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称日本谋求国家战争权 野心昭然若揭


政协委员称日本谋求国家战争权 野心昭然若揭



资料图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1945年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宣布投降,9月2日日本与盟军在“密苏里”号战列舰上签署日本投降书,标志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最终的胜利。次年起,9月3日被确定为抗战胜利纪念日。

日本被牢牢钉在战败国的耻辱柱上。根据《波茨坦公告》设立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以“反和平”“反人道”罪对日本的侵略行径定了性。1951年9月,日本为获取所谓《旧金山和约》,公开接受战争罪行的裁决。这段黑白分明的历史,在战后的日本竟一直争论不休。安倍二次上台,揣着明白装糊涂,竟说“侵略”没有明确定义。有日本政客还说战败是最大的错。日本右翼分子更是颠倒黑白,把日本在二战中的侵略战争说成是正义战争、大东亚解放战争。侵略战争肯定论在日本大行其道。

日本对战争责任和战后问题未作彻底清理和解决,而日本不同政权根据政党政治需要和政客政治取向对这段历史作出不同的解释。美国在日本对二战的认知上难咎其责。战后,美国为日本制定宪法,进行民主改造。但冷战帷幕拉开后,美国出于对付苏联和共产主义的需要改变对日政策,迅即对日本再武装,帮其实现现代化,使其成为美国全球战略的一个棋子。

内因是主要的。1868年日本开展维新运动,脱亚入欧,向欧学习。此时欧洲在海外掀起殖民高潮,攫取巨额财富,日本垂涎三尺,按捺不住侵略扩张之心。1879年日本吞并琉球;1894年对华发动甲午战争,攫取了中国台湾和附近岛屿及巨额战争赔偿;1904年对俄罗斯发动海战;1937年日本发起全面侵华战争,并很快将魔爪伸向其他亚洲国家。日本侵略者犯下的滔天罪行,成为人类历史上最野蛮最残酷的一页,给中国和亚洲国家造成巨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日本在和平宪法的护卫下,医治了战争给日本人民带来的创伤,经济快速发展,军力不断壮大,成为亚洲大国强国。如果说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历史是畸形的,那二战后的日本发展也是畸形的。日本以为签订《旧金山和约》,就可以融入国际社会,成为“正常国家”——然而,由于对二战罪行未作彻底清算,二战期间的罪犯进入政府各个岗位甚至内阁,他们对二战侵略史没有正确认识,对战争罪行(包括南京大屠杀、慰安妇等)拒不承认,不仅影响了日本新生代对历史的认知,更将这段历史与整个日本历史割裂,企图成为任人评说、随意评说的历史。

当下,安倍政权和日本右翼分子再次否认二战侵略史,鼓噪修改宪法、将自卫队改为国防军,谋求国家战争权,其战略野心昭然若揭,必然引起周边国家高度警惕。历史是一面镜子。不承认自己的历史,何谈未来;不承认自己的错误,何以修身立国?不承认自己的侵略史,难免会重走老路,重蹈覆辙。这样的国家是正常国家吗?连日本一些媒体都认为这样的国家是不健全的国家,在受到过日本严重伤害的亚洲国家眼中更是难以信任日本。

美国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上世纪40年代对日本人的矛盾性格作出评论:既好斗又和善,既尚武又爱美,既蛮横又文雅,既刻板又富有适应性,既顺从又不甘人摆布,既忠诚不二又会背信弃义,既勇敢又胆怯,既保守又善于接受新事物。这种性格的矛盾和纠结,可以用来分析日本的一些行为,却不能成为日本拒绝反省和否认历史的借口。

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8年了。只有牢记历史,法西斯才不会重来,和平才可预期。只有直面历史、彻底清算二战“幽灵”,日本才能真正成为“正常国家”,才能获得亚洲国家和人民的信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