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的细致:击毙张灵甫后搜索其残军 击毙7000人

wb1951 收藏 0 1714
导读:而粟裕将军则埋头案牍,将我上报歼敌之数与敌七十四师实编之数反复核对,发现相差7000人左右。将军即口授命令曰:“各部队继续搜查孟良崮,不可放松警惕,特别是一些比较隐蔽的山沟里,没有命令,不许停止。”果然不出将军所料,我军于一隐蔽山沟里发现了这批敌人,并及时全歼之。         粟裕将军常自谓“沧海一粟”。某日,将军访元帅。临别,叶帅扶杖送。粟裕急阻之曰:“老帅相送,不敢当。”叶帅曰:“百战之老将,岂能不送!”粟裕对曰:“沧海一粟,不足挂齿。”叶帅送出大门,望其背影赞曰:“战功高不居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而粟裕将军则埋头案牍,将我上报歼敌之数与敌七十四师实编之数反复核对,发现相差7000人左右。将军即口授命令曰:“各部队继续搜查孟良崮,不可放松警惕,特别是一些比较隐蔽的山沟里,没有命令,不许停止。”果然不出将军所料,我军于一隐蔽山沟里发现了这批敌人,并及时全歼之。

粟裕的细致:击毙张灵甫后搜索其残军 击毙7000人

本文来源:《快乐老人报》2012年3月1日第14版,作者:吴东峰,原题:《发怒时参谋人员急令“打狗”》

粟裕将军常自谓“沧海一粟”。某日,将军访元帅。临别,叶帅扶杖送。粟裕急阻之曰:“老帅相送,不敢当。”叶帅曰:“百战之老将,岂能不送!”粟裕对曰:“沧海一粟,不足挂齿。”叶帅送出大门,望其背影赞曰:“战功高不居功,贡献大不自大。不简单哪!”

淮海大战中七天七夜未眠

萧锋将军言:1930年12月29日,红军包围国民党张辉瓒部于江西龙冈。其时,粟裕将军任红军第六十五师师长,正立于龙冈小街,英姿飒爽。忽见两骑兵飞至,下马向粟裕报告:“朱总司令、毛总政委问捉住了张辉瓒没有?”粟裕答:“张辉瓒跑不了。”即命一骑兵先回,报告即可捉住张辉瓒;另一骑兵暂留,待捉住张立即返回报告。约一刻工夫,前方即传来消息:“张辉瓒捉住了!”

粟裕将军指挥作战,素以冷静沉着著称,严格细致闻名。军区原副参谋长金冶告余:孟良崮战役,传来击毙国民党整编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消息后,各部队或休整,或报捷,或总结,均以为敌已全歼也。而粟裕将军则埋头案牍,将我上报歼敌之数与敌七十四师实编之数反复核对,发现相差7000人左右。将军即口授命令曰:“各部队继续搜查孟良崮,不可放松警惕,特别是一些比较隐蔽的山沟里,没有命令,不许停止。”果然不出将军所料,我军于一隐蔽山沟里发现了这批敌人,并及时全歼之。

淮海大战最后阶段,粟裕将军于指挥所运筹谋划,调兵遣将。其时,指挥所墙壁上挂淮海之战形势图,图上插满了红蓝旗子,红旗代表我军,蓝旗代表国民党军。参谋们根据各部队战况拔蓝旗、插红旗,或拔红旗、插蓝旗。粟裕将军注目地图,口授命令,日以继夜,七天七夜未眠,虽疲惫已极,仍一刻也不松懈也。1949年1月10日,张震副参谋长报告,我军攻克敌最后一个据点刘庄。将军仰天长舒:“好啊!”即昏睡过去。三日后,方醒,众将领急前往慰问。将军面容憔悴,轻声问:“有没有鸡汤啊?”

“陈不离粟,粟不离陈”

1946年10月15日,中央军委致电等:山东、华中野战军会师后,在陈毅领导下,负责战役指挥。见电后,陈毅对粟裕曰:“军事上我出题目,主要由你来做文章。”粟裕答曰:“我还像过去那样,当好你的助手。”之后,粟裕将军作为陈毅之助手,珠联璧合,亲密无间,故华东有“陈不离粟,粟不离陈”之说。

新四军老战士徐玉田言:华东战场上,陈毅虽为司令,具体作战指挥多依仗粟裕将军。有时前线部队指挥员来电话叫困难,陈毅大声训斥:“你们要坚决按粟司令的指示执行!”或曰:“他说的就是我的意见,你们照办就是了!”

长途行军必与司机轮流驾驶

粟裕将军善骑,且能倒骑马背,如张果老之倒骑毛驴。行军途中,将军常召开“马背会议”,背朝前,面朝后,与马上诸将徐行徐议事。

粟裕将军喜开车,凡长途行军,将军必与司机轮流驾驶,乐此不疲。1948年4月,将军奉中央、毛主席之命,由河南濮阳赶到河北省阜平县南城庄汇报,途中有一半路程为将军持方向盘驾驶。

粟裕将军喜音乐,会月琴、口琴、洞箫、钢琴。尤喜演奏《新四军军歌》。歌曲、汉剧、京剧亦为将军拿手好戏,战斗间隙常雅兴突发,一展歌喉。抗日战争某日凌晨,粟裕将军率部转战途中,欲借宿一小学。教师见军人至,急关门躲避。将军命部队就地休息,取口琴吹奏《苏武牧羊》。教师闻之,急开校门迎部队进。

每到一地即出五元请吃狗肉

粟裕将军带兵严而不厉。某日,粟裕将军至训练场,见几位战士边练射击边聊天。将军从口袋里取出一枚铜钱,置于枪之准星,命一士兵曰:“击发!”随着扳机声,铜钱“当啷”落地。将军取枪,卧姿趴下,复置铜钱于枪之准星,击发数次,铜钱纹丝不动。将军站起,即走。众士兵羞愧不已。

粟裕将军喜吃狗肉。部队行军,每到一地,将军即出五元钱“请客”,派人与群众商量打狗。部属凡吃狗肉,必送将军一份,无论何时将军均喜纳之。故将军发怒时,参谋人员急传令:“打狗!打狗!”

粟裕将军每临大战有静气。黄桥战役前夕,将军居溧阳水西村,处理完公务后,仍荷锄下地,或挑水,或锄地,或拔草,或与当地农民闲话桑麻。殊不知一场大战将至也。

会场“装聋”气走

粟裕将军身居高位,常轻车简从,微服出访。某日,将军至某部,哨兵不识将军,挡之门外。将军和颜悦色曰:“小同志,我有事找你们领导,让我进去吧。”哨兵横枪挡之,曰:“不行!这有规定,等会儿给你通报一声。”哨兵进请示,将军则蹲于门口,等待之。直至哨兵回复,方进。某日,将军着便服至三○一医院探视其夫人楚青。因不到探视时间,医务人员阻之,将军即怀抱一网兜苹果,坐病房大楼外台阶上,安详等待。探视时间到,方进。此两事余闻康林等将军言之。

1975年初,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粟裕将军任解放军代表团团长。某日,江青到军队代表团参加讨论。某将军问粟裕:“粟裕同志,是否请江青同志给大家讲话?”粟裕将军急转身与人搭话,佯装未闻之。某将军不解,又问之,粟裕继续与人搭话,仍不理。江青见状,不发一言,忿忿而去。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