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破茧——飞行员成长记录(连载二)

大兵张嘎007 收藏 1 73

第二篇.告别我的家乡和姑娘

看到邢彤给我发来的短信,我差点激动的晕过去,赶紧翻开手机盖,紧紧地盯着屏幕,“刚到家的时候自行车坏了,明天你能接我上学么?” 说实话,我当时脑子里就冒出一个想法,我是不是遇到了传说中的“事业与爱情双丰收”?明显的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快速的分泌,我哆哆嗦嗦的在手机上打出来,“没问题,明早六点五十在建设大街高架桥底下等你。”这一切似乎就注定了今晚无法执行宋老师“好好休息,早点睡觉”的嘱托,把手机放在枕头旁边,一边闭着眼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一边等着邢彤回复的短信,可是左等右等却是没了回信,就在这无尽的等待和无限的憧憬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一人读高三,全家不安宁,整个高三就像一场战争,考验的不仅仅是前线战士的战斗力,当然还有家庭的后勤补给线,这句话说的一点没错,每天到早晨五点半就能隐隐约约听见我娘在厨房里忙活,即使今天周六,我爸妈都休息,我知道她已经尽可能的降低了噪音,虽然偶尔我醒来,也窝在被窝里不肯出来,直到我娘坐在我床边,先是好话好说的叫我,然后捏鼻子掐耳朵的骚扰,最后直接掀被子让我不得不起床。可今天就不一样了,我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看时间,五点四十分,我想洗个澡,因为什么不必多说,我娘看见我从卧室走出来的,显然是有一点懵,轻声问我:“你咋起来了?饭还没做好,要不你在躺一会?”我跟我娘说我想洗个澡,她也没说啥,转头进厨房又忙活去了。

冬天的早上洗个热水澡,既能醒盹,又能保证人体的热量,对于今天来说还有一个用处,干干净净的迎接我第一次“约会”。

和我娘坐在饭桌前面吃早饭,煮鸡蛋,大米粥,炸馒头片,咸菜加豆腐乳,清淡可口,很适合早上吃。我爹还在睡觉,我娘没有叫醒他,毕竟周六,有个懒觉可以睡是不容易的。吃完抹着黑进客厅背上书包,像每天早上一样,回头一句:“我走了啊~”

我在高架桥地下,坐在车子上等着邢彤,掏出手机来看看,还没到约定的时间,却已经远远的看见她走过来,路灯下她的影子拉的很长,尽管她身高并不高,我喘了一口大气,一直看着她走到我身边来,“上来吧,我今天得去参加体检,把你送到学校我就直接去民航酒店了”,她哦了一声接着说“早知道不麻烦你了。”她侧着身子一坐,就坐到了后座上。别看我平时挺活泼,可到关键时刻还是怂人一个,嘴里像堵了什么东西,虽然想说话,可组织半天语言又觉得还是不说话的好。就这样,不声不响的到了学校,“你走吧,注意安全啊”我冲她点点头,看着她走进学校里,真真感觉自己错过了表白的最佳时机,惋惜啊。

把邢彤送到学校后我就带上了耳机听歌,民航酒店离我们学校并不远,而且现在刚刚七点多,而通知我们体检的时间是十点。我只能坐到博物馆广场的长椅上,看着这个城市的周六的早晨,煎饼摊忙活的大妈,广场上打太极的老人,赶着上班的白领,都被白色的雾霾笼罩着,太阳忽然喷薄而出,一道金光刺破这雾蒙蒙的世界,一切显得有条不紊。

书归正传,到了十点钟,民航酒店里已经是乱乱哄哄,各学校负责带队的老师不断的维护着秩序,等着穿白大褂的医生把一队队的学生带到楼上。看见我们学校的队伍了,都是不同班的,也都不太熟,所以说话就比较少了,可没想到没到三个小时后,这几个人就已经是无话不说的好哥们了。

等到医生把我们带到楼上,一个个科室,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没有不检查的地方,而通过一个科室的检查,就会发现少了一些人。到了外科这一项,我们学校送来的十二个人只剩下五个了,而我们的队伍和其他中学送来体检的学生整合到了一起。外科就是传说中的裸检,十几个大小伙子脱个精光,走鸭步,做俯卧撑,还要听大夫吆五喝六,已经混熟的哥们难免凑到一起聊天,“唉,超哥,今天二月十四号啊,别人情人节和对象出去玩,咱哥几个光屁溜在这蹲着算怎么回事啊,这要不给咱录取了,都对不住咱们...”董大个小声唠叨着,不小心被医生听见了,白了董大个一眼,“吵什么吵,想对象就从这出去,没人拦着你。”董大个也不敢再废话,没办法,随便一个大夫都掌握任何一个学生的前途,胳膊终归是拧不过大腿。

到了中午十二点,所有人都完成全部科室的检查了,一个领导模样的人把所有人招到一起,“你们这些人先去吃饭,下午一点半准备散瞳,有条件的准备一个墨镜,行了,散会。”他说完散,我回过头数了数,早上来的二百多个人,现在还有三十几个人了。

下午散瞳顺利通过,只有一个外校的学生被检查出来眼睛做过近视手术,结果可想而知,被淘汰了。

等我们学校这五个人全部通过之后,学校的宋老师经常招集我们这五个人,检查考试分数啊,告诉我们保重身体啊之类的。招飞对文化成绩要求并不高,要求本三的分数线以上,数学和英语的单门要求在及格分数以上。我学习成绩并不优秀,可这点标准对于我来说是没有问题的,所以自招飞体检以后,我的高三生活轻松了许多。

至于和邢彤,就像我娘做的早饭一样,清清淡淡的进行着,虽然没有再骑车载她,但每天都和她一起上下学,偶尔中午会和她一起吃饭,和她在一起,那种肾上腺素分泌而产生的紧张感也慢慢的消失了,拉着她手的时候手心也不会冒汗了,有时周围没人的时候我也会以偷袭的形式亲她,而她也并不会轻易让我得逞,她甜美的笑容总给我一种不可亵渎的神圣感,我偶尔产生点猥琐的想法时,看见她的笑,那猥琐的想法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快乐的生活总是很快的,当教室里面那张大大的倒计时日历牌显示10天的时候,在别人眼里度日如年的高三很快就要结束了,最后一次和邢彤一起放学回家,因为我对自己很有信心,所以我一直都在鼓励她,相信她能够考出好的成绩。虽然随后考前的几天都在用短信联系,但很明显能看出她的紧张。

六月份天气燥热,当考完最后一门走出考场的时候,我淡定的笑了笑,掏出手机给邢彤发短信,“晚上一起吃饭吧,去吃烧烤。”我满以为她会欣喜的答应,因为她太喜欢吃羊肉串了,哪知道过了半个多小时,才收到回复:“不太舒服,算了吧。”我不知道她怎么了,是真的不太舒服,还是考的不好?还是别的什么其他原因?这个问题的答案直到高考出分的那一天我才知道,她考的不好,差五分到本二,虽然我考得还不如她,可注定大学我们不能在同一个学校了,我虽然是本三的分数,可飞行技术是本一的专业,而且我那个学校其他专业的录取分数都在本一左右。

等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被民航学院录取了,在天津,她去了地质大学,在保定。

整个暑假都和邢彤在一起,虽然她看起来总是不太开心。八月中旬了,我开学比她早,我要走了,她没来送我。

坐在姐夫的车里,等过了石家庄收费站,回头一望,我只能默默地念一句,再见了我的家乡,还有我的姑娘。

明明以为飞行员的待遇要单间宿舍吧,食宿条件要比较好吧,谁知道刚看见大学的校门,我就知道,飞行这事,没那么简单。

就想写点东西纪念一下自己即将结束的飞行训练生活,不知道发到哪里,就写在铁血这里吧!这里面有杜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有神马对于飞行感兴趣的童鞋对有关事情感兴趣的我会尽力解答。希望大家喜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