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之:不世名将?还是虚吹出来的战争偶像?★

小编a45 收藏 102 7700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63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中华历史上有无数名将名臣忠孝仁义之士,为何现在书上影视上只见少数人物事迹被无数次无厘头的翻拍、戏说?!能不能尊重下历史!谁给他们乱拍历史电影电视的权力!?戏说不如不说,娱乐实是混淆视听,扰乱人心,不可不察也!中华历史名人,忠勇之士千年也拍不完,能不能认真拍些经典出来,尊重历史、尊重民族、尊重自己?惩恶扬善本是人人有责,更何况政府和媒体!?教育为国之重任不可放任!现在的有些影视剧没有最烂只有更烂!电视上,网络上还放得不亦乐乎!不多说了,但愿是我杞人忧天。。

陈庆之算不上什么名将,在史书上留下的名气,更多要归功于运气。而且陈庆之的北伐,最终也是失败了的,兵败后假扮成了和尚,陈庆之才没被抓了俘虏。

首先说陈庆之所在的历史背景。陈庆之所在的时代,是南北朝时期。这段时期是中国历史最动荡的时期,南北分为了两个王朝不说,而且在只有150多年的历史中,南北朝各经历了多个政权。南朝依次是宋、齐、梁、陈;北朝是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陈庆之是南朝的梁王朝的将领,他率军北伐的时候,所对应的是北朝北魏王朝的末期。这个时候北魏爆发内乱,十几支军阀拥兵割据,北魏的中央集权已近乎解体,多路军阀彼此间相互攻杀,有的甚至把南朝作为了靠山。

在中国诸多历史历史名将里,陈庆之算是个独有的异类,身体文弱拉不动弓弩,不善于骑马和射箭,但这样的人心机都比较深。敏锐地注意到了北朝的内乱,将是趁机北伐的大好时机,于是抓住了这个机会趁机出兵北朝。史书上说陈庆之以七千人打败了五十万,实际上五十万是当时北朝军队的总数,而当时北朝分成了多股割据势力,因此陈庆之并不是在一次战斗中,面对的五十万敌人。聪明地利用了北朝军阀割据的局面,陈庆之在北伐过程中,避开了实力强大的军阀,专门打实力弱的军阀,而北魏的军阀彼此敌对相互不救援,陈庆之这样才一路打到了洛阳。在陈庆之的北伐过程中,始终没有遇到北魏军队的精锐,打得都是乌合之众的杂牌军,甚至有的对手打都没打就逃跑了。

然而往往被忽略的是,陈庆之的北伐,最后是失败了的。面对南朝的北伐,最终北魏的几路军阀结束了敌对,合到一起对陈庆之发起反击。结果遭遇到了北魏精锐军队的强势反击,陈庆之所谓的常胜军一败涂地,最后陈庆之剃了头发、眉毛假装成了和尚,才没有被北魏军抓了俘虏。

不知道为什么,在中国人的思维里,总喜欢把失败者作为英雄。关羽兵败成了俘虏被砍了头,反而成了万人敬仰的武圣人,岳飞到死也没有能收复河山,却是很多人心中的第一名将。陈庆之跟关羽、岳飞一样,实际也是个失败者,而且综合战绩还比不了这两个人。中国历史上真正的名将,更应该是卫青、霍去病这样的。从面对的对手上说,卫青、霍去病打得是真正的强悍精兵,被这两人打跑了的匈奴残部,都能横扫欧洲给西方人带去了千年恐惧,打败这样的顶级强悍对手,才算是真正的千古名将。最为关键的是,卫青、霍去病不但打败了强大的匈奴,而且还为中华王朝开强拓土,现在的西部地区就是当年霍去病打下来的,之后就永远地纳入了中国版图内。

相比卫青、霍去病,关羽、岳飞都爆弱了,陈庆之就更不值得一提了。


再夸大也是以一定事实为依据,毕竟那时候没有现在的抗战导演,陈庆之属于名将应当是当之无愧。

毛泽东主席熟读经史,古为今用,是一位历史爱好者与政治实践者,一生操劳国事,日理万机,但却对正史《陈庆之传》一读再读,对传内许多处又圈又点,划满着重线,并充满深情地批注:“再读此传,为之神往。”

在南北朝时期,延续了东汉魏晋时期的门阀士族政治,平民百姓很难有出头的机会。陈庆之虽然才华出众,非士族出身很难被重用,混了个梁武帝萧衍身边的随从,陪陪爱好下棋的梁武帝萧衍下棋解闷,一陪就是二十多年,在方寸之间寻找乐趣,无足轻重。史书记载,“高祖性好棋,每从夜达旦不辍,等辈皆倦寐,惟庆之不寝,闻呼即至,甚见亲赏。”]陈庆之的前半生的履历除了这个就是空白了。但他武艺很差,“射不穿孔,马非所便。”又“本非将种,又非豪家。”根本得不到士族阶层的举荐,再加之长期跟随在梁武帝身边,对他还是了解的,一起下棋可以,非将种指的在武艺方面,与出身无关,难以担当大任,即使有人推荐也不会被委以重任,怪不得长期在皇帝身边而不见用。也许梁武帝慧眼识珠,将在谋而不在勇,终于熬出了头,41岁始独立领兵,战斗生涯只有15年,战功卓著,被封为武威将军。陈庆虽然身体文弱,开不得强弓,但却富有胆略,善筹谋,带兵有方,深得众心。又性格谨慎,每次奉诏,都要洗沐拜受;生活俭朴,只穿素衣,而且不好丝竹;虽身为武将,能够善抚士卒,使部下为其效死力,是一个刚柔并济的文雅儒将。

公元525年,陈庆之才有了生平第一次带兵机会,时年四十二,被任命为武威将军和其他将领一起去迎接北魏的徐州刺史元法僧叛投,没打成仗。随即,萧衍任命陈庆之为宣猛将军、文德主帅领兵两千护送豫章王萧综接管徐州。北魏派两位宗室元延明、元彧领兵二万,在陟口一带扎下营寨。陈庆之得到消息,趁敌军立足未稳,带领两千军士,逼近敌人营垒挥师直击,大破之,创造了以少胜多,以两千破两万的经典战例,也是陈庆之出道以来的第一仗。本来此战胜负已定,由于直属上司萧综叛变投敌,做为下属的陈庆之奈何不得,只好斩关后退。即便如此,两国都知道了陈庆之这个名

公元527年,陈庆之出任监军,假节钺,直属部队有二百人,从曹仲宗伐涡阳。假节北魏则派遣宗室元昭等人领军十五万救援,前军部队赶到驼涧。当时手下只有两百人的陈庆之建议夜袭,另一将领韦放则认为敌军的前锋部队都是精锐,不易取胜,曹仲宗按兵不动。但是,机不可失,做为监军也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陈庆之没办法只好带领自己的部属二百,长途奔袭四十里,一夜之内击败了北魏的先头部队,北魏的大部队听到先头部队被打败了,全军震恐,行动迟缓,士气大跌。但是,双方的实力比较实在相差太多,在涡阳附近打了近一年,战斗上百次,胜负还未分。但北魏已经在梁军的后方筑起营垒,形成夹击之势。曹、韦二人实在是打不下去,准备撤退。陈庆之当机立断,拿着假节在大营门口堵住部队,说:“共来至此,涉历一岁,糜费粮仗,其数极多。诸军并无斗心,皆谋退缩,岂是欲立功名,直聚为抄暴耳。吾闻置兵死地,乃可求生,须虏大合,然后与战。审欲班师,庆之别有密敕,今日犯者,便依明诏。”曹、韦被吓住了,把指挥权交给了他。陈庆之立刻率领精锐突袭北魏援军自以为坚不可摧的十三道营垒,大获全胜。

公元525年、527年梁朝的两次对敌战斗的胜利,都与陈庆之有关,本非将种的陈庆之名声大震,深得梁武帝的赏识,想不到一个文弱儒生能够统兵打仗,且战果颇丰,又一项艰巨任务便落到头上。公元528年,北魏发生内乱,有实力的诸如萧宝寅、葛荣、尔朱荣等纷纷割据。尔朱荣大肆屠杀北魏皇室,没实力的象北海王元颢以本朝大乱为由降梁,请梁朝出兵助其称帝。萧衍为元颢的语言迷惑,又有试探北魏的想法,便以元颢为魏王,以陈庆之为假节、飙勇将军,率兵7000人护送元颢北归上洛阳称帝。但是,元颢也没打算真的打下洛阳,出兵不久就称帝不走了,给封陈庆之为卫将军、徐州刺史、武都公,命其继续督军西上攻荥阳,自行战斗。于是,陈庆之在连绵的春雨之中,带领自己直属的区区七千部队,开始了神话一般的北伐之旅。

在此之际,北魏内乱,山东、山西爆发农民起义,号称百万,北魏主力大多投入到镇压农民起义军中,对于元颢以及陈庆之并没重视,徐州至洛阳一线空虚。陈庆之带领七千白袍军趁虚而入,下荣成,进逼梁国,以七千对七万攻占丘大千驻守的睢阳,迫使丘大千投降。继续西进,攻下元晖业率领的两万近卫部队守卫的考成,生擒元晖业,获租车七八千乘。再西进,一路上北魏不少地方闻风而降,兵锋直指洛阳东部重镇荥阳,如果荥阳有失,洛阳门户洞开。魏帝元子攸知道荥阳的重要性,分派部众扼守荥阳、虎牢等地,以保卫京都洛阳。魏左仆射杨昱、西阿王元庆、抚军将军元显恭等率羽林军7万守荥阳,以拒梁军。魏军兵锋甚锐,加上荥阳城坚,陈庆之攻之不克。时魏将上党王元天穆大军将至,先遣其骠骑将军尔朱吐没儿领胡骑5000、骑将鲁安率夏州步骑9000增援杨昱。又遣右仆射尔朱世隆、西荆州刺史王罴率骑兵1万,进据虎牢。魏军共计30万人,对梁军进行合围。元颢派人劝杨昱投降,但被拒绝。不久,元天穆与尔朱吐没儿相继而至,魏军一时旗鼓相望。 没想到包围圈刚刚形成,还没来得及进攻,陈庆之已经攻下了七万守军的荥阳。

不久,元天穆等引20万援兵围城,注意:其中有十五万是精锐的少数民族骑兵。占领荥阳的陈庆之看到二十余万北魏援军浩浩荡荡压到城下,压根没想守城,遂率3000精骑背城而战。大破之,三千对二十万,双方大部是骑兵。陈庆之三千人全歼北魏二十万援军,鲁安于阵前投降,元天穆、尔朱吐没儿单骑获免。陈庆之大概还觉得不过瘾,带着这三千人顺便进军虎牢关,有一万精锐、踞雄关险要的虎牢守将尔朱世隆不敢战,弃城而逃,梁军俘魏东中郎将辛纂,魏孝庄帝元子攸为避陈庆之锋芒,被迫撤至长子。此时,陈庆之距离洛阳只有一步,但他没机会打洛阳了,因为洛阳守将元乂、元延明直接投降了。元颢遂入洛阳,魏临淮王元彧、安丰王元延明率百官迎元颢入宫。元颢改元大赦,然后开始学习其他君主,花天酒地。又加封陈庆之一堆官职以陈庆之为侍中、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增邑万户。

上党王元天穆、王老生、李叔仁又率兵4万攻克大梁,并分遣王老生、费穆进据虎牢,刁宣、刁双入梁、宋。陈庆之闻后,率军掩袭,魏军皆降。元天穆率十余骑北渡黄河而逃,费穆攻虎牢,将克,忽闻元天穆北逃,自以为无后继,遂降于陈庆之。陈庆之又进击大梁、梁国,皆克之。梁武帝闻讯后,再次亲书诏书进行嘉勉。陈庆之和部下皆穿白袍,一路上所向披靡,所以洛阳城中童谣曰:“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也就是说,别管你多牛,有多少人,碰上这支部队最好绕开走。陈庆之又以7000之众,从铚县至洛阳,前后作战47次,攻城32座,皆克,所向无前。

在接到手下一连串的败阵报告之后,北魏实力派人物尔朱荣倾北魏自己控制之下的几乎全国之兵,号称百万,从北边南下攻打洛阳。洛阳附近的小城在尔朱荣重压之下,又纷纷反叛。陈庆之在元颢看来虽然功劳盖世,但一开始就没想把答应南梁的条件当回事情的元颢是不可能重用他的。陈庆之自己也清楚得很,主动要求到黄河以北去防守洛阳的门户北中郎城。尔朱荣也执意要和陈庆之分个高下,于是一股劲地攻打陈庆之,三天打了十一仗,七千人的陈庆之部队把上百万的尔朱荣部队打得死伤惨重,尔朱荣简直都绝望了,下令退兵。这时有个随军的星相学家刘灵助劝尔朱荣不要退兵。尔朱荣也想通了,拿陈庆之没办法,就去抄元颢的老窝。尔朱荣很快把洛阳攻陷,元颢被杀。陈庆之在北方完全失去了根据地,只得东撤准备回建康。尔朱荣亲自率领大军随后追赶,大概走到是河南边界一带,陈庆之准备过河,突如其来的山洪无情地冲走了他百战百胜的部队,陈庆之无奈返回建康。之后,仍为梁武帝所器重,镇守东南,功勋卓著。

陈庆之北送元颢,自铚县至洛阳,行程3000余里,47战克魏32城,一往无前,可谓神勇,主要原因在于。

一、北魏统治集团内部斗争激烈,内忧外患,把战略重心定位在镇压农民起义方面,对陈庆之的北伐军没加重视,只是核心地带防务空虚,等到明白过来的时候,陈庆之的军队已经兵临荥阳,并攻下荥阳,危机京城洛阳,措手不及。

二、北魏内乱导致北魏军心民心不稳,陈庆之护送北魏皇族元颢北归,旗开得胜,有一定的号召力,在政治上起到招降纳叛的作用,达到了敌方力量为己用的效果,进军神速,攻其不备。

三、北魏是异族殖民统治,以汉族为主的中原父老有盼望南方汉族政权光复中原之意,并不反对陈庆之率领的白袍军,以汉族地主武装为主的乌堡守土力量并没对白袍军进行阻击,而是各部触动各自的利益,保持中立,陈庆之只是只与北魏政府军作战。再加之北魏内部动乱,派系林立,战斗力大打折扣。

四、古代打仗一般都虚张声势,所谓的七万、三十万实际数量不会有那么多,据史料记载,当时北魏的总兵力也就二十来万,并且大多分布在山东、山西,中原京城一线的兵力并不多,用于守城的兵力可能更少。一般而言,在古代战争条件下,守城兵力一般在几百人或者几千人,遇敌坚守待援。陈庆之带领的七千人很可能形成局部优势,以多胜少,拿下城池,绝对不是以区区七千人拿下七万人守卫的坚城。即使是胜仗,也逃不过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厄运,陈庆之的七千人一路攻城拔寨,打不到荥阳就消耗的差不多了,更何况陈庆之挚爱士兵,不会拿着士兵的生命开玩笑,我的理解是陈庆之具有政治头脑,利用元颢这个活宝招降纳叛,利用投降军将攻击敌方城池,自己手中的白袍军只是辅助监督作用,尽量保全自身。实际情况正是如此,陈庆之一路进军,打了不少胜仗,都是以少胜多,直到兵临荥阳城下,还保有七千白袍军,难道只有胜仗没有减员吗?荥阳城易守难攻,攻下荥阳就战死五百名白袍军,攻下洛阳还有五千名白袍军,也就是说攻打洛阳战死一千五百名,这是有历史记载的。可以这么认为,前期的西进攻伐,担任战斗主力的是以元颢的名义招降或者招募的军队,陈庆之的作用是指挥调度。

五、陈庆之北伐可以分两个阶段,一是攻伐阶段,到拿下洛阳为止。二是防守阶段,到潜回建康为止。在第一阶段,梁武帝充分信任陈庆之,傀儡皇帝元颢也充分信任,陈庆之拥有专攻之权,便宜行事,指挥本部人马以及傀儡皇帝的人马,进军神速,得心应手,攻占荥阳、洛阳。在第二阶段就不是那回事了,主要是元颢不甘心做梁国扶持的傀儡皇帝,对陈庆之猜忌有加,明的对其加封爵赏,实际上被剥夺了兵权,仅只能指挥本部江淮子所谓“功高震主”,何况元颢还算不上是陈庆之的“主”,不过是萧梁扶持的一个傀儡政权,陈庆之则仿佛于元颢卧榻之旁鼾声如雷的钦差大臣,令其不爽多于倚重。《梁书.陈庆之传》中对元颢这个人评价很低,揭发其人“既得志,荒于酒色,乃日夜宴乐,不复视事”。而《魏书.元颢传》也差不多,说他“日夜纵酒,不恤军国”。元颢既然是个怂货,自然会对陈庆之有所猜忌。部将元延明曾对元颢说:“陈庆之兵不出数千,已自难制;今增其众,宁肯复为用乎?权柄一去,动转听人,魏之宗社,于斯而灭。”元颢于是更加疑惧,生怕陈庆之找梁武要兵,上表说:“河北、河南一时已定,唯尔朱荣尚敢跋扈,臣与庆之自能擒讨。今州郡新服,正须绥抚,不宜更复加兵,摇动百姓。”如此这般,梁武也就没再给元颢派援军,陈庆之也被排挤出权力中心,自带本部人马到黄河北部的中郎城驻守,抵御强敌尔朱荣的进攻。尔朱荣虽然对陈庆之没有办法,但却在攻打中郎城部下的情况下,听从手下人的建议,改攻洛阳并拿下,元颢死于非命。形势急转直下,陈庆之失去了根据地,孤掌难鸣,也便撤退,功败垂成。如果元颢给予陈庆之充分的信任,让其领导洛阳保卫战,指挥全国军队,洛阳可保,梁武帝的北伐大业可成,元颢也不会死于非命。

总之,陈庆之自出道以来,常设奇谋,多为以少胜多,而且长于攻城。无论是北伐横扫河洛,或挥师驰骋边陲,均充分显示其杰出的军事才能。北伐之战,可谓气吞万里如虎,创造了不少经典战例。在肯定陈庆之北伐以少破多的同时,也要厘清夸大不实之处,七千人不可能破七万破三十万,一路势如破竹,攻城破寨,靠的是谋略与政治合力。以区区七千人硬攻硬打,根本走不到洛阳,那就不是集战略家与战术家于一身的陈庆之了。近人吕思勉对庆之北伐的评价就比较中肯:“(陈庆之)其锋可谓锐矣,然魏之兵力,未大损也”。我认为陈庆之为不世名将,有吹嘘的部分,基本符合事实。

{本文有引用百度百科}


本文内容于 2013/9/8 9:05:40 被立石000206编辑

10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