼我们要和平,我们仅仅祈求生活的安宁。上帝就怒了:你们这些自以为高人一等的腔肠动物,予取予求太不知又足得陇望蜀,你们怎么能指望一个注定要撕裂共性的制度能给你们带来文明安宁的和平相处!马克思听了从地底下爬出来:“孩子们你们挺清楚了吧,人类的希望还是共产主义制度。”傻B听了他们的高论又开始犯迷糊:看来还是都TMD比劳资聪明啊,谁也不服谁原来就叫做民主,只有像劳资这样的SB才高喊我们和平共处一起进步!民主,原来就是两嘟牛同酷,嘟不服嘟(中国西南某少数民族语言:两头牛顶角打架,谁也不服谁。)!那么聪明人,你是要血淋淋的胜利呢,还是要一起好好地活着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