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靖国神社内的甲级战犯们[组图]

wb1951 收藏 3 5718
导读:核心提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28名日本甲级战犯进行了审判。目前,有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供奉在靖国神社中。      头号战犯——东条英机   教育背景:幼年一直接受军国主义教育,在东京陆军地方幼年学校和陆军中央幼年学校上学,毕业后上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主要受父亲的“言传身教”,军国主义思想深深在心中扎根任职经历:仅用10个月完成了别人需要两年才能走完的军官之路,22岁穿上陆军少尉军服。但之后仕途并不一帆风顺。从使馆武官、大学教官、陆军省军务局参谋等职,到后来的一些职位

核心提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28名日本甲级战犯进行了审判。目前,有14名甲级战犯的灵位供奉在靖国神社中。

日本靖国神社内的甲级战犯们[组图]

头号战犯——东条英机

教育背景:幼年一直接受军国主义教育,在东京陆军地方幼年学校和陆军中央幼年学校上学,毕业后上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主要受父亲的“言传身教”,军国主义思想深深在心中扎根任职经历:仅用10个月完成了别人需要两年才能走完的军官之路,22岁穿上陆军少尉军服。但之后仕途并不一帆风顺。从使馆武官、大学教官、陆军省军务局参谋等职,到后来的一些职位都是些闲职,东条英机毫无兴趣。后因巧合机会调日本关东军任职,“七七”事变扬名,称为“剃刀将军”,此后便从关东军参谋长一直升职,直到进入日本内阁,成为日本首相。

主要罪行:“七七”事变主要策划,大举发动侵华战争主谋,太平洋战争策划者之一,妄图建立“大东亚共荣圈”。

远东国际法庭判决:破坏和平罪、违反战争法规和惯例、违反人道罪。

战犯结局:这样的战争狂人,甲级战犯,绞刑架是他应得下场。

东条英机在结束了罪恶的生命30年后,他的灵位被日本右翼势力连同另13名甲级战犯搬入靖国神社供奉起来,甲级战犯就成了日本的“护国英雄”。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拍了一部美化甲级战犯东条英机的电影《自尊——命运的瞬间》,影片展现东条英机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为尊严而进行的斗争”,以此“唤醒日本人的自信”。这些行为与新历史教科书篡改历史的行为如出一辙,都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和亵渎。

日本靖国神社内的甲级战犯们[组图]

土肥原贤二

19世纪,日本确定以中国和朝鲜为侵略对象的大陆政策后,在中国建立了许多特务机关。其中,最著名的是一脉相承的日本陆军三大特务机关:清末时期的青木宣纯机关、北洋政府时期的坂西利八郎机关和20世纪30年代建立的土肥原贤二机关。

土肥原贤二,日本陆军大将。他从1913年开始在中国从事长达30余年的间谍特务生涯。他参与策划了“九一八”事变。

1948年11月12日,土肥原贤二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

生于军人世家,能说流利的北京话和几种中国方言。

土肥原贤二,1891年8月8日出生于日本冈山县的一个军人世家,从14岁入仙台地方陆军幼年学校开始,先后就读过东京陆军幼年学校、日本士官学校和日本陆军大学。1912年从陆军大学毕业后,任职于日本陆军参谋本部,随即由参谋本部派往中国,在北京特务机关任坂西利八郎中将的辅佐官,开始了他在中国的特务生涯。

土肥原能说一口流利的北京话,还会说几种中国方言,这为他从事谍报工作提供了十分便利的条件。因其工作业绩显著,于1930年被调任天津特务机关长,次年又调任沈阳特务机关长。

日本靖国神社内的甲级战犯们[组图]

松井石根

松井石根,日本陆军大将。日军占领南京后,制造了惨绝人寰、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松井石根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松井石根,日本甲级战犯之一,日军南京大屠杀事件的元凶。1878年7月27日出生在日本名古屋市,其父松井武国是武士。1898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与荒木贞夫、真崎甚三郎、本庄繁、阿部信行等为同期生。接着进入日本陆军大学。

日本战败投降后,1945年9月19日,驻日盟军总部下令,将松井石根作为战犯逮捕入狱。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从1946年5月开始,对包括松井石根在内的28名日本甲级战犯的战争罪行进行了长达两年多的审讯。

审讯中,松井石根辩称自己当时因生病而未能阻止部属的暴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举证驳斥说:“他的疾病既没有阻碍他指挥在他领导下的军队的作战行动,又没有阻碍他在发生这类暴行时访问该市达数日之久。对于这类暴行负有责任的军队又是属于他指挥的。他是知道这类暴行的。他既有义务也有权力统治他自己的军队和保护南京的无辜市民。由于他玩忽这些义务的履行,不能不认为他负有犯罪责任。”

1948年11月12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定松井为甲级战犯,处以绞刑。12月23日零时,松井石根在东京巢鸭刑务所被送上绞刑架。

日本靖国神社内的甲级战犯们[组图]

木村兵太郎

木村兵太郎,日本陆军大将。日本陆军的“炮兵专家”。1939年4月,他率领8000多名日军对我国鲁南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和血腥屠杀。

甲级战犯木村兵太郎被冠以“缅甸屠夫”的恶名。1939年以前,木村兵太郎是日本的炮兵专家,以提高日本的火炮杀伤力为己任。

1939年3月,他被任命为第32师团长,晋升为中将。1939年4月14日,木村兵太郎率领8000多名日军对鲁南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在他率队“出征”前对部队下达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全歼八路军及根据地,还要施行“三光”政策。但是,当日本侵略军进入根据地后就遭到了我八路军第115师的游击战的重创,气急败坏的木村兵太郎便命令日军士兵对手无寸铁的中国老百姓进行血腥屠杀,并将2000多名老百姓关押在“新华院集中营”做苦工。此后每年达10万余人的中国劳工从这里被掳掠到东北、日本的矿区做苦工,山东、吉林、辽宁、山西等地从此出现了罪恶的“万人坑”,也给日本侵略军的罪行留下了血的证据。

“新华院集中营”成了中国劳工的“阎王殿”。集中营的墙上围着高压电网,很多逃跑的劳工被电死,有些反抗者被严刑拷打,甚至被放出的狼狗撕咬致死。

1940年10月,被调任关东军参谋长,专事讨伐东北地区的抗日武装。1944年8月30日,被调任驻缅甸方面军司令官。在与中国远征军作战中,他所率的日军损失大半。他将失败迁怒于当地民众,一手制造了仰光大屠杀血案,并因此得到“缅甸屠夫”的恶名。日本战败后,他在仰光举行的盟军受降仪式上放下了屠刀,立即作为甲级战犯押送回日本。后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是七名甲级战犯中最后一个被绞死的“屠夫”。

日本靖国神社内的甲级战犯们[组图]

广田弘毅

广田弘毅,1932年任日本外务大臣。1937年初参与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决策,是发动对华全面侵略战争的主谋之一。

日本战败后,他是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的7名甲级战犯中惟一的文官。

广田弘毅(1878—1948年)出生于日本九州的福冈县。1905年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法科。1906年,作为候补外交官到驻中国北平使馆赴任。1921年以后,历任日本外务省情报部次长、欧美局局长、驻荷兰公使。1930年出任驻苏联大使。此时,日本国内的法西斯势力日益强大,广田弘毅也得到升迁。

1933年9月,广田弘毅进入内阁,担任外相,加紧了对中国的侵略活动。1935年8月,广田提出了对华关系三原则,其实质是(1)中国停止抗日活动,抛弃依赖英美政策,与日本合作;(2)中国要承认伪满洲国,借以促进华北与“满洲”的经济文化关系;(3)中国应与日本合作,“防俄”、“防共”,旨在绞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族解放运动。广田的对外侵略政策得到了军部法西斯的支持和信任,“二二六”兵变以后,在军部法西斯的支持下,广田弘毅出任内阁首相,从此,日本军事法西斯专制体制正式确立。

广田上台后,采取了一系列强化法西斯体制的措施。规定陆海军大臣必须由现役中将级以上的军人担任,加强了军部的力量,使内阁成为军部的工具。同时,还加强了对国内人民的专制统治,如禁止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等等。颁布了全面侵略中国,并进一步南北并进,大肆对外扩张的《基本国策纲要》,积极进行扩军备战活动,使日本进行所谓的“准战时体制”。

1936年11月,广田内阁同德国法西斯正式签订了《反共产国际协定》。1937年1月,广田内阁下台。同年6月,广田出任近卫内阁外相。广田在任外相期间,积极主张加紧对中国的侵略,是发动“七七”事变,全面进行侵华战争的主谋者之一。1938年,广田丢掉了外相职务,被宇垣将军取代。广田下台后,曾经一度在1942年6月担任过日本驻泰国大使,多次出席日本的重臣会议,参与出谋划策。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广田弘毅因为在其执政期间,疯狂扩军备战,发动侵华战争,并积极推行向东南亚的扩张政策和对苏联的侵略政策,对人类和平和安全犯下了滔天罪行,被判处绞刑,是七名被处以绞刑的甲级战犯中唯一的文官。1948年12月23日凌晨,在东京被处死,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日本靖国神社内的甲级战犯们[组图]

板垣征四郎

板垣征四郎,日本陆军大将。制造“九一八”事变的主犯之一。1938年5月,他出任近卫内阁陆军大臣,主张扩大侵华战争,下令扩大战争范围。

板垣征四郎( 1885年~1948年)日本陆军上将,甲级战犯,双手沾满中国人民和亚洲人民鲜血的刽子手。

板垣征四郎出生在岩手县岩手町沼宫内。其祖父直作是藩主的讲师,神道教徒;其父亲政德受日本儒学影响较深,是个虔诚的神道教徒。板垣深受其祖父的影响,从小立下了“长大以后当大将”的志向。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以前,他就不止一次地鼓吹侵略中国东北,把东北看成是日本“国防的第一线”,并参与了事变的阴谋策划活动。后来,他实际充当了这次侵略行动的主角和前线的实际指挥者。1932年3月伪满洲国成立后,充任执政顾问和军政部最高顾问。1937年,他本任奉天(沈阳)特务机关长,却跑到天津策动国民党政府的内变工作,以配合日军大举进攻热河、华北。1934年升任关东军副参谋长兼驻伪满洲国武官,又染指内蒙,妄图把内蒙从中国分裂出去,并在内蒙和华北制造伪政权。1936年升任关东军参谋长,又在内蒙挑起了绥远事件。

1937年7月7日,日本挑起卢沟桥事变,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此时担任驻本土广岛第5师师长的板垣征四郎,又被派往中国直接参加侵略华北和华中的战争。同年率军进攻山西时,在平型关战斗中遭到中国八路军的痛击。1938年春,又率第5师参加徐州地区的作战,在台儿庄战役中受重创。1938年5月,奉调回国,出任改组的近卫内阁的陆军大臣,主张扩大侵华战争,亲自下令扩大战争范围。

他参加了重要内阁会议,决定打倒中国国民政府,以拼凑的傀儡政权取而代之,并对筹组汪精卫傀儡政权负有重要的罪责。1939年9月至1941年7月,担任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继续参与侵华战争的指挥事宜,并对日本侵略军在中国解放区的暴行负有责任。1941年晋升上将,调任日本朝鲜军司令。1943年任最高军事参议官。1945年4月,出任总部设在新加坡的第7方面军司令,指挥日军在荷属东印度和马来亚等地同盟军作战。9月日本宣布投降后,率第7方面军在新加坡向英军投降。

1948年11月12日,法庭最后判决板垣征四郎绞刑。同年12月23日,板垣被押上东京巢鸭监狱行刑室的绞刑架,12分钟后气绝命亡。

日本靖国神社内的甲级战犯们[组图]

松冈洋右

松冈洋右,“九一八”事变前多次担任日本驻中国领事,竭力鼓吹“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为日本侵华大造舆论。

1945年日本投降后,他作为甲级战犯接受审判,1946年病死。甲级战犯松冈洋右,曾任日本侵占中国旅大时所设机构“关东都督府”的外事课长,外务省情报部长等职。1933年,出任国际联盟的日本首席代表,因为讨论日本侵占中国东北问题与英美对立,宣布日本退出国际联盟。作为“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谬论的鼓吹者,松冈洋右在“九一八”事变前多次担任日本驻中国领事,鼓吹“满蒙是日本的生命线”,“日本确保和死守满蒙生命线当然也是天经地义,无可非议的”,为日本侵华大造舆论。“九一八”事变后作为日本驻国联首席代表,为日本入侵中国东北辩护。1935年,松冈洋右担任日本在东北的满铁总裁,1940年担任日本外相,参与缔结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的三国结盟。1945年日本投降后作为甲级战犯接受审判。1946年患肺病死去。

日本靖国神社内的甲级战犯们[组图]

永野修身

永野修身,日本海军大将。1941年初,他指示山本五十六制定海军“南进”计划和偷袭珍珠港的具体方案,1941年12月,他签署了偷袭美国珍珠港的作战命令。

永野修身(1880.6.15~1947.1.5)日本海军上将,甲级战犯。高知县人。毕业于江田岛海军兵学校和海军大学。参加过日俄战争。

1923年晋少将,1927年晋中将,1934年晋上将。曾任舰长、驻美武官、航空队司令、海军兵学校校长、海军军令部次长等职,并作为日本全权代表参加日内瓦裁军会议及伦敦限制和裁减海军军备会议。1936年任海军大臣,参与制订对外侵略扩张的“国策基准”。

1937年2~12月任日本联合舰队总司令兼第1舰队司令。1941年4月~1944年2月任海军军令部总长,主张对美、英、荷开战,参与制订并最后批准袭击珍珠港的作战计划。1943年被授予元帅称号。

日本投降后被捕,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受审期间病死狱中。

日本靖国神社内的甲级战犯们[组图]

白鸟敏夫

白鸟敏夫1887年生于千叶县,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部,然后入外务省就职。先后任驻美国、德国大使馆书记官,1930年晋升为外务省情报部长。从这时开始,他与军部来往密切,主张实行强硬外交政策,积极推行日本的大陆扩张政策。

1931年日本侵略中国东北的“九一八”事变爆发后,白鸟站在军部和关东军的立场上,积极鼓动日本拒绝接受李顿调查团报告书,最后日本退出了国际联盟。为此,白鸟受到军部的青睐,不久出任驻瑞典大使,开始了他效忠日本侵略政策、促进日本同德意志、意大利结成三国同盟的外交生涯。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白鸟被占领当局以A级战犯嫌疑逮捕,1948年11月以“共同谋议侵略战争罪”被判处终身禁锢(无期徒刑)。法庭认为,白鸟任职期间,是扩大侵略战争的“最有力的宣传者,其流毒最深”,“在量刑时不是考虑他的职务,而是他的活动超越了自己的职务,所以造成严重的后果,因此本法庭把他列为共同谋议(侵略战争)的人物行列,其罪大焉”,“在共同谋议过程中,白鸟不仅努力地诱导舆论,而且无论在台上,还是在台下,为推动各届政府实现共同谋议的目的采取了必要的措施,展开了各种行动”。

1949年9月,白鸟敏夫在服刑期间死于狱中。

日本靖国神社内的甲级战犯们[组图]

平沼骐一郎

平沼骐一郎,日本天皇制司法官僚的总代表,天皇的狂热追随者和布道师,被称为“日本法西斯教父”。

甲级战犯平沼骐一郎,策划指挥侵略战争的法西斯头子,最隐蔽的日本法西斯极端组织“国本社”头目,被认为是“日本法西斯教父”。

1923年他成为日本的司法大臣,1926年成为枢密院的副议长。他创立“国本社”之后,极力与日本军界、商界以及政界人物接近。1939年1月4日,日本近卫内阁辞职,平沼骐一郎组阁,任首相。因财政困难、民怨沸腾以及和军部发生冲突,加之受纳粹德国背着日本与苏联签订互不侵犯条约的冲击,不足8个月便下台。

1940年至1941年任第二届近卫内阁的内务大臣和国务大臣。日本投降后被捕,1948年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52年病死于狱中。

日本靖国神社内的甲级战犯们[组图]

山本五十六

山本五十六(1884年4月4日—1943年4月18日),日本帝国海军军官,第26及27任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战死时为海军大将军衔,死后被追赠元帅称号。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我们国家什么时候能出现这么一批骁勇善战的将军和敢于挑战强国的政治家呢???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