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头号王牌”的长机:克鲁平斯基

zby199022 收藏 0 404
导读:“世界头号王牌”的长机:克鲁平斯基 这是一位德国空军中极富个性魅力的尖子飞行员——他在空中勇猛地近乎莽撞、大胆地近乎搏命,而回到地面后又风度翩翩、潇洒不羁。因为他的空战风格,很少有人愿意主动出任他的僚机,不过在他带过的僚机飞行员中,却包括那位在德国乃至世界空战史上空前绝后的头号王牌埃里希·哈特曼。他便是本文的主角,外号“平斯基伯爵”的瓦尔特·克鲁平斯基。 “我喜欢大海” 克鲁平斯基于1920年11月11日出生在东普鲁士小城杜瑙,后来在另一座小城布朗斯伯格长大。以今天的地理眼光看,他


“世界头号王牌”的长机:克鲁平斯基

“世界头号王牌”的长机:克鲁平斯基

这是一位德国空军中极富个性魅力的尖子飞行员——他在空中勇猛地近乎莽撞、大胆地近乎搏命,而回到地面后又风度翩翩、潇洒不羁。因为他的空战风格,很少有人愿意主动出任他的僚机,不过在他带过的僚机飞行员中,却包括那位在德国乃至世界空战史上空前绝后的头号王牌埃里希·哈特曼。他便是本文的主角,外号“平斯基伯爵”的瓦尔特·克鲁平斯基。

“我喜欢大海”

“世界头号王牌”的长机:克鲁平斯基

克鲁平斯基于1920年11月11日出生在东普鲁士小城杜瑙,后来在另一座小城布朗斯伯格长大。以今天的地理眼光看,他简直无法算是标准的德国人,因为他的出生地现在属于俄罗斯版图,而成长地则位于波兰境内。在18岁那年,克鲁平斯基决定参军入伍。在这个父亲参加过一战的家庭,这个决定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何况,他的两个弟弟也立志加入国防军。不过克鲁平斯基的报名志愿根本不是飞行,他想加入海军。他曾经对朋友们说:“我喜欢大海。”

命运和他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他的材料被直接转去了空军,于是他接到通知,要去飞行学校报到。有趣的是,他后来结交的几个空军好友起初也和他一样“喜欢大海”,结果也都阴差阳错入了空军这一行,比如斯坦因霍夫和哈拉巴克。飞行训练始于柏林近郊,当然是从课堂教学开始,当克鲁平斯基转入维也纳地区的战斗机武器学校几个月之后,才开始登上He-51双翼教练机受训。德国入侵波兰时,这名年轻人的战斗机训练才刚刚开始——他终于等来了驾驶Bf-109的机会。

已经在1924年退役的父亲在二战爆发时重新入役,小弟弟保罗也加入了海军的潜艇部队(后随U-771战沉于挪威海岸),而对还在训练的克鲁平斯基本人来说,他只能从报纸和广播上了解战事的进展。终于1940年11月底,克鲁平斯基完成了所有科目的训练,被分配到英吉利海峡地区,他前去报到的部队便是日后将赫赫有名的JG52昼间战斗机联队的补充中队。这时,同一联队的战友如拉尔、巴尔克霍恩、斯坦因霍夫等人都已经有胜利记录在身,而克鲁平斯基这名“菜鸟”飞行员则是连不列颠之战的“尾巴”都没能赶上。

当然,他之后还有多次和英国飞机交战的经历,对手包括“喷火”式和“飓风”式。在和英国人大约30次的对阵中,克鲁平斯基一无所获。他后来回忆这段往事时说:“一则我的射术不精,二则我在海峡上空总是很紧张,担心要游泳回家!”看起来,他很“喜欢”的大海在这段时间里给他留下的主要是可怕的印象。

“空中野人”

“世界头号王牌”的长机:克鲁平斯基

就这样表现平淡地捱到1941年春,克鲁平斯基随联队东调,准备投入侵苏作战。在“巴巴罗萨”行动开始前10天,整个联队全部部署到位。开战后,克鲁平斯基被编入第2大队第6中队,所执行的第一次任务是空袭苏联机场。这名少尉飞行员不断寻觅战机,以求战胜记录零的突破,但是他的射击技术可谓糟糕,多次空战都无功而返。直到9月的一天,他才打下1架苏联轰炸机而首告“开张”,不过到这一年结束时都无法再添新的战果。

也是从1941年底开始,克鲁平斯基被指派为斯坦因霍夫的僚机。斯坦因霍夫这位在“巴巴罗萨”第一个月就击落28架苏联飞机的王牌飞行员,对于克鲁平斯基的拙劣射术感到忍无可忍。“如果你在远处打不准,那么就飞得近一点再打!”他这样告诫自己的僚机。这一指导意见对于克鲁平斯基来说不啻是醍醐灌顶:对,既然自己的射术不精,那么就干脆“近身肉搏”吧。于是,一个总是与敌机接近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才开火、作战过程令敌方飞行员和战友同样感到吃惊的克鲁平斯基出现了。

从1942年6月4日取得个人第二个战果、击落1架米格-1开始,克鲁平斯基在JG52联队的战功簿上开始直线上升。7月23日和24日他每天击落2架;在8月下旬的8天时间里连续取得11个战果,其中包括2架难缠的伊尔-2“黑死神”;9月的击落数进一步攀升至16架。到了10月,克鲁平斯基已经取得击落56架敌机的战果,他也因此被授予“骑士铁十字”勋章。现在,大家早已对这位作风异常大胆的飞行员刮目相看,并恰如其分地为他送上一个外号“空中野人”。

“好一张年轻的脸庞”

“世界头号王牌”的长机:克鲁平斯基

随着战绩的增长,克鲁平斯基也被赋予更多的任务。1943年3月,他晋升中尉并出任第3大队第7中队的中队长。新任中队长甫一到场便令队上的飞行员吃惊不小。到达野战机场后,克鲁平斯基便声称自己是大家的新头儿,接着马上就要求得到1架Bf-109。地勤这样照办后,他随即驾着这架飞机腾空而去。不幸的是,这首次亮相并不成功,他的飞机很快被苏联战斗机击中,不过克鲁平斯基本人成功跳伞。当他回到驻地后,居然又要求另外1架Bf-109,而且随即再次升空!这一次,克鲁平斯基打下了2架敌机,赢得了地面上的属下们的热烈喝彩。

不过,欢迎归欢迎,中队里没有谁想当新任中队长的僚机。他的“野人”称号早已名声在外,而他初来乍到便又用行动证明了这个绰号的含意。结果,自愿出任僚机的是一位名叫埃里希?哈特曼的飞行员,没错,就是后来赢得352次空战胜利的世界头号王牌哈特曼!那时的哈特曼还完全是个新人,当克鲁平斯基看到他时不禁感叹:“好一张年轻的脸庞!”于是他管哈特曼叫“小伙子”,这个名词此后就成了哈特曼的“标准”绰号。

其实“小伙子”和“野人”并非素昧平生,大约半年前,两人曾在迈科普机场有过一次戏剧性遭遇。当时克鲁平斯基用机腹强行迫降,结果那架Bf-109在机场边缘发生爆炸,四射而出的炽热弹药构成一幅可怕的画面。然后克鲁平斯基居然平安无事地爬出座舱,而哈特曼正是在场的目击者之一——他当然惊得目瞪口呆。现在,轮到他们两人展开合作。克鲁平斯基不喜欢用教条和规则来管束部下,而是用亲身经历来教化,处于成长期的哈特曼很快就从中受益。

哈特曼是一个优秀的射手,在远距离上的射击准确度非常之高,而克鲁平斯基则保持一贯的搏杀作风。空战开始时,克鲁平斯基会率先抵近射击,而当自己的长机突然改变航向时,哈特曼也能获得几秒钟的射击时间,“填满克鲁平斯基留下的空隙”。两人就这样在空战中互为补充,长机的勇猛加上僚机的神射,便形成了一个不断获胜的双机组合。克鲁平斯基注意到了哈特曼射击的准确性,但他不断在无线电里告诉自己的僚机:“小伙子,再近一点,再近一点,靠近一点再打!”在长机的指导下,哈特曼开始改变风格,逐渐在战斗中离目标越飞越近。对于一位天生的神射手来说,飞得越近就意味着打得更准。一位超级王牌,就此一发而不可收。

“大众情人”

在哈特曼之后,克鲁平斯基又相继带过其他的僚机飞行员,大家无不从最开始对“野人”的畏惧,变成后来的对前辈的敬重。他对于部属具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关心,这也令他赢得部属的好感,以致有人称赞他带队的风格和德国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莫德尔士有几分近似。而在战果确认方面,他也从不斤斤计较,如果友机可能参与其中,那他往往会将胜利让给战友。

即便如此,克鲁平斯基的胜利次数还是不断增多。他在1943年5月击落12架,6月击落10架,到7月5日取得了个人的第90次空战胜利。第90个战果是1架拉格-7战斗机,这次胜利可谓来之不易。在这场傍晚时分的空战中,那名拉格飞行员一改苏联飞行员短暂接触的作战风格,与克鲁平斯基展开了历时15分钟之久的缠斗,这在整个东线空战中都是不太多见的。

属于克鲁平斯基的更多的巅峰时刻不断到来:8月18日中午,他在3000米高度打下1架拉格-7,收获个人第100次胜利;10月12日傍晚,他在1500米高度打下又1架拉格-7,从而使自己跻身德国空军“150次击落俱乐部”。

这期间,克鲁平斯基继续保持着自己的搏杀作风。有一次,他向一群正在对地攻击的伊-16发起攻击,结果因为飞得太低太近而被伊-16发射的空对地火箭命中!另一次,他驾机在库班河附近实施机腹迫降,结果正好陷入德军工兵布下的地雷场。滑行中的飞机不断引爆地雷,而他居然徒步走回基地而毫发无损,并且打趣说自己可能是遭到了炮兵攻击。

而一旦回到驻地,“空中野人”便立即变成一位风流倜傥、气度不凡的“潇洒哥”。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克鲁平斯基有一个独特要求,那就是在其中队驻地必须得建一座酒吧。每次聚会的主角当然就是克鲁平斯基本人,而如果有女性到场的话,她们大多也喜欢和克鲁平斯基相处。这也是克鲁平斯基外号“平斯基伯爵”的由来。这是一个懂得战斗、更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就像哈特曼说:“他就像弗兰克·辛纳特拉(美国明星)一样,潇洒而精明,是个大众情人。”

“我们被压倒了”

不久之后,克鲁平斯基又给自己的“骑士铁十字”勋章添上了“橡叶”勋奖。那是在1944年3月4日,希特勒亲自向这位“空中野人”授了勋。克鲁平斯基是和哈特曼一起晋见希特勒的,不过两人在头一天晚上仍然不管不顾地彻夜狂欢。哈特曼不是第一次见希特勒,而克鲁平斯基则是第一次。第三帝国独裁者向飞行员们大谈东线的局势,以及德国握有的可怕的秘密武器……

接见结束后,“野人”和“小伙子”喝了一点酒。克鲁平斯基对哈特曼说:“我觉得似乎在听一个神智不清的人讲话。”哈特曼耸耸肩,回应道:“你看,我早就告诉过你了。”

虽然预见到前景不妙,可是战斗还得继续。1944年春,许多东线的尖子飞行员被抽调到西线去对付美国的四发重型轰炸机,已经有177个战果在身的克鲁平斯基也接到了调令,在3月底永远告别了JG52联队。在西线,他先是在JG11联队第2大队干了一阵,在那里新增10个战果,接着在9月转任JG 26联队第3大队长。每一次转调,都令他对德国在这场战争中的前途倍增担忧。

克鲁平斯基在西欧上空见到了前所未见的场面,自身就配有强劲自卫火力的B-17“空中堡垒”式重型轰炸机编成数量庞大的编队,在高空浩浩荡荡地开进,根本不把前来骚扰的德国战斗机放在眼里。更不用说,轰炸机群旁边还有同样数量庞大、性能卓越的P-51“野马”式战斗机的护航。

德国空军没有数量优势,没有质量优势,传统的战术用不上,新的战术又没有效果。战后在回忆这段令人沮丧的时光时,克鲁平斯基无奈地说道:“我们不断失去好朋友,我们被压倒了。那些到基地里来报到的新人们,只是徒然送命而已。”

“别相信独裁者”

“世界头号王牌”的长机:克鲁平斯基

这场战争快要以德国的失败而告结束的时候,已是少校的克鲁平斯基却迎来了军旅生涯的新阶段:驾驶全新的战机,感受全新的体验。1945年4月1日,老朋友斯坦因霍夫代表“飞行将军”阿道夫·加兰德向克鲁平斯基发问:“‘伯爵’,飞一飞Me-262怎么样?”克鲁平斯基毫不犹豫地点头同意。第二天一大早,“野人”就坐进了这种喷气式战斗机的座舱,在简短熟悉情况后便呼啸升空——完全是克鲁平斯基的风格。返回基地后,他对迎接他的人喊道:“这是航空新纪元的开始!”

就这样,克鲁平斯基加入了由加兰德领导的使用Me-262喷气式战斗机作战的JV 44飞行队,这是德国空军最后的赌注,由于成员全部是像克鲁平斯基这样的王牌飞行员而被称作“专家中队”。克鲁平斯基也劝说昔日的僚机哈特曼加入,但后者执意留在东线,哈特曼的这一决定令他在战后付出在苏联被关押10年的代价。

4月5日,克鲁平斯基作为加兰德的僚机升空作战。这一次,Me-262配备了新式的R4M空对空火箭,加兰德用这种火箭向一群美国的B-26轰炸机齐射,几乎在一瞬间便将1架B-26打得在空中解体,另外1架B-26则被切掉机尾后直线坠落。目睹此景的克鲁平斯基也连续开火,不过并没有取得战果。到了4月24日的下午,克鲁平斯基再度在一个四机编队中出击,虽然这次空战同样击落了数架B-26,但领头的飞机却没能回来。消失在长机座舱里的是另一位王牌飞行员冈特·吕佐,他的确切死因至今仍没有定论。

Me-262速度极快,但留给这种飞机“表演”的时间也迅速流逝。到德国投降时,克鲁平斯基用这种喷气机打下了2架敌机,从而将自己的总击落数定格为197架,这一战绩位列德国空军飞行员第16位。值得一提的是,他在1100次飞行任务中共有4次跳伞、10余次迫降、5次受伤,却从未损失过任何僚机。

在经历了被美国人俘虏、关押在英国、被法国兵打了一枪托、失掉了“骑士”勋章和飞行日志等不堪的经历后,“平斯基伯爵”在二战后很快重回军界,并且成为新生的联邦德国空军的重要组织者。一般而言,二战中的德国军官要想在战后军界重新供职并不容易,因为他们很容易被看作是纳粹中坚或者至少是亲纳粹分子。而克鲁平斯基等人则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他们不应该被拿来同法西斯政权绑在一起。

在西德空军的重建过程中,克鲁平斯基先是出任第33战斗轰炸机联队的指挥官,后来接手第3航空兵师,最后晋升中将并官拜德国空军战术司令官。在这段战后岁月里,曾经的“空中野人”和曾经的敌手共事,甚至包括美国总统肯尼迪的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

1976年11月8日,克鲁平斯基终于告别现役,回乡安养晚年。2000年10月7日,他于家中逝世,享年80岁。克鲁平斯基生前曾接受过美国记者的采访,当被问及可否给当代的年轻人一句忠告时,这位当年的王牌飞行员这样说道:“千万别相信独裁者或者疯子的话!”

(更多相关敬请浏览:http://tksj.blog.163.com)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