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河源:教育局副局长开父子店 垄断校服供应敛财过亿...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292
导读:test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出现问题校服事件后,上海出台规定严格把关校服质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蔡志涛资料图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网友举报蔡家的豪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网友曝光蔡志涛的辱骂短信。

北京晨报报道:儿子在前方当局长,父亲在后方开工厂,父子联手垄断市场大肆敛财。日前,广东河源市紫金县教育局原副局长蔡志涛因利用职权之便,让家人垄断该县校服供应8年被撤职。此案令校服市场寻租腐败链浮出水面。

当地校服质量遭到质疑

广东河源市紫金县教育局原副局长蔡志涛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主管校服采购和监督工作。1990年9月,他任该县教育局勤工办副主任,2008年至2013年7月任教育局副局长和纪检组长。

记者调查了解到,以前,当地的校服生产由多家制衣厂承担。2005年开始,以规范校服生产和采购为名,该县实施校服供应统一招标。结果,蔡志涛父亲开办的爱格乐制衣有限公司中标,成为紫金县校服指定供应商。8年来,“父子店”以此牟取私利,坐拥4套房产和价值百万元的豪车。

紫金县约有中小学(微博)60多所,学生10.9万余人,各所学校的校服款式数量并不相同。根据当地物价局的规定,紫金县学生校服夏装为小学每套66元,中学每套76元;冬装小学每套79元,中学每套91元。记者在紫金县尔菘中学了解到,高一学生一入学即需购买4套校服。

据当地知情人士测算,扣除人工场地租金运费,当地校服出厂价至多夏装30元、冬装50元。全县10.9万名学生,一年校服总收入大约3400万元,减去约1600万元的成本,可净赚约1800万元。8年来这个“父子店”敛财或可过亿元。

“老子生产,儿子监管”导致当地校服质量长期遭质疑。多位校长向记者反映,校服曾多次出现质量问题,如掉色严重、化学气味浓等。而且校服上除了码数,没有标明出厂日期、生产地点、合格证明、面料成分、等级等基本信息。校方屡次向教育局投诉,要求检测校服甲醛、PH值等项目是否超标却一直未果。

校服统一招标漏洞多多

河源紫金校服垄断事件并非个案。今年上半年,上海抽查的校服中约有三成不合格,甚至还检出了致癌物质,出现问题的企业3年间4次抽查不合格,却还能继续生产。记者调查发现,校服生产和供应中可钻空子的环节不少。

目前,各地都在实施校服统一招标,但是各自为政,缺少招标规范,给虚假招标、围标串标等腐败行为创造了空间。如广东紫金县采取的是河源市市级统一招标,广州市则采取12个行政区独立招投标的方式,而上海等地则采取了以学校为主体进行单独招标的方式。

即使实施了统一招投标,但校服竞标单位资质审查仍排除不了“父子兵”、“夫妻店”。长期从事校服招投标工作的广州市教育装备中心副主任刘炽贤坦言,在校服的招投标中,他们只能做到直接参与招标的工作人员与投标人没有利害关系。但是“上级领导是否会与竞标单位存在利害关系,我们就无法获悉,这需要纪委的介入”。

新闻回放

蔡志涛儿子前女友网上举报

今年4月6日,一个有关“紫金县教育局副局长儿子名下房产超千万”的帖子在网上疯传,称紫金县教育局副局长蔡志涛儿子蔡某凯名下房产超过1000万元,并有价值130万元的奥迪Q7轿车。4月9日,又有网友发布“房局—紫金县教育局蔡副局长房产一览表”,罗列出蔡副局长家里名下有5套房产、3套别墅、两个铺面和两个车位的位置,甚至连房子的装修都有涉及,其中指出一套“四室两厅的房子里有台价值22万元的钢琴”。这位网友称,蔡副局长还垄断当地的校服生意多达数年。

当地纪委初步查明,蔡志涛家拥有多套房产和一辆豪车已查实,但涉及的具体财产数据仍在进一步核实中。网上发帖者系蔡志涛儿子的前女友张某。张某曾称,她同蔡志涛儿子交往三年,近期因自己怀孕1个多月被迫堕胎,遭到其家迫害才决心举报。张某称自己在网上举报蔡志涛后,遭到了蔡志涛的辱骂和死亡威胁。

蔡志涛妻子林丽蓉曾回应称网帖内容不属实。蔡志涛的儿子蔡某凯称其女友“分手后心有不甘继而对其及其家人进行攻击”,同时又称“家族经过几代人的拼搏努力,购置了房产、轿车等”。

据《广州日报》报道

校服管理须规范

广州市教育装备中心后勤产业管理办公室主任张聘辉说,目前,对于校服问题的一些规定,主要都是红头文件,而没有相应的法规。广州市校服招标工作主要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及《政府采购法》,但这些法律对于校服招投标工作并不完全适用。

当前国家和地方还没有专门针对校服的招投标法律和制度规范,各地各自为政,质量标准不一,监管主体不明确,致使校服采购招投标乱象及“毒校服”事件一再发生。

事实上,校服的监管主体客观上并不能实现有效的监督。紫金县教育局勤工办主任林县文说,按要求勤工办须对校服的价格和质量进行监管,但是勤工办实际上就他一个人,对于全县数量庞大的校服他根本没有条件和能力进行监管。

而各地的监管部门又不尽相同。刘炽贤说,广州市中小学生校服由教育装备中心统管,教育装备中心是教育局下属的事业单位,教育局后勤产业管理处就放在中心。但全国对校服管理的情况并不一样,有的放在勤工办,有的放在后勤办,有的放在后勤装备协会,有的放在勤装中心,其上级主管部门不尽相同,国家对此问题没有明确权责主体,造成了管理和沟通上的困难。

此外,一些校服中标厂商告诉记者,“价低者得”的招投标制度也存在一定问题,中标企业往往以偷工减料或者以次充好来牟利。近年来。棉花的价格从2.7万元/吨上涨至4万元/吨,加上人工成本的持续高涨,为维持利润水平,一些企业就打“材料”的主意,在原料和生产工艺上降低要求,牺牲校服质量安全。

来源:北京晨报


本文内容于 2013/9/3 20:23:24 被122师广播员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