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城野宏《世界上最大的陆军诞生记》

风云奇侠 收藏 1 8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城野宏告诉我说,他在监狱里写了一些文章,准备回国在《中央公论》上发表。几年后,北京的陪同同志果真转来了城野宏1965年在东京《中央公论》12月号上发表的正题为《世界上最大的陆军诞生记》,副题为《人民军队胜利之秘密》文章的中文译本。城野宏非常惊异地写道:

“用最新的美式武器装备起来的600万大军,在4年的时间里,即被90万装备低劣的军队所全歼。完全可以说,这是世界上有史以来的军事奇迹。可是在15年前,这一奇迹竟然在中国的大陆上变成了现实。以往日的常识,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的。正因为不能理解,所以有人认为其胜利殊属可疑,或相反地把它视为近乎神秘莫测的超自然的魔术。前一种看法,是盲目崇拜苏联军队的力量,而小看了中国人的力量,说什么大概有苏军的支援,实际上不是中国人干的。苏联的武器源源不断地运进了中国,从而压倒了美同的武器等。实际上,整个中国内战苏联没有支援解放军一枪一弹,他们主要靠战利品武装自己。后一种看法则产生一种错觉,似乎只要一提‘共产主义’,天下大势就会立即逆转,史无前例的大军只要念一句咒语就会突然被消灭。由于战争本来是极为现实的东西,所以根本不容幻想,也没有什么魔术的作用。我们完全是利用现实中的人和武器,在现实世界的大地上进行战争的,不以自己的主观愿望为转移的冷酷现实,给我们带来了失败,给解放军带来了胜利。


“中国人民解放军取胜的原因,似乎有各种各样的议论。最初,大体上是把双方的兵力、装备、训练和指挥的优劣等军事因素来进行比较研究。但是,由于国民党军队无论在哪一方面都占优势,所以便产生这样一个问题,即占优势的一方为什么会失败呢?其原因总是说不清楚,而其疑问则越来越大。


“从我自己与解放军作战吃了败仗的体验中,要解释在中国进行的那场即使在世界上也无与伦比的大规模内战及其结果,只凭陈旧的‘先验论’是解释不通的。而且,日本在对中国实行长期的殖民统治中所形成的无数偏见,更是成为理解这一现象的障碍。


“日本人认为中国人懦弱、没有骨气,都是没有国家观念的利己主义者。其原因,一方面是他们对被征服者有一种轻蔑感,总觉得被征服者比自己低下得多,另一方面是征服者的自我陶醉。其实在中国,喜欢与日本人接近的往往是一些想通过与征服者接近得到好处的人们。而讨厌这种做法的人们,是不会正面接近日本人的。并且,从整体上看,接近的是极其少数,不接近的才是大多数。而有骨气的中国人是这一种人的核心。我通过在战役中接触中国人,深切地感到了这一点。同日本人合作的中国人,同日本人在人缘关系上的确是密切的,但在国家与民族意识的强烈感方面,站在抗日方面的人民远比同我们合作的人强得多。从抗战到解放战争,直到人民解放军的发展、壮大和1949年的全国性的胜利,归根结蒂是这一系列民族性沸腾所积累的顶点。


“在中国,统治农村的是占人口约10%的地主;他们横行霸道,从佃农手中夺走占其收获量6—7成的佃租,掌握着对农民生杀掠夺的大权,我在监狱里看过歌剧白毛女,就是其真实写照。而占人口约80%以上的佃农和贫农则无土地耕种,劳动一年养活不了家口,处于贫苦状态。如果不知道中国地主阶级统治的残酷性,就不能理解为什么共产党能够抓住农民的心理,宜传自己是维护他们利益的革命者,而农民为什么会要如此集中全力去打倒蒋介石政权。而地主往往是与日本人合作,受国民党庇护的,他们的子女好多在国民党军队中服务,欺压老百姓。为此,共产党在农村实行土地改革,没收地主的土地,分配给贫雇农,这对于占人口80%的人们来说,共产党简直就是救世主,所以他们自然会踊跃地跟着中共。但是,我遇过好多次这样的事,地主的孩子或亲友在国民党军队中当军官,他们带领阎锡山的军队打回老家,收回被分出的土地,重新确立地主的统治,还把土改中的贫雇农积极分子抓起来,或加以杀害。那时的情况是,共产党一来就能分到土地,生活也好了,可是阎锡山的军队一来,不但得到的土地被没收,甚至连身家性命也有危险。所以贫雇农们便很快得出结论,除了自己参加解放军,用自己的力量保卫自己及家属的生命和土地之外,是别无它途的。正因为这样,共产党只要进入一个新地区,开展土地改革时,当地的青年便要求参军。这不仅是山西,连东北、华北都是这样,解放军可以扩大军队,吸取无限人力资源。由于财产遭到我们的抢劫,房屋被烧毁,村民们对我们早就怀有刻骨的仇恨,所以他们以必死的复仇心理,参加解放军,积极训练,并以惊人的勇敢袭击我军。敌军来了就要蒙受灾难,由于这是实实在在的教训,所以即使共产党不宜传,附近村庄听到这种传闻,也会感到敌人来袭的可怕局面。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村民们积极主动帮助解放军,并协助作战。在敌我交错的地方,我们失去了一切手足和耳目,根本得不到解放军的真实情报,完全成了瞎子和聋子。相反,贫雇农都成了解放军的监视哨,我军的行动全部被解放军所掌握。当我们占优势时,解放军立即退避,不进行战斗;当我们处于劣势时,解放军便集中绝对优势的兵力进行实质袭击,在短时间内完成歼灭战。1948年,临汾告急,阎锡山派亲训师团去救援,但该师团在平遥以南遭到突然袭击,被几倍于我们的解放军完全包围歼灭,日本人指挥官有的被打死,有的成了俘虏……。

“通过这次战争,我深深感到群众支持的理性力量。我们常在总体方面占据优势,但在主要战场上,却总是处于绝对的劣势。由于主动性被夺去,所以我们终于陷入全面的决败。这就是群众支持的具体作用。在祁县城外的战斗中,我方的火力虽然远为强大,但在构筑野战阵地的速度方面,却总是落后于对方。村里的群众卸下自己家里的门板,盖在壕沟上,很快就为解放军筑起了掩体。解放军在作战的弹药、粮食等后勤供应方面,统统都是群众负担。他们甚至胃着枪林弹雨往前线运送。收容伤亡人员、看护和往后方护送伤兵筹工作,也是由志愿的群众进行的。解放军部队一开始行军,要到的村庄在事前就备好了饭菜和茶水、鸡蛋,所以行军的速度显著提高。


“解放军部队消耗的粮食、被服、鞋子乃至日用晶。几乎全都由农民心甘情愿提供。在共产党占领地区,不管到哪里,都使用名为“粮票”的东西来调配粮食。对农民来说,因给解放军交纳的“公粮”只占其总收获量的一成,与给地主的高达六七成的收成相比,负担很轻,所以踊跃交纳。手榴弹、地雷、弹药等武器的制造,大部分也是依靠广大农村的手工业者操作的。

“农村中的年轻人为了不让土改中分到的土地被地主夺走,都踊跃报名参军保卫。这是解放军主要的兵力来源。与此同时,群众还组织民兵,直接参加战斗,守卫后方根据地,确保供应线。即使是只有长矛、大刀的民兵,遇到白刃战,也发挥了数量上的绝大威力。他们与正规军相配合,形成数倍与我们的兵力,或者进衙佯动,使我们弄错主攻方向。群众还是解放军的情报人。他们既能封锁我方的侦察人员,又是我方情报队进行活动的屏障。熟悉地形的群众,都愿充当解放军的向导。群众还组织演出艺术慰问团来鼓舞士气。一些亲属被国民党杀害,房子被烧,家畜被抢以及遭到非法拷打的群众的控诉声,使那些具有同样身世的解放军加倍仇恨国民党,从而增强了他们的战斗性。


“类似这样的支持,我们是完全没有的,从而深感孤立。我们为了确保运输线,不得不抽调许多兵力,就连看护和向后方运送伤病员,也必须由军队本身负担。而且,由于留在后方的兵力多被解放军各个奇袭所全歼,所以后方日益占用大量的兵力。这样,一个师即使有1.2万人的兵力,能够参加前线战斗的,有时竟减至半数以下。

“由此看来,群众的支持,绝不是单纯的精神声援的问题。通过国共之战,使我深感如此与群众打成一片,并得到群众支持的军队,是多么有利而强大,而没有这样的支持,是何等的软弱,我最终找到了解放军取胜的答案是:解放军进行的战争是‘正义的战争’,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每一个士兵都是有觉悟的战士’,‘因为士气旺盛就无往而不胜’……”


本文内容于 2013/9/5 19:20:11 被风云奇侠编辑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