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口味最重的荒淫皇帝 并且当众强奸傻瓜女孩

刘昱素好戏嬉,淫乱成性,或夜宿客舍,或出游郊野,或入市井,或昼卧道旁,往往与贩夫商妇,都要贸易为戏。甚至还当着左右的面,交媾十五六岁的傻瓜女孩 我国自进入阶级社会以后,从夏至清更迭了二十多个朝代,每个朝代世袭的帝王,加上各国国君,总共有四百余名。除篡位、禅让等非正常情况,都是由嫡子继承帝王位置,皇子是第一继承者。然而,刘宋朝历史上,有一位淫荡无度的断子皇帝,在得子无望的情况下,想出了节外“生子”的好办法,用所谓的嗣子继承了自己的皇位。这对“父子”皇帝是怎样更替的,这位“嗣子”继位后又当成了啥样的皇帝呢?

刘宋明帝刘彧专注嗣子世袭,最怕自己的至亲骨肉觊觎篡夺皇位,认为“兄弟尚在,终为祸阶”宜早自为计避之。因此,他毫无仁心,残虐骨肉,先后将父皇孝武帝刘骏的二十八个有可能嗣位的儿子刘彧的盘算并没有如意实现,他即位之初,立王氏为皇后,她虽然秉性柔淑,赋质幽娴,却与刘彧相敬相爱。后来,刘彧纵暴肆淫,选择嫔御数百人充入后房,喜新厌旧,渐渐把王后疏淡了,王后无力挽回,倒不怨愤,随寓自安。尽管这样,王后还是有过两次生育,可惜生了两个公主,未得生男之喜,就是后宫那么多嫔御,也不闻产一男儿。

刘彧好色过度,发展到性功能丧失,直至不能御女。眼看不能“自食其力”,无望生子,刘彧只好有求外援,借助外力,向人借种。当时,宫中有个早被父皇刘骏“采花”选中的宫女陈妙登,后经母亲路太后说情,被刘骏转赐了给儿子刘彧。刘彧又将陈妙登赐给了宫中学官令(指主管教务的官员和教师)李道儿,离宫临走时还嘱咐陈氏道:“有了身孕要立刻让朕知道。”陈妙登的父亲陈金宝是个屠夫,一个屠家女,原本就没有甚么廉耻,加上他们两人同侍一主,同为刘彧手下之人,本来关系不错,你有心,我有意,早有爱恋之心,时常眉来眼去,暗底偷情在所难免,陈妙登既到李家,更是明目张胆,与李道儿连日取乐,不到一个月,就怀蚌胎。刘彧得知陈氏已经有孕,不知羞耻的他,竟然把陈妙登从李道儿那里要了回来,十月足满,得产一子,取名叫慧震,刘彧 “贪天之功”,瞒天过海,说此子是自己所生,真恬不知耻。不过,刘彧怕慧震有所不测,半途夭折,再度绝子,为保险起见,他就想出了一个更加荒唐的办法,再找“得子”的门路,派人秘密察访,到诸王的姬妾中查找,有没有孕妇,遇有孕者,便迎纳宫中,倘若孕妇生男孩,扶养成长,视同己儿,并杀母留子,别让宠姬在宫中充当孩子的母亲。也许是死路一条的缘故,最后,刘彧还是让这个借种得来的“儿子”当了嗣子。到慧震三岁,牙牙学语,动人怜爱,刘彧册储节宴,册立慧震为太子,并改名叫刘昱。

刘彧屡次抱病,以至骨瘦如柴,渐渐支撑不住。自恐一旦归天,“太子”刘昱尚幼(九岁登基),不能亲政,势必由皇后王氏临朝,而王景文是王皇后之兄,王氏必封其为宰相,大权在握,易生异图,于是就赦书赐他自尽,王景文见书,神色自若,服毒而亡。后来,刘彧借口他事,又将刘昱的生父李道儿赐死(道儿白辛苦一场),刘彧这才安心。刘彧病剧归天,刘昱即皇帝位,封嫡母王氏为皇太后,生母陈妙登为皇太妃。

世上没有不透缝的墙,刘彧作为刘宋朝的一代皇帝,“借种得子”的丑闻,后来亦被刘昱知道,他自知非刘彧之子,是李道儿所生,还是自称为李将军,或称李统,不知羞耻。因其生父姓李,历史上也将刘昱皇帝称为“李氏子”。

刘昱作为“野种”,也是生命铸就,所出绯闻不该他事,更谈不上他会当成啥样的皇帝。巧合的是,这一对所谓的父子皇帝,为帝一任,如出一辙。他们两人,刘彧上行,刘昱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都不是什么好皇帝。

刘彧好生杀人,自殘骨肉,将自己的十八兄弟们斩尽杀绝,杀害了王景文、李道儿等;而刘昱更是草营人命,杀人不眨眼,他一天不杀人就不高兴,身边常带着针、凿、锯,只要左右侍从稍不如他意,他就要加以残杀,路上遇到行人男女以及犬马牛驴,都要随手刺死。他要毒死王太后,被医官劝阴未遂,要箭射将军萧道成,被卫队长王天恩进言劝阻。

刘彧淫色过度,不理朝政,到了夜间,宫中大集后妃及公主命妇,列座欢宴,无论内外妇女,裸着玉体,恣为欢谑,终至骨瘦如柴而病亡,实属是一个淫昏的主子。而刘昱也素好戏嬉,淫乱成性,或夜宿客舍,或出游郊野,或入市井,或昼卧道旁,往往与贩夫商妇,都要贸易为戏。甚至还当着左右的面,交媾十五六岁的傻瓜女孩,刘昱是一个无赖的主子。

刘昱骄恣益甚,吃喝玩乐,无日不出,夕去晨返,晨去夕归。有一次,恰好七月七日夜,刘昱乘露车至台冈,与左右高跳赌技。晚至新安寺偷狗,就昙度道人处杀狗侑酒,饮得酩酊大醉,方还仁寿殿就寝,贿通卫士杨玉夫随从在后,刘昱对他道,今夜应织女渡河,你须为我在院子里等着,如果看到织女,立即报告我,如果见不到织女,明日杀你的狗头,剖你的肝肺,玉夫听了,知道是刘昱醉语,又笑又恨,牛郎织女“七七相会”只是一个神话,哪里能看得见织女?已经注定被杀的杨玉夫,没奈何应声外出。到了半夜,杨玉夫趁刘昱醉酒未醒,抽刀将他杀死。刘昱为吃狗肉一命呜呼,年仅十五岁、在位只有五年,后人称刘昱为后废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