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狼穴”生活:厌恶女人,靠青蛙叫声催眠

wb1951 收藏 0 882
导读:“狼穴”冬天寒冷彻骨、夏天蚊蝇丛生。苏德战争刚开始的时候,青蛙彻夜叫个不停。希特勒的参谋们为了控制蚊虫孳生,就在附近的湖水里倒煤油,结果杀死了所有的青蛙。希特勒大为恼怒,说青蛙的叫声就像小夜曲,可以催他入眠。第二年参谋们只得到远处的湖泊里捉来大量的青蛙。      [/b]      经济危机下,欧洲各国被逼无奈纷纷打起了文化遗存的主意。继希腊政府对外租雅典卫城后,波兰政府近日也公开对外招租,希望将二战时期纳粹德国的防空堡垒“狼穴”开发成点,年租金近14万美元。   “狼穴”位于二战时

核心提示:“狼穴”冬天寒冷彻骨、夏天蚊蝇丛生。苏德战争刚开始的时候,青蛙彻夜叫个不停。希特勒的参谋们为了控制蚊虫孳生,就在附近的湖水里倒煤油,结果杀死了所有的青蛙。希特勒大为恼怒,说青蛙的叫声就像小夜曲,可以催他入眠。第二年参谋们只得到远处的湖泊里捉来大量的青蛙。

希特勒“狼穴”生活:厌恶女人,靠青蛙叫声催眠

本文摘自:《文史参考》2012年第5期,作者:熊崧策,原题:《遍布欧洲的大本营》

经济危机下,欧洲各国被逼无奈纷纷打起了文化遗存的主意。继希腊政府对外租雅典卫城后,波兰政府近日也公开对外招租,希望将二战时期纳粹德国的防空堡垒“狼穴”开发成点,年租金近14万美元。

“狼穴”位于二战时德国东普鲁士的拉斯登堡,即现在波兰的肯琴以东约15公里处的密林中,占地13公顷,如今归波兰林业局所有。林业局希望引入投资方,帮助翻修博物馆、饭馆和宾馆等,使“狼穴”出现在旅游路线图上。据当地林业部门官员说:“我们正在等,但目前为止还没有一方表示意向。因为新的承租人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尤其是修建一座能够全年开放展览的博物馆。”

作为二战时期德国纳粹众多的“元首总部”之一,“狼穴”可能是名气最大的一个,这和希特勒在这里待的时间最长有关,在将近4年的苏德战争中,他大概有四分之三的时间在这里度过。希特勒曾经表达对这里的喜爱:“在欧洲这是少有的一处,我可以在这里自由自在,安泰从容地工作。”

“狼”是希特勒从事地下工作时的化名

元首总部,是希特勒及多位高官作战指挥办公处所,元首总部不仅仅只有“狼穴”一个,算上战争结束时还未建成的大约有20个左右,遍及全欧洲,西到巴黎西南的旺多姆,东至苏联斯摩棱斯克的第聂伯河上游,北起现今俄罗斯和爱沙尼亚交界处的普斯科夫,南到乌克兰。

在二战开始时,希特勒还没有常设的作战总部,他去前线常乘坐飞机或专列,1939年的闪击波兰他就是乘坐专列“亚美利加”号前往战场的。首个固定的指挥所是接近比利时边境的“岩巢”,于1940年5月的法国战役中投入使用。这年的冬天,在距离德国东普鲁士的小城拉斯登堡以东8公里的一片森林里,一个名叫“托特”的组织开始开工,为即将到来的苏德战争准备大本营。

1941年6月22日凌晨3时30分,苏德战争爆发。6月24日,希特勒乘坐专列到达腊斯登堡,他给这里的总部起名“狼穴”。

希特勒“狼穴”生活:厌恶女人,靠青蛙叫声催眠

之前他曾给位于比利时的元首总部取名“狼谷”,女秘书克里斯塔·施罗德问他,为什么总是以“狼”字开头,希特勒回答说,“狼”是他在1923年的“啤酒馆暴动”之前从事地下工作的“化名”。希特勒的保镖罗胡斯·米施解释得更具体:希特勒这一喜好可以上溯到掌权前的20年代。当时,希特勒刚刚在德国某城出席完一个重要会议,天色已晚,随行人员想尽快找到一家酒店,以便“领袖”能够早点休息。但是,他们屡次碰壁,一些老板借口说没床位,另一些则含蓄地说,出于政治原因,不愿让国家社会党的领袖住进来。护送他的一名成员提议说,不要再用希特勒的名字登记酒店了,有人建议用“狼人”的化名,这个名字博得了“领袖”的欢心,由此传了下来。

与将领们的争论

苏德战争刚开始时,狼穴里的人都非常兴奋,希特勒的副官因为在苏联短期逗留过,自以为很了解对手,肯定地说这场战役会跟攻打波兰和法国一样速战速决,苏联会像个肥皂泡一样破灭。但令人吃惊的是,希特勒显得特别严肃,他若有所思地说,他更愿意把苏联比做瓦格纳著名歌剧中那艘著名的幽灵船,随后又补充说:“每一场战役开始,我们便推开一扇巨大的门,这扇门通向一个淹没在黑暗中长长的房间,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后面藏着什么。”

在战争的头一周,德军凭借闪电进攻、优势装备和作战经验丰富等优势,打得极其顺手。6月27日,中央集团军在苏联境内的明斯克收拢钳口,将苏联西方方面军一部合围。7月9日,全歼包围圈内的苏军32万余人。7月16日,古德里安和霍特两支大钳占领斯摩棱斯克,完成了对奥尔沙与斯摩棱斯克之间苏军的合围。8月5日,斯摩棱斯克包围圈内的苏军停止了最后的抵抗,31万人被俘。至8月末,中央集团军群完成了预定任务,向前推进了500英里,距莫斯科仅250英里。

来自东线接连不断的胜利消息让“狼穴”里的希特勒乐观起来,8月初的一天,当和工作人员在俱乐部喝咖啡的时候,他盯着墙上的巨幅地图,用粗哑的男中音说:“几个星期之后,我们就打到莫斯科了。这是没有疑问的。我将会把那座该死的城市铲平,然后在那里修建一座人工湖,为电站供水。莫斯科这个名字将永远消失。”

也正是对莫斯科的这种蔑视,让希特勒觉得那里的战略重要性次于乌克兰和列宁格勒。为了尽快夺取盛产粮食的乌克兰、工业发达的顿涅茨盆地和经济繁荣的克里米亚半岛,以及尽快攻占列宁格勒,与仆从国芬兰军队会合,希特勒发布命令,让中央集团军只率领步兵进军莫斯科,霍特的第3装甲集群北上波罗的海,从侧翼包围列宁格勒;而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集群将南下,在乌克兰与南方集团军群会合。

然而,希特勒的命令在高级将领中遭到强烈反对,带头的是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元帅和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他们认为,战役的主要目的是消灭苏联的武装力量,而达到这个目标的最好办法就是进军莫斯科。因为那里不但是苏联首都和大工业区,而且还是最大的铁路、公路枢纽。占领莫斯科必将极大地限制苏军的战役机动自由。这一意见得到了中央集团军司令博克元帅及古德里安和霍特的支持。

希特勒和将帅们在“狼穴”里发生了争吵,而“狼穴”处在多湖地区,这里潮湿的气候令希特勒几年来第一次病倒。勃劳希契把希特勒的命令打了折扣,中央集团军群的装甲部队一方面为挺进莫斯科做准备,一方面又分兵向乌克兰方向支援。这样做的结果是德军既没有像将领们设想的直捣莫斯科,也没有像希特勒设想的尽快拿下乌克兰,再掉头攻打莫斯科,天气最好的5个星期就这样在毫无意义的争论中悄悄溜走了。

8月23日,古德里安随哈尔德一起飞回“狼穴”,向希特勒痛陈利害。古德里安指出,攻下莫斯科“才是具有决定性的胜利。”但是希特勒却又一次大谈经济账,而且又一次提出要夺取克里米亚这艘可以作为空袭罗马尼亚油田的“航空母舰”。他说:“我的将军们对于战争的经济方面都是一无所知的。”希特勒身边的将领都唯唯诺诺地点头称是,没有一个人帮古德里安说话,让他感到自己极为孤立。失望之下,古德里安只好接受事实,全力以赴地去完成进军乌克兰的南征战役。

尽管德军在乌克兰的基辅打了一场胜仗,但错过了攻打莫斯科的最好时机。10月2日中央集团军群重新集结装甲兵团,发动进攻莫斯科的“台风”计划,此时,道路变得泥泞,天气也开始寒冷,苏军已经在莫斯科正面准备了150万—200万的兵力,最终将德军挡在莫斯科门外。而战争的失利也让希特勒与将领们的关系开始破裂,11月29日,希特勒解除了德高望重的南方集团军群总司令龙德施泰特的职务。12月19日,希特勒突然宣布将勃劳希契解职,由他亲自兼任陆军总司令,同一天他还批准了中央集团军群总司令博克的辞呈。此后,北方集团军群总司令勒布以及古德里安、霍普纳等将领也纷纷被撤换。

希特勒和将领们谁是谁非至今还在争论之中,比方说在纽伦堡审判时说,如果不是将领们当初在希特勒生病期间消极对待南下乌克兰的计划,“东线的战事最迟在1942年初就已经完结了。”然而,自从进驻“狼穴”起,胜利离希特勒越来越远。

希特勒把德国战争中枢都带在身边

从1940年底一直到1945年1月,“狼穴”一直处在不断修建的过程中,在希特勒的元首总部中,它的规模列第三位,位于法国苏瓦松以北马吉瓦尔的“狼谷2”和位于波兰下西里西亚省的瓦乌布日赫的“巨人”都比它大。但就这样,“狼穴”的规模也不可小觑,从广义上讲,除了希特勒的总部,在方圆60公里左右的范围内还散布着德国陆军最高司令部指挥部、第二政府驻地、空军元帅戈林的总部、党卫军头子的总部、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的总部——基本上希特勒把纳粹德国这架战争机器的中枢都带在自己的身边。

希特勒的“狼穴”元首总部分布在方圆大约6公里的范围内,从内到外分为三个安全区,最核心的安全区住着希特勒、戈林、希特勒的秘书马丁·鲍曼、国防军最高统帅部参谋长凯特尔元帅和最高统帅部作战部部长约德尔上将,这里有10个钢筋混凝土筑成的堡垒,其墙壁和顶部厚达5至8米,这样算下来,墙壁和屋顶的体积竟超过了室内空间。

希特勒住在最北边的一个堡垒中,他和凯特尔的堡垒都有可以召开军事会议的较大房间。希特勒的堡垒只是一间简陋的工作室,包括卧室、卫生间和一个相对宽敞的客厅,里面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在和平时期,希特勒习惯大把花钱,用鲜花装饰房间,可在“狼穴”,他连女秘书们用来装饰办公室的田间野花都不要。他说:“司令部不要任何豪华和舒适,因为战士们没有这些。我经常发现,当我的军官和士兵来这里接受我的嘉奖时,我房间的简陋能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从外表上看,这些堡垒像某种原始的石棺,没有窗户,阳光射不进去,也不通风,除非打开沉重的铁门。堡垒内的换气完全通过排风扇,但是它的噪音却让人难以忍受,如果把它关掉,将会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女秘书克里斯塔·施罗德给朋友写信抱怨:“排风扇整夜开着,噪音直接传进脑子里,以致发根都觉得疼痛。”约德尔在战后纽伦堡审判时说这里是“修道院和集中营的混合物”。

最核心的安全区1防卫最为严密,即使是将军和部长进出,都得出示一次性有效的特别通行证并登记在册。安全区2则有一些军营,帝国重要的部长如斯佩尔、里宾特洛甫住在这里。安全区3则有若干警卫部队和大量的地雷。

“狼穴”的配套设施非常完备,有发电厂、火车站、飞机场,还有游艺厅和电影院。然而,最值得注意的是它的隐蔽性。整个二战期间,盟军情报机关都没有把这里当做是的总部。苏德战争爆发前,苏联国家航空公司有从莫斯科飞往柏林的航班,“狼穴”就位于航线的正下方,而这里的每栋建筑物上面都布满塑料树,伪装成森林,逃避空中侦察的耳目。电台的发射塔可升可降,使用时升起,竖立空中;使用后降下,藏于地下。德国飞机还定期拍照,以检查“森林”露没露破绽。

希特勒靠青蛙的叫声催眠

“狼穴”冬天寒冷彻骨、夏天蚊蝇丛生。苏德战争刚开始的时候,青蛙彻夜叫个不停。希特勒的参谋们为了控制蚊虫孳生,就在附近的湖水里倒煤油,结果杀死了所有的青蛙。希特勒大为恼怒,说青蛙的叫声就像小夜曲,可以催他入眠。第二年参谋们只得到远处的湖泊里捉来大量的青蛙。

每天早上9点到10点,是希特勒带着马丁·鲍曼送给他的德国牧羊犬“布隆迪”独自散步的时间,他叫人修了一条小路,设置了许多障碍让“布隆迪”跨越,这是他允许自己享受放松的唯一时间。10点半,他开始看飞机和火车送来的邮件。中午,希特勒与参谋部的第一次会议在堡垒里进行,凯特尔和约德尔会参加,有时会议要持续两个小时。午餐在下午2点,每次希特勒都坐同样的位置,在约德尔和帝国首席新闻发言人迪特里希之间,凯特尔和马丁·鲍曼对面。餐后,希特勒会在下午余下的时间里处理一些非军事事务。大约在晚上6点吃完晚餐后,即召开第二次军事会议。后来逐步增加了第三次会议,但这一次的会议很简短,大概在晚上11时举行,一般持续半小时左右。

从1942年起,地上修了许多木棚,希特勒的下属们为不用再住在堡垒里感到欢欣鼓舞,希特勒却固执地拒绝离开他的掩体。下属们劝说他,这种白蚁般的生活不利于健康,希特勒声称自己在木棚中睡不着,因为那些木棚就像共鸣箱。他一直住在堡垒里,钻出来也只是为了呼吸几口新鲜空气。

在格勒战役德军溃败之前,希特勒还时不时组织大家听黑胶唱片。他一连几个小时一动不动地坐在扶手椅里,兴致勃勃地听着贝多芬的交响乐和瓦格纳的歌剧。后来,他对此开始厌烦,于是整晚上和两位女秘书聊天。说是聊天,其实是希特勒的个人独白,他喋喋不休地讲自己在维也纳度过的艰辛童年,回忆夺取政权前的斗争时期。说着说着就扯到一些宏大主题上,比方说人类的起源之类的话题。对此,女秘书们都烂熟于心。此时,世界大事和前线的新闻总是避而不谈,战争是不能被提到的。“狼穴”里时常放电影,希特勒一般不去看,除非是新闻纪录片,他想知道新闻审查工作做得怎么样。

斯大林格勒战役的失败让希特勒陷入深深的苦恼之中,保卢斯元帅的投降让他久久不能释怀。他越来越远离社交界,特别讨厌女人,甚至不再和将领们一起吃饭,因为约德尔胆敢在餐桌上公开反驳他,极大地伤害了他。希特勒把自己关在堡垒里,独自一人吃着素食,只有爱犬“布隆迪”陪伴着他,他最大的消遣也就是喂养“布隆迪”。当“布隆迪”信任地靠近某人时,他马上就怀疑那人是不是用一小块肉引诱过它,而这是严格禁止的。

见证“7·20事件”,“狼穴”和奥斯维辛同日解放

“狼穴”之所以著名,还有一个原因,这里是刺杀希特勒的“7·20事件”的现场。关于这场刺杀的过程人们已经耳熟能详——1944年7月20日,密谋推翻希特勒统治的施陶芬贝格上校把装有炸弹的公文包带进会议室,放在木桌下靠近希特勒的地方,然而公文包被人无意中移到会议桌厚厚的底座的外侧。炸弹爆炸后,正是这个距离和厚厚底座救了希特勒的一条命,希特勒只是受了轻伤。

有一点值得注意:当时希特勒的堡垒在改建,那天的会议被移到一个木结构的营房内召开。如果按照施陶芬贝格原来的设想,炸弹在“狼穴”的堡垒内引爆,墙是钢筋混凝土,又没窗,炸弹的威力会非常大,光是震波就没人活得了。但是会议被改在有三扇窗户的木质建筑里,炸弹威力大打折扣,希特勒逃得一命。

下午3点,希特勒邀请女秘书克里斯塔·施罗德共进午餐。施罗德走进希特勒的房间时,希特勒毫不费力地从扶手椅上站起来,强笑着把手伸向施罗德。在施罗德看来,希特勒的脸显得很清新平静。他开始讲述自己是如何受伤的,他的左臂撞到了桌子上,有一样东西砸到了他的腰上,他却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希特勒还笑着说,使用炸弹暗杀是叫人丧命最简便的方式。施罗德惊奇地发现希特勒的头发平常总是蓬乱的,那天却齐刷刷地垂在前额上。施罗德问是不是理发师来过?希特勒却拉起施罗德的手,说:“瞧,你摸摸我头发,他们轻度烧焦了,所以才那么整齐。”

原定于当天下午到访,施罗德劝希特勒推迟会见时间。没想到希特勒态度激烈地回答说:“那不行,不能回避!我必须见他。你想想,外国的宣传只会幸灾乐祸地散布最卑鄙的谎言。”那是希特勒和墨索里尼最后一次见面。

1944年底,狼穴的局势越来越危急。白天,盟军的空军编队从拉斯登堡上空飞过。希特勒不停地说会有突然袭击,要那些从不防范的人小心。尽管各方面都希望他重返柏林,他自己却要求呆在前哨:“我有义务呆在这里。这样做会使德国人民放心,我的士兵永远也不会答应把前线撤退到离他们的元首很近的地方,这会激励他们更加热情地战斗。”

然而,当年十月,苏联红军已经到达东普鲁士边界,1944年11月20日,希特勒不得不永远地离开了他前后住了800多天的“狼穴”。1945年1月23日,德军开始对“狼穴”的破坏工作,每个堡垒使用了8吨重的TNT炸药,但这也只能做到部分拆除,许多地堡都是向内塌陷。1月27日,苏军未发一枪占领了拉斯登堡。同一天,在这里更南,奥斯维辛集中营被解放。

直到1955年,这里埋着的大约54000枚地雷才被全部清除。1992年,这里建立了一块石碑,外形像一本翻开的书,上面铭刻了施陶芬贝格的名字和事迹。碑文用波、德两种文字写成,其中有言:“反对希特勒暴政的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