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钓鱼岛局势恶化,人民日报一篇文章指出琉球地位未定以来,网上一直有人坚持声称琉球是中国的领土,或者声称历史上蒋介石痛失琉球,甚至有人表示要支持琉球独立,在论坛上引发了一系列的口水战,甚至也引发了琉球本地的复国独立运动人士的反感乃至恐惧。

但是我只能遗憾地告诉那些“爱国”的朋友们,琉球,从来不是中国的领土,既然未曾拥有,也就不必奢谈失去。

我不知道大多数人认为琉球是中国领土的根据都是什么,但我很清楚的知道,一部分人坚持认为琉球是中国领土的一个证据就是闻一多先生的《七子之歌·台湾》,就是那句“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琉球是我的群弟,我便是台湾。”

虽然我也很欣赏诗人身上的浪漫主义气质,欣赏他的唯美主义作品,但是,我不得不说,浪漫主义终归是浪漫主义,浪漫主义不是现实主义,而在生活中,在历史问题上,最终说了算的还是现实主义。

在中国的史书中,对琉球的记载,最早见于明朝,在中华书局1974年4月第1版《明史》(可在very cd下载,本文引用史料均可在该网站下载)的三百二十三卷,《明史·列传二百十一·外国四》赫然记载着琉球、吕宋、合猫里、美洛居、沙瑶呐哔啴、鸡笼、婆罗 麻叶甕、古麻刺朗、冯嘉施兰、文郎马神等国。

我们先来看看《明史》里是怎么记载的。

“琉球居东南大海中,自古不通中国。元世祖遣官招谕之,不能达。洪武初,其国有三王,曰中山,曰山南,曰山北,皆以尚为姓,而中山最强。五年正月命行人杨载以即位建元诏告其国,其中山王察度遣弟泰期等随载入朝,贡方物。帝喜,赐《大统历》及文绮、纱罗有差。七年冬,泰期复来贡,并上皇太子笺。命刑部侍郎李浩赍赐文绮、陶铁器,且以陶器七万、铁器千,就其国市马。九年夏,泰期随浩入贡,得马四十匹。浩言其国不贵纨绮,惟贵磁器、铁釜,自是赏赉多用诸物。

。。。。。。

成祖承大统,诏谕如前。永乐元年春,三王并来贡。山北王请赐冠带,诏给赐如中山。命行人边信、刘亢赍敕使三国,赐以绒锦、文绮、纱罗。明年二月,中山王世子武宁遣使告父丧,命礼部遣官谕祭,赙以布帛,遂命武宁袭位。四月,山南王从弟汪应祖亦遣使告承察度之丧,谓前王无子,传位应祖,乞加朝命,且赐冠带。

帝并从之,遂遣官册封。

。。。。。。

仁宗嗣位,命行人方彝诏告其国。洪熙元年命中官赍敕封巴志为中山王。宣德元年,其王以冠服未给,遣使来请,命制皮弁服赐之。三年八月,帝以中山王朝贡弥谨,遣官赍敕往劳,赐罗锦诸物。

山南自四年两贡,终帝世不复至,亦为中山所并矣。自是,惟中山一国朝贡不绝。”

从这几段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明朝时,中国与琉球(最初是三个国家,后来是一个国家)的关系是,琉球每年到中国向皇帝进贡,明朝皇帝回赐琉球使者贵重礼物(以琉球的标准),并赐给琉球国王以冠带礼服以及国王印,琉球国王死了要向中国皇帝报丧(这很正常,现在谁家死了长辈,不也要到处报丧吗),换了新王,要请中国的皇帝册封。

同样的记载我们也可以在中华书局1977年12月第一版《清史稿(内部发行)》的第五百二十六卷《清史稿·列传三百十三·属国一·朝鲜 琉球》中找到。

“琉球,在福建泉州府东海中。先是明季琉球国王尚贤遣使金应元请封,会道阻,留闽中。清顺治三年,福建平,使者与通事谢必振等至江宁,投经略洪承畴,送至京,礼官言前朝敕印未缴,未便受封。四年,赐其使衣帽布帛遣归。是年,尚贤卒,弟尚质自称世子,遣使奉表归诚。

十年,遣使来贡。明年,再遣贡使,兼缴前朝敕印,请封,允之。诏曰:‘帝王祗德底治,协於上下,灵承於天,薄海通道,罔不率俾,为籓屏臣。朕懋缵鸿绪,奄有中夏,声教所绥,无间遐迩,虽炎方荒略,不忍遗弃。尔琉球国粤在南徼,乃世子尚质达时识势,祗奉明纶,即令王舅马宗毅等献方物,禀正朔,抒诚进表,缴上旧诏敕印。朕甚嘉之,故特遣正使兵科副理官张学礼、副使行人司行人王垓,赍捧诏印,往封为琉球国中山王。尔国官僚及尔氓庶,尚其辅乃王,饬乃侯度,协抒乃忠荩,慎乂厥职,以凝休祉,绵於奕世。故兹诏示,咸使闻知。赐王印一、缎币三十匹,妃缎币二十匹;并颁定贡期,二年一贡,进贡人数不得逾一百五十名,许正副使二员、从人十五名入京,馀俱留闽待命。’既而学礼等至闽,因海氛未靖,仍掣回。

康熙元年,敕曰:‘琉球国世子尚质慕恩向化,遣使入贡,世祖章皇帝嘉乃抒诚,特颁恩赉,命使兵科副理官张学礼等赍捧敕印,封尔为琉球国王。乃海道未通,滞闽多年,致尔使人率多物故。朕念尔国倾心修贡,宜加优恤,乃使臣及地方官逗留迟误,均未将前情奉明,殊失朕怀远之意。今已将正副使、督抚等官分别处治,特颁恩赉,仍遣正使张学礼、副使王垓令其自赎前非,暂还原职,速送使人归国。一应敕封事宜,仍照世祖章皇帝前旨奉行。朕恐尔国未悉朕意,故再降敕谕,俾尔闻知。’於是学礼等奉往至其国,成礼而还。.......

六年,贡使仍赍表入觐。七年,重建柔远馆驿於福建,以待琉球使臣。”

从明史和清史稿的体例来看,两个朝代都不认为琉球是中国的领土,因为它们都把琉球放在外国或者属国里(清史稿放在属国里,与朝鲜同篇,难道说朝鲜在清朝是中国领土?)作为官修正史,可能会在具体细节上有所篡改,但是在体例上不会有错,是中国的领土就是中国的领土,应该列到地理志里,不是中国的领土就不是中国的领土,应该列到列传的外国篇里,丝毫马虎不得。要知道在文字狱盛行的康雍乾时代(明史为张廷玉在明代史料的基础上编撰的),写错书是有掉脑袋的危险的。

从两部正史的记载来看,明清两代与琉球的关系,是古代中国典型的宗藩朝贡关系,即藩属国(琉球)的国王继位,须经过宗主国(中国)的册封,才算取得合法的地位;藩属国需定期向宗主国进贡;宗主国负有帮助藩属国维护统治秩序的责任。必须注意的是,和西方其他宗主国不同的是,中国历代王朝对藩属国大都采取怀柔政策,很少干预其内政,却无偿为其提供保护。这跟西方国家作为宗主国控制殖民地的内政、国防、外交、经济,在殖民地驻军的费用由殖民地政府承担部分或者全部(比如英治时期的中国香港,英国在香港驻军的费用就是由香港本地负担一半)有着本质的差别。

同时,我提醒大家请注意两点,第一,藩属国的国王是先继位再册封,而不是先册封再继位,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差别。这就好比你所在部门的领导调走了,上级部门的老大说,你们关上门商量一下,谁来当部门老大,商量好了告儿我一声,我这儿签个字就OK,和上级部门的老大从另外一个部门拉来一个人,指着他对你们说这就是你们新的老大之间的差别。虽然都是换老大,两种不同的作法,给你的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

第二,在古代中国的传统宗藩关系中,虽然宗主国负有帮助藩属国维护统治秩序的责任,但是这种帮助,不是主动的,而是需要藩属国国王请求,且中国不主动在自己的藩属国驻扎军队(如果能找到中国主动在琉球驻军的证据,请告诉我一声),即便是应邀维护藩属国的统治秩序,也会在驻扎一段时间后主动撤军(比如1894年清军应邀镇压东学党起义后,就与日本协商双方同时撤出在朝鲜的驻军)。这一点就直接证明,琉球不是中国的固有领土。还记得香港回归之前针对解放军进驻香港问题,中英两国展开的激烈交锋吗?中国中央政府坚持在香港驻军的唯一理由就是,对一个地区行使主权的象征就是驻军。

当然,也有人说,琉球国王需要接受中国皇帝的册封,这就证明琉球不是独立国家,但是我想说的是,别说琉球国王需要接受中国皇帝的册封了,哪怕他把中国皇帝奉做自己的皇帝,琉球该是独立国家还是独立国家,怎么也扯不到琉球是中国领土这方面来。

在国际法中区别独立国和附属国是根据外部的表现而不是根据基本的政治现实情况。只要一国执行着独立国家通常执行的职能,如派遣和接受大使、缔结条约、提起国际诉讼等等,这个国家就是国际法意义上的独立国。

从历史上看,琉球至少是可以在不知会中国政府的情况下缔结条约。1693年,萨摩藩逼迫琉球割让北部的奄美群岛给予日本,这个割让行为可不是萨摩藩与清政府签署条约完成的,也不是琉球国事前向清政府申请(来得及吗)了,或者事后向清政府报备了(清史稿中无详细记载,仅用“北部中有八岛早属日本,仅存一岛”一笔带过),可以认为是琉球王国政府单独与日本萨摩藩缔结条约,从这一个角度来说,当时的琉球是个独立国家。

更何况,在这个世界上并不缺乏把另一个国家的元首作为自己国家元首的独立国家,其代表就是15个英联邦王国,他们分别是:安提瓜和巴布达、澳大利亚、巴哈马、巴巴多斯、伯利兹、加拿大、格林纳达、牙买加、新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圣基茨和尼维斯、圣卢西亚、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所罗门群岛、图瓦卢。

如果按照某些“爱国青年”的说法,琉球国王接受中国皇帝的册封就证明琉球是中国的领土的话,那么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内的15个英联邦王国岂不都是英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恐怕这15个英联邦王国的公民们不会赞同这些“爱国青年”们的奇葩想法吧?

不管怎么样,琉球在历史上从来不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至于未来会不会真正成为我们的东海明珠,那要看我们是否足够强大。“爱国青年”们,请认清历史、认清现实,不要把爱国仅仅挂在嘴上,请脚踏实地,而不是乱放嘴炮。

本文内容于 2013/9/3 16:31:58 被幽灵寂寞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