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战役(1)

zby199022 收藏 0 258
导读:突尼斯战役(1) 突尼斯位于非洲大陆最北端,北部和东部面临地中海,隔突尼斯海峡与意大利的西西里岛相望,扼地中海东西航运的要冲,东南与利比亚为邻,西与阿尔及利亚接壤。突尼斯是世界上少数几个集中了海滩、沙漠、山林和古文明的国家之一,是悠久文明和多元文化的融和之地。突尼斯地处地中海地区的中央,拥有长达1300公里的海岸线。在1942年底,这里成为轴心国和同盟国争夺的焦点。 由于“火炬”行动的成功和蒙哥马利在阿拉曼的胜利,同盟国上下信心倍增。为了避开之后不利于部队行动的雨季盟军希望能在2周的时间

突尼斯战役(1)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突尼斯位于非洲大陆最北端,北部和东部面临地中海,隔突尼斯海峡与意大利的西西里岛相望,扼地中海东西航运的要冲,东南与利比亚为邻,西与阿尔及利亚接壤。突尼斯是世界上少数几个集中了海滩、沙漠、山林和古文明的国家之一,是悠久文明和多元文化的融和之地。突尼斯地处地中海地区的中央,拥有长达1300公里的海岸线。在1942年底,这里成为轴心国和同盟国争夺的焦点。

由于“火炬”行动的成功和蒙哥马利在阿拉曼的胜利,同盟国上下信心倍增。为了避开之后不利于部队行动的雨季盟军希望能在2周的时间里向前推450英里,从阿尔及尔抵达他们在突尼斯境内的两个主要目标:突尼斯城和比塞大港。

而希特勒也一改长期以来使得隆美尔和一些有远见的德国战略家感到极其恼火的对地中海战区漠不关心的态度,在1942年11月8日英美盟军刚在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两地登陆北非,他便迅速做出反应调派德意联军在10日抢占突尼斯,并为这支称为第90军的约3000人的部队挑选了一位熟悉沙漠的悍将——隆美尔的原部下、在阿拉姆哈勒法一战中受重伤、刚治愈的前非洲军司令官尼林将军。这主要是因为希特勒发现一旦失去整个北非战场,将会对盟友意大利产生极其不利的影响,而且盟军一旦占领北非尤其是突尼斯地区后就可以利用突尼斯城和比塞大港中设施配备齐全的海港和机场,为跳板从南翼打击轴心国最薄弱的“软腹部”。因此希特勒对防守突尼斯格外的上心。

轴心国的前卫部队,24架“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和27架“福克一沃尔夫”及“梅塞施米特”战斗机,于11月9日抵达突尼斯城的伊?奥维纳机场。与此同时,盟军方面还正在为攻占奥兰和卡萨布兰卡而与法军打成一团。后续支援的德军战机很快接踵而至,随后德意联军的地面部队也赶到了,他们每天以750人的速度通过空中和海上通道源源运抵,到11月底,德军已增至约相当于一个师的兵力。德意一边加紧增兵,一边猛打猛冲。1942年12月9日,希特勒派于尔根·阿尼姆大将担任已改称第5装甲集团军的轴心国部队司令官,着手把突尼斯和比塞大包括在内的两个环形阵地扩大为一个总桥头堡,用近200公里长的一连串防卫哨所联接起来。第5装甲集团军逐渐扩大到辖德军2个装甲师、1个摩托化步兵师和2个步兵师及意大利3个步兵师的规模,他们将成为阻止盟军占领突尼斯的重要障碍。而这些突然冒出来抢占突尼斯的德军居然是从先前希特勒允诺给隆美尔的预备队里抽调出来的。可怜的“沙漠之狐”当时对此还一无所知,正在统率大军排成一列长达40英里的纵队,精神沮丧地朝着利比亚和突尼西亚接壤的地区撒退,实在让人不知说什么好。

而对盟军来说,最初可以用于进攻突尼斯的部队只有几千人。正如艾森豪威尔后来对这一情况所作的解释那样:“当时仍然存在着一种担心,即德国人可能会动用空军,从比利牛斯山飞越西班牙,从后面给我们狠狠一击。”加之为了赶时间盟军在抵达阿尔及尔城还不到3天,就要开始向突尼斯城和比塞大港进军.。这使得原本计划在法国驻军的协作下用空降和海上登陆在11-13日这三天占领波尼、比塞大和突尼斯的机场,而在阿尔及尔登陆部队的一支海上后备队则要开去占领贝贾亚港和那个前进基地四十英里外的季杰利机场等一系列行动都不得不放弃。最后西路和中路分遣队都必须留下加强后方保护,进攻突尼斯的重任就主要落在了英美装甲部队和东路分队的步乓的肩上。一个绰号为“阳光”但却终日阴沉着脸、没有一丝笑意的苏格兰人肯尼恩·安德森中将受命指挥东路分队中的英国第1集团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根据安德森的行动部署,基于缩短补给线的需要,盟军夺取了阿尔及利亚东部港口鲍基、迪杰里、菲利蒲瓦尔和波勒,然后朝内陆方向席卷而去,力争在越过边境进入突尼西亚之前,拿下铁路枢纽城市舍蒂夫和君士坦丁。11 月6 日,他们抵达突尼斯城西南方80 英里处的终点:莎克·阿尔伯。

其实从接受任命时起,安德森就是高兴不起来。对于自己的任务他曾自言自语地嘀咕着,这究竟是把他看成为“一个骁勇善战的将军,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现在,他安德森的预言看起来已得到证实,他原本希望通过铁路运输来加速后勤物资供应,但是,安德森却发现有些铁路路段是英制尺寸,另外一些则是米制尺寸。这样,他的加速计划不仅泡了汤,反而还耽搁了货物运输。此外,能用的机车车头和运输车辆大都陈旧不堪并且数量有限,适应于装载中型坦克的车皮更是根本不存在。

更让人沮丧的还是进入突尼西亚以后的地形,除了在沿海一带环绕着突尼斯城和比塞大港有一些平地外,这个地区的北部绝大部分地区都是山区。虽然对于那些喜好游山玩水的人来说,这可能是一个绝美的景区:赤褐色的岩岭之中,缠绕着蜿蜓的河谷和溪流,郁郁葱葱的软木树林点缀其间,葡萄园里更是色彩斑澜,秋天的树叶呈现出一片朱红和金黄颜色。但是,对于广大的盟军官兵而言,他们只看到坦克和土兵不得不挤成一团才能通过的狭窄隘道,以及那些可能隐藏着迫击炮的茂密的灌木丛。

就算如此,安德森的部队曾经一度如入无人之境。因为先前德军主要集中在突尼斯城和比塞大港的滩头阵地上,在安德森进军时正稳步地扩大他们的防御阵地。直到11月25日,双方才第一次交火,当时,有消息说盟军的坦克集群离突尼斯城只有9英里的路程了。其实这只是因为当时在与驻扎在突尼斯城以西20英里处的特鲍尔巴一支德军警备部队的战斗中,巴顿的女婿、一名美国坦克营的指挥官约翰·K·华特尔斯中校派出了一个坦克连先行四周侦察敌情。这支坦克部队冲到了迪杰德达一个小山坡上,惊异地发现了山脚一个新建的德军机场。由于守备的德军疏于防护,美军坦克营的17辆坦克得以大显身手。他们势不可挡地冲向机场,连续摧毁了29架停在地面上的德军飞机,击毙了一批地勤人员,随后消失在了徐徐拉下的夜幕之中。正是这次坦克集群大战飞机中队的交火制造了这样一个美丽的误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可惜的是华特尔斯高兴得大早了些。第二天,在离开迪杰德达数英里的地方,他的坦克营在几道斜坡上摆开了阵势,斜坡下面是邻近一座小村的隘口通道。不一会,整个田野就像炸开了锅似的。初看起来,在靠北一英里处的农庄旁,有一些像是德军自行起重设备的车辆慢慢沿一条尘土**的道路开了过来,它们发射的炮弹拖着长长的尾音呼啸而至。过了一会儿,美军才发现这些身份可疑的车辆原来是德军凶悍无比的Ⅳ号坦克——总共有13辆。那些在远处看起来有些像吊臂的长状物是坦克上的75毫米口径坦克炮的炮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随之而来的战斗中——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德美装甲部队的首次对战——美国人才知道,他们那些在野战机动性方面是如此有效、反应如此灵活的M3轻型坦克,根本就无法与狂暴的德军坦克相提并论。一名叫弗里兰?A?小道宾的二等中士,眼睁睁地看着他的37 毫米坦克炮炮弹打在了一辆德军Ⅳ号坦克的正面装甲上,炮弹被弹了回来,Ⅳ号坦克居然毫无损伤。那辆德军坦克就像一头斗红了眼的公牛直直地辗了过来,150码、75码,距离越来越近。小道宾又对准它连射了18发以上的炮弹,但是,一切都是枉然。只有30码的距离了,德军坦克才开了一炮,炮弹打在了M3轻型坦克的前装甲板上,顿时前装甲板像锡片一样凹进一个深坑。驾驶员当场身亡,巨大的冲击力把小道宾从炮塔之中给抛了出来,硬梆梆地摔在了沙地上。后来,直到医务人员把他从现场抢救出来时,他还是一副目瞪口呆、无法理解的神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斗结束时,美军5辆以上的M3轻型坦克被摧毁。美国大兵所能做到的只是通过对准德军坦克的发动机部位和坦克履带射击的方式让6辆Ⅳ号坦克暂时丧失了机动性。可这没给美军官兵丝毫的安慰,因为战斗的真实含义实在令人毛骨悚然。一辆德军Ⅳ号坦克可以完完全全地打碎一辆M3轻型坦克,但一辆M3轻型坦克仅只能让它暂时丧失机动能力,从而使它不能够再次投入战斗。其它的美军坦克营装备的是重些的M3“格兰特/李”中型坦克,但是在随后的战斗中,事实证明它们也不是Ⅳ号坦克的对手。美国军队如果想要在突尼西亚避免毁灭性灾难的话,就必须在那里配备更具威力的坦克部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2月2日,安德森将军通知盟军最高司令部,他的部队散布太广,实力严重下降,部队间的通讯联络也出现了问题,前线的物资给养也使用殆尽,高射炮和飞机完全不够抵御源源不断的德军战机。从突尼斯城和比塞大的机场起飞,德国飞机在很短时间内就能对盟军发起闪电式打击。丈森豪威尔将军同意让英国第一集团军暂时喘息一阵。而2天后,突尼西亚的德军也停止了自己的反击。

随着天气不断恶化,盟军的休整时间也被拉长了,直到圣诞节前几天才结束。英军第6装甲师继续对突尼斯发动攻势,在据突尼斯25英里外的梅杰达河谷之上的山岭中,盟军的其它部队为了对进攻部队的左翼提供保护,意图建立一系列防御阵地。其中一座2英里长、800英尺高,在阿拉伯人口中被称为“阿默拉”的小山因为地势险要,成为整条河谷中的防御重点,盟军将其称为“常驻峰”。

为了拿下“常驻峰”12月22日黄昏时,顶着天上的滂沱大雨,W·S·斯特华特一布朗中校的英国第二“寒流近卫营”趟过泥泞不堪的草地,开始向常驻峰的斜坡攀登。他们用手拉住每一根灌木枝,吃力地向山顶蠕动着。不久,上面的山坡上射出了一片片曳光弹,英国人冲上山去和德国兵扭打成一团,展开了赤手空拳的肉搏战,在满是怪石的山坡上,他们相互之间用牙咬、用手掐、用脚踢,都力图把对方推下山去。晚上10 点,德国人消失在夜幕之中,“寒流近卫营”趁势就地挖壕备战。

就在12月23日黎明之前,由弗兰克·格瑞尔上校率领的近卫军第1营、美军第18步兵营赶来接替了他们,并把他们送回了12英里外的营地。当天下午5时,因为山上美军的处境十分危险,“寒流近卫营”不得不爬出战壕,再一次向常驻峰发起了冲击。盟军不知道的是,常驻峰有双重峰顶。越过一个干涸的涧谷,在远处就可望见第二座峰顶。这座峰顶已落德军手中,德军偷偷地发动了一场出其不意的反击,结果把美军赶下了山峰。

“寒流近卫营”折师回营时,雨下得更大了。流动的淤泥的力量凶猛,能把官兵们的靴子从脚上冲走。厚厚的泥沼改变了战场,没有任何一种机动车辆可以开到离常驻峰1英里的距离内。每一枚手榴弹、每一发弹药都得通过手把手的传递才能送到前线阵地。

德军的迫击炮和大炮把盟军部队牢牢地压制在山坡的下半部,盟军部队在圣诞前夕不得不通宵苦战,力求夺回常驻峰顶。圣诞节上午10时,撤退的命令下达了,常驻峰失守。356名美军和178名英军战死或受伤。兴高采烈的德国兵将该峰命名为“圣诞峰”。

盟军撤退的决定是艾森豪威尔本人在深感忧虑的情况下作出的,在前两天他亲自对战场周围环境所作的一次巡视中,这位将军看到由于天气和地形的共同作用给他的部队所带来的可怕灾难。对在冬季进攻突尼斯城的战斗,他后来回忆道,由于一场偶然事件而尤其深刻地印在了他的脑际中:“在离公路外大约30英尺一片看起来长满了冬麦的农田里,一辆汽车死死地陷进了烂泥之中。4名士后正竭尽全力试图把车给弄出来,他们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结果自己反跌进了泥潭而不能自拔。最后,他们万般无奈地放弃了努力,抛下了那辆比最初陷得更深的车走了。”

艾森豪威尔此时此刻才深切地体会到,任何坦克部队如果在此时此地发动进攻,他们将会遭遇到什么样的结果。那天傍晚,在临近克米斯的一间农舍里——艾森豪威尔的司令部就设在这里——他向聚集在一起的各位指挥官下达一个“痛苦的决定”:突尼斯战役暂告中止。盟军在争夺突尼斯城的竞赛中失败了。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已不再是那些一拥而上地乱打一通就能到手的沿海港口了,而是一场需要长达数月之久去认真加强增援部队和改善后勤物应供给才能发动的攻坚战。而就在这时隆美尔已经带着他的非洲军团退回突尼斯了,盟军的“噩梦“即将到来。

编辑去掉外部链接


本文内容于 2013/11/18 19:16:04 被段鹏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