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个人的观点是认为中俄会就涉叙问题达成统一共识 但是不会因为叙利亚将现有的战略伙伴关系提升为联盟关系 也就是所谓的统一战线 将叙利亚的问题放大到中东范围讨论 那么对中俄而言是否叙利亚问题能达到两国的核心利益而使中俄调整关系呢?

一切从能源说起

美国从老布什时代就搞起大中东战略 从西亚北非开始伊拉克的萨达姆 利比亚的卡扎菲 至现在的叙利亚阿萨德 包括伊朗 美国在中东是要把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国家连根拔起 以实现控制中东石油资源的目的 如果这样的目的可以实现 那么整个欧洲将获得来自中东的稳定的能源供应 如此俄罗斯将不得不再次面临前苏联时代的困境 那时中国将成为俄罗斯唯一的能源产品销售市场 而美国完全控制的中东对中国的能源安全也是巨大威胁 能获得足够需求且稳定的能源也只能靠北方邻国支持 这样才会导致中俄将现在的合作关系调整为联盟关系 由于世界的能源市场与中俄进行了切割 如此俄罗斯失去了利用能源输出争夺世界安全局势的话语权的手段 而中国也因为大量能源需求在俄罗斯 而失去了和世界其他能源输出国家的经济联系 自然也会降低世界影响力 而由于中俄间事实联盟的形成 会使得这两个国家不得不降低对外关系上的灵活度 如此很可能使中俄将国家利益与联盟利益进行捆绑 这恐怕是中俄都不愿意面对的 因为生存空间减小了么

但是 一切的一切都有一个前提——美国通吃下整个中东 叙利亚不是问题而伊朗才是重大问题 俄罗斯为了其在中亚的利益必须要保叙利亚 中国为了保住伊朗必须要阻止美国真的推了叙利亚 这点上中俄高层一定早有共识会进行合作的 以前中俄在联大涉叙问题上的表态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但是有没有到要调整两国关系的地步呢?目前还不可能的 现在中俄虽然都在做着目的一样的事情 但不是说非要两国搞成名义上的联盟关系才能达到目的 至于两国在国际事务上的统一性协调性已经在很多事情上被证实了的 对于中俄联手合作的作用对象——美国而言 两国是否以联盟的名义阻止其对叙利亚的干预本质上没有区别 但是 中俄结盟会给美国以口实 进而使美国放大渲染中俄联盟威胁论 向全世界宣布新冷战时代的开启进而裹挟欧洲盟国屈从于美国的安全需求 使北约成员国家对中俄做出违背本国经济需求却符合美国国家利益需求的决策 比如减少进口俄罗斯的能源产品 减少进口中国的商品 进而使中俄由于丧失重要产业的海外市场而陷入经济困境 造成两国巨大的战略损失

从大环境上讲 世界的多极化格局是历史潮流 不可能因为某超级大国执着于现有地位的愿望而被阻挡 大家应当看到目前国际上国家与国家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复杂的利益关系 最是有利于中国向国际更大程度的拓展生存发展空间的 而如果与俄罗斯形成名义与事实上的联盟 那么很有可能会丧失掉这样的环境 冷战期间双方阵营壁垒分明 这样的环境极大的制约了很多国家的健康发展 像印度这样靠左右逢源获得了利益的国家只是极少数 大部分的国家在与对面阵营的国家交往时都是受到很大限制的 冷战的再次重启对中俄都是不利的 如果以中俄为核心搞个联盟 那么能选择加入的国家有多少?中国内部巨大的产能又岂能是加入进来的联盟国家有限的消费能力所能支持的?中国的产业发展和提升需要更大的市场依托 这个市场必然是世界 而不可能靠联盟内部的市场能满足的 因此与俄罗斯达成联盟关系对中俄都是弊多利少的也是美帝最希望的

另外 中俄对美军事介入叙利亚问题目前看来干预的手段有限 强度也有限 中国现在缺乏向中东投送军事力量的能力 而俄罗斯未必会认为美国用南联盟模式可以形成对阿萨德团队的致命打击 反对派自由军能否借着美国的军事干预而扭转局势也有很大疑问 自由军在西方间接支援了两年的情况下不但未能实现目的反而被阿萨德团队逆转 显然是战场上的态势直接反应了双方的力量对比的总体变化 美国的介入虽然能在战场上平衡掉政府军获得的优势地位 但是如果西方坚持不直接军事介入的话 西方的目的毕竟是需要反对派自由军来实现的 虽然由于美国精确打击手段进入战场 会迫使政府军不能集结大规模兵力打击自由军 但是叙利亚内战也本来就没有发生过大规模战斗 双方都是以小分队形式进行的作战模式 并且 政府军获得战场优势也不是完全靠飞机坦克等重武器获得 因此美军即使以精确打击手段介入战场 所能打击的有价值目标有限 只要政府军隐藏得好 最低限度可以保证不被自由军所逆袭 双方最多也就是恢复之前的僵持态势中 因此 叙利亚局势远远没有达到因美国介入而陷入危险的程度 因此中俄不比贸然的采取不必要的极端手段

相应于中俄 美国对叙打击的行动也不是没有制约的 如果叙利亚真的到了危急的时刻 那么俄罗斯不会不通过向叙政府输出武器以提升政府军的军事能力以反制美国的 而中国同样也可以通过向伊朗和黎巴嫩提供一些私货而间接的在军事上支持叙政府 更加重要的是伊朗鲁哈尼以及其背后的人虽然平庸 但是对于伊朗人而言 损失掉叙利亚可不仅仅是失去一个安全屏障那么简单 伊朗也是中东很有野心的国家 对于美国对叙利亚军事的打击 伊朗方面是有其底限的 如果因美国的军事行动而迫使伊朗更大程度的介入进而使很多中东国家牵连进来 造成整个地区的失控 这是美国不愿意面对也是目前没有能力面对的问题 因此伊朗成为了叙利亚政府最大的保险 美国对叙政府的军事打击不可避免的要顾及到伊朗的态度 因此中俄的反应不会早于伊朗相对的反应的 所以目前远远没有到中俄采取极端手段的时候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