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诵春秋,心忘大义,数典忘祖,乃是尔曹]驳“子产不毁乡校”《转》

子产是铁腕士大夫,他说“民不可逞,度不可改。”他不但跟维护造谣没什么关系,对毁谤政事的人还予以打击。3000字长文详细梳理《春秋》左传给出全面子产。已发微博在此备份

最近“子产不毁乡校”微博炒得挺火,是怎么回事呢?先是有网民在网上造谣污蔑称狼牙山五壮士欺压百姓,百姓于是将他们的行踪告诉日军,他们才不得不跳崖。该信息引起众多网民的转发及评论,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该网民后被警方行政拘留。于是南方系不满了,@南方日报 官博发了这个消息之后加了句:“历史由公安定了?!”@广州公安 官博也与此唱和,发微博称“子产不毁乡校”。

借古讽今,来头不小,此典出自儒家四书五经中的《春秋》左传.襄公三十一年。“郑国人在乡校里游玩聚会,议论国家政事。然明对子产说:“毁了乡校怎么样?”子产说:“为什么?人们早晚事情完了到那里游玩,来议论政事的好坏。他们认为好的,我就推行它;他们所讨厌的,我就改掉它。这是我的老师。为什么要毁掉它?我听说用忠于为善,能减少怨恨,没有听说用摆出权威能防止怨恨。靠权威难道不能很快制止议论?但是就像防止河水一样:大水来了,伤人必然很多,我不能挽救。不如把水稍稍放掉一点加以疏通,不如让我听到这些话而作为药石。”

乡校是议论政事,怎么子产不禁乡校,就成了容忍污蔑先烈造谣了呢?而且,子产这些话看起来很漂亮,但实际情况是如何呢?我们来翻翻故纸堆(以下不作说明,所引史料一律来自《春秋》左传)。

子产从鲁襄公十九年被立为卿,到襄公三十年开始正式执政,此时也就一年时间。原文的意思是郑国人在乡校中游玩,议论现在的政事。注意,这是说明子产的执政跟之前大不一样,所以左传中才特地写出。那么,子产从政一年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呢?回溯至《左传 襄公三十年》中可见一斑:众人唱道:“计算我的家产而收财物税,丈量我的耕地而征收田税。谁杀死子产,我就帮助他。”仅仅一年就到这种程度,可谓是民怨沸腾。当然,执政三年后,民众又转为支持子产这是后话暂且不提。但乡校中的议论,跟造谣污蔑先烈又有什么关系?

从后文看,襄公三十一年的子产的话 “他们认为好的,我就推行它;他们所讨厌的,我就改掉它。这是我的老师。为什么要毁掉它?”这也是有问题的。鲁襄公三十一年去世,接替他的是鲁昭公,《左传 昭公四年》中记载:子产制订丘赋的制度,国内的人们指责他,说:“他的父亲死在路上,他自己当蝎子的尾巴,还在国内发布命令,国家将要怎么办?”子宽把话告诉子产。子产说:“有什么妨害?如果有利于国家,生死都不计较(即后世有名茍利社稷,死生以之)。而且我听说做好事的不改变他的法制,所以能够有所成功。百姓不能放纵,法制不能更改。《诗》说:‘在礼义上没有过错,为什么怕别人说的话。’”

这哪是什么“他们所讨厌的,我就改掉它”呢?此时子产已经不是刚执政才一年,而是执政五年以上了。等到了昭公六年,子产更进一步。

《左传 昭公六年》记载,子产执政下的郑国,三月铸刑书公布于民。让人民知晓法律,是个好事。但引起了叔向的不满。叔向写信给子产指责他,其中说“。现在您辅佐郑国,划定田界水沟,设置毁谤政事的条例,制定三种法规,把刑法铸在鼎上,准备用这样的办法安定百姓”,看到没,“毁谤政事”也是要受到处理的,否则不可能单独提出来作为刑法铸在鼎上。

再看看十多年后,子产临死前几个月对接替他的大臣子大叔怎么说的:《左传 昭公二十年》记载,子产说,我死以后,您必定执政。只有有德行的人能够用宽松的方法来使百姓服从,其次就莫如严厉。火势猛烈,百姓看着就害怕,所以很少有人死于火。水性懦弱,百姓轻视并玩弄它,很多人就死在水中。所以执政宽松而想治理好国家很难。大叔为政,不忍心严厉而非常宽松,结果盗贼四起,甚至聚集于萑苻之泽。大叔后悔,说早知道听子产的话。于是率领士兵猛攻,将萑苻之泽的盗贼全部杀死,其他地方的盗贼才稍稍收敛。

回顾了这么久的历史,让我们再回到@广州公安 那条微博上来:“[谣言必须打 打击须依法 严防扩大化!]散步谣言的客观后果要足以引起群众恐慌,干扰了国家机关以及其他单位的正常工作,扰乱了社会秩序,才能使用治安处罚法,而一些歪曲历史事实的谣言,不是现实的,没有扰乱公共秩序。子产不毁乡校。打击造谣要防扩大化,若人人噤若寒蝉,相视以目,显然是噩梦。”(该微博已被删除,不过子产不毁乡校的接力棒已被广东多个官博接起,薪火不断,不再一一列举)

看来,@广州公安 官博认为,歪曲历史事实,不是现实的,没有扰乱公共秩序,就可以无视。为了加强这一点,还特地引用《春秋》左传“子产不毁乡校”的典故,学古代儒生,言毕称古。从《春秋》左传记载可以看出,子产,是一个讲究礼,维护郑国统治阶级利益,铁腕色彩浓厚的古代士大夫,他连善于“纳谏”都做不到,并非是以@广州公安 为代表的众多官博私博所臆想的能够容忍治下不同意见,古代执政民主代言人。“子产不毁乡校”不但跟维护造谣没什么关系,而且子产更进一步,对毁谤政事的人还予以打击。

@广州公安 官博引经据典,怎会不知《春秋》是一本以“礼”为核心的史书?为这本“经”作传的,不管是左传还是公羊传等传也好,没有脱离这个礼字。而礼是什么,《礼记 曲礼上》说:“礼,不妄说人,不辞费。礼,不逾节,不侵侮,不好狎。修身践言,谓之善行。行修言道,礼之质也。” 礼是用来教化万民的,在礼的核心中,对先烈对祖先的尊崇,是无可辩驳的。《论语 学而》:“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对歪曲历史,歪曲先烈,引发恶劣后果的谣言,怎能不予以查处!按照@广州公安 的那篇微博逻辑,发篇微博说“岳飞其实是投降派,早就暗通金国”,“731是假的,南京大屠杀是假的”广泛传播,也可以么?

还好,@广州公安 官博仅是个案,明事理的公安官博不少, @安徽公安在线 官博的一条微博鲜明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微议论#古往今来,一切民族和国家都会重视自己的历史,都会善待自己的历史遗产。历史是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和智慧宝库,它有助于提升民族素质,增强民族的自信心和凝聚力。历史是一面镜子。从苏联解体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乱史灭国的轨迹,看到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所造成的严重危害。”

长期以来,正是由于某些人的不作为,为政“以宽”,所以**系,某鸡汤,这样的大V,官博造谣者大行其道,部分升斗小民被其误导,以为造谣无罪,娱乐至上,纷纷模仿。可惜他们没有那些大V官博的深厚背景,一旦有变,上游放水水位升高,大V官博抢先得到风声收敛保全自己,而白丁黔首仍茫茫然,自然多“溺水身亡”,这不正是两千多年前子产所担心的事情么?可当这些人“溺水”后,大V官博又跑来抢“人血馒头”,以正义自居,或喊着为何多年前不查处,现在才查,或抱个古代假牌位,叫不要打击扩大化云云。妄图想让真心举报贪腐,举报不良现象的群众“兔死狐悲”。事实上,正是这些微博,将言论自由扭曲为造谣自由,让人们错以为人不必为自己的言论负责,从而导致某方更有借口收紧空间,更有理由将言论自由污名化。一方面放纵造谣者,一方面对真正的举报者,不同意见者或群起攻之,或打入囹圄,使得道路以目,四方喑喑,只有你们为天使,他人即恶魔。这就是你们**系想达到的结果么?

口诵春秋,心忘大义,数典忘祖,乃是尔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