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两个村子共有160多人被杀,三家子屯仅有三人存命,申地房子仅存二人。三家子屯的幸存者陶永富老人说:那天是阴历八月十九日(公历9月24日),下午3点多钟,鬼子害怕开枪暴露目标,从头到尾杀了83人,就开了一枪,剩下的全是用刀。陶永富带着伤去邻屯找人救助。这时天已经亮了,远远看见有一队铁甲车开过来,他认出了这是苏联红军,就摘下帽子摇晃。红军将他扶上车,给他包扎,并问了屯子的情况。不久大兴、富拉尔基、昂昂溪的红军援军赶到,将日本兵团团包围,才将这批日本兵消灭。

日军在中国最后的屠杀:发生在日本投降一个月后

文章摘自《172个被误读的史事真相》 作者:张港 出版:广西人民出版社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在东京湾“密苏里”号上举行了日本正式投降签字仪式,但是有部分日本军人并没有停止作战,所以1945年8月15日,只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标志时间,第二次世界大战到底哪一天停止的,仍然是有争议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一次大规模战斗发生在黑龙江省虎林县的虎头要塞,虎头要塞一直到1945年8月26日才被苏军攻克。而黑龙江省的东宁要塞被攻克时间则迟至1945年8月28日。对虎头、东宁两个要塞的战斗,已经有过许多报道,并认为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斗终点。其实,战斗并没有就此结束,1945年9月25日在齐齐哈尔南一个叫申地房子的小村子,苏联红军与日本军队又发生了一次战斗,这次战斗,可以说是目前所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次战斗。

昂昂溪火车站后面有一片树林,树林中矗立着一座纪念碑。这片树林就是苏联红军烈士陵园,这碑就是为申地房子战斗牺牲的苏联红军而树立的。昂昂溪苏联红军烈士陵园是中国安葬第二次世界大战苏联红军最多的陵园。

昂昂溪南嫩江西岸有个村庄叫蒙古三家子屯,当时属景星县头站区(现属内蒙古自治区札赉特旗)。日本宣布投降后,一天,几个日本兵闯进了三家子屯,他们声称没有饭吃了,要用两支步枪和三百发子弹换些钱。村民给了他们钱后,日本兵却只交出了枪,说什么也不给子弹。于是,双方发生了冲突。冲突中,几个日本兵被打死,两个日本兵逃走了。这两个日本兵正好遇上了从王爷庙(内蒙古乌兰浩特)来的近四百个没有完全解除武装的鬼子兵。于是,日本鬼子对三家子屯和隔江相望的申地房子,开始了灭绝人性的大屠杀。两个村子共有160多人被杀,三家子屯仅有三人存命,申地房子仅存二人。

三家子屯的幸存者陶永富老人说:那天是阴历八月十九日下午3点多钟,鬼子害怕开枪暴露目标,从头到尾杀了83人,就开了一枪,剩下的全是用刀。

与三家子屯隔嫩江相对的是申地房子(现属黑龙江省泰来县,又称申家窑)。前几天,也有日本兵到这个屯子要吃的东西,老百姓没有给,并拒绝他们进村。鬼子记下了仇,血洗三家子屯后,他们就过了江,对申地房子也开始了大屠杀。麻荣春是申地房子屠杀的幸存者,他说,农历八月十九日的晚上,听说三家子屯让日本鬼子血洗了,他们全村人准备天一亮就跑。没想到,后半夜,忽然听屯子乱了起来,从窗户一看,外面全是日本兵。

据事件亲历者86岁的王郁文老人回忆,当时王郁文的父亲去申家窑请医生,可是一去不返。已经听说日本人洗了申家窑,王郁文去申家窑找父亲,途中遇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身上已经中了数刀。申家窑一点儿声音也没有,鸡也不叫,狗也不叫。王郁文进屯一看,到处是死人,一座大房子里,死人堆得有一米多高。王老先生回忆,他父亲遇难的时间是农历八月十九日,当时正在收割高粱。

三家子屯幸免于难的陶永富带着伤去邻屯找人救助。这时天已经亮了,远远看见有一队铁甲车开过来,他认出了这是苏联红军,就摘下帽子摇晃。红军将他扶上车,给他包扎,并问了屯子的情况。原来,这股日军是拒不缴械的死硬分子,这些红军正是追剿他们的,听到了一声枪响就向这个方向追来了。陶永富为红军领路到了嫩江边,这时日本强盗已经血洗了申地房子,苏联红军从望远镜里能看到这些鬼子,有的正抽烟,有的在擦刀,有的在休息。苏联红军官兵立即用无线电与上级联系,请求支援渡江设备,同时向日军开炮轰击。

中午,四辆卡车运送的一连苏联红军官兵,从西边朱家坎(今龙江县城)方向开来。红军开始渡江向嫩江对岸发起进攻。一阵炮击后,有约30名日军伪装投降。放松了戒备的苏军坦克开路,步兵跟着前进。行进至申地房子屯前大道时,忽然,大队日本鬼子忽的一下子从一道小土壕后面蹿了出来。原来,这些日本兵的子弹已经不多了,又害怕枪声暴露目标,他们是想等红军靠近了用刺刀展开白刃战。日本兵嗷嗷怪叫着,端着刺刀冲了上来,苏联红军猝不及防,重武器用不上,只能与日本兵肉搏。许多红军用的是冲锋枪,没有上刺刀,只能用枪托拼杀,有的就跟日本兵滚在一起。战斗十分惨烈。

不久大兴、富拉尔基、昂昂溪的红军援军赶到,将日本兵团团包围,才将这批日本兵消灭。此战,歼敌300多人,战斗中有二十几个日本兵冲出了包围圈,向东逃走,后来在泰康被消灭。

据陶永富、麻荣春、王郁文的回忆,申地房子战斗的时间应该是农历八月二十日,也就是公历的9月25日,这时距日本宣布投降已经一个多月,距9月2日日本投降签字也已经有20多天了,比苏军攻克东宁要塞的8月28日晚了将近一个月。

这次战斗,符·伊·茂林结滨、伊·斯尼卡诺夫、格·亚·耶先果夫、布·格斯克俩诺夫在内的少尉级以上军官13名,上士以下士兵111名,共124名苏联红军英勇牺牲,血染中国大地。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后献出生命的一批反法西斯战士。

为了纪念这次战斗,纪念这些为世界和平献出生命的苏联红军战士,1949年8月15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机关、苏联侨民、人民团体代表及昂昂溪各界群众5000多人对这些牺牲的苏联红军举行公祭,省政府主席于毅夫、市委书记丁秀等11人主祭。

苏联红军与日本军人的申地房子战斗,从战斗形式看,是由苏军的追击、日军溃逃演变成的日军伏击苏军攻击战。从规模上看,双方死伤共达500人,在整个远东战役中,日军损失约67.7万人,其中死亡8.3万人,投降59.4万人;苏军伤亡3.2万人,且多为非战斗伤亡,这次苏军一次损失124人,日军损失300多人,已经达到战斗规模,而且是规模不小的战斗。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国战场是从江桥抗战开始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次战斗也应该认定发生在齐齐哈尔。更为巧合的是,申地房子战斗距离江桥战役主战场大兴不过十几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