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些崇拜西方的公知,其心态大概是完全按照西方人来的,然后全部忘记自己是哪个民族。在公知眼里, 西方人说咱们黄皮猴,野蛮落后,所以应该打,我们也就觉得自己挨打是理所当然的,为了找到挨打的合理性,还不断地挖掘自己的劣根,否定自己过去的辉煌,以及历史的正确性。这个是有历史根源。 因为满清无能之极,加上满清狭隘心态防范汉人胜过防范洋人,所以近代屡屡被打。而让西方有了这个印象:你们是野蛮之邦,你们的文明是不行的,你们的信昂也不行,你们的一切都不行。我们是文明人,我们是正确的,所以我们强大。你们落后,这是天经地义的。你们不应该仇恨我们,相反。你们要深刻反省自己,抛弃你们野蛮的习俗,抛弃你们粗陋的历史,向我们学习。

中国曾被西方列强反复蹂躏,从武力入侵到经济入侵,再到文化入侵,给中国造成了沉重的灾难。经过公知这么一忽悠,大很多中国人对西方的一切都非常崇拜,西方的民主的是民主,西方人是文明人,西方文化是主流文化,白皮肤蓝眼晴的人都是大爷。反过来,包括鲁迅、胡适等被奉为中国文化界旗帜的学者,对中国文化都展开了热烈的全民性批判。在他们笔下。中国人基本都是肮脏的,麻木不仁的,就象行尸走肉一般,孔乙己那样的人成了中国文人的代表形象。连个闰土,小时候有些灵性,长大了也变成了木头。中国的历史是吃人的历史。中国文化不及西方文化。总之,鲁迅等人当初是想“唤醒”国民。但他们确实对中国历史文化进行了全面的否定,这种否定异常的彻底。在他们笔下,你几乎找不到中国历史文化的亮点。而且这种全民性批判是一代接着一代,从未间断过,在这热烈的批判中,久而久之让中国觉得自己的历史是如此糟糕,中国的文化是如此的迂腐,转而崇拜起西方文化来;到后来,人们不知道清明节了,不过端午节了,倒是西方的情人节、圣诞节过得热热闹闹,是个明星就要起个英文名字,不如此你就谈不上国际明星。国内一出些问题,网上必定是骂声一片,事情被无限的放大,骂得越狠叫好的人越多,fǎnf不如此不足以证明中国人的劣根难除、不可救药。反过来,西方有些好事,则必定是一片赞扬钦慕之声,国民与有荣焉,只恨不能自己也是长着白皮肤蓝眼睛。

为什么会这样呢?中国的历史文化真的很不堪吗?真的需要否定得这么彻底、抛弃得这么彻底吗?原因很简单,因为满清和炮党,咱们匍匐在地上一百多年,只能用仰望的目光看着别人,自卑心已深入到骨里头。鲁迅那代处在历史转变的关口上,展开全民性批判或许没错,他们是为了用强音惊醒中国人,但接下来文化界一代代的自我批判,使中国人不可避免的生产了一种自我否定心态,这却是事实。秦汉等古代的辉煌与荣耀已经很遥远,而且你若是再提那段辉煌的历史,就会被人说你是散发着尸臭味的人,腐朽不堪。因为大多数人已经接受了西方人那一套思想,用他们的眼光来审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