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文《拳打镇关西》会让孩子漠视生命

我读《水浒传》,始于四十年前那场“评《水浒》”运动。批判需要靶子,印刷厂连夜赶印。我手边至今留有一部75年一版一印的《水浒传》,铅灰色的封皮,共三册。开篇本来还有“最高指示”,翻得久了,早已脱落。

《水浒》好看,一半因文字生动,一半因元气淋漓,看时有一种原始的快意!无论喝酒吃肉还是杀人喋血,都写得那么富于感染力。细数书中的经典段落: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杨志卖刀杀牛二、武松血溅鸳鸯楼……居然都是杀人场面的描绘。——总想写一篇《论水浒传中的杀人艺术》,可掂量再三,不知如何落笔。

这样的小说读多了,会不会产生一种漠视生命的心理?我有过这样的担心,并发文提议:把《拳打镇关西》一类课文从中学语文课本中剔除——当即遭到从网络到报刊、电视的全国性批判,体验了一把“过街老鼠”的感觉。

本来嘛,要奋斗就会有牺牲,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死几个人有什么了不起?何况死的又是镇关西那样的坏家伙!——然而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

每个生命来到世上都极不容易,从一粒精子与亿万同类拼搏竞争、终于胜出的生殖学原理考察,每个获得生命的人,都比获得五百万、五千万大奖的暴发户还要幸运!谁也没有权力剥夺他人的生命;谁剥夺了,他自己也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杀人者死”的原始律条,就基于这样的道理。

听过一个有命案在身的“红卫兵”的忏悔:当年他只有十五六岁,初次参加武斗,也曾迎着雨点般的拳头和皮带,用身体保护被打者。可当有人向他灌输了一通“你死我活”的高论后,登时激发起他的“阶级觉悟”!以后他成了武斗先锋,终于打死了“对立面”的一个年轻人!这位忏悔者已年届花甲、事业有成;可他说在后来的几十年中,一闭眼就看见那张年轻而生动的脸!——他是流着热泪说这番话的。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反思的觉悟和能力。有记者到西南某省采访一个杀过“阶级敌人”的老人,他住在破茅屋里,理直气壮地说:今天让我去杀,我还要去杀!——记者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应对。

换了我,我可能绕过这个话题,问问他读过什么书、受过什么教育。也许从未有人告诉他生命的价值,没人开启过他心中那扇善的窗户;反之,如果有人向他灌输:人家正在磨刀,你不杀他、他要杀你——结果不问可知!

不要说一个山村里的农民,就是大都市中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又如何?前两天有个旅游团在一家饭店住宿时遭遇火灾,导游和司机不幸遇难。团中一位女游客竟然说:“好在死的是司机、导游!”——说这话的据说还是位教师!

我见到报道,琢磨半天,始终不明白这话的意思:是说花钱旅行的游客高人一等,导游司机是伺候人的,死了损失小些呢;还是因为旅客与导游间难免有磕碰龃龉,因心中有气才出此恶语呢?

即便是仇人吧,两个相伴数日、活生生的年轻人,顷刻间阴阳两隔、变成两具毫无生气的尸体,难道就不能引起一点点恻隐同情吗?此刻,沉默是最低层次的悲悼,又何忍伸此毒舌、发此恶言?

想到此人还是位教师,就更觉可怕——当年批判在下时,有人认为应当取缔我的教师资格,不知是否怕我把学生教成小绵羊、不再会打打杀杀?我倒觉得,相比之下,我的危害要小些。

世间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人格尊严都应受到保护!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剥夺他人的生命,没有理由打人、侮辱人——没理由掀翻人家的摊子、砸烂人家的西瓜,没理由把人打倒在地、再双脚跺头,没理由把老人打入水中、再踩踏不准登岸,更没理由抢过路人的婴儿、狠狠摔向地面——除非他是禽兽!

听说《拳打镇关西》已从语文课本中撤下,不一定是接受我的提议,懂教育的大有人在。不过敬畏生命、尊重人格的教育仍然任务艰巨,该补课的不但有学生,也包括教师、干部;不但有年轻人,也包括中年人、老年人。——全民落下的课,要全民一齐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