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巴图鲁——青州八旗兵抗英血战镇江

余汉群 收藏 0 492

青州兵是从2000多名驻防旗兵中挑选出来的骁勇善战之士,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与民相亲爱,民恃以无恐”,在当地很有声望。青州兵初到镇江,奉镇江带兵主帅海龄的命令,守卫东码头炮台。东码头炮台在象山之麓,为英军登陆必经之地,它与焦山炮台隔山相望,是扼守镇江的门户。炮台本来有大炮18尊,子母炮8尊,其中8尊大炮已被调往吴淞。青州兵就用这仅存的武器,凭借险要地势,对英舰开炮还击,保卫镇江。“东码头在象山之麓,为夷船登陆所必由,使青州兵四百人得并力于此,凭象山之险,开炮轰击。”

道光二十年爆发鸦片战争,中国军民在抗击英国侵略军中,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如水师提督关天培坚守虎门炮台,提督陈化成血战吴淞炮台,两江总督裕谦在镇海以身殉职,广东三元里组织平英团等等。其中,青州驻防城旗兵在镇江抗击英军,也留下了波澜壮阔的一页。道光二十二年,上海吴淞口失陷,英军7000余人沿长江向南京进犯。7月,到达镇江,并发起攻击。镇江是南京的门户,形势险固,商业繁荣,居民号称10万,无论财力、人力、地势都可坚守。清朝政府调集军队,部署江防,力图一战。这时,已经在江宁驻防的青州兵400人,在协领穆克坚、达善、伊奉额和贵升带领下,奉令调防镇江。

青州兵是从2000多名驻防旗兵中挑选出来的骁勇善战之士,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与民相亲爱,民恃以无恐”,在当地很有声望。青州兵初到镇江,奉镇江带兵主帅海龄的命令,守卫东码头炮台。东码头炮台在象山之麓,为英军登陆必经之地,它与焦山炮台隔山相望,是扼守镇江的门户。炮台本来有大炮18尊,子母炮8尊,其中8尊大炮已被调往吴淞。青州兵就用这仅存的武器,凭借险要地势,对英舰开炮还击,保卫镇江。“东码头在象山之麓,为夷船登陆所必由,使青州兵四百人得并力于此,凭象山之险,开炮轰击。”

7月15日,两艘英舰前来侦察。青州兵点燃火筏,顺江而下,敌舰惊退20余里。火筏熄灭后,英军多艘舰艇沿岸开来,象山、焦山炮台开炮轰击,击沉敌船5艘。当英军驾驶舢板企图登陆时,佐领果星阿、恒明一面指挥炮台继续开炮,一面带青州兵反击,挫败了敌军的数次进攻。7月18日,决战开始。“英船大至,炮声沸江水,自焦山西属之金山,帆樯如蛛网,高若峻塔,烟气腾霄,望者畏之”,敌军大批舰船麋集江面,侵略气焰极为嚣张。战役开始后,城外守军齐慎、刘允孝的汉军应付几枪,便向丹阳逃窜。齐慎的汉军虽投入了战斗,但因孤立无援,后来也只好撤走。主帅海龄便令青州兵放弃东码头炮台,退守镇江,分守四门,每门百余人。这种作战部署,使青州兵陷入孤军作战,势不相救的困难局面。“乃以寇氛渐逼,都统令(青州兵)分守四门,门各百人,遂致势不相救。”

当时,参战的英军6915人,编为三个旅和一个炮兵旅。英军第二旅在北固山登陆,直插北门城下,第三旅攻打西门。于是,400名手持鸟枪、土炮、长矛、弓箭的青州兵与千余人的地方守军,与现代化装备的英军展开了决战。“六月十四日天将午,火箭齐发,东、西、北三楼俱被焚烧,贼乘势攀跻,守兵以千数,皆震慑,独青州兵奋勇格杀,至血积刀柄,滑不可持,尚大呼杀贼”。英军乘势搭上长梯,攀援而上。青州兵居高临下,猛烈反击,他们用枪打,用石头砸。英军上了城墙,他们用大刀长矛与敌人展开肉搏战,有的与敌军一起滚下城墙。后来,英军首先攻破北固山下无青州兵把守的十三门,侧后攻击北门。大队英军进入城内,转攻西门,守卫西门的青州兵也很顽强。英军攻城久攻不下,伤亡惨重。

城外英军用大炮和炸药摧毁北城外门,与城内的英军里应外合,城门失守。“北城有虚台,与北固山相对,俗呼十三门者,独无青州兵把守。夷人即由此置梯而登,城遂以陷。”北门被攻破后,大队英军冲入城内,转攻西门。这时,攻打西门的英军用炸药炸开西门的外门,与从北门攻来的英军里应外合,打开了西门。镇江城陷落后,主帅海龄投火自焚,守军失去指挥。青州兵在失去指挥的情况下,仍节节抵抗,奋勇拼杀,与英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犹复短兵相接,腾掷巷战,击毙贼且数十百人,直至全军尽溃,力不能支,始夺门以出。”

协领伊奉额身先士卒,挥舞大刀砍死英军数人,自己的头部被砍伤两处,右肩中两弹,仍杀敌不止。《草间日记》中记述了“夷人登城是取书院所贮修城长梯十数张蚁附而上,时城中以青州兵为军锋,奋勇向前,枪炮竟发,夷人坠梯者纷纷,仍无退阻,攀堞者愈众。旗兵怖而走,青州兵众寡不敌,死者十七八,城遂破也。”在陈庆年撰写的《横山乡人稿》中除记载了青州兵死战于高桥和小校场之外,还记载了两件事:一、“十三门已倾十余丈,英践而登。一青州兵持长矛,贯一夷,未及拔,复贯一夷,矛不能举,夷拥斫之,城遂陷。”二、英兵以数百屯范公桥下,一青州兵隐桥西,突出斩二夷,力尽死之。”这次战斗,青州兵阵亡65人,重伤70余人,另外还有轻伤和失踪的。英军伤亡人数,据英军官方缩小了的数字是亡37人,伤127人,还有3人失踪,这是鸦片战争以来英军损失较大的一次。由于青州兵英勇抗敌,前赴后继,誓死杀敌,得到镇江人民的高度评价。镇江人民在编写的《镇城竹枝词》中唱道:云梯一搭上城头,火箭横空射不休。若问何人能战死?最怜兵苦是青州!

革命导师恩格斯在他写的《英人对华新远征》一文中,热情赞扬了镇江守军的精神。他说:“驻防旗兵虽然不通兵法,可是决不缺乏勇敢和锐气。这些旗兵,总共只有1500人,但却殊死奋战,直到最后一个人。如果这些侵略者到处遭到同样的抵抗,他们绝对到不了南京。”次年,镇江人民为了纪念死难将士,在镇江城西门建《青州驻防忠烈祠》,立《忠烈碑》。碑阴胪列阵亡官兵花名,知府崔光芴撰写碑文,并将碑文送与青州。青州驻防旗城也将碑文刻石纪念。是年8月,青州知府李庭扬撰写了《显忠碑》文,立碑褒奖。今二碑均移藏青州博物馆。

著名诗人陆嵩写有《青州兵叹》:

青州八旗兵,

尔胡不守青州城?

来此乃隶京口营。

京口驻防二千甲,

自谓骁劲无与衡,

朝从都护战戈戟,

暮从都护鸣鼓钲。

忽然贼众俞城入,

奋勇独尔锋挣樱,

大呼“杀贼”贼几却。

痛无继者悲添庸,

洞胸穿胰尚不已,

须臾白骨堆纵横。

呜呼!青州驻防兵,

尔何不驻青州城?

尔岂独无父母妻子与兄弟,

尔独愿死不愿生!

来时四百归几人?

乃甘一死隶此京口营,

君不见,京口驻防弃城走,

贼退家室还重迎!

悲莫悲!青州兵!

附:镇江保卫战青州阵亡官员(未包括士兵)名单

镶黄旗

委署前锋校:文魁

前锋:跋兴阿、连兴、贵海

马甲:双魁、萨勒杭阿、存贵、庆广、连通

正黄旗

前锋:文升、法克进、明昌

马甲:贵林、瑞喜、色布政额、倭什晖、达萨图、齐喇图、色克图

正白旗

前锋:色布政阿

马甲:文贵、达嚷阿、常住、连喜、色陈、哈楚先

正红旗

委署前锋校:喜兴

领催:色凌额、莫尔根布

前锋:庆住

马甲:群德、会连、伊勒图、穆齐吞、巴克唐阿、连德、塔尔翰布、伊凌额、

恒祥、倭什珲、文静、蕙林、来住

镶白旗

前锋:常保

马甲:吉善、伊翰、阿克敦布

镶红旗

前锋:吉龙阿

马甲:双存、萨勒抗阿、宽海、明安、玛扬阿、保亮

正蓝旗

马甲:文魁、齐嚷阿、贵新、杨桑阿、保长

镶蓝旗

委署前锋校:阿勒金图

领催:阿楚珲、吉禄监修

前锋:尚阿图、西喇图、庆云

马甲:贵庆、印务

佐领:久住、多绅保、多廉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