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年代陈诚:赤匪杀的都是贪官劣绅 杀得好

核心提示:“围剿”期间,目睹社会黑暗的现实,陈诚在家书中留下不无愤青式的表态:“以现政府及环境关系,纵被赤匪如何烧杀,亦有让他烧杀。盖赤匪烧杀仅限于有产阶级,于穷人实无甚关系。而诸为富不仁者,实不杀何待。尤其贪官污吏之种种苛捐杂税,实在好叫赤匪来杀的一个干干净净。”

1930年代陈诚:赤匪杀的都是贪官劣绅 杀得好

本文摘自《的人际网络:深度解析蒋介石的为人处世和精神世界》 作者:汪朝光编著 本文作者:黄道炫 出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在中国近代史上,国民党是透过辛亥革命登上中国政坛,于国民革命中获得迅速发展的革命政党。的三民主义理论具有强烈的革命性。政权建立后,虽然这种革命性被迅速消解,但在国民党内仍有着重大的影响,理论上也仍有其存在的合法性。

作为国民革命浪潮中成长起来的青年将领,1930年代的陈诚,其言行颇具指标意义。陈诚,字辞修。1924年黄埔军校成立后,因邓演达援引入黄埔任教官,旋受蒋介石赏识。此后,陈诚在东征、北伐和国民党内部混战中迭建战功。到1931年5月调江西参加“剿共”战争时,任十八军军长,是国民革命军中最年轻的军长之一。

蒋介石的日记中对属下吝于称许,但对陈诚则不乏赞誉。1930年陈诚在中原大战中表现可圈可点,蒋介石在8月份的日记中写道:“陈辞修由济南来报告,甚慰。此将才也,甚有希望。”第三次“围剿”期间,蒋介石对陈也有赞誉之词:“第十八军今日由黎川向大洋源前进,各部皆愁粮秣缺乏,不能前进,而辞修竟如期进行,可慰也。”

抗战初期,蒋介石在感叹党内人才寥落、自身缺少臂助时,提到的仅有两个可以分忧的亲信就有陈诚:“军事能代研究者辞修也,外交能代谋略者岳军也。”正因对陈期许甚高,蒋介石夫妇不仅为其作伐,介绍谭延三女谭祥为其再婚对象,而且在九一八事变后因顾虑外界观感特电陈诚,告以国难期间不宜结婚,令其取消原定举行的婚礼。

蒋介石对陈诚的重视,从其使用上也处处可以看出。中原大战后,国民党内反侧渐平,蒋介石应付重点转向已成燎原之势的中共武装,一直杀于党内混战的陈诚,衔命出现于江西“剿共”前线,既体现着蒋介石军事重点的转变,也是蒋为陈诚提供的另一个磨砺舞台。此时,对陈诚这样的国民党将领而言,旧窠臼虽未完全脱去,但毕竟非帝制时期效忠一家一姓之家臣所可比,国民革命思想在其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围剿”期间,目睹社会黑暗的现实,陈诚在家书中留下不无愤青式的表态:“以现政府及环境关系,纵被赤匪如何烧杀,亦有让他烧杀。盖赤匪烧杀仅限于有产阶级,于穷人实无甚关系。而诸为富不仁者,实不杀何待。尤其贪官污吏之种种苛捐杂税,实在好叫赤匪来杀的一个干干净净。”这样的说法,当时如果公之于众,可能会让当权者瞠目结舌。即使是比较温和的话语,如“不拉夫、不勒饷为革命军中最有力量而最普遍的口号。由打陈炯明而至北伐,军队获得民众情感。民众帮助军队,端赖此二口号之实行”,也是针对国民党军纪律每况愈下的状况,表达着自己的无奈和不满。

由于陈诚所具有的思想基础,所以他对蒋介石的信重虽然感戴不已,所谓“蒋先生之爱我、望我,虽自己之父兄亦有所不及”,在关键时候会选择站在蒋介石一方;但其对蒋毕竟已非唯唯诺诺、说一不二,蒋陈之间言行上的互动,构成为转型政治背景下的独特关系。

在陈诚这一时期写给谭祥的家书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陈诚对蒋介石的议论,因为是私密的家信,其中所言,刻意掩饰的成分较少,为我们认识蒋陈关系提供了很好的材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