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能源安全、投资项目、地缘战略等方面的损失,中国却缺乏强有力的干预手段 记者/申旭/李蔚/魏东旭

集结在地中海的美军“宙斯盾”驱逐舰已锁定目标,法军战舰正开赴前线。尽管全球各地涌起的反战呼声强劲有力,同时战争阴云开始给世界经济造成新的压力,但是西方针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已经不可撤销。美国总统奥巴马8月31日在华盛顿发表声明说,“将择机下令,对叙利亚发动有限军事打击”。法国总统奥朗德表示,“不排除”在9月4日之前采取行动。

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接受《世界新闻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西方对叙动武将危及地区安全,中国坚决反对超越联合国来用武力解决叙利亚问题。同时,有国际问题专家指出,一旦美国在中东“再次放火”,中国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和能源安全无疑会受到损伤,但是中国却缺乏足够实力来干预危机。

美对叙动武将损害中国

路透社近日报道,美国及其盟国的军事动作,令各方对中东陷入战火的忧虑上升,而“中国在该地区利益将受到的破坏,比某些大国多很多”。中东是中国主要的原油供应地。今年前7个月,中国从中东进口了大约8300万吨原油,占进口总量的一半。向中国出口石油的沙特、伊朗、伊拉克、阿曼和阿联酋都位于叙利亚周边。一旦中东的石油生产、运输因叙利亚战火而受影响,就会危害中国的能源安全。

另外,西方的军事打击必然会削弱阿萨德政权对叙利亚的管控能力,将引发更为严重的“动荡外溢”和“武器扩散”,为本就复杂的地区局势增添新的不稳定因素,损害中国在该地区的经济利益和投资项目。据统计,2011年中国与中东地区贸易额达1900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将增长至3500至5000亿美元。另据“美国之音”报道,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正考虑以31亿美元收购一项埃及石油和天然气业务。该项投资可能会受到叙利亚战事的影响。中国商务部官员钟曼英29日也表示,由于叙国内局势动荡,中国石油企业正撤离叙利亚,中国在当地的援外项目无法继续实施。钟曼英说,西亚北非是中国传统的工程市场,但自从这一地区动乱以来,工程项目减少,(中国的)外派人员减少……投资也受到影响。

美国在叙利亚“点火”,或许就暗含削弱中国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意图。《纽约时报》曾刊文称,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为中国大量购买伊拉克石油提供了便利,中国购买量几乎占了伊石油产量的一半,而且中国还在投标竞购埃克森美孚在伊拉克最大油田所拥有的股份。布什政府时期负责伊拉克石油政策的迈克尔·马科夫斯基抱怨说,“中国人与伊拉克战争无关,但从经济角度来看,他们却从那场战争中获益,美国的第五舰队和空军反而帮他们保障了(石油)供应”。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以能源和经贸为突破口,对中东的影响力稳步提升之际,受“重返亚太”和军费削减等因素影响的美国却不得不在这里实施战略收缩。现在美国用“战斧”导弹瞄准叙利亚,或许不仅是为了打击阿萨德政权,可能还有威慑中国“海外利益区”的考量。

同时,西方在中东挑起新的战争,也会冲击本就脆弱的全球经济复苏。《上海证券报》分析认为,叙利亚局势的恶化,正在加大全球经济潜在的“滞胀”风险。新兴市场受到的冲击可能明显大于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全球经济分化恐将进一步加剧。而地缘政治动荡还将放大全球经济现有的不确定性,全球要素流动放缓,国际贸易增长更趋乏力。

中国无力应对叙危局?

尽管美法等国发动一场“事先张扬”的战争,很可能会损伤中国利益,但是中国对此是否具有干预能力呢?

近日,英国广播公司(BBC)网站援引中国社科院中东问题专家殷罡的话称,中东动荡加剧会让中国遭殃,但中国并没有充分能力维持那里的稳定,也不可能用军事手段来保护自身在中东的利益。据路透社报道,中国海军近几年在索马里海域参与打击海盗,但2011年利比亚爆发内战时,中国仍要依靠租用客轮进行撤侨。报道称,即便中国有决心干预中东的一些危机,解放军也只能在远离国土的中东地区“象征性地存在”。

然而,也有分析人士对《世界新闻报》指出,要在像中东、地中海等区域保护自身经济战略利益,中国并非毫无办法。正在亚丁湾巡航的中国海军第15批护航编队中,不仅有“衡水”号护卫舰、“太湖”号综合补给舰,还有排水量接近2万吨的“井冈山”号船坞登陆舰。一旦美国的军事打击威胁到中国在叙人员安全,“井冈山”号可以就近实施撤侨。当然,在中东地区或就近建立长期落脚点,才是更好的选择。“俄罗斯之声”网站刊文称,巴基斯坦已把瓜达尔港的经营权移交给中国。一方面,中巴可以建造“喀什-瓜达尔经济走廊”,加强中国的能源安全;另一方面,中国投资建造的港口设施,可停泊重型军舰。

中东是保证能源安全的必争之地,也是拓展经济发展空间的机遇之地,中国有必要在这里构建保障自身利益的军事存在。路透社援引中国外交消息人士的话称,中国应该重新调整战略思维,不能依赖美国来确保中东地区的局势稳定了,迟早中国会醒悟自问:“美国人为什么会保护我们的石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