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瑶族工人探老婆让我同床睡中间

军谋 收藏 1 13762
导读:test


瑶族工人探老婆让我同床睡中间

小的时候,父亲在一个公社的煤矿上担任煤矿的矿长。矿工基本上都是当地附近招工过来的农民,每到周末星期六矿工一般都要回家去看看父母,探探老婆。那时候我年纪不大又是矿长的儿子,许多矿工到了周末都会争先恐后的向我父母要求把我带到他们家里去玩两天。当然这些矿工的要求有两层含义:一种是表示对领导和领导家属的一种友善和友好;一种是他们如能把领导的儿子带回乡下,以此来证明他也和领导的关系不同常人,或者是领导接受了他的这个要求,也是向他表明了一种善意的信任,因此在今后的工作转正当中,他就会有更多胜算的机会。

记得有一次周末,一位姓姚的瑶族矿工经过父母同意把我带走。这位瑶族矿工在矿上是一个班长,工作很卖力表现很突出,父亲自然很信任他。就这样我跟随着这位姚叔叔从煤矿出发,走走停停一路休息,走了差不多近三个小时的崎岖山路羊肠小道最后爬上一座几乎抬头不见顶的大石山的半山腰里,才到了瑶族的村庄他的家。以前我去过汉族矿工的家里,他们一般都住在山沟沟里,但是一般都没有像瑶寨住的环境这么恶劣险峻。从山脚下往山上走,就是一条用粗糙的石头一步一梯铺上去的蜿蜒小道,路边生长着很多原始树木,也有很多不知名的瓜果。来到瑶寨,你就会看到清一色的瑶族建筑风格。他们的房屋都是沿着山体由下而上建起来的,一般都是两层的建筑,这种房屋你几乎看不到泥砖和水泥,也看不到瓦片。房屋的基础主要是由四根巨大无比的木头撑起,中间层全部使用当地锯出来的厚厚的木板铺好的,墙体是用当地的小木材一根连着一根,用竹篾绑上去再用黄泥和牛粪搅拌的泥浆敷上墙去,屋顶是厚厚的茅草铺盖的,那时候瑶族比较穷还买不起砖瓦。人住二楼,牲畜就养在一楼。这里的瑶族穿着很古朴也很有特色,一般都是用藏青和藏蓝色当地自己织出来的粗布缝制而成的,中袖短衣宽脚长裤头缠汗巾。瑶族因为没有水田,一般都是靠在山坡种玉米为生。这里有大山,这里有穿着古朴的人们,这里还有鸟语花香,真的是一个世外桃源的仙境之地!

我们的这位姚叔叔就是住在这个寨上的其中一栋小木楼里。走进他家里,一楼的一股猪牛粪味就扑鼻而来,门口还传来几声狗叫的声音。他一家十二口人三代同堂,住的比较拥挤,大家吃饭的时候也是拥挤的坐在一个大火炕上,用柴火边烧边吃,虽然我有点不习惯,但是他们一家人对我很友善,我也就慢慢适应了下来。到了晚上,天刚黑不久,寨上的人都习惯早早的上床睡觉,记得那位姚叔叔和他老婆是住在一个单房,里面只有一张当地土制的木床和一张小小的木制的桌子,散发着牛屎味的墙上贴是用旧报纸一张一张的贴在上面遮挡的,这个房间就算是姚叔叔结婚时的婚房了,姚叔叔结婚没多久还没有小孩,当晚睡觉的时候,他就把我安排在和他一起睡在他结婚时用的这张大床上。睡觉前,他那位言语不多生性羞涩长相秀美的老婆分别给我们端来了洗脸洗脚水,一声不发的站在我们旁边,等到我们洗完了以后,有默不作声的端了出去。这里了当时没有电灯,晚上都是点着煤油灯的。窗外有刮风还有许多野生动物的怪叫声,我显得十分害怕。原来他先把我放在床上靠里面的位置睡,看见我害怕,又把我放在他和他老婆的中间,因为白天走路太劳累,我便很快的睡着了。睡到了半夜的时候,我忽然被一阵又一阵的床上的摇响声搞醒了,我一下子翻身坐了起来。这时候我发现我又被这位姚叔叔挪了一个床位,他又把我移进床的里面。透过微暗的煤油灯光我看到姚叔叔压在他老婆的身上,两个人都光着身子,当时我年纪还小,都不懂得这些叫什么事情,我还以为是我占的床位太多把他挤到她老婆身上去的。他从她老婆身上下来,拉上一张薄被盖住身子问我:你怎么了,是不是要屙尿。我小声回答说:不用尿,我是听到有响声害怕,他用手摸摸我的头说:是老鼠打架不用害怕睡觉吧。我转过身去面朝着墙壁,不久又感觉到整个床铺又再次摇动起来,因为姚叔叔说过是老鼠打架,这次我不再害怕,便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醒来,我发现我又被姚叔叔挪了位,他又把我移回床的中间,我看到他和他的老婆仍然还在熟睡当中,可能是昨天晚上他们都太劳累了吧!


本文内容于 2013/9/6 9:29:18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