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仁勇:如果江青只是一个艺术家

博客中国 收藏 3 606
导读:test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10年11月18日,美国《时代》周刊选出“20世纪25位最具权力的女性”。毛泽东的夫人江青与撒切尔首相、梅厄总理、希拉里国务卿、默克尔总理等一众政坛女强人一起入选。江青也是当选人物中唯一的一名亚洲女性。

我们来读一下《时代》周刊给江青的“颁奖词”:“身为中国第一夫人,她借助丈夫毛泽东的权威,呼风唤雨,从不怯于夺取权力——在‘文化大革命’中掌控文化部门时,江青下令‘破四旧’,毁坏了数不清的文物古迹;她还大兴冤狱,涂炭生灵,仅1966-1969年,被其迫害致死者就多达50万人。“

如你所知,这一段“颁奖词”并无褒扬之意。事实上,作为政治人物的江青,她的下场也相当不堪。1977年,曾经担任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江青被永远开除出党。1981年,江青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后依法减为无期徒刑。1991年5月14日,江青在北京酒仙桥寓所自杀身亡。据称,她在床单上留下最后的遗言,“主席,我爱你!您的学生和战士来看你来了。”

近年来,越来越多被披露的珍贵资料显示,江青除了在政治舞台上的蹩脚表演外,在艺术舞台上有其独到之处。

她是一个少年成名的演员,17岁时就因为在济南主演田汉话剧《湖上悲情》而在戏剧界崭露头角,后在上海主演易卜生的话剧《娜拉》,红极一时;

她是一个文学青年,曾经跟大师级文学家沈从文学习写作,发表过小说、散文;

她是一个戏剧家,1963年推动并领导了现代京剧改革,所推出的《红灯记》、《沙家浜》等八个样板戏,成为中国现代戏曲艺术的经典之作;

她是一个书法家,书法艺术成就很高,她书写的“毛体”作品,曾经让包括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在内的机构都错误地当成毛泽东真迹予以收藏和展览。据说有一次李讷要向毛泽东学书法,毛说,你去跟你妈妈学吧,她写得比我好;

她是一个摄影家,中南海专职摄影家杜修贤曾经在在回忆作品《中南海摄影师亲历:江青的红都女皇梦》中评价江青的摄影才艺,“如果抛开性格不谈,就论她的摄影技术,还算不错的。”……

一个普通人,拥有上面任何一个艺术领域的造诣,他就足以在该领域扬名立万、成名成家。而江青是在这几个领域都做得相当出色。这让我不免喟叹:如果江青不将人生定位于一个政治人物,而是一个艺术家,她的命运又会如何?至少,应该不会像她后来那样,身败名裂,沦为千夫所指吧?

性格决定命运。江青与生俱来那种偏激、狭隘、尖刻的性格,决定了她不是一位优秀甚至合格的政治人物。对于江青的性格,毛泽东最清楚。1967年,毛泽东曾评价江青,“你这个江青,眼高手低,志大才疏,你眼里只有一个人。”1974年又写信告诫江青,“不要多露面;不要批文件;不要由你组阁(当后台老板)。你积怨甚多,要团结多数。至嘱。人贵有自知之明。又及。”正因为对江青看得太透,在很长的时间里,毛泽东并没有给江青安排具体职务。

关于江青的性格,我举一个小小的例子。在文革期间,江青非常喜欢给人改名字。1974年6月22日,江青来到天津市宝坻县小靳庄,当地有一个妇代会主任叫周福兰。江青把她的名字改为“周克周”,表示要“克制周公”。这里的所谓“周公”,指的就是周恩来总理。江青还非常直白地说,“用咱们这个周,克制他那个周”。

这种到处树敌的做法,江青在文革中干得太多,而且更激烈。多少开国元勋被江青打倒在地,还要踏上一只脚。1967年,江青等人要整周恩来的干女儿孙维世,他们获取了孙维世写给毛泽东和周恩来的信件。江青把信件拿去找周恩来,指责他纵容自己的干女儿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南京大学中文系主人丁帆发表在《党史纵横》的文章《1967年周恩来为何遭江青打耳光?》称,江青为此打了周恩来一击耳光。堂堂共和国总理都免不了遭受江青的侮辱,遑论其他人?因此,除了极少数投机分子之外,江青虽然身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她基本上没有什么拥护者,失败在所难免。

可悲的是,虽然四处树敌,可江青却并没有意识到周围人对她的反感和仇恨。鉴于当时的特殊情况,这种反感和仇恨又没有正常排解的渠道,渐渐发展成不可调和的矛盾和斗争,以至于到了毛泽东逝世之后,对这位毛泽东遗孀只能采取抓起来进行刑事审判的方式。

历史不容假设。在政治舞台和艺术舞台之间,江青最终选择了前者。这也使中国少了一位出类拔萃的艺术家,多了一位身败名裂的政治家——这样的政治人物,在中国几千年历史长河中,多得数不胜数。更重要的是,他们无一例外地都给国家、民族和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作者:何仁勇


本文内容于 2013/9/2 15:29:25 被小编a45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