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从字形拆分,分析字的本义,倉颉所要表述的含义

“大”字的字义恰恰反映了文字的整体性。庄子曰:“大之极无外,小至极无内”,“大”的含义也就是人类意识所能涉及的范围,文字都能涵盖在内。从字形上“大之极”也就是“大”字到顶,为“天”字,“大”的字义从俗语之中可以辨析,如大肉,指豬肉,大势已去也就是指豬被去势。不认识文字的人称为“大”字不识,细细品味,“大”的本意指豬,而不是指人,大字也就是指象形文字,仿豬学的文字。大字不识实在是我们笑话自己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以豕喻万物的創字原理。称为大字也表述了文字的整体性是仿豕学,每一个字都与“豕”相关联的逻辑关系。虽然不能完全依据此原理解读字的本意,但是从“大”字的涵盖范围可以触及这个思维的逻辑。

“天”不正为“夭”字,这个说明了人类生存的基本哲理,无所不包的“天”,如果不走正道也会“夭”亡的。这个蕴含了人类的文化的精髓所在。也是“大”智慧,“大”道。“一”:《说文》的解读为初始之意,“一”无限放大就是“○”,也就是“天”,天圆地方,天为○,地为囗,这也是古代先哲的哲学思维。所以解读字义必须从这些系列的古代哲学思维中解读每一个字所蕴含的一切信息,这些信息是我们解读历史和古代文化的重要思维的源泉,也是研究中华民族文化的轴心。

“它”和“家”字,它:宀匕,家:宀豕,“家”唯一的孳乳字,匕:斩杀之意,“它”指“家”字中的“豕”可以匕杀的动物,泛指所有动物都是可以象“豕”一样可以斩杀。“它”反映了象形文字,仿生“鸟虫蹄迒”的迹象,創立了文字体系的思维。“它”表示所有的鸟兽动物,“字”也就是“家”字衍生和延续。仿生学的原理是解读文字的关键。如鸟鱼虫兽均归类于“它”,即使我们不知的动物“龍”,也属于动物“它”和“虫”的范畴。近日,中国主流文化称为“龍的传人”,实为“猪的传人”,实在是文化的愚昧和无知。“龍”的九似正好归类于“它”和“虫”,说明了就不是人类的祖先“猿人”。却不知“龍”是創字思维中动物灾害、自然灾害、瘟疫疾病、战争祸害的象征,后人喻为剥削的统治阶级,是可以斩杀,可以抗击罪恶和邪恶的象征。“它”:反映了倉颉創字的情感思维和逻辑关系,也表现了字形和字义的关系,也反映了中国文化之中“除恶扬善”的精髓,贯穿于中国的历史和文化的本质。

“定”:宀疋,宀:家字首,“疋”与“正”字相近,又有所不同,“疋”的意义应为“不正”,“家”字中“豕”是不正(疋) 的动物,也就是“豕”人类农业生产的灾害,这是“定”下来的。“蛋、胥”等字都含有“疋”的部首。字义应为不正。综合这几个字的字义,从字义中解读炎帝时期,黄帝时期的历史,理解古代先哲、先民的思维逻辑掌握更多的古人的文化和历史信息。

“犬”的简体符号为“犭”,犬者为犭者为“猪”字,豕者为“豬”字,从字形上可以理解为“犬”的本意为“豕”,也就是指豬。这样“犭”旁文字,实为从豬演变而成的文字。同样归类于象形文字,也就是仿豕学、仿豬学創立的文字体系。“狗”:犬(犭)句,句:苟且、暂且、临时之意,“狗”的本意是临时归类于“犬”类,归类于“豕”类。这些字形上可以得出,創字过程中的思维逻辑关系。

“豸”的含义也是可以从字形上来分析其字义。不说《说文》的解读,如豿—狗,貓—猫,貁—狖。。“豸”的含义也就是“犭”,“犭”的本意也是“豕”,这样,豸—犬(犭)--豕,字义是一致的。通过这些“字”,在论一下文字的起源一个孳乳字就是—“家”。

“家”:宀豕,宀:符号的含义为活着,豕:豬,“家”的字义为活着的豬。相对应的一个字“冢”:冖豕,冖:死亡,冢:死亡的豬。

“字”:宀子,子:延续、衍生、派生、后裔之意。从“字”和“家”的字形上得出这样的逻辑,“字”是“家”的衍生、派生,“子”是“豕”的衍生和派生,也就是中国文字的孳乳字就是“家”,万变不离其“宗”,“豕”就是其“宗”。这样归类于象形文字是仿豬学的思维逻辑关系,总之仿豬学的思维逻辑是倉颉創字的唯一特征和整体特征。这些也都证明了黄帝时期的倉颉就是創立中国文字体系的鼻祖,不可能是其他任何人。蚩尤、豬、龍也就是倉颉創字思维的源泉,只是以动物灾害和祸害的象征融入創字的情感思维之中。

古人的基本思维中有一种思维称为“天圆地方”,古钱币是“天圆地方”,“天”—O,“地”—囗形态,“十”在古代思维中是“杀”和开辟之意。现代的红十字、十字架都是具有斩杀之意。“十”字的演变为“乂、匕、辛”等字。“古”:十囗,辟地之时为古,“田”:辟地成田。“由”:田里长出了禾木,“甲”:田下开挖,可能古人播种利用“龟甲”,“曲”是三个“田”字组成,也就是很多“田”的含义,上面长出了庄稼为“曲”,農:曲辰,很多田地诞辰的时候为“農”。这样解读“農”字的字义,符合古人和当今人们思维逻辑的,无需杜撰和臆测“農”的字义,利用学说上的权威地位压人更是要不得。

“典”:曲丌,“曲”与“農”有关,丌:祭祀的案台,“典”:作为農业祭祀活动之意。炎帝、黄帝出于少典,少典被后人解读为炎帝和黄帝的父亲,娶了有蟜氏等等。血统解读古代的历史,又是一个盲点。黄帝的“血统”是永远找不到论据的。黄帝之子,赐予后人12姓氏,等等都是荒唐不可信服的谎言乱语。少典:農业不发达的地区。炎帝、黄帝都是出生在農业不发达的黄河流域,炎帝是史前从事火耕开荒辟地的先民的总称,黄帝是拿起武器抗击野猪灾害的伟人,风马牛不相及。这些“字”的字义与历史的逻辑关系,不能理解“字”的本意,难以解读中国古代的历史。

“租”:禾且,“禾”指農业作物,“且”:郭沫若曾经解读为男性的阳根,实在谬以千里。“且”是鼻子,而且指猪鼻子。“租”:禾且的含义就是農业的禾木耕种技术,是从“猪鼻子”那儿仿生得来的,也就是借来的。“租”:也可以理解为利用他人的土地,还给他人的“粮食”作为“租”的利息。指農业起初的技术是仿生学中--仿豕学。以猪为师,开启了農业的文明,至少倉颉创字时期就是这样逻辑推测的。

传说“神農”头顶一颗珠,“珠”同音为“豬”。人类识得五谷、尝得百草都是仿生学的技术。人类的伟大不是人类起初就拥有完整的技术,而是不断从动物身上开启了众多的文明文化。人类劳动和学习创造了人类本身。

“组”:糸且,组,形声“豬”,动物归类于“豬”-“家”-“它”,所有的动物源于仿生“蝅”,蚕丝源于“天虫”“夭虫”。也就是“蚕”。“天”:“大”至极为“天”,“大”肉指豬肉,“大”势已去,也就是豬被去势。“大”字不识,也就是不知仿豕学創立的文字体系。“大”意,以豕喻万物,表达天下一切事物。“天”书也就是仿豕学創立的文字为“天”书。另外“天虫”的糸帛,就是最初文字的载体,所以称为天书。“天”不正为“夭”字,也就是指死亡之意。

“诅”:言且,言的最初也是源于“豬”,文言-也就是文字,“言”和“字”同义。“字”源于“家”,“家”:宀豕,也就是活着的豕。“言”也是源于“诅”形声“豬”,蕴含贬义“豬”,“诅咒”之意。

“祖”:示且,“示”:展示、出示等含义,且:猪鼻子。古语中“鼻祖”一词的含义,也就是古人判别动物的种类的依据是“鼻子”,故有“鼻祖”一词。

“女”古义指“汝”,《诗经。硕鼠》中“三岁贯女”,多年的祀奉“你”的含义,“汝”恰恰指的硕鼠。甲骨文“女”字形似“虫”字,“母”字形似“女”字,古义中“女”应该就是指“虫”字,“母大虫”是指老母猪而已。“女”通“汝”指硕鼠,指“虫”并没有矛盾。創字时期“女”字指“虫”。

“姜”字含义具有掀翻“兲”为“”,抵制抗击动物之害之意。“我”:持戈护禾。“義”:掀翻王八“兲”,持戈护禾为“義”。“义”“丶”:豬头,乂:杀之意,“义”是“義”字的简体,本意就是杀豬头之意。所以中国“女”旁文字,如婾(偷)、嬲、嫐、娱、奸、嫉、妒等字说成女旁文字含有贬低女性之意,实在又是冤屈了創字圣人倉颉。“女”字的字义就是“虫”,“虫”字含有母系、阴性之意。“好”:女子,虫的幼子可以豢养成为人类的财富。

“羌”:兀,“兀”字含义非常模糊,但是从字形上与“尤”字比对,解读字义。“兀”字是“尤”字不出头,无头之“尤”为“兀”。把“尤”头杀了,倒置为“羌”。

“鬼”:甶兀厶,“兀”字也是指“尤”字去头,“甶”,田里不长庄稼为“甶”,田里的庄稼为“由”,“厶”:“虫”字的厶部,指动物引起的灾害和祸害。蚩尤的头被杀为“鬼”,称为“蚩尤冢”,魑魅魍魉都是蚩尤被斩杀后,吓唬人们的鬼魂。

“姜”:“”“兲”,从字形倒置上可以看出字义相反和对立。“”是“美、義、善、养”等字的字首,“兲”恰恰与“”相反,“兲”:王八,“龟”为王八,显然含有贬义。:含有褒义,義、美、善、养都是褒义字义。掀翻“王八”兲就是,但是“女”字的本义应该是什么?没有真正的探寻过其含义。

“史、中、吏、事”这几个字,与“虫”字相关,并且解读字义与“虫”字的“厶”相关联。首先“厶”字指动物的灾害和祸害,甚至罪恶等。“史”:乂虫厶,“乂”是“杀”的字首,杀虫厶,斩杀动物引起的动物灾害。开辟了中国的历史。“黄帝战蚩尤”的涿鹿之战就是开辟了历史的起源。涿鹿:涿:氵豕,氵与三、彡一样首先表示多,指象水一样多,涿鹿指很多豬和鹿出没的地方,并不一定指河北的涿鹿。“涿鹿”形声“猪猡”,以前曾经分析过,蚩尤就是野猪,也是龍的原型。涿鹿也就是大规模杀豬的地方,消灭野猪引起的动物灾害的地方。古字“史”:“旹、叓”等。“中又”,“又”古代字形如“屮”或“巾”字平放“彐”。

“中”:丨虫厶,“丨”:用棍子抗击,动物灾害(虫厶)。根本不是《说文》“内也,丨:上下通”。再次说明了许慎不解字理,沿袭经书中的字义。

国的繁体字國,“國”:囗或,“或”:持戈守卫一方疆域,“或”古义通“域”。何为“國”:拿起武器,守卫人类生存的一方疆域。囗:人类生存、生产、生活的领土。

“家”:宀豕,也就是指活着的豬,从冢字可以得出,冢:冖豕,死了的豬,蚩尤冢之意。国家也就是防止“家”—活着的豬的侵害,拿起武器守卫人类的田园。

“衷”和“衰”字,字形都是“衣中”,“衷”:“中”字得以树立,表示“衷”字褒义。相反“衰”字,也就是“中”不立,躺下也就“衰”,颓废之意。“哀”是“中”是立还是不立的未能成形。“哀”的两种结局就是“衰”和“衷”。从字形上可以看出“中”的真正的含义就是除恶、抗灾。

“忠”和“恶”字,同样可以看出“忠”是褒义,“恶”是贬义。“忠”:中心,也就是除恶之心。“恶”:亚心,恶心,都是危害他人的罪恶,祸害之意。从这些字形上分析字义,虽然不能完全是創字的本意,但是至少逻辑关系上相差不远。“中”就是除恶和抗灾,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精髓,也是中华民族的灵魂。有恶不除就是“衰”。从另外一个字的字形还可以看到这种思想,“天”与“夭”,大之极无外为“天”,天不正为“夭”,“夭”就是夭亡之意。

“吏”:丈虫厶,丈:打,《说文》“吏,治人者也,从一,从史。”,吏:治理虫厶,治理虫害。黄帝战蚩尤是抗击野猪动物灾害,尧舜抗击三苗(也是野猪灾害),大禹治水,也是治理自然灾害,彻底平息三苗(野猪灾害)。

“事”:“中、吏、史”抗击虫厶,记载在一块“巾”上,“肀”:“巾”字平放。“巾”:就是蚕丝制成的糸帛。与“又”字形相近。“書”:“肀”为三层为“聿”,糸帛三层,也就是很多层,聿曰为書,曰:表述。“事”是“一中肀”也就是一块“巾”,多层为書。

文字学从“龍”字说起,“龍”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的标志,贯穿于人类的历史,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动物,原始的原型又是如何,等等疑问成为中国历史和文化的死结。红山文化的玉猪龙的实物玉器,有人解读为熊、豬、狗、蛇等等,其原型实际上反映了一种原始的思维。

甲骨文中“龙”字为兽首蛇身之状,头顶着一个架着刀状器的“辛”字符号。

从甲骨文“龙”字形辨析字义:其一,兽以狰狞面目,尤其长有獠牙巨齿的猛兽;兽首尤其着重牙齿。中国古代具有獠牙的动物只有两种象和豬,象是南越地区的出产动物,甲骨文和創字的倉颉为黄河流域。黄河流域并不出产“象”,而是出产“豬”,从字形上可以猜测“龍”的原型是“豬”。符合红山文化出土的玉器器形“豬”形的论断。其二,龍的用“已”形,表示身体部位。其三,龍正在承受“辛”字的刀刑,也就是正在被斩杀的状态。其四,从字形上,可以感知到“龍”非善类动物,凶残的动物被斩杀的命运。

在甲骨文中,“辛”字表示“宰”之意。甲骨文演变成繁体字“龍”的分析,龍:立月、匕(首)、己彡,月:古义指肉,动物身体部位均为月旁,佐证“月”就是指肉,立月:长肉之意,匕(首):“匕”与甲骨文的“辛”通,杀头之意,与甲骨文字义相同,“己”:身体部位,与甲骨文“龍”字身体部位一致。“彡”:最初解读动物身上的鬃毛,后来解读为用刀劈杀,“彡”:三劈,劈杀很多次。“己彡”:含义多刀劈杀身体,指碎尸之意。综合以上分析“龍”的含义是长肉、被杀头、被碎尸的动物,具有獠牙,面目狰狞的动物,也就是疣豬的形象。所以可以说明红山文化的玉器是疣豬,不是熊和蛇等其他动物。

二、

“儒”:人需,儒形声为奴,人需为“奴”。儒术创始人孔子曾经做过象官,也就是养猪的小官。孔子的母亲颜氏17岁在尼丘上与叔粱纥野合而生仲尼,孔丘一生也曾努力恢复其父的奴隶主地位和身份。創立了儒术,也就是像“猪”一样豢养民众。《说文》中多次引用孔子论字的言语,可见春秋孔子已经不识倉颉創字的字理。象形也不知就是仿豬形創立了文字体系。

“佛”:人弗,弗:不,佛:指不是人,也就是指豬。佛教:“大腹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慈颜可笑笑天下可笑之人”。佛教的禁忌也就是不贪吃、不好色、不打妄语等,猪八戒也就是修炼的“佛”。大势已去也就是指豬被去势。佛家的禁忌也就是象豬一样被去势。太监、公也就是被阉割,也就是仿豬学創立的一套阉割文化。

“道”:辶首,辶:走、辵的简体偏旁,辵:彡疋,疋:正字“不正”的字义,彡:劈杀,多次、不断的劈杀之意。“道”:多次劈杀不正“之首”。人间正道是沧桑,也就是人间正道也就是铲除罪恶、祸害、灾难等。长缨在手何日缚住蒼龍,也就是弘扬正义、真理,除恶扬善。有恶不除也是一种灾难,养虎为患。

“道”:辶、走、辵、彳。道:多次劈杀不正之首,抗击动物灾害。道法自然,道也就是除灭自然界的一切灾害:动物灾害、自然灾害、瘟疫疾病、战争、制度灾害等。

“德”:彳罒一心,彳:辵、走、辶,行,往之意,“辵”:彡疋,多次劈杀不正(疋)之意,“德”:除恶一心为德。黄帝就是诏令天下,拿起武器,共同抗击蚩尤—野猪灾害的贤哲。主张正义,除恶扬善,抗击灾害。《黄帝战蚩尤》开辟中华民族文明,黄帝是中华民族的文明始祖。

天圆地方,天为圆形—○,地方一词沿袭至今,地为方形—囗,“十”:开辟、斩杀之意。有“天”才有“地”,乾坤:乾:指天,也就是具有母系,母性。坤:土旁指地,也就是具有男性之刚,阳性。女娲和伏羲也就是史前母系和父系总称。红山文化出土“玉猪龙”C形玉器,也就是喻指豬是胎生动物中,最旺盛的生殖能力。

“古”:囗,“”同“十”:开辟之意,“古”:辟地之时。“田”:十囗,辟地成田。“曲”:三田字组成,喻指大量的田地组成,“農”:大量田地诞辰,曲辰为“農”。“典”農业祭祀的典礼,活动。少典:農业祭祀活动不多的地区,喻指農业不发达地区。炎帝、黄帝出于少典,少典并不是炎帝、黄帝的父系,而是炎帝、黄帝出生的区域。

“龟”:俗称王八,龟又是圆形,也就是蛋形,“龟”也就是王八蛋。龟背上自然形成“田”字图纹,“甲”字也就是龟甲。“兲”形声“天”,指圆形为“天”,龟背上的“田”,是只可以看,不可以耕种的“田”,所以只有作为文字的载体称为甲骨文。龟背负书指龟背“田”字之意。鼋头渚也就是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