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天,城管无奈上岗,对小贩温言相劝,小贩岿然不动

第一天,城管劝走小贩,小贩一会儿即回,记者义正严辞地发文《堂堂城管竟奈何不了无照商贩》。

第二天,城管直接把小贩轰走,记者义正严辞地发文《狠心城管请给下岗工人一条活路》。

第三天,城管直接给小贩跪下,记者义正严辞地发文《如此作秀的城管》。

第四天,城管长了心眼,一动不动等记者离开,想着“小样这回我什么都不做总不会挨骂了吧”,记者义正严辞地发文《但愿这冷眼旁观,不是你一天的工作》。

第五天,城管严格执法,发生争执,小贩动刀杀死城管,某著名公共知识分子撰文《杀人者-父亲!》,支持杀人小贩。

第六天,双方冲突越演越烈,小贩冲击城管队伍,记者继续义正严辞地发文《恶法非法,坏人非人,杀人者无罪》。

第七天,城管迫于压力全体辞职,记者发文《爪牙的收敛,公民的胜利》。

第八天,没有监管的小贩严重占道,市区路段堵塞,记者义正严辞地发文《市政交通监管不作为是谁之过》。

第九天,部门回应“迫于舆论压力不敢管”,记者义正严辞地发文《体制问题酿恶果: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第十天,城管无奈上岗,对小贩温言相劝,小贩岿然不动,记者义正严辞地发文《堂堂城管竟奈何不了无照商贩》

本文内容于 2013/9/5 16:18:21 被小编a3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