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叫兽冯玮教育我们要主动营造中日友好的大局

我认识了一位复旦爱国者

这两天我认识了一个爱国者,复旦大学的冯玮教授,谈谈自己的理解和学习的体会

复旦大学叫兽冯玮教育我们要主动营造中日友好的大局


冯教授此番学术色彩的义愤填膺,让我顿悟,这年月爱国的极致原来是可以为贼的,是可以被鄙视与打击的,是可以用病夫馁夫的形象来演示,并且是可以在这种与睦邻友好大义相悖的不正常的民族感情伤口上,再撒一把糙盐的,呵呵

这种临风不群的气节让我由衷钦佩,让我感到您对净化中国的社会风气用心良苦,不知您希望的方向在哪里?

于是个人搜索了您的学术警句用来洗涤自己

http://news.fudan.edu.cn/2012/0316/30161.html

(摘抄)冯玮教授还向同学们详细说明了“参拜靖国神社不能等同于复活军国主义”的观点——“靖国神社是为纪念日本246万战争牺牲者而设立的,许多日本政要的亲属也在其中,从日本的民族感情出发,他们都是为国牺牲的。在许多日本人眼中,广为人知的日本甲级战犯东条英机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牺牲品,他是替当时宣布决定二战的天皇承担了部分的罪名。”

针对中国目前常出现的、尤其在网络上的“愤青”们对日本有极端的民族情绪,冯玮教授特别指出,在当前中国社会在某种程度上失范失序失衡的状态下,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已不足够充分领导和凝聚青年的思想,因而民族主义、反日情绪成为了凝聚人心的一个重要手段。与此相对应的,日本也质疑中国通过各种抗日影视作品向青年“灌输民族仇恨心理”。 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中日两国的民族主义冲突焦点已然显现。

我的学习心得:看到冯玮教授谈到的这些箴言,我才意识到,中华民族的包容才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应该抛却自己不良的类似于鸦片般的极端民族情感,去拥抱一衣带水的邻国正常的民族情感释放

我才理解了,日本的民族情感也就是日本的民族主义或者说右翼情感是合理的,它需要宣泄,需要靖国神社这样的图腾加以持重

246万战争牺牲者应该得到尊重,他们为了王道乐土已经仙蜕,那些所谓的甲乙丙级战犯不但不能被请出去,而且手握敌人头颅的雄姿还理应合理的成为日本的民族英雄而被膜拜,只有正视这一点,只有这样考虑才符合大局,才会不伤害中日间的情感交流,所谓的右翼原来都是现多日本政要的祖宗,真是英雄的一家家,呵呵

至于被腐朽的马列共产主义浸透的反日民族情绪,那种陈词滥调的反日宣传,与我们民族的升华大业而言,是必须要甩掉的枷锁

http://v.ifeng.com/news/live/diaoyudaoweiji/index.shtml

继而我瞻仰了冯教授的视频,才恍然有所悟,原来要警惕军国主义思想抬头的不是人家日本,而是我们还带有劣根思维的中国呀!(视频11分36秒,冯玮称中国不是保而是夺钓,因日本实际控制它,12分08秒,冯玮称因中国不卖稀土日本人更讨厌中国)

因为中国有这么一帮腐朽和狂妄的军人,中国旧军人捍卫国土这种迂腐的形象必须在我们这一代手中崩塌,你振聋发聩的呼号

复旦大学叫兽冯玮教育我们要主动营造中日友好的大局



复旦大学叫兽冯玮教育我们要主动营造中日友好的大局



复旦大学叫兽冯玮教育我们要主动营造中日友好的大局


他们还说[冯玮造谣自曝智商]冯玮空口造谣罗援和戴旭曾扬言“轰炸东京”,并给了一条链接。点进去看原来是网帖而非正规渠道新闻。你当头棒喝!http://t.cn/z8AnjQl

@复旦大学冯玮 说:“我认为军人应谨言慎行。宣传舆论战,应交由我等文人来完成。

但您始终屹立不倒,始终严谨的学术的把钓鱼岛不懈修正为尖阁群岛,以符合日本朋友的民族感情

复旦大学叫兽冯玮教育我们要主动营造中日友好的大局



复旦大学叫兽冯玮教育我们要主动营造中日友好的大局



复旦大学叫兽冯玮教育我们要主动营造中日友好的大局


当我看到冯玮教授挥洒的翩翩风采,我又一次审视了自己长期以来错误的历史观,有话说,美国的外交政策如果没能及时奏效,战争的爆发就只能说明外交的失败,我曾经错误的认为美国建国以来来岂不是就没外交成功过?看来我还是要学习,呵呵看,冯教授儒雅的气质,对爱国贼那种无情的谑笑,征服了多少有着强烈求知欲的莘莘学子呀!

正是有你和你们这样民族新希望的斗士的存在,现在的网络和普罗媒体才有了新气象,带有新一代开拓性思维的,带有对旧体制批判思维和批判历史观的朋友,带有为了鞭策政府而不懈制造舆情新气象的朋友们占了上风,而那些狭隘的爱国者,旧民族主义者被打得的抱头鼠窜,从而形成了目前网络不管他说什么,先批判国体为主导,狭隘爱国和唯国家利益被围剿和围攻的大好局面,呵呵,一句五毛骂死他们!不服,就用先锋者们的态度,拒绝历史潮流者,吊他们路灯看看,多么缜密的逻辑,爱国贼能相提并论吗?汉奸是指里通外国的国贼?冯教授告诉你们,不,他特指汉族的奸细!

复旦大学叫兽冯玮教育我们要主动营造中日友好的大局


还有这些历史性的常识错误,冯教授毅然决然的为了扭转国人粗糙的历史观不遗余力!

冯玮:日本修宪不等于复活军国主义http://news.ifeng.com/world/detail_2013_07/28/27997586_0.shtml

胡一虎:我们来看看画面上所看到的,在过去这个礼拜已经看到了,安倍执政联盟可以说掌控了参众两院,将提修宪为动议。修宪,修宪,你可以看得出来的,修宪这个词非常特别,在过去的60年代来讲,在日本来讲,修宪是不能提的,但是现在来讲,修宪变成一个日本的政治人物当中他矢志在推动的,焕利刚才特别讲到了,你说非常紧张,你最怕的是什么?为什么这个修宪当中你会如此担心?张焕利:因为这个修宪这个词在日本我们中文叫修宪,修改宪法。胡一虎:对。张焕利:它(日本)是“改正”两个汉字,那么它“改正”这个说法在日本从50年代就开始有,直到今天,这个声音现在已经变得最强了,所以我认为将来一旦修宪成功,那就是日本新军国主义的开始。

冯玮:宪法它本身就是美国套在日本头上的一个紧箍咒,但是随着这个冷战结构的形成,主要是1951年朝鲜战争爆发以后,美国又逐步逐步松开了这个紧箍咒,所以呢,现在日本认为,趁现在美国重返亚太,趁现在就是民族主义情绪高昂,它认为是一个时机。但是我还是要强调一点,修宪不等于复活军国主义,这是两个概念。

但是冯教授,这几天的事情让我担心了,原因在于您最新的微博

复旦大学叫兽冯玮教育我们要主动营造中日友好的大局

为什么要向他们低头呢?难道东风还能压倒我们西风!我们是有广大的群众基础的!我们不怕!我们理直气壮!我们不删自己的微博,不关闭评论!说过的就说了,做过的也就做了!他们能拿我们怎么地?咱说就说了,怕他个球?

他们不是整理了您的罪证吗?

http://v.ifeng.com/news/live/diaoyudaoweiji/index.shtml

1.25分左右:一开口是尖阁鸟岛。不是钓鱼岛,被宋中平批评,冯教授觉得好笑并反驳“,我带括号了,叫尖阁鸟岛,括号,钓鱼岛。

冯玮在这次电视节目中,公然称我主权领土钓鱼岛为尖阁鸟岛,严重违反学者职业操守,宋忠平先生看不过反驳:作为一个学者我们就要称呼为钓鱼岛,冯玮回应称:哈哈哈,我就觉得好笑!

并且在电视评论节目中,诋毁918侵华历史,称是因我国国民抵制日货导致日本侵华,并声称这是直接原因,将鬼子侵华的罪因加在我国民抵制日货的头上,这种颠覆历史不负责任的言论是可忍孰不可忍!

2、44分左右:918是因为民国抵制日货,推行民族工业,引起日本经济问题,直接引发日本发生侵华问题。

3、大家一定要顾大局,忍让,学者要引导,让大部分中国人有个新的认识,反日教育有他可以商榷的历史问题,通篇都有。

4、23分左右,南京大屠杀是因为当时战争局势引起的,你们不懂,你们要能说清楚,我爬回上海

5、视频11分36秒,冯玮称中国不是保而是夺钓,因日本实际控制它

6、12分08秒,冯玮称日本民调显示因中国不卖稀土日本人更讨厌中国

。。。。。。。。。。。。。。。。。。。。。。。。。。。

我给您支个招,他们总结的这些东西,到时候您一句话,联系上下语境不就全不成立了?咱可不能认输,不能删除这些有营养的东西,不能关闭评论,那样他们会嘲笑您是个出尔反尔学术小丑的,他们会质疑您的人格的,我想您还是要斗争,告诉他们中日友好的大局是怎样的前程似锦!狠抽他们的脸!

您不要灰心,您不在,我们看不到方向

就在昨天,和一个妄想破坏中日关系的死硬分子辩论,我谈到了您,他居然说:实际上,冯玮的学术观点有一个被包装的看不清的地方,就是日本民族主义(右翼)的合理性,这是会潜移默化影响人的!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刚想重新复习一下您对于地缘外交的思路

他又说:大外交在于核心与边缘利益的妥协和付出,本身就是个错误的概念,国家利益有从属,但没有核心与边缘的区别,都是国家民族的整体利益范围,俄罗斯的外交部门口竖着两把剑,执行强硬外交的底线,是不是俄罗斯的国家外交不是大外交?外交就要结友邦之欢心,这都是什么王八蛋理论?我没见过任何一个合格和存续的强国在核心利益上不妥协,就会引起外交危机的

中国的外交不能从理论上让这帮王八蛋影响了,四不像,实用外交不是,长效外交也不是,存续外交又是小国用的,不能把外交部好像成了专门搞好关系的和事佬部门和礼宾司,让日本人高兴,让日本人喜欢,让日本人理解,让国际社会理解,放弃国家利益和外交主动性,承担不该承担的责任,让大家都高兴,实际上对中国有个蛋好处?有实用价值吗?这不是混账逻辑吗?日本人高兴了,第一岛链就没了?美日对中国构筑的所谓东亚安全体系就时过境迁了?日美安保就取消了?就不以中国为假想敌了?

人家几十年算计你,你要舍弃国家利益睦邻友好去换取理解?

有什么好处?我们会得到什么直接利益?以无原则的友好去定义外交,根本就是概念错误,力推执行这一论点的,不是媚日是什么?不是现代版汉奸是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冯教授您要给我睿智和勇气!愚蠢和狂妄的军人形象您都可以尝试颠覆,您还收拾不了这样的黄口小儿?您一定要挺身而出啊!!

让我们记住这个光荣的名字--冯玮,您是复旦的骄傲,您是中国新青年的偶像,您是向腐朽和惨淡投出致命标枪的斗士!

大家说说,这样的人不应该受到表扬吗?现在,有很多小丑正在肆意的丑化冯玮教授,丑化复旦,他们采取了卑劣的手法去教育部网站和监督电话上匿名举报冯教授,是可忍孰不可忍!

来吧,同胞们,让我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支持我们的冯玮教授吧!让我们用实际行动来表扬与保护我们的学术先锋吧!我百度了您的资料

冯玮,男,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导,日本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曾赴

复旦大学叫兽冯玮教育我们要主动营造中日友好的大局


复旦大学教授冯玮

日本京都大学留学,获文部省奖学金。1993年获历史学博士学位。1995年至1997年赴日本神奈川大学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2000年至2001年赴韩国高丽大学从事研究工作。2007年至2008年赴日本东京庆应大学任客座教授一年。

教育部启用24小时统一监督举报电话,号码为:010-66092315、66093315;同时启用统一监督举报邮箱:12391@moe.edu.cn。 让我们用实际行动去**我们的教授,我们不与许任何人破坏他的形象,不允许任何人破坏我们主动营造中日友好的大局的脚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