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私生活糜烂 动用公权力强占美艳寡妇

wb1951 收藏 3 2340
导读:当说媒使者来到淮安向赵君用说明来意时,赵大人二话没说,也不管胡寡妇母亲同意不同意,就动用官差将流寓淮安的美艳胡寡妇及其母亲一同“送”到了南京朱元璋处,随即胡寡妇就被朱元璋占有,据说后来被立为妃。         按照正史的记载,的第一个女人应该是马皇后,但据户部尚书黄景昉的《国史惟疑》所载“沐英为高皇帝与外妇所生”,结合《明史》等史料通盘来看,沐英8岁时被当时已开始发迹的朱元璋夫妇所收养,由此可知朱元璋的第一个女人极可能是沐英他妈。他俩没有结婚就有了骨肉,当然现代人可以理解,这是青春期少年

核心提示:当说媒使者来到淮安向赵君用说明来意时,赵大人二话没说,也不管胡寡妇母亲同意不同意,就动用官差将流寓淮安的美艳胡寡妇及其母亲一同“送”到了南京朱元璋处,随即胡寡妇就被朱元璋占有,据说后来被立为妃。

朱元璋私生活糜烂 动用公权力强占美艳寡妇

本文摘自《大明帝国之朱棣卷》,作者:马渭源,出版社:东南大学出版社

按照正史的记载,的第一个女人应该是马皇后,但据户部尚书黄景昉的《国史惟疑》所载“沐英为高皇帝与外妇所生”,结合《明史》等史料通盘来看,沐英8岁时被当时已开始发迹的朱元璋夫妇所收养,由此可知朱元璋的第一个女人极可能是沐英他妈。他俩没有结婚就有了骨肉,当然现代人可以理解,这是青春期少年把控不住的一次身体“走私”。

但就此来看待“圣人”朱元璋*生活的话,确实是将他看扁了,人家不愧为当皇帝的料,他随时随地要将自己的“爱之雨露”播洒出去。我们不妨来看看朱元璋如何占有女人的?

胡寡妇原本是濠州一带人,因为丈夫短命,使得她年纪轻轻就开始守寡。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这不,当时濠州有好多人就听说了胡寡妇的美艳,动足了脑筋想抱得美人归,可胡寡妇的母亲不同意啊。也不知怎么搞的,这事被已经远走他乡在城里做着日益膨胀皇帝梦的朱元璋知道了,他可是人世间顶级“采花人”,现在又是一方枭雄,要个把女人那是小菜一碟。于是朱元璋就托人去说媒,没想到胡寡妇母亲一口拒绝。不久胡寡妇及其母亲因避战乱逃离了老家濠州,随军到了淮安,成了寄寓那里的“流民”。朱元璋听说以后二度派出媒妁说客上了淮安,这淮安地盘上的“父母官”平章赵君用可听朱元璋的话了,当说媒使者来到淮安向赵君用说明来意时,赵大人二话没说,也不管胡寡妇母亲同意不同意,就动用官差将流寓淮安的美艳胡寡妇及其母亲一同“送”到了南京朱元璋处,随即胡寡妇就被朱元璋占有,据说后来被立为妃。([明]刘辰:《国初事迹》)

除了“明媒正娶”和“强娶”外,只要看上眼,朱元璋还会强占女人和嫖娼。

可能出于政治统治之需要,有一次朱元璋在《大诰》中对自己强占女人的事情作了坦白:“朕当未定之时,攻城略地,与群雄并驱十有四年余,军中未尝妄将一妇人女子。惟亲下武昌,怒陈友谅擅以兵入境,既破武昌,故有伊妾而归。朕忽然自疑,于斯之为,果色乎?豪乎?知者监之。”(《大诰·论官无作非为》卷43)

这是朱元璋向全国臣民颁发的《大诰》中的自我检讨,他承认自己因为愤怒当年陈友谅冒犯他而强占了陈的女人阇氏,但“朱圣人”毕竟当过和尚,“女人是祸水”的警语还是想得起的,尤其是亡国亡夫的女人那简直就是妖魔,朱皇帝突然间来了个拷问自己的内心:干出这种事情是贪图美色呢?还是天下豪杰男儿应有所为?最终他没忘给全国臣民一个提醒,要大家以他的“唯独一次”犯规为戒啊!

朱元璋的这次“感情走私”尽管在明代正史上没有记载,但在官书上有。有人认为他诚实得可爱,将“唯独一次”犯规也说出来,还有什么不可信的。

要说朱元璋在*问题就那么一次“感情走私”?我看也未必。相传早年还是农民军领袖时朱元璋就乘着老兄弟邵荣外出作战之际奸污了含苞待放的少女——邵荣的女儿,迫使邵荣最终走上谋反之路;还有民间一直流传着朱元璋个人嗜好——嫖娼,(详见笔者:《大明帝国:从南京到北京》之《奇特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卷》,以下简称《朱元璋卷》)想必这些不会是空穴来风吧?

爱好强占女人与嫖娼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相反令人不齿,朱元璋当然也清楚,于是凡文人笔记或诗歌一类的只要有所隐射“天生圣人”的话,就要被处以重典,据说文人高启就是因为写诗隐射朱皇帝嫖娼而被腰斩的。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