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之友?叙利亚之忧?

山姆与伊凡 收藏 0 159
导读:叙利亚化武危机,会不会打?何时打?怎么打? 首先必须承认的是,如今是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离外国军事干预最近的时段。在可能发动对叙军事干预的西方各国中,有些是有心而无力,如土耳其,干预意愿最强烈,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政府惟恐世俗主义的军方借机东山再起,一直投鼠忌器;再如卡塔尔,它是叙反对派最大的金主和“金喇叭”,但人丁单薄且又刚刚经历君权更迭,无力掀起波澜;有些是只想“搭顺风车”,不想、也无力唱主角或独角戏,如英国和法国,自叙利亚战事爆发后,两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间歇性强硬,但在美国不置可否后又

叙利亚化武危机,会不会打?何时打?怎么打?

首先必须承认的是,如今是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离外国军事干预最近的时段。在可能发动对叙军事干预的西方各国中,有些是有心而无力,如土耳其,干预意愿最强烈,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政府惟恐世俗主义的军方借机东山再起,一直投鼠忌器;再如卡塔尔,它是叙反对派最大的金主和“金喇叭”,但人丁单薄且又刚刚经历君权更迭,无力掀起波澜;有些是只想“搭顺风车”,不想、也无力唱主角或独角戏,如英国和法国,自叙利亚战事爆发后,两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间歇性强硬,但在美国不置可否后又很快转趋低调,美国倘若出面唱大轴它们才会踊跃跟风,反之则只当吹几声吓鬼的口哨;还有些是早已多次动手,但因独特的地缘政治身份而“脱敏”的较色,如多次趁火打劫、甚至在叙利亚危机爆发前就屡屡在叙境内“动手动脚”的以色列。所以,打与不打,关键还要看美国。

叙利亚危机持续了一年多,叙利亚之友会议的相关各方也举行了几次磋商,就是未能达成和解,叙利亚局势变得越来越复杂。发起于2012年2月21日的“叙利亚人民之友”会议是一个由欧盟、美国和阿盟主导的国际社会一次大规模“点名”,该会议是一个没有邀请叙利亚政府参加,代表性不够,也无助于叙利亚举行全国对话的空头会议。“叙利亚人民之友”会议的核心议题之一是讨论是否给“叙利亚自由军”提供武器,另一议题是讨论是否承认叙主要反对派“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的合法性。此次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的传言为西方和北约再一次找到了口实,美国已经暗示要“惩罚”叙利亚,英法等国也坚称叙利亚有化学武器库存。至29日,整个中东地区气候已非常危急。美国及其盟友的多艘航母和军舰游弋在地东海和波斯湾,土耳其在其与叙利亚的边境地区部署“爱国者”导弹,英国宣布保留对叙实行军事干预的选择,俄黑海舰队地中海分舰队暂停返回其在乌克兰塞瓦斯托波尔的母港基地,有可能重返叙利亚沿海....。战争迫在眉睫!俄罗斯和伊朗在对叙利亚问题的立场上态度颇为微妙,俄罗斯先由外长拉夫罗夫出面表示“俄没有和任何人开战的意愿”,继而又发表官方声明,称对叙利亚进行武装干预将是“灾难性的”,警告美国“不要重复在伊拉克的冒险”,伊朗则显低调,外长扎里夫发出“军事手段将不仅对叙利亚、也会对整个地区造成严重后果”的警告。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东地中海唯一的战略立足点,是不容放弃的核心利益,也是伊朗确保国际空间和地缘政治回旋余地的关键环节,这两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弹性”立场,恐只限于台词,其在短短几天内,台词的闪烁,背后的潜台词显而易见:如果没有西方军事干预,或干预仅是象征性的,他们不会做出什么大的反应,但倘若外国势力决定借机对巴沙尔政权发出致命一击,则是另一码事了。在地缘战略上,叙利亚是俄罗斯传统的“领地” 。事实上,俄罗斯在本地区是有军事存在的。假象由俄罗斯打头,独联体国家组成干预部队,以维和的名义,快速抢占戈兰高地以西的地中海沿岸,扼守战略要点,造成事实上的控制,阻断西方势力的介入,此举在国际上的影响最直接,最有效。既可保持叙利亚现政权的完整,还可对北约东扩,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挤压俄罗斯生存空间的一系列敌对动作,予以有力反击,一举多得。

我们不妨再将时间回溯到14年前的1999年,回顾俄军抢占普里什蒂纳机场的惊天壮举,窥探俄罗斯在国际格局的重大关键问题上的意志与决心。(与1982年英阿马岛战争的战例相同,俄军抢占普里什蒂纳机场的军事行动亦在后来被我军作为成功案例来学习) 1999年6月11日晚间,驻守在波黑(现在称为塞尔维亚和黑山共和国)的俄罗斯维和部队(当时俄军在波黑地区组建了一支1600人的独立伞兵旅,该旅是隶属于俄军王牌第76空降师的一部。该旅也是当时俄罗斯能够动用的最接近科索沃的一支部队)突然接到高层命令:迅速集结200名空降兵,向普里什蒂纳(当时南联盟的科索沃省首府)的斯利季奇机场急行军,抢在北约部队之前占领该机场,并立即在那里布防。据说,当时担任俄安全会议秘书的普京,主导着这次“飞夺斯利季奇机场”行动,但这一说法尚未获证实。接到命令后,俄军驻波黑维和部队指挥官阿列克谢中将立即点齐200名最为精干的伞兵,然后开始准备轻型吉普车、武器装备和必要设备与给养。指挥俄军这次行动的俄罗斯国防部驻北约代表扎瓦尔金将军一声令下,一众车辆带着精锐伞兵朝普里什蒂纳奔驰而去。俄军很快便来到了波黑边界,在那里,他们遇到了守卫边界的美国士兵,但这支车队无视美国人的存在,闯过哨卡,继续朝普里什蒂纳狂奔。俄军军官阿列克谢事后才得知,直到俄军这次闯关,北约方面才知道俄军已开始行动。尽管守卫边境的美国士兵只是向上面报告了俄军的人数、装备和推进方向,但高层立即就猜到俄军的剑锋所指。很快,一支英国部队也急忙从驻地集结出发,从另一个方向赶往普里什蒂纳。就这样,俄英两支部队展开了一场速度的较量。几个小时后,俄军已抵达斯利季奇机场。此时,天还没亮。驻守在机场的塞尔维亚士兵则热烈欢迎俄军的到来。据阿列克谢回忆:“塞尔维亚士兵激动地同我们拥抱,并不断问,'你们怎么才来,我们等你们好久了。'” 当时,这些塞尔维亚士兵都身着平民服装,他们即将把机场移交给北约部队。俄军在行军途中还遇到很多南联盟居民。阿列克谢说:“当他们看出我们是俄罗斯人后,竟激动地朝我们欢呼,还向我们抛洒鲜花。” 当时的战争背景是北约军队对南斯拉夫进行了78天的狂轰滥炸,普里什蒂纳机场在南斯拉夫军方控制之下,由于其战略地理位置及其重要,一直被北约集团所觊觎。在战争局势明朗以后,南斯拉夫清楚必须把科索沃交给北约军队。6月12日是南斯拉夫军队和警察从科索沃撤军的第一天,北约军方急需填补这一战略真空地带,英军在北约部队开进科索沃前夕早就在秘密地部署占领行动,拟派遣两支空中特种部队进入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抢先占领机场,以控制战略要点。没曾想俄国人棋高一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率先抢占了普里什蒂纳机场,打了英军和北约一个措手不及,令世界为之震惊。当初曾发誓要首先抢占普里什蒂纳机场的英军,眼睁睁地看着俄军捷足先登,心里很不是滋味。而以美国人为首的北约,更觉得在世人面前威信尽失。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