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民国将军政要论坛http://mgjjzy.zzxx.in

作者:宁宁

“陈氏兄弟”的党权之威

蒋介石当政时有“蒋家天下陈家党,孔宋两家管钱袋”的说法。陈果夫、陈立夫兄弟长期执掌国民党党务大权和中统特务组织,曾是权倾一时的人物。与蒋介石没有姻亲关系的陈氏兄弟如何得到老蒋倚重?

因为陈其美!

陈其美,当年是孙中山的得力干将,是蒋介石的恩师、领路人。是陈其美带蒋介石参加革命,并结识了孙中山,陈其美死时还成就了蒋介石的英名。陈其美在1916年5月18日被袁大总统杀害,暴尸街头无人认领,蒋介石冒着砍头之险,厚葬陈其美。从此,蒋介石的“赤胆忠心”深深烙在孙中山心里! 陈其美是陈氏兄弟的叔叔,陈家的下一辈也习惯称蒋介石为蒋三叔(陈其美、黄郛、蒋介石结拜时为陈老大,黄为老二,蒋为老三)。

早年时,陈果夫就随蒋介石、张静江在上海的“恒泰号”做生意,在黄埔军校成立时,第一批军校装备也是陈果夫负责筹备的。1926年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蒋介石苦于无人为自己管理党务,哀叹:“如果英士(陈其美)先生不死,可以办党;我自己则专心军事,而由膺白(黄郛)办政,可以分工合作。” 在蒋介石一愁莫展时,谭延闿向他推荐了陈果夫,张静江也认为陈果夫虽没做过党务,但智慧极高、悟性过人、处事谨慎、指挥若定,有“鬼才”之灵,亦有“帅才”之风。得到两大元老首肯后,蒋介石任命陈果夫为中央组织部秘书,代行组织部长之职,陈果夫成功地实施了《整理党务案》和“四.一二”清党活动,得到蒋介石的赏识。

陈氏兄弟主持国民党中央党务多年,根深蒂固,自成派系。1935年11月国民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陈立夫将大批CC分子弄进了中央执行委员会和监察委员会。更夸张的是,在选举中央执行委员时,陈立夫得票居然高过蒋介石1票,陈立夫立马暗中操作降低了自己的票数,瞒过了蒋介石。大会中,张学良曾向蒋介石建议安排自己一名部下做中央委员,蒋介石一口答应,可陈立夫却以种种理由推脱,令蒋介石十分不满,他第一次感到了来自陈氏兄弟的威胁。

陈家表弟初成长

(徐恩曾)

1928年,陈氏兄弟留美归来,表弟徐恩曾被陈立夫推荐担任中组部总务科主任。留学的小徐不仅能干,还非常肯干,上任不久就建立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把总务科管理得井井有条。因在上海交大电机系学习过,小徐还为国民党中央党部装了一套全新世电话总机,很快,连蒋介石也知道徐恩曾这个勤奋能干的洋学生。

1929年底,中央党部调查科主任叶秀峰因与陈立夫有矛盾,气到杭州休养,陈立夫顺势将徐恩曾推到调查科主任的位置。朝中有人好办事,背靠陈立夫这座大靠山,徐恩曾也争气,调查科的工作做得风声水起,令蒋介石十分满意。1 931年,中统还破获了“顾顺章案”,致使上海共产党地下组织遭到极大的破坏,徐恩曾还得到了老蒋的亲自召见和嘉奖。

在“陈氏兄弟”大力支持下,中统特务组织发展迅速,不仅成立了特工总部,还在各省市成立了特务室,徐恩曾也因此而成为红极一时的人物。在20世纪30年代,中统在开展反共活动以及与反蒋派的斗争中卓有建树,中统成了陈氏兄弟手中一张王牌。

蒋介石的弄权之术:制衡

我们都发现蒋介石手下的党政官员矛盾四起,纷争不断,这是为什么?因为蒋介石对谁都不全相信,所以他手下的每个系统中,都会有意制造两个以上的派别互相牵制,互相抗衡。

蒋介石驾驭术是绝顶高明的,他抓得最紧的军队、财政、特务三条命根子,都由他最亲信的人看管。同时,他又让这三种力量互相依赖,相互牵制,最后都听命于他一人。军队方面陈诚、胡宗南、汤恩伯;特务方面戴笠、徐恩曾和毛庆祥;财政方面孔祥熙、宋子文,和陈氏兄弟;这些人全是浙江人,他们之中谁也不敢无所顾忌。这正是蒋介石弄权高明之处。

把持党务,坐拥中统,陈氏兄弟位高权重,不免有点骄横,时不时会和老蒋顶上几句,这让多疑的老蒋十分不爽。特别是陈果夫,是个政治狂人,视权力为生命。蒋介石觉得,是该给陈氏兄弟物色对手了。1935年12月,老蒋不顾陈果夫强烈反对,任命叛变CC系的张厉生为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

1938年3月,国民党临时代表大会在战时首都武汉召开,蒋介石当上了国民党总裁,汪精卫任副总裁。汪精卫是党内元老,资格比蒋介石深多了,手下也跟着一班人马,老蒋唯一的优势是掌握住了枪杆子。汪精卫从1925年“廖仲恺案件”后一直不停与老蒋过招,令老蒋很头痛。特别是战时,蒋介石要把主要精力用在军事上,根本无暇顾及党务,如果汪精卫以副总裁的身份进入国民党中央党部把持党政,那日后一定会成为自己最强大的敌人,怎么办?

高人来了!

(戴季陶)

蒋介石就武人一个,对于政治斗争确实不太在行。可他的结义兄弟戴季陶深谙经史,对历朝宫廷权术斗争,如何以正制副,以君制臣的掌故了如指掌。戴季陶向他献出一计,将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秘书长提高一级,改称中央秘书长,居于国民党中央党部各部部长之上,其地位仅次于副总裁,并由中央秘书长具体主管中央党部的日常事务,对汪精卫的权力进行制衡。这样一来,汪副总裁也就成了个“空心大萝卜”。为了分权,蒋介石还决定将中央调查统计局交由中央秘书长兼任,这样一来,秘书长的权力就大了,不仅牵制了汪副总裁,还削弱了陈氏兄弟的CC系势力,可谓一石二鸟。

如此重要的秘书长位置,由谁来担任呢?

“政治新星”朱家骅的横空出世

(朱家骅)

戴季陶向蒋介石推荐了一个人,朱家骅。

朱家骅,浙江吴兴人,早年受张静江的资助赴德国留学,后来又留学瑞士,曾在北大任教。1926年,戴季陶任中山大学校长,戴季陶当时是肩负重任且身体有病,张静江向戴季陶推荐了小老乡朱家骅帮忙,戴看到小朱精明能干,便将整理中山大学任务交给了他。在戴季陶的指示与支持下,小朱对全体学生重新甄别考试,淘汰了200多人,解聘了400多名教职工,聘请了鲁迅、傅斯年、何思源一批知名教授到中大等任教。几个月后,中山大学焕然一新,戴季陶逢人便称赞小朱是人才,还向蒋介石做了推荐。

很快,蒋介石便让留过德的朱家骅聘请德国军事顾问。此事,小朱办得非常得力,老蒋很满意,在1927年底,小朱便出任由张静江主政的浙江民政厅厅长。

小朱在浙江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举办县长考试,重新录取的60多名30岁左右的新县长,一年不到,浙江70多名县长已换掉大半,小朱还创办警察学校和地方自治专修学校并任两校校长,在浙江小朱名声鹊起。张静江回过神,发现小朱已有功高盖主之势,就寻着小朱为警官学校购买3000支步枪没有报告之事,免了他的职。

小朱得罪的是“革命圣人”张静江(张静江不仅早年资助孙中山革命,也是蒋介石的结义兄弟),觉得后果很严重,寻得戴季陶的帮助,戴不忍埋没人才,就把中山校长之职让给了小朱。

1932年,小朱调任教育部部长,完成了专科教育、师范教育、中小学教育等法规的制订,同年11月,小朱改任交通部部长,并很快扭转了交通运输的混乱局面。1936年10月,蒋介石任命小朱任浙江省政府主席。小朱一到浙江,就减免各类苛捐杂税,赢得了民心。

在戴季陶力挺下,小朱一跃成为党内仅次于总裁、副总裁的三把手,登上了权力的巅峰。小朱果然不负老蒋之重任,任秘书长后,不仅钳制了汪精卫的势力,还抑制了“陈氏兄弟”的势力,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1938年12月18日,汪精卫呆不下去,投奔了日本人。

“陈氏兄弟”与朱家骅的终极对决

朱家骅的靠山是张静江与戴季陶,而徐恩曾的靠山是陈氏兄弟,

朱家骅和国民党其他的政要们不同,上层关系不少,却缺乏下面的实力。接任中统局长后,他便牢牢地抓住这个具有雄厚基层实力的全国性特务组织,要给自己的政治增加法码。

朱家骅空降至中统,原来主持全面工作的副局长徐恩曾不乐意了,徐恩曾与朱家骅斗得不亦乐乎,两人矛盾到极点时,徐恩曾提出的文件、报告,朱家骅一概故意刁难不签。中统是陈氏兄弟的命根子,现在朱家骅不权插上了一脚,还想把中统当成另树一帜的资本,陈氏兄弟可不答应,于是设计把朱家骅踢出中统局。

在陈氏兄弟的提议下,蒋介石觉得用朱家骅来制衡汪精卫的目的已达到,没有必要人为地再制造一个“朱精卫”,在1939年11月20日国民党五届六中全会上免去朱家骅秘书长一职,改任组织部长。朱家骅本来想借中统局坐上国民党第二把交椅,如今第三把交椅也丢了,他对陈氏兄弟恨之入骨:我要复仇!

朱家骅接任中央组织部长后,对组织部的CC系分子进行全面清洗,换上了自己的人马。

陈氏兄弟很光火,决定以牙还牙。任教育部长的陈立夫也将朱家骅原来在教育系统人全部换掉。

斗得更狠在还有后头!

蒋介石授命朱家骅筹备国民党六中全会后,令陈氏兄弟与黄埔系十分不满,陈氏兄弟决定联手黄埔系,扳倒朱家骅。陈氏兄弟与朱家骅内斗让蒋介石、张静江、戴季陶都很不满。

陈果夫受到了老蒋严厉批评:“你不要再闹下去了,大敌当前,不要自己人打自己人。”陈氏兄弟只能忍气吞声,再寻找机会。

朱家骅是个聪明人,知道这次闹得过火了,他清楚能走到今天,全是蒋介石的恩宠,他要先保住自己的位置,再和陈氏兄弟过招,他要等待机会。

抗日期间,蒋委员长成了“抗日领袖”。朱家骅也知道委员长帝王思想严重,想到陈果夫在蒋介石50寿辰时的献机,深得蒋介石欢心。他决定借委员长57岁寿辰,策划一个“献鼎”活动,让委员长与“天公试比高”。

为了保险起见,朱家骅事先向委员长透露过此事,蒋没有反对,他就大张旗鼓张罗起来。

令朱家骅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在朱家骅准备献鼎这一天,陈氏兄弟请到了“领袖文胆”陈布雷向委员长进言:“我意古人说革鼎,是先有革而后有鼎。现在国家多难,日寇入侵,以鼎为献,非其时也,且易引起陈旧意识。”陈老夫子的话一言九鼎,委员长幡然大悟。

11月7日在中央训练团的开学典礼上,委员长大发雷霆,他借九鼎工料昂贵,亦与民主政治相背离,大骂朱家骅:“此时前方的将士们正浴血抗战,何能如此耗费,做此无益之事?”

陈氏兄弟并不以此为止,而是痛打落水狗。他们将朱家骅献鼎之事在国内外新闻界极力传播,国内舆论一片哗然,美国媒体还这样说:“蒋介石叫人们给他献九鼎,这就准备做皇帝。”这个后果朱家骅可没有想到,在委员长大一片“混蛋”声中,朱家骅被撤掉了组织部长之职,1944年5月,陈果夫接任中央组织部部长。

本文内容于 2013/9/4 15:16:59 被阿水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