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警方:男童被挖眼案嫌犯为其伯母


山西警方:男童被挖眼案嫌犯为其伯母


失去了双眼的小斌 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记者从山西省临汾市警方获悉,备受关注的山西汾西“8·24”伤害儿童案日前告破。犯罪嫌疑人张会英跳井自杀。

2013年8月24日下午19时许,山西省汾西县发生一起伤害儿童的恶性案件,一名正在家门口玩耍的6岁男童郭某被犯罪嫌疑人带至野外,对其双眼实施了严重伤害。

案发后,公安部高度重视,立即派出专家组赴案发地指导案侦工作,山西警方组成专案组全力侦破。现已查明,犯罪嫌疑人为受害男童郭某的伯母张会英(女,1972年3月21日出生,系山西省汾西县对竹镇乔家庄人,生前在汾西县永安镇某养殖厂打工),该犯罪嫌疑人已于8月30日在自家院内跳井自杀。

经专案组深入调查走访,现场勘查,并经DNA检验,在犯罪嫌疑人张会英的衣服上,多处检验出受害男童郭某的血迹,同时从该衣服上检验出张会英的DNA。

警方综合侦查调查和刑事技术DNA检验结果认定,张会英系该案犯罪嫌疑人。

<p>山西被挖双眼男童:如果是伯母 伯母不会这样做</p><p><p>原标题:“她怎么能那么残忍?”</p><p>记者从山西省临汾市警方获悉,备受关注的山西汾西“8·24”伤害儿童案日前告破。警方综合侦查调查和刑事技术DNA检验结果认定,受害男童斌斌的伯母张会英系该案犯罪嫌疑人。</p><p>目前,斌斌已经度过了最初的疼痛期,精神状态也逐渐恢复。</p><p>斌斌母亲:“她怎么能那么残忍?”</p><p>昨日下午,斌斌母亲王文丽在医院告诉记者,前日临汾市公安局两位人士告知她,警方“搜出一件斌斌伯母张会英的衣服,衣服上有斌斌的血迹,衣服为紫色”,“斌斌的衣服上也有她(张会英)的头皮屑和手印”。“公安还让我看了看斌斌伯父的(询问)笔录。”王文丽说,她曾问斌斌抱他走的女人穿什么衣服,斌斌说不出来,“我就说了很多水果,香蕉、桔子、苹果、葡萄等等,斌斌说葡萄”。</p><p>王文丽告诉记者,从警方处得到上述消息后,斌斌父亲郭志平无法接受事实,她则非常愤怒:“如果凶手是伯母,她怎么能那么残忍?她死了一了百了,我们怎么办?”</p><p>斌斌父亲:“我想她是不是犯病了,不由她了”</p><p>王文丽说,如果凶手是斌斌伯母,她想不通伯母为何如此。她能想到的家庭矛盾是,前年斌斌的爷爷患脑梗塞瘫痪在床,三家(郭志平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轮换照料,每家照料4个月,今年4月轮到郭志平,那时郭志平开翻斗车拉石头车辆侧翻摔伤脚跟,“他不能出去干活儿,就跟他姐姐商量,我们照顾一年老人,另外两家出钱。刚开始说一年一万元,她(张会英)不同意,后来说成八千,再后来是五千。他(郭志平)姐姐看我们不容易,到出事前给了一千五了,她(张会英)家一分钱没给。我家之前借了她(张会英)家3000元,抵了,只剩2000元。我家开的那个麻将室每月可挣2000元左右,能顾住我们生活,就说不给算了。我没跟她(张会英)要过钱,也没和她吵过”。</p><p>郭志平告诉记者,上述照顾老人的矛盾不至于引发斌斌伯母如此伤害斌斌。“我想她是不是犯病了,不由她了。”王文丽说:“不由她了,她喊斌斌走的时候,怎么还说,‘我是你妗子’?”</p><p>据记者了解,斌斌伯父伯母曾在汾西县太阳山养鸡场打工,租住在永安镇店头村。</p><p>斌斌大舅:斌斌家与伯父家来往很少</p><p>斌斌的大舅告诉记者,斌斌家已在县城住了几年,与伯父家来往很少,斌斌不认识伯母“正常”。“我家七年前搬到县城,与斌斌伯母见面,一年最多五次。”王文丽说。昨日晚记者问躺在床上玩文具的斌斌认不认识“大大”(伯母),斌斌说“认识”。“那天抱你走的人是大大吗?”“晓不得。”斌斌说。</p><p>“如果她是凶手,斌斌之所以跟她(张会英)走,就是因为看着她面熟。”王文丽说,后来再问斌斌,凶手是不是伯母,斌斌说:“如果是大大(伯母),大大不会这样做。”</p><p>对家人为何曾转述斌斌的话“外地口音、黄头发”这两个细节,王文丽说:“孩子一会儿说这一会儿说那。我后来又问他,是不是和说我一样的话,斌斌说是。”</p><p>王文丽告诉记者,事发时没见到斌斌伯母,往汾西医院和太原医院送的时候,伯母都不在场,这几天伯父伯母也没来太原。</p><p>探访</p><p>斌斌精神状况转好</p><p>目前,斌斌已经度过了最初的疼痛期,精神状态也逐渐恢复。记者昨日下午再次去医院探望了斌斌。斌斌家属表示,孩子仍在恢复期,何时进行下一次手术,是否装义眼或是“电子眼”现在都没有定论。</p><p>与上周一样,依然有好心人时不时地前来看望,并捐款。他们中有的是从山东老家转车两次赶到的,也有当地的银行行长,直到21时仍有人前来。对于远道而来的探望者,斌斌的父亲郭志平会把他们的名字和捐款金额记录在本子上。</p><p>郭志平告诉记者,在伤口愈合后,斌斌的眼睛逐渐消肿,能够慢慢张开。“孩子基本不哭不闹了,精神状况也好了许多,之前几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现在能够自己活动活动了。”</p><p>昨日傍晚,斌斌在吃完晚餐后,还和从家乡汾西赶来探望他的好心人做起了游戏,有说有笑地拍着桌,病房里不时传出斌斌爽朗的笑声。“斌斌向来是个开朗的孩子。”斌斌的大舅听着笑声,却露出一副苦闷的表情,“我们也希望他将来能够更好。”</p><p>调查</p><p>嫌犯作案后打了个电话</p><p>

</p><p><p>前日,案子将破的信号已经非常明显。专案组本来住满了县城的一家宾馆,前日下午突然撤离,只留下少量的人在县城,而乔家庄至晚上仍有派出所的民警把守。县城里传言纷纷,一个接触当地干部的府南社区居民告诉记者,斌斌伯母抱着斌斌在胡同的小路上走的时候还被一辆自行车撞了一下,其作案后还打了个电话,“通话记录已经被警方调走了”。</p><p>8月28日下午,记者曾来到汾西县对竹镇乔家庄斌斌的伯母家,斌斌伯父郭志成正骑摩托带着张会英回到家里,他们说刚从县城回来。张会英从摩托车上下来,满脸苍白,在院子里站了一站,就走回了屋里。记者离开时,张会英打了个简短的招呼。当时她的二女儿和三女儿站在院子里,脸上没有悲伤,反而有说有笑。 (综合成都商报、新闻晨报)</p></p></p>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