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尘肺乡调查:病人腿瘦如木棍 多人痛苦自杀(图)

fengyimin 收藏 0 215
导读:8月26日,湖南省耒阳市导子乡导子村,尘肺一期患者王平。摄影 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尘肺三期患者曹斌。他的哥哥和弟弟均因尘肺病自杀。 患者王平吃力地洗澡。尘肺病人后期都会暴瘦。   目前为止的不完全统计,湖南耒阳市导子乡有50名尘肺病人去世。若扩大到耒阳市(县级),这个数字是55人。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导子乡的年轻人怀揣梦想南下打工。在快速崛起的深圳,他们做着当时工地上最赚钱的工种,风钻工。十多年后,群体查出尘肺,死亡也随后加速到来。   治疗花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湖南尘肺乡调查:病人腿瘦如木棍 多人痛苦自杀(图)

8月26日,湖南省耒阳市导子乡导子村,尘肺一期患者王平。摄影 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湖南尘肺乡调查:病人腿瘦如木棍 多人痛苦自杀(图)

尘肺三期患者曹斌。他的哥哥和弟弟均因尘肺病自杀。


湖南尘肺乡调查:病人腿瘦如木棍 多人痛苦自杀(图)


患者王平吃力地洗澡。尘肺病人后期都会暴瘦。

目前为止的不完全统计,湖南耒阳市导子乡有50名尘肺病人去世。若扩大到耒阳市(县级),这个数字是55人。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导子乡的年轻人怀揣梦想南下打工。在快速崛起的深圳,他们做着当时工地上最赚钱的工种,风钻工。十多年后,群体查出尘肺,死亡也随后加速到来。

治疗花光了打工挣来的所有收入,刚脱贫的家庭更为贫穷。当地政府也试图帮助这些被尘肺病缠住的家庭。唯一让他们欣慰的是,目前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不再做风钻工了

不过,600公里外,湖南桑植县的农民工又“接手”了风钻工的行业。

连续一周了,41岁的尘肺病人曹斌频繁想到自杀。

吃药、上吊或一把剪刀。他说,人在受不了的时候,总有办法。

曹家三兄弟都是尘肺病人。2011年农历十二月,35岁的弟弟曹满云从医院七楼纵身跳下。今年4月的一个下午,43岁的哥哥曹金,喝了烈性农药。

“得了这种病,在后期,生不如死。”8月26日,曹斌眼神空洞,尘肺病让他呼吸困难,将“死”字的音拉得很长。

在湖南省耒阳市导子乡,人们将尘肺病称为“石灰病”。几乎所有成年人都能准确说出这种病的症状:胸痛、喘不动气、不停咳嗽。

导子乡与曹斌一样患尘肺病的至少103人。加上相邻其他四个乡镇,至少有119人。

尘肺病被称为中国头号职业病。截至2011年底,全国累计报告尘肺病突破70万例。病人广泛分布于煤炭、冶金、坑道建设等与粉尘相关的行业。

尘肺病是以肺脏为主的全身性职业病,目前医学水平尚无法治愈。病人肺脏纤维化,导致呼吸功能衰竭、心功能衰竭。最后,肺脏会像石头一样坚硬。

公开报道显示,这种病,每年杀死万名在粉尘中工作过的中国民工。

不完全统计,耒阳市目前已故尘肺病人55人,其中导子乡50人。

不能承受之痛

回耒阳的路上,曹满云说,哥,我实在受不了了,你帮我买瓶农药吧

“还是轮到了。”弟弟发病的时候,曹斌说他意识到,“轮到我们家了”。

2010年12月,弟弟曹满云往老家打电话,提到生病了,但叮嘱不要担心,“像是感冒,咳嗽、胸痛”。不到一年,曹满云已入院治疗。

喘不动气。曹斌说,当病情加重,每时每刻都感觉喘不动气。

2011年8月,尘肺病人徐新生去三都镇下塘村看望另一名病人李万美。

他看到李万美“瘦得只剩下骨头”,跪在床上,只穿了条内裤,双手支撑身体,头抵着枕头。有电风扇吹风,但呼吸不畅,李万美还是全身冒汗。“像水从他身上倒下来一样。”

李万美已几天没吃、没睡,就一直那么跪着。

徐新生哭了。

不到一个月后,李万美以跪着的姿势死了。

在导子乡通林村,2011年的腊月一天,尘肺病人王从成无法忍受折磨,先用剪刀刺破自己的喉咙,接着刺伤腹部,又将双手与插线板放入水盆。他死在了自残后的次日。

2011年冬天,曹斌到深圳,接弟弟回家过年。曹满云瘦得不到70斤,不断咳嗽,脸涨得通红。

回耒阳的路上,他说,哥,我实在受不了了,你帮我买瓶农药吧。

“再坚持坚持,过完春节给你买。”曹斌说他这样安慰弟弟。

回家后,曹满云住进了耒阳市中医院,第二天,他从七楼病房跳下。

当时哥哥曹金刚从长沙住院回来,他一直流泪,但呼吸困难,吸了很久的氧气,才哭出声来。

今年4月的一个下午,曹金选择了喝农药。

不完全统计,119名尘肺病人,在2009年之前,已有18人先后离世。2009年至今,37人已故,其中至少9人死于自杀。

他们用一根绳子、一瓶农药、一把剪刀,或从高楼纵身一跃,结束了无法呼吸的痛苦,也结束了正当壮年的生命。

风钻工的梦想

“那时,我们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每个人都梦想在这里挣大钱。”双喜村的徐志辉说

曹斌的两个兄弟自杀后,他们的父亲几乎不再说话。有时候,老人就一直躺在床上,哭。

曹斌一边安慰父亲,又一边抱怨:如果当初家里条件好,我们也不用去做风钻工了。

风钻工,是曹斌等上述119人在深圳打工时的身份。

这个工种的全称,是孔桩爆破井下风钻作业:工人要在工地上直径一米二甚至四五米的洞里,往地下的花岗岩层钻炮眼,然后,装上炸药爆破,形成数十米深的桩孔。最后,灌注钢筋水泥,成为一栋大楼的支柱。

导子乡是一个典型的南方农业山乡。曹家5口人,两亩多地。一年两季稻谷,收成好的时候,每亩地收入也不会超过900元。

在曹斌少年的记忆里,家里几乎每年都是借钱过年。

约1989年,双喜村的徐瑞宝、徐瑞乃、徐春林、徐志辉等人南下深圳做风钻工。他们带回村里第一台收音机。

技能要求低,工资相对高,“去打风钻”,引来导子乡南下打工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