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疑问:鲁迅为什么少写痛斥日寇的杂文?

棍子我小时候看《鲁迅选集》,从小说部分看起,对鲁迅先生充满崇敬。在十五年前,亲往鲁迅故里绍兴瞻仰。当晚在当地的“咸亨酒店”吃茴香豆喝当地的红色的糯米酒“十八红”,大醉。

在前年,棍子我重翻鲁迅的文章,发现在“第一次淞沪抗战”时候,鲁迅就在上海居住,但是鲁迅根本就没有写过痛斥日寇的杂文,不信的话大家可以翻开《鲁迅全集》找一找。这是为什么呢?

请看鲁迅先生的年谱中的一段:

1932年一月二十九日遇战事,在火线中。次日避居内山书店。二月六日,由内山书店友护送至英租界内山支店暂避。四月编一九二八及二九年短评,名曰:《三闲集》。编一九三〇年至三一年杂文,名曰:《二心集》。五月自录译著书目。九月编译新俄小说家二十人集上册讫,名曰:《竖琴》。编下册讫,名曰:《一天的工作》。十月排印《两地书》。十一月九日,因母病赴平。同月二十二日起,在北京大学,辅仁大学,北平大学,女子文理学院,师范大学,中国大学等校讲演。

即使是在后来的几年中,直到鲁迅逝世,也难看到鲁迅痛斥日寇的文章。

当然,也很少看到鲁迅痛斥国民党的文章。

请网友拍砖。


本文内容于 2013/9/2 12:42:31 被烧火棍子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楼主想说什么??

想挑鲁迅先生的刺,以此打击其名声?

现在国家对鲁迅先生的文章开始冷处理……呵呵,老百姓们不傻,都知道为什么!!!

主要是鲁迅先生的文章太犀利,让有些人坐不住了,于是差遣狗们开始对先生进行诋毁

一条狗而已~~~无耻的狗~~~


26楼hot1030

深度疑问:烧火棍子为什么要发《鲁迅为什么少写痛斥日寇的杂文?》的帖子,主观目的是什么?为了出名?为了装B?,还是有别的目的?

原帖已被删除

人家儿子了解父亲,总比你这个二百五闭着眼睛胡编要可靠几百倍吧?至少人家儿子对于父亲平常用什么药肯定比你清楚得多,对么?

什么叫痛斥日寇的杂文,我都已经列举出这么多内容,你还打算要什么你心目中的痛斥日寇杂文?你给我拿出个例子来,让我看看什么样的杂文,符合你心目中痛斥日寇的内容,好不好?

污蔑的话,真抱歉,我从来不污蔑谁,如果说你根本不甚了了就在这里胡言乱语也是一种污蔑,我认为这简直是对“污蔑”二字的最大污蔑。说你想当然地胡说什么鲁迅不让青年们读古书,这件事是对你的污蔑吗?

果然是128,人家鲁迅因为战乱去内山书店,这到底有什么不对?难道要在上海被日本人的炮火炸死才算是他具备一个中国人的气节么?你说鲁迅逃跑,那么那些御用文人们在一二八事变期间又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难道他们上阵杀敌了?难道他们冒着日军的炮火往上海抗日救亡了?最重要的是,上海是中国的地方,你炮党居然能让日本人的炮火在上海肆虐,不去看看这其中透露出的问题,却把眼睛盯在一个老病文人在“上海被日本人炮火覆盖的时候有没有英勇赴死”的事情上,你还真是颠倒黑白到无耻的境地了。

而除了一二八之外,还有什么风吹草动让鲁迅跑进租界寻求保护了,请说出来啊,你不是说“稍有风吹草动就如何如何……”,那么肯定不止一次啊,请问还有哪次,哪些次?别顾左右而言他,回答我的问题。

看到这里,我又不禁莞尔了,阁下的观点原来自己说不出来,还要抄送王俊义的文章,你的观点莫非自己没有表达能力把它归纳总结出来么?还真是小学文化水平了。我和你不一样,至少在写这些批驳文字的时候,除了引用必要材料以外,我还是能说出一点自己的话的。

问问你,一二八事变时,你们家胡适胡大公子,林语堂林大少爷,可曾在其间发表过什么激烈而饶有生气的抗战文字。嗯?不要盯着鲁迅一个人,俗语有云,有比较才有提高。让我们都来欣赏一下棍子所青睐的一二八时期的硬骨文人都该是怎样的风采,好不好啊?


1、对于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本质,鲁迅认识得比别人要早。据当年弘文学院的同学沈瓞民在《鲁迅早年的活动点滴》一文中说:那时日俄战争开始,广濑武夫沉船封锁旅顺。我国有一小撮的留日学生,却还在同情日本、崇拜日本。鲁迅对日本的侵略野心,非常愤怒。他同时指出,蔡鹤卿(元培)和何阆仙(琪)在上海创办《俄事警闻》,竟也袒日而抑俄,这事太无远见。鲁迅说:日本军阀野心勃勃,包藏祸心,而且日本和俄国邻接,若沙俄失败后,日本独霸东亚,中国人受殃更毒。于是他向蔡、何提出三点意见:(一)持论不可袒日;(二)不可以“同文同种”、口是心非的论调,欺骗国人;(三)要劝国人对国际时事认真研究。后来《俄事警闻》采纳鲁迅的意见,持论有所转变。可见求学时代的鲁迅,已认清沙俄和日本都是帝国主义,都是侵略中国的敌人。 2、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后,忧国忧民的鲁迅并没有漠视,而是多次犀利抨击!事变发生后,鲁迅就在《文艺新闻》上发表答记者问,谴责日本的侵略。次年的一二•八事变后,他即与茅盾、叶圣陶等43人联名发表《上海文化界告世界书》,报上的标题是:“坚决反对帝国主义瓜分中国,反对压迫中国民众,反日反帝!”同时在《“友邦惊诧”论》开篇就说:“好个“友邦人士”!日本帝国主义的兵队强占了辽吉……” 鲁迅是一针见血地道出日本帝国主义的凶残!

3、1931年9月21日,即日本占领东北三省后的第三天,鲁迅就痛斥“这在一方面是日本帝国主义在‘惩膺’他的仆役——中国军阀,也就是‘惩膺’中国民众,因为中国民众又是军阀的奴隶;在另一方面,是进攻苏联的开头,是使世界的劳苦群众,永受奴隶的苦楚的第一步。”鲁迅清楚地看到,日本首先发动了战争,武装进攻中国的东北,企图把中国征服;然后再以中国为基地去扩大侵略范围,妄想进攻苏联并奴役全世界的劳苦大众。他的爱国主义思想是与国际主义相结合的,他呼吁“我们反对进攻苏联,我们要打倒进攻苏联的恶鬼”。鲁迅已经看清了日本帝国主义所谓“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的图谋,号召全国人民要警惕日本妄图灭亡中国的野心。

4、日本侵略者占领我国东北后,杀民掠财,南京国民政府的消极抵抗政策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灾难。鲁迅对国民党的政策深恶痛绝,他说:“不料帝国主义老爷们还嫌党国屠杀得不赶快,竟来亲自动手了,炸的炸,轰的轰,称‘人民’为反动分子,是党国的拿手戏,而不料帝国主义老爷也有妙法,竟称不抵抗的顺从的党国官军为‘贼匪’,大加以‘膺惩’!”当国民党政府向敌人屈膝求和,吁请国联公平解决,幻想依靠外交部长通过与日本外交官私人感情“得一较好之解决”时,鲁迅则斩钉截铁地指出:“‘友谊’和‘私人感情’,好像也如‘国联’以及‘公理’、‘正义’之类一样无效,‘暴日’似乎不像中国,专讲这些的。”在鲁迅眼里,日本帝国主义者暴力屠杀中国人民,暴虐无道,是没有什么友谊和正义可言的。

1935年,鲁迅在给萧军和萧红的信中说,“中国向来的历史上,凡一朝要完的时候,总是自己动手,先把本国的较好人、物,都打扫干净,给新主子以不费力量的进来。现在也毫不两样,本国的狗,比洋狗更清楚中国的情形,手段更加巧妙。”鲁迅所说的是北洋军阀徐树铮的儿子徐道邻,历任国民党政府铨叙部典试司司长、行政院政务处处长。鲁迅称日本侵略者是“洋狗”,对日本侵略者及其走狗进行了尖锐的嘲笑和讽刺。

5、正因为鲁迅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所以他坚决拥护并加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他说:“目前的革命政党向全国人民所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我是看见的,是拥护的,我无条件地加入这战线,那理由就因为我不但是一个作家,而且是一个中国人。”他主张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认为“决非停止了历来的反对法西斯主义,反对一切反对者的血的斗争,而是将这斗争更深入,更扩大,更实际,更细微曲折,将斗争具体化到抗日反汉奸的斗争,将一切斗争汇合到抗日反汉奸斗争这总流里去。”鲁迅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态度是坚定而明确的,他是反对日本侵略的伟大的爱国主义者!

6、此外,鲁迅从1932年初开始,就陆续写了《“有名无实”的反驳》、《文章与题目》许多文章,为爱国的学生辩护,抨击蒋政权的不抵抗主义和“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当时的不抵抗主要是针对日本,无论是日本还是国民政府鲁迅都有文章驳斥。鲁迅在《田军<作八月的乡村>序》、《萧红作<生死场>序》两篇文章中,鲁迅积极为青年作家的抗日文学作品作序,对田军、萧红的两部长篇抗日小说给予了热情的支持和积极的评价;在《三月的租界》一文中,指出“我们有投枪就用投枪,正不必等候刚在制造或将要制造的坦克车和烧夷弹。” 有力的驳斥了给抗日文学作品泼冷水,并指手划脚、刻意刁难的言论。在《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的问题》一文中,鲁迅写到:“我赞成一切文学家,任何派别的文学家在抗日的口号之下统一起来的主张。我以为文艺家在抗日问题上的联合是无条件的,只要他不是汉奸,愿意或赞成抗日,则不论叫哥哥妹妹,之乎者也,或鸳鸯蝴蝶都无妨。因为我们的抗日人民统一战线是比法国的人民阵线还要广泛得多的。”在《论现在我们的文学运动》一文中鲁迅还写道:“因为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人人所共的问题,是民族生存的问题。所有一切生活(包含吃饭睡觉)都与这问题相关;例如吃饭可以和恋爱不相干,但目前中国人的吃饭和恋爱却都和日本侵略者多少有些关系,这是看一看满洲和华北的情形就可以明白的。而中国的唯一的出路,是全国一致对日的民族革命战争。”

——————————————————————————————————

……

………………

…………………………

对于一个初中二年级辍学的棍子来说,要他学会在网上搜索,看到这些实在是太高估其智商,太强人所难了。

因此,还是由我来照顾一下弱智残疾人士,给他贴出来吧。

只不过不知道这根棍子有没有充足的脑容量能够看清楚这些信息。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