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古代中国是一个尚武好战的民族吗?[原创待审]

oliver1969 收藏 12 4327
导读:test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中国的迅速崛起,“中国威胁论”开始在国际上甚嚣尘上,纷纷扰扰,其始作俑者是美西方发达国家,但是其影响则在中国周边国家尤其是历史上与中国关系特殊的国家中引起的反响最大。究其原因,无非是担心中国强大以后会走上帝国扩张的道路,对其安全和生存构成威胁。那么,中国在历史上是否是一个好战的民族呢?否则,为什么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战争的记录,《史记》开篇就是黄帝大战蚩尤?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的兵书战策?中国为什么会有这么辽阔的国土?如果说中国人不好战,以上如何解释?这是当代某些西方人的困惑。本文试图从中国历史文化的角度进行解释和阐述。其时限上起秦汉,下及清末(鸦片战争以前)。其地域范围主要涉及中原汉族人聚居区。本文讨论的主要是古代汉民族的一些特性。近代以来,西风东渐,国门大开,对于“中国”的定义有所变化,中国面临的对手也迥然不同。鉴此,为讨论方便,仅作上述限定,略加浅议,以供参飨。

一、中国古代战争内战多、外战少—“攘外必先安内”

中国历史悠久,战争频繁,其特点是内部战乱多,对外征战少。究其原因是中国特殊的地理环境以及由此形成的文化造成的。从外部环境看,古代中国东濒浩瀚太平洋,北面蒙古高原和西伯利亚大森林,南邻中南半岛热带丛林沼泽,西接青藏高原和沙漠瀚海。古代中华文明几乎是完全封闭的环境中独立发展起来的,受到其它文明的影响很小。在高度发达繁荣的中原文明周围散落着原始的草原文明和相对落后的其它农耕文明,几乎没有可以成为对手、平等交流的大国,尽管游牧文明给中原农耕文明始终在安全上带来极大威胁。在这种孤独寂寞的历史环境中,中原百姓自然形成了特有的天下观,即只有模糊的文明观念,没有明确的国家概念,对中原统治权的争夺和占有就是对天下的领有,很难树立起现代民族国家的概念。中国古代就此形成了“大一统”的政治文化,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中国古代周边环境如此封闭、荒凉和恶劣,对于农业民族来说实在没有征伐的诱惑,即使通过武力获取大片土地既无法耕种,也不能守卫,在经济上政治上都得不偿失。因此,中国古代对外战争相对较少,且多为防守反击的自卫战争,如对匈奴、突厥、蒙古等游牧民族的战争,目的为了民族生存; 对朝鲜、越南、缅甸等农耕民族的是预防性惩罚战争,目的为了维护周边秩序和稳定。中国辽阔的疆土多是自然兼并和文化融合的结果,不是征服掠夺的成果。中华文明以农耕为本,影响力基本限制在汉族农业区,历史上对非农业区多为间接统治(新疆、蒙古、西藏、满洲)。相反,中原文明不但无法征服游牧文明,反而两次被外来的武力强大的落后文明所征服。唐遭突厥,汉患匈奴;明亡于清,宋亡于元。中华文明几乎被打断,正所谓“崖山之后再无中国。”五胡乱华则几乎令中原汉民族到了亡国灭种的地步,而被灭亡的原因都和中原的内乱有很大关系。

中国外部环境封闭,而内部环境则极为辽阔,回旋余地相当大。中国古代文明先发端于黄河流域,后逐渐向长江、淮河、珠江流域扩展,大致集中在北纬40度到北纬25度之间、降水量在150毫米-1000毫米之间的地区。这一地区气候温和湿润,四季分明,适合农业耕作,可以养活大量人口,从而创造出典型的亚细亚农业文明。农耕文明特点是老百姓安土重迁,老守田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患贫而患不安”。出于治理水患和抵御北方游牧民族侵袭的需要,中国古代民众的普遍心理是追求稳定和秩序,高度重视国家的统一。因此,中国古代在政治上统一时间长,分裂时间短。中国5000年文明史大一统的时间远远大于分裂的时间,比例是7:3。统一时期战争较少,和平稳定时间较长。中国古代外战较少,而内战较多。内战大多是为争夺内部统治权而进行的战争。这是由于中国古代没有发展出西方那样的政治文明, 如没有独立的司法制度、选举制度、保障民权、限制君权的观念等等,没有议会等协调各阶层利益的民主机构。东方特色的人治传统导致权力交接不平稳,因此经常发生王朝更替的战争,或为农民暴动(太平天国),或为贵族叛乱(八王之乱),兴乱罔替,勃焉忽焉。

总之,中国内外环境和文明特质决定了中国内部问题比外部问题多,内部问题牵制外部问题的解决,所谓“攘外必先安内”,所以中国的内战比外战多。内战是为了秩序,外战是为了生存。中华文明繁衍延续至今,更多靠的是庞大的人口、辽阔的疆土和深厚的文化凝聚力,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象形文字-汉字功不可没,也就是说主要是靠文治而不是武功的力量。中国人心目中的明君圣主都是爱民如子、慎启战端的仁爱之君。西方人崇拜的亚力山大、拿破仑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不过是一介武夫而已。成吉思汗是蒙古人心目中的英雄,但是和中原汉文明的关系不大。

二、中国古代军事文化重谋略、轻武力—“不战而屈人之兵”

中国历史书上记录战争的内容的确占有很大的篇幅,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好战。原因是中国历史典籍天然具有缺陷,历来重视军事和政治活动的记录,所谓“国之大事,唯祀与戎”。祀表面是祭祀,实际是政治,以祭祀强调政治合法性。中国古代历史几乎就是一部纯粹的军事政治史或者叫帝王将相家族史。关于文化、经济、科技方面的记录较少,这可能和中华民族文化传统及古代科技、工商业不发达有关。因此军事活动记录显得相对多一些。中国兵书战策多说明中国的军事文化发达,但是中华文化军事思想的核心仍然是“止戈为武”,“不战而屈人之兵”、“上兵伐谋,其次伐交”,总的来说就是讲究谋略,轻视武力,尽量追求以和平手段解决利益争端。墨子“兼爱”、“非攻”的思想,老庄哲学的“无为”思想,孔孟的“仁爱”思想,都来自中国这片土地。法家主张的严刑峻法讲的是治理国家,不是杀伐征战。这些思想都和中国文化中固有的中庸、平和、“天人合一”的和谐观念有关。战争的目的是为了恢复秩序或者达成某种力量之间的平衡,因此不追求以武力征服人,而更多的是靠道德教化争取人心,以达到长治久安的目的。对内追求的是“内圣外王,天下太平”,对外追求的“四夷宾服,海内归心”的境界。在这样的思想基础上,决策者更多的是运用政治手段达到目的,军事手段只起到配合辅助的作用。对内镇压叛乱,往往剿抚并用,对外战争,常常打打谈谈。在处于弱势的情况下,还要采取其它更多的怀柔手段,使用武力常常是不得已而作出的选项。

三、中国古代政治中军队沦为权力斗争的工具-“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在中国古代政治文化中,军队的对内功能往往大于对外功能。作为国家的暴力工具,军队是维护政权生存的绝对支柱,历代皇帝军阀都懂得“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理。军队和政治密不可分,军队的控制权始终在封建皇帝和地方军阀的手中流转,成为争权夺利的工具。秦汉时期中央集权尚不稳固,地方诸候保持很大的权力,军队地域特点非常突出。魏晋时期,随着门阀制度的深入发展,江南地区出现了真正的私家军队-部曲。到了唐朝中期以后则是藩镇割据,都是兵为将有,一军一姓,只知有节度使,不知有皇帝。宋朝“强干弱枝”,“兵将不相属”的制度设计就是为了防范重演“陈桥兵变”的故事,但是严重削弱了边防部队的战斗力。明朝的卫所制度造成军人世袭,军户成为专门的服役阶层,沦落到和普通农民无异,到明中后期已经无法有效作战,迫使戚继光不得不另募新军。清初战无不胜的八旗军队入关后迅速腐败,其后继者绿营兵仅能看家护院。清廷不得已起用曾国藩的湘军和李鸿章的淮军则是不折不扣的地方团练武装。袁世凯后来训练的北洋新建陆军又沦为其实现个人野心的工具,袁死后祸乱中国长达十多年之久。从高层政治文化来讲,由于军队中的骄兵悍将经常发动叛乱和政变,成为最高统治者严密防范的对象。从底层民间文化来说,由于经常兵匪一家,残害百姓,民众苦不堪言,出现百姓鄙视军人的现象,所谓“好铁不打钉,好郎不当兵”,造成军人地位低下,没有荣誉感。军人只有当兵吃粮的雇佣思想,没有对国家的忠诚感和义务感。中国人的人生最高目标福、禄、寿、喜,分别代表财富、权力、长寿和多子女,唯独缺少荣誉。而没有荣誉感的军队是不能打胜仗的。军人没有荣誉感的原因除了军队在国内政治中的工具性以外,恐怕还和中原汉民族多次被外族征服的历史有关。为了屈辱地苟活,先人们不得不放弃荣誉和尊严,匍匐在征服者的屠刀之下。这种心理上的打击和伤害会一代一代传递下去,逐渐消磨一个民族的自尊心和自豪感。18世纪末英国马嘎尔尼访华看到内地汉族民众的麻木、冷漠、愚钝的精神状态就和当时被满族征服不久的情况有密切关系。

四、中国古代军队数量多,质量差—“兵贵在精不在多”

古代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需要大量军队四处驻守,以防范内部叛乱和外敌入侵。因此,国家很早就实行征兵制(只有宋朝由于工商业发达而实行募兵制),但由于常备军队数量非常庞大,以农业为主要税收来源的中央政府难以承担巨额军费,往往以屯田养兵,出现了府兵制、卫所制、屯田制,士兵平时耕种,战时打仗。这样的军队虽然规模很大,但由于缺乏组织训练,兵员素质很差,武器装备低劣,其战斗力颇令人怀疑。此外,中国古代无论是外战还是内战,其规模往往都十分庞大,作战范围很广,持续时间很长,动辄数十万、上百万人马在几十万平方公里范围内往来厮杀,少则几年,多则几十年。这与欧洲和日本那种小范围的骑士之间单打独斗式的短促战斗有着天壤之别。这种战争样式往往拼的是军队人数和后勤保障能力,对军队质量尤其是军人的个人战斗技能要求并不高,需要的是能够快速补充战场上的大量消耗,“树起招兵旗,自有吃粮人”,征募来的农民套上军装就上战场,谈不上对其训练和培养,真正的职业军人很少。有限的军费加上庞大的士兵数量,平均到每个军人身上的开支十分有限。简陋的装备、粗劣的饭食、粗糙的训练、严酷的军法就是中国古代军队的典型写照。在这样的历史文化环境里,在军事技术方面,中国古代既没有发展出像欧洲人那样组织大规模多兵种协同作战的能力,也不具备日本武士优良的职业军人的单兵素质。在军事文化方面,中国古代既没有发展出欧洲以平等契约为基础的骑士文化,也没有培养成日本那种以死于君主马前为荣的武士道精神,更没有阿拉伯人狂热的为真主献身的宗教热情。白居易的《兵车行》就反映了中国古代普通百姓对待战争的真实态度。“车璘璘,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边庭流血如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这首诗歌中反映出普通老百姓厌恶战争、渴望和平、重视家庭团聚的心理。其重要原因是封建皇帝开疆拓土与普通百姓的利益关系不大,新开拓的疆土由于无法耕种并没有成为老百姓新的生活来源,老百姓反而要抛妻弃子、骨肉分离,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蒙受损失而得不到任何好处,自然怨声载道、避之唯恐不及。“二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是小农经济下农民的最高理想,血腥的征服和拼杀从来就不是中国人的传统。这和蒙古、女真那种依靠征服获得功名、土地、财产、衣帛子女的生存方式截然不同。从精神层面上讲,中国人重视现世和物质生存,忽视来世的精神存在,没有精神生活的追求,不关心人生的意义和归宿(子曰:“未知生,焉知死”。“子不语怪力乱神”。),基本没有宗教生活,只有祖先崇拜,把光宗耀祖、封妻荫子看作人生理想。中国从来没有发生过宗教战争。士兵从来不知道为某个精神目标去献身,更多的想的是全身而退,挣钱养家,传宗接代。这样的军队在保卫家园的时候可以爆发出一定的战斗力(如蒙宋战争僵持四十年之久), 但是一旦离开本土去作战,则会出现大量逃亡士兵。这样的士兵到了战场上必然贪生怕死,软弱涣散,胜则争功邀赏,败则四处劫掠。忽必烈30万大军,其中大部分是投降的高丽军和南宋新附军,跨海征讨日本大败而归。公元八世纪,怛罗斯之战10万唐军精锐不敌大食国1万阿拉伯民兵而全军尽墨。这充分说明兵法上常讲的“兵贵在精不在多”的道理。无数战例证明,庞大的士兵数量除加重后勤负担以外并不能为战争增加多少胜算。此外,对士兵的精神教育也十分重要。

五、中国古代对外交往多羁縻、少征服—“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

中国古代孤独封闭的自然环境滋生了中国人的中心主义思想,视周边落后文明为番邦夷狄,不屑与之为伍,而自认为天朝大国,是世界文明的中心,“中国”一词就反映了这种心理,其影响一直持续到鸦片战争,天朝迷梦才被西方的坚船利炮打破。在这种心理基础上,中国古代皇帝自然不会产生平等交流的观念,对于周边的落后文明多采用羁縻安抚加武力威慑的政策,一方面通过厚往薄来的朝贡制度和边境贸易给予经济上的好处,一方面通过屯垦戍边,在边境保持军事压力,从而维持内外力量的某种平衡。一旦力量平衡被打破,则必然爆发战争。要么是游牧部落遭遇天灾无法生活下去,要么是中原王朝内部出现内乱,力量削弱,都会引起北方游牧民族南侵的野心。战争的结局无非有以下几种:一是中原王朝倾举国之力,打败入侵的游牧民族,将其驱逐出传统的生活区域,从此远遁他乡,不再为患,汉唐的匈奴、突厥即为此种情况;二是北方少数民族武力强大,完全征服中原汉族,建立新的王朝,成为中原文明传承的一部分。元亡宋、清亡明是前车之鉴,不同的是蒙古因不肯接受汉文明而被驱逐,满族则基本被中原文明所同化;三是南北势均力敌,处于长期对峙,最终被其它文明所征服。辽宋、金宋对峙百年,最后皆为蒙所灭;四是外来民族在长期战乱中被消磨损失殆尽,从此灭亡。党项、鲜卑、契丹、羯族、羝族等民族都消失在历史云烟之中;五是宗主国与藩属国长期摩擦冲突,平而又叛,叛而复平。进入现代社会以后,传统朝贡体系崩溃,原来的宗主国藩属国都成为现代民族国家,国家间的关系成为现代国际关系,如日本、朝鲜、越南、缅甸等等。

中国古代长期在东亚乃至世界领风气之先,陶醉于华夏文明的辉煌之中而怡然自得,对于自己的典章制度、文化礼仪拥有绝对的自信,对其它落后民族有着天然的文化优越感和教化使命感。“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是浸润着中华文明气息的处理民族关系的传统智慧。张骞出使西域,郑和七下西洋都流露出这种意识。即使一时被武力强大的北方民族征服,也由于其文明程度的落后而不得不接受中原文化的同化,甚至在被游牧民族打得无还手之力而不得不采取和亲联姻政策时,中原汉民族仍然不忘以传播自己高度的文明而自豪。昭君出塞、文成公主进藏的故事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赔本赚吆喝的朝贡制度其实也是中原王朝为了维持与周边国家的关系而不得不支付的一种经济成本,从总体成效来看还是利大于弊,得大于失。中原农业文明与周边游牧文明的矛盾在清廷采取高明的政治手段以后得到了缓解,长期困扰中原地区的北方威胁终于告一段落,但是随着西方列强的入侵,中华民族则面临着“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更加严峻的考验摆在面前。历史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综上所述,中华文明是农耕文明,重视财富的缓慢增长和积累,不愿从事冒险和扩张,重视秩序和安定,视国家统一为第一要务。中国人传统以素食为主,性情温和,身体孱弱,不善打仗,长期奴化统治,没有尚武精神,无法与游牧民族和海洋民族相抗衡。中华文化能够延续至今主要靠的是辽阔的国土和庞大的人口以及文化向心力,而不是靠强大的武力。中国的武力在历史上从来没有真正强大过,在外战中从未打败或者征服一个对等的强大对手。结论是中国人不好战,战则是不得已而战。老舍散文说,中国人大年初一至初五不动刀剪,说明我们确是爱和平的人,有其一定的道理。

本文内容于 2013/9/5 11:20:26 被小编a45编辑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5楼12

你先看看世界历史,在说中国人好不好战尚武吧,一个对外打了上千年还坚持下来了民族有几个,我们过去的敌对的民族现在还剩几个在我们的边上?

看到这句我就笑了——公元八世纪,怛罗斯之战10万唐军精锐不敌大食国1万阿拉伯民兵而全军尽墨。

3楼yykp

哥们,你再研究下唐史吧。不仅把怛罗斯之战双方参战人数都搞错了,最让人咬牙的是连双方人数比例也严重倒置!!!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