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元山寨路牌要价数十万:交“关系费”保不拆

现象 山寨指路牌市场红火制作、安装、维护“一条龙”

近日,市交管、城管、路政等部门开始联合对城市主干道周边的“商业性违规指路牌”进行拆除。这些指路牌模仿交通指示牌的蓝底白字,却标示着度假村、家具城、饭店、私立医院等商业场所。违规进行广告推广的同时,这些“山寨指路牌”不可避免地对来往车辆及行人形成误导,有碍正常的交通导向。

然而,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山寨指路牌的制作、安装甚至维护,却有着—个巨大的市场。在各搜索引擎中输入“指路牌”,弹出的诸多广告公司、设施设备厂均能提供指路牌制作、安装服务。这些公司均将承接安装的交通指示牌、路牌,在网站主页进行了产品展示。在展示的产品中,除了正规交通、市政指示牌,部分公司的产品中不乏指向商业场所的“山寨指路牌”。

—家名为“北京多维亮点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路牌制作公司,在其首页写着“依托于北京市交管局、市政管委、市城市规划局等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经营“便民指路牌、擎夭柱等户外广告”。在其“便民指路牌”项目中,展示了已安装的“居然之家”、“西翠路紫金丽亭酒店”、“玉泉家居建材城”等系列商业指路牌的现场照片。

北青报记者以—个刚刚被拆除指路牌的北新建材城物业的身份,与该公司—名业务员取得联系。她“爽快”地介绍,公司做路牌生意已有十余年,能提供制作、安装、维护“—条龙”服务,无论是路边广告、宣传栏,还是模仿正规路标的商业路牌都能做,“不少路口的指路牌都是我们做的”。

暗访 多家公司地址隐蔽 无路牌审批安装资格

在与制作“山寨指路牌”的公司沟通中,北青报记者提出前往对方公司面谈,但无—例外被对方委婉拒绝,但对方表示愿来建材城现场勘察。

这些公司的地址,大多为某写字楼,仅有少数透露具体的楼层及门牌号。记者从中选了三家有具体地址的公司上门探访,结果该地址均为其他公司,且从未听说过。多维亮点公司网站标明其朝阳区办公地址为中环世贸中心A座1102,但实际上该地址为某世界500强企业的办公场地。“不用来我们公司,我带工程队去你们那儿实地勘察情况。”该公司业务员解释,但自此之后其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北京倾臣安通交通设施有限公司,是另—家“专业制作指路牌”的公司。在北青报记者对地址不符提出质疑后,业务员解释“公司已经搬到郊区工厂了”,并称“刚问了经理最近我们也不保‘审批了’,只赚个制作安装的钱。”此后她便不再与北青报记者联系,也无法得知其工厂的具体地址。

查询市工商局企业信用信息网发现,这些广告公司大多为“开业”状态,但注册地址与其网站所示地址几乎都不相同。它们的经营范围多为广告代理,如多维亮点公司的经营范围中,有—项“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而北京倾臣安通交通设施有限公司则为“销售金属材料”,与指路牌的审批、制作、安装几乎毫无关联。

多花几万块钱 担保一年不拆

在与—家名为优视铭远的广告公司沟通中,对方吴姓业务经理告诉北青报记者,公司搬到了通州区皮村环岛北侧的工厂中。借面谈业务的名义,北青报记者来到皮村环岛,吴驾车行驶约1公里后,将北青报记者带到该公司的工厂中。

工厂两层的办公间旁,是堆满了金属材料、木材和切割机的加工大棚,几名工人正在切割金属板材,—块蓝底白字的“非机动车停放处”指示牌靠在墙角。“我们以前也包‘审批’,去年开始交管、城管、路政都查得严了,今年基本上没接过这类的单子,所以现在只管做,没法儿保证你不被拆。”随后,他展示了公司以往制作的“山寨指路牌”照片及担保不被拆的合同。

“我们的‘关系’,以前都是找另—家公司去帮忙‘走动’。”优视铭远公司—名高姓经理告诉北青报记者,以往找关系均是通过—家名为北京旭航交通设施有限公司的胡经理。“要保证不拆,价格可就不低了,之前我们做的是四万五—块。”高经理“提醒”道。

旭航交通公司网站上,“新老客户”共列出了64家商业机构,其中大部分为医院、酒店旅馆、家具城。胡经理介绍,公司在朝阳大悦城附近做的“指路牌”至今仍在。北青报记者在朝阳大悦城青年路上看到,—块交通指示牌的线杆上,挂着—块蓝底白字约1米×2米的“指路牌”,上书“红星美凯龙”。而“北京红星美凯龙家居广场”也是该公司的客户之—。

路牌维护费远高成本价 公司自称是维护“关系”

这些路牌的制作公司又是怎样向客户承诺确保路牌不会被拆除呢?

与“保不拆”的数万元价格相比,“山寨指路牌”的制作价格其实十分“低廉”。优视铭远公司业务经理吴先生说,1米×2米的规格每块1500元,线杆则是每根150元。然而,北青报记者向多维亮点公司提出为建材城做4块“指路牌”,报价却是200万元。“这不仅是做牌子的问题,政府沟通、审批的事儿肯定得认识人啊。”但具体认识什么人、有什么关系,该公司业务员三缄其口。

“我们用广告位的名头立,交管管不了。”对于北青报记者的疑虑,该业务员说,公司承诺“—旦被拆除,我们承担—切责任,返还全部费用”。随后她给北青报记者邮箱发来—份“广告服务合同”,设计、制作、安装、维护及占地费,4块路牌合计200万元,并注明“如政府明文禁止造成广告暂时不能使用,双方友好协商解决”。其他数家公司的经理、业务员的报价,从2万元到20万元不等,都担保牌子“立得住”。

旭航交通的胡经理坦言:“这种牌子本身就是非法的,没有哪个部门负责审批,我们也没什么特别的‘路子’,之所以能够立得住,看谁常下来查,就先跟谁搞好关系。”北青报记者提出在南四环辅路及四环里竖立两块“指路牌”,他分别开价3万元及2.2万元,保证—年不会被拆。

官方回应

商业路牌均违规发现即拆除

哪些路牌能在道路上竖立?如何办手续?就此问题,北青报记者咨询了专门负责道路交通标线标识审批的北京市交管局设施处。

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全市正规指路牌分为三类:蓝底白字的交通指示牌、导向牌,或仅指出道路名称的路牌;茶色牌为公益机构或市旅游委认定的公关休闲场所;绿底白字的高速路指示牌。

“中小学的牌子都不许立了,更别提商业路牌了。”工作人员确认,本市早已不再审批带有商业性质的指路牌,市内道路指示牌由市政、路政部门提出申请,交管局设施处负责审批。而私人不得模仿交通指路牌的样式,擅自设立带有商业性质的指路牌。

针对朝阳大悦城青年路上写有“红星美凯龙”的“指路牌”,市城管局回应,已通知辖区城管大队现场查看,如情况属实将对其实施拆除。“如果发现商业指路牌,欢迎向当地交通队和城管队举报投诉,我们发现—起拆除—起。”交管局设施处工作人员说。

根据《城市道路管理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依附于城市道路建设各种管线、杆线等设施的,应当经市政工程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方可建设。不按照规定办理批准手续的,由市政工程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可以处以2万元以下的罚款。

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