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勿忘国耻,铸剑为犁!

勿忘历史,常备不懈。

1999年3月24日19时50分,第一枚巡航导弹从亚德里亚海上的美军驱逐舰上发射升空,揭开了科索沃战争的序幕。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事集团绕过联合国,不经安理会授权,发起代号为“联盟力量”的科索沃战争,北约多国空军对南联盟境内40多个城市的496个军事和民用目标以及520个战术目标进行了多波次、多批次的空中打击。这是一场典型的以强凌弱的非对称战争,战争双方的地面部队从未进行面对面的直接交火,是一次以远程和高空打击为主的“非接触性战争”。持续78天的高强度空袭战摧毁了南斯拉夫的抵抗意志,也让世界震惊,科索沃战争是世界上第一场信息化战争,是从机械化战争形态向信息化战争转变过程中的第一个实战战例。战争牵动面之广、世人之关注、战事发展之难测,都超过了冷战结束后的历次军事冲突。当年的5月8日凌晨6时,北约的美国空军B-2轰炸机投放五枚精确制导炸弹,毫无偏差地击中了位于南联盟首都新贝尔格莱德市樱花路3号的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大使馆,炸死我3名新闻工作者,北约的残忍屠戮令人发指,严重悖离国际法准则和《日内瓦公约》,是不可饶恕的犯罪行为。

消息传回国内,举国悲痛。一时间,爱国民众涌向街头,广场,政府驻地集会,表达诉求严惩杀人凶手。我所在的部队驻地济南市是一座大城市,很多高校学生有组织地在城市主要街道举行游行活动,5月8日至5月10日连续三天,游街队伍浩浩荡荡,从早晨到深夜,口号响彻天空,不绝于耳。学子们的爱国行动唤起了民众空前的悲愤情绪,当时的弥漫在人们头上的情势非常紧张,整个社会几乎有失稳和失控的预兆,一点也不夸大,参与指挥当年维稳的原济南市公安局政委事后回忆起来如是说。得到这个消息是在夜间,当时部队正在野外驻训,我还清楚地记得是深夜里睡觉的时间,一阵急促的紧急集合哨音将我惊醒。政治指导员集合全连官兵通报了这个消息,并传达了两级军区党委(济南军区,山东省军区)要求部队保持高度稳定和集中统一的战备会议精神。指导员做了简短的动员工作之后,命令部队连夜整装,返回营区归建,全体官兵群情激昂,士气高涨。从指导员严肃的语调里,听出来了事态的严重和气氛的紧张。生活在和平年代里,享受着社会安定的繁荣景象,一直都觉得战争离自己很遥远,与自己无关,但是,血淋淋的战争场面偏偏就要让我看到了,而且还是以军人的身份,军人的视角和军人的使命....无疑,那一次成为了我漫漫人生中一次高温淬火,或许也是我这一生中最紧张的时刻。旋即,军区命令全区各作战部(分)队将日常第四级战备等级相应转入二级或一级战备状态,这不是演习!事后据传,我国政府的抗议和交涉没有换来理想的结果,只是以美国的道歉和赔款草草了事。简单的说,是一场没有输赢的政治买卖。当时,美国在国际舞台上向中国释放的信号深意是:中国你敢变相插手,美国也敢将你一军;最终只能各退一步,不了了之。场面上大家做做秀,彼此好下台阶罢了。军事斗争是政治的需要,中国的角色充其量是个协警,还谈不上为全球伸张正义。美国是独一无二的超级全球警察,警察办案,协警只有免费看戏。这个教训也使我们明白这样一个道理:放弃和改变不结盟不称霸策略,中国不能再孤独求胜,不得不强调和实际奉行军事同盟政策,在地区舞台上,以“上海合作组织”为基础框架,突出军事力量的显著存在;在国际舞台上,以“金砖国家”和广大的求发展求和平的发展中国家结成联盟,力争第三世界最广泛的阵线的形成。如果不早准备,早遏制,任由北约和西方帝国主义国家耀武扬威,逞能逞强,那么总有一天世界格局要被单极化,恐怕全人类都将在美帝霸权阴影里怀念冷战时期的“美好时光”。我们绝不能屈辱地生存在单极世界里。

国际上的军事斗争的成败,有时并不是仅仅以双方单纯军事实力对比来衡量的,国际军事斗争只不过是国际政治斗争、外交斗争、经济斗争的延续。一个国家可能手中的大杀器很多(如战略(战术)导弹、战略(战术)轰炸机、战略(战术)核潜艇),但如果不是两国你死我活的搏杀,仅仅是局部冲突,这种大杀器往往派不上用场,大杀器更多的时候仅仅是用来威慑对方的。正所谓“杀鸡焉用牛刀”。比如日本、越南、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东亚和东南亚国家,军事实力远不如中国,但是他们就是抢占南海岛屿和海洋资源不放,有时还扣押或开枪打死打伤在中国传统海域捕鱼的中国渔民,中国除了外交谈判,也没有甚么好的其他手段对其进行制约。在国际军事斗争中不到万不得已,有失衡的危险的时候,并不需要使用大规模军事力量去平衡,有时投入一支极小的力量往往就能够出奇制胜,能够清楚表明我方的事实存在。在国际军事斗争中,死抱着韬光养晦和软弱无能的的鸵鸟政策,常常会使对方试探性的举动演变成实质性的侵犯行为。外部势力的骚扰和挑衅,有时实为试探中国底线。面对这种情况,中国需要的是及时表明态度,必要的时候还需要的是战争决心,需要的是维护国家主权和利益完整的坚强意志。中国曾经称苏联是老大哥,建议在这方面,中国还要多向老大哥学习。正所谓鹦鹉学舌,邯郸学步,我们不是要照抄照搬别人的模式,只是学习吸取经验教训,这并不丢人。

我们中国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便已成为教科书的合纵连横、远交近攻、声东击西、围魏救赵、假道伐虢等等的战略思想,被美国的战略家们操练的熟稔。而我们的外交战略却划地为牢,每每以好好先生和稀泥来自保,自陷于自以为是的所谓儒家道德标准的樊篱深处。这不仅不能有效地维护国家利益,更常使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使国家自取其辱。总之,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中国应该彻底反思许多从过去到现在已经习以为常的思维定势。应该反思“永不称霸”的外交口号,反思“不结盟”的外交思想,反思“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外交政策,反思“平等互利”的外交准则。当中国真正以一个大国的自信心理定位时,以一个正在迅速成长但实力还远不及美国的大国的真实心理定位来制定我们的大国战略的时候,中国的身影将会成长的更高大,但不会再孤独。

本文内容于 2013/9/4 16:57:52 被小编a4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