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的宽待

1950年7月19日,当从西伯利亚“引渡”回到中国的982名日本战犯被关进抚顺战犯管理所时,新中国还正处在“一穷二白”的状态。但让战犯们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等待他们的不是死亡,也不是刑讯,而是高规格的优待。战犯们根据级别高低分为“三六九等”,最低的待遇是每天四角多钱的伙食费,这在当时可以买一斤猪肉和一斤优质大米(当时的猪肉仅三毛钱一斤,大米 1毛钱一斤)。这个标准远远超过七十年代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每天0.42元的标准(上世纪七十年代猪肉已涨到七毛多钱一斤)。战犯们不仅吃得好,并且玩得也好,有体育场、有俱乐部、阅览室、露天舞台、浴池等。住宿也十分整洁而宽敞。战犯们一日三餐全是细粮,而当时所有管教人员吃的往往都是黑窝窝头。

这些战犯中有在中国到处建立无人区的日军117师团中将师团长铃木启久,有制造多次血惺惨案的日军59师团中将团长藤田茂,有参与杀害赵一曼烈士的伪满警务指挥官大野泰治,有杀害赵尚志将军的伪满警察署长田井久二郎,有参与指挥南京大屠杀的旅团长(后任日军149师团中将师团长)佐佐木……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有一个看管战犯的战士居然在这里认出了亲手杀了他全家七口人的刽子手。当年只有几岁的他亲眼目睹姐姐被强奸后杀害的全过程,一家八口人杀死七口,只有他这个几岁的娃娃躲在死人堆里才得以逃生。当时这位战士就从厨房里拎出一把菜刀追那个战犯,而其他管教干部硬是拦住这位战士,把菜刀夺了下来。在场的战士们无不憋屈得流泪。

而赵一曼烈士在大野泰治面前又蒙受了多大的屈辱,遭受了多么惨无人道的折磨,大家都可以从去年在媒体上广为流传的《遮敝与记忆》一文中看到,我真有没有勇气在这里复述……

然而,正是这些战犯,在中共中央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下,从魔鬼脱变成了人。从1956年至1964年,这九百多名战犯陆续被免于起诉或刑满释放回国。这些战犯回国后,成立了“中国归还者联络会”,一直做着中日友好工作。

这段历史,曾被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拍摄成纪录片《人道的宽待》,拿到国外发行放映,曾感动过许多外国人。只是考虑到中国人民的感受,这部电影至今也没有在国内公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