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伊朗危机始末:苏英瓜分伊朗 美国终获全胜

wb1951 收藏 3 4102
导读:伊朗危机之后,巴列维成为了美国的座上宾。图为1949年11月,年轻的伊朗巴列维国王(右三)访问华盛顿,与美国总统杜鲁门在一起。(资料图)   美国《哈泼斯》月刊主编刘易斯·帕拉姆曾讲:“如果将故事放置在大背景之下,将会变得非常有趣。”   如今,俄罗斯大选的帷幕已经落下,不管美国是否乐意,在未来的六年之中,它都不得不与普京,这个坚强的俄罗斯硬汉打交道。对美国而言,当前最为棘手之事莫过于协调美俄之间对叙利亚当前局势的看法。正如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维多利亚·纽兰所言:“我们急切期待在一些关键问题上马

二战伊朗危机始末:苏英瓜分伊朗 美国终获全胜

伊朗危机之后,巴列维成为了美国的座上宾。图为1949年11月,年轻的伊朗巴列维国王(右三)访问华盛顿,与美国总统杜鲁门在一起。(资料图)

美国《哈泼斯》月刊主编刘易斯·帕拉姆曾讲:“如果将故事放置在大背景之下,将会变得非常有趣。”

如今,俄罗斯大选的帷幕已经落下,不管美国是否乐意,在未来的六年之中,它都不得不与普京,这个坚强的俄罗斯硬汉打交道。对美国而言,当前最为棘手之事莫过于协调美俄之间对叙利亚当前局势的看法。正如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维多利亚·纽兰所言:“我们急切期待在一些关键问题上马上获得俄罗斯的协助。”

事情显然没有这么简单,如果再加上“伊朗核危机”,美俄之间在中东的分歧更是千头万绪。但若根据刘易斯·拉帕姆的意见,我们就会清晰地看到,这些实质上都是冷战中美国与苏联在这块战略要地上实力对峙与拉锯的一部分。

而若追根溯源,这场拉锯的源头就是当下国际热点——“伊朗核危机”的所在国伊朗。

事情还要追溯到1941年,在那一年的6月22日,启动了代号为“巴巴罗萨”的军事行动,在上千里的战线上向苏联发起全面攻击。由于此前战略判断的失误和“大肃反”给苏联红军造成的极大内耗,使得战争初期苏联红军不堪重负,一溃千里。

“敌人的敌人就是你的朋友”,不仅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得知纳粹德国开始了对苏联的闪击战之后,这位饱受德军空袭之苦的英国首相大喜过望,立即在国会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说。在演说中,丘吉尔表示英国与苏联已经站在了同一战线,并承诺将对正在遭受德国侵略的苏联人展开大规模援助。

但只要一看地图就会发现,前苏联与欧洲的接壤部分已经全部为纳粹德国及其仆从国所占领。而在北冰洋地区,限于自然环境,想要进行大规模的物资运输显然也是不可能的。因此,英国便将视线转向了与苏联的南方。

当代著名的地缘战略大师布热津斯基在其《大棋局》一书中将伊朗列为欧亚大陆战略政治支轴国家显然有着内在深刻的道理。在这场对苏大救援中,英国一眼便看中了伊朗。

虽然当时,伊朗已经宣告中立。但面对德国迅猛的攻势,这一切已经不重要。1941年8月25日,苏联和英国一南一北悍然对处于中立状态的伊朗发动战争,弱小的伊朗显然无法挡住这两大世界顶级强国的联合进攻,很快,战争以苏联占据伊朗北方,英国占据伊朗中部和南部而告终。

但是,英国与苏联坚称这并不是军事侵略,而是一项预防性措施,目的是将伊朗作为援助苏联的陆上走廊。尽管温言在口,但为了万无一失,苏英两国在伊朗内政问题上还是做了大量工作。素来对德亲善的礼萨·汗国王被迫逊位,被英国人流放到了毛里求斯,太子巴列维随即即位。

但苏联和英国显然低估了这位年近22岁的国王的行事能力。这位早已西化的巴列维王朝第二任国王深知西方世界的内在矛盾,对于这些占领者竟然巧妙地运用起了中国人的“以夷制夷”策略。

为此,他加强了与美国的接触。在即位后不久的一次与美国大使的会谈中,巴列维表达了与美结盟的愿望。而美国在此之前也一直觊觎伊朗丰富的石油资源和它的战略地位,反对英、苏瓜分伊朗,表示支持伊朗的“独立”地位。巴列维的这一建议可谓一箭中的,在共同利益的驱使下,美伊双方一拍即合。

此时,突然爆发的珍珠港事件使得美国彻底迈入了同盟国的行列,这也给美国介入伊朗问题提供了光明正大的理由。1942年1月29日,在美国总统的斡旋下,英、苏、伊签订了三国同盟条约。英、苏政府保证尊重伊朗的领土完整和主权及政治独立,并在反法西斯战争结束后的6个月内从伊朗撤军。同年9月22日,美国政府以保证盟国军用物资输往苏联交通线的安全为借口,派兵进驻伊朗。从此,美国势力正式进入伊朗,开始插手伊朗事务。1943年初,应巴列维国王的邀请,美国政府先后向伊朗派遣军事代表团、经济代表团、医疗卫生代表团等6个顾问团。借此机会,美国的势力已经深深渗入到伊朗的诸多部门。

二战期间,伊朗为美英援助苏联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以至于伊朗被称为“胜利之桥”,而美国为实施此计划也陆续向伊朗派出了3万名非战斗人员。在1943年的德黑兰会议上,美英苏三国领导人重申将按时从伊朗撤军。

随着纳粹德国的投降,轴心国的灭亡已经是屈指可数的事情。但此时,苏联的态度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面对提出的应该从伊朗撤军的建议,总是以各种理由敷衍搪塞。

随着战局的迅速进展,三国在伊朗问题上的分歧日趋凸显。1945年9月2日,日本外相重光葵代表日本天皇和政府在东京湾的美军密苏里号战舰上正式签署投降书,由此,按照1942年的方案,苏联从伊朗撤军也已经进入倒计时。

局势越发逼人,但苏联不仅没有撤走驻伊朗红军的意思,反而在其暗中操纵下和支持下,1945年11月15日,伊朗北部苏占区的阿塞拜疆民主党和伊朗人民党(即伊朗共产党)发动了一场反对中央政府的起义,并于同年12月12日正式宣布成立阿塞拜疆自治政府。3天后,伊朗库尔德民主党也在苏联的支持下,宣布在库尔德斯坦成立马哈巴德共和国(即库尔德共和国)。除此以外,在苏占区,其他少数民族也出现了要求民族自治的运动,伊朗面临分裂的危机。

事已至此,美国向伊朗提供了一条颇为刁钻的妙计,在美国支持下,由伊朗政府向联合国控告苏联政府违背从伊朗撤军的决议。伊朗此举使苏联在国际社会陷入了极为尴尬难堪的境地,在各方压力下,饱受诘责的苏联政府最后被迫于1946年5月从伊朗撤军。同年12月10日,伊朗军队进入大不里士,消灭了阿塞拜疆民族自治政府。12月末,伊朗军队进攻库尔德斯坦,库尔德武装人员退入苏联境内,马哈巴德共和国也被消灭。

伊朗危机以美国大获全胜而宣告结束,但是这一事件却为冷战拉开了导火索,从此苏联和美国在中东地区开始了更为激烈的角逐和对峙,甚至一直延续到后冷战时代的今天。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