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在说中国的言论不自由

洪流奔腾 收藏 3 622
导读:薛蛮子因嫖娼被抓以来,网络上一直有些人宣称这是“打击言论自由”。公安机关打击卖淫嫖娼由来已久,中国从事这项非法活动的人,也都该知道有风险。这些年公安机关扫黄抓的人大概不计其数,但这次抓住的因为是薛蛮子,就跟“言论自由”挂上了关系。这个逻辑中包含了一种特殊主义的偏执。   薛蛮子如果是初嫖,或者非常偶尔地嫖一次,尚可怀疑他是被“盯上了”。但案情显示,薛蛮子嫖娼成瘾,仅最近一个月就嫖了多次,从概率上说这次他被撞上,抓的27个人中有他一个,一点也不奇怪。   “打击言论自由”是顶大帽子,西方世界常

薛蛮子因嫖娼被抓以来,网络上一直有些人宣称这是“打击言论自由”。公安机关打击卖淫嫖娼由来已久,中国从事这项非法活动的人,也都该知道有风险。这些年公安机关扫黄抓的人大概不计其数,但这次抓住的因为是薛蛮子,就跟“言论自由”挂上了关系。这个逻辑中包含了一种特殊主义的偏执。

薛蛮子如果是初嫖,或者非常偶尔地嫖一次,尚可怀疑他是被“盯上了”。但案情显示,薛蛮子嫖娼成瘾,仅最近一个月就嫖了多次,从概率上说这次他被撞上,抓的27个人中有他一个,一点也不奇怪。

“打击言论自由”是顶大帽子,西方世界常把它往中国头上扣。现在国内一些人也在一些具体事上给政府扣这样的帽子,试图施加压力。按他们的意思,只要一个人热衷发表反体制言论,无论他做了什么,都是“不能动”的。否则就是“打击言论自由”。这实际在要求法律对他们网开一面的特权。

- 围绕言论自由的争论可谓经年累月,如果本文掉进对它的概念诠释,别的就什么也不要写了。

但可以总结的是,第一,中国改革开放的历程同言论自由的发展是积极互动的关系,而不是相反。互联网技术的进步推动了言论自由,国家对这一趋势的总体态度是相向而行,而不是排斥。第二,言论自由是有边界的,这几乎是人类社会的常识。一些人拒绝任何边界的存在,属于非理性甚至是胡搅蛮缠。言论自由的边界包括不能散布有害社会的谣言,不能危害国家基本政治制度等等。

在实践中如何认定言论自由的边界,对这个问题中国社会实际上一直在摸索。但只要承认边界的存在并有遵守边界的意识,事情就好办。现在的问题是一些人宣扬言论自由应当是无限的,而且认为自己就是言论自由的化身。

薛蛮子嫖娼被抓是纯治安事件,因为他是出名的大V,引来不同方向的重重议论,但舆论尘埃落定,它还是治安事件。绝大多数网民在网上说话没受任何影响,极少数人开始“出言谨慎”,那是他们大概早就知道自己说话经常越界,罔顾社会责任,因此有些心虚。

用薛蛮子嫖娼被抓来讨论言论自由的问题,几个话头根本对不到一起。这样的讨论只能是偷换命题、把假设当事实以及乱扣帽子的大杂烩。

单就言论自由来说,中国主流社会不存在对它的厌惧心理,主流的思考是如何让它同中国社会不断前进的现实相协调,是一种引导和管理的态度。但确实也有一些人自己先围绕“言论自由”做了政治上的上纲上线,并且有以“言论自由”做政治盾牌的强烈意愿。他们在极大增加“言论自由”概念的复杂性。他们要求的东西和大多数民众希望的言论自由不是同一样东西。

只要卖淫嫖娼在中国是非法的,无论谁搞这种活动今后仍有可能被抓。扫黄的公安干警脑子里不会想到它同言论自由有什么关系,热衷在网上搞批评的人也不必强行引申这个联系。以事实为依据,而不是以想象为线索,这对每个人在大量信息中不钻牛角尖,也不被误导十分重要。▲(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