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民国将领辈分及同学关系漫谈

知不足000 收藏 61 24917

民国存在时间不长,但其间因为战乱不断,出现了上万不同阵营的将军,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纷繁复杂,但总体来说是分为几个时代,中间的师承关系也是较明确的,但近年来,随着一些“神剧”的泛滥,对其间人物关系胡乱刻画,对许多网友的认知产生了一定的混乱,故觉得应写一篇文章对民国将军的辈分及其相互的同学和师生关系作一番梳理,我知道的也不多,权当抛砖引玉吧。 一、第一辈,天津武备学堂毕业生为主的将领

民国新式军人师承于清末新军,清末新军师承于李鸿章的淮军,所以民国将军的第一辈出自李鸿章在1885年建立的天津武备学堂,这个学堂是在中法战争后为建立新式陆军而建立,主要用德国教官进行训练,该学堂存在了15年,在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期间,最后一期学员与敌军英勇搏斗,大部分战死,学校也全被焚毁。在这期间,该校共培养了约1500名毕业生,但由于当时清政府对其很不重视,毕业后大多都只能任各部队的教官,并不被带兵将领的信任,因而大部分都另谋出路了,但少数坚持下来的大多都成为了一代枭雄,民国初北洋高级将领大多是出自这个学校。

该校毕业的民国高级将领有段祺瑞(皖系军阀领袖,总理),冯国璋(直系军阀领袖,代总统),王士珍(总理),曹锟(直系领袖,总统),王占元(直系,两湖巡阅使),李纯(直系,苏皖赣巡阅使),陈光远(直系,江西督军),段芝贵(皖系,代总理),鲍贵卿(奉系军阀,陆军总长)等等。在这些人中段祺瑞毕业后又留学德国,成为当时极为少有的陆军留学生,冯国璋更在学校学习期间还参加八股考试,考上了秀才,后来赴日本考察军事,并致力于军队制度的建设,这两个人轮流主持北洋和以后清政府的军事教育工作,故以后下一代的军人,大部分都曾经是他们的学生,因此,他们成为了北洋最重要的两个大派系的领袖。

在这里我再谈谈一个特殊的派系,他们就是近代海军,中国近代海军比近代陆军开始的早,其船政学堂1866年即开始招生,其早期学生刘步蟾、林泰曾、严复、方伯谦、萨镇冰等在1875年就留学英国,但这些人大部分在甲申、甲午两役战死,活下来的严复成为著名文人,只有萨镇冰在清末成为海军总司令,在民国历任海军总长,总司令,代总理,福建省长等职务,直到解放后还被聘为军事委员会委员。其他的略迟一些的将领如民国初海军将领刘冠雄、程璧光等在甲午战争都已经成为将校,资历应该比段祺瑞等稍高,而海军出身,以后成为陆军将领的黎元洪(1883年考入天津北洋水师学堂,清末旅长,民国总统),其资历基本与段祺瑞等相似。

二、第二辈,以北洋各武备学堂和清末日本士官生为主的将领

甲午战后,尤其是八国联军侵华以后,清政府、袁世凯等认识到旧式军队的不足,大力发展新军,于是就以北洋武备学堂等为中心在全国各省陆续建立了大量的军事院校,并派出了大量的留学生(主要留学地为日本)学习军事。这些人是民国前期、中期高级将领的中坚,他们大体分为三个阶段:

1.早期即05年以前的军校或士官生,该批学生毕业的时候正值中国新军开始大规模建立,故提升很快,很多在辛亥革命的时候就达到了师旅长的地位,这些人主要有1899年毕业于武卫右军随营武备学堂的靳云鹏(皖系军阀,总理),1903年毕业于北洋测绘学堂的吴佩孚(直系领袖,直鲁豫巡阅使),1905年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中国学生第三期的蒋方震(保定军校校长),蔡锷(云南都督),许崇智(粤军军长),曲同丰(皖系军阀,保定军校校长),05年毕业于北洋速成武备学堂的杨文凯(汉阳兵工厂厂长),孙岳(国民三军军长),04年毕业于参谋学堂的陈调元(直系,在国民政府任军事参议院院长)。

2.中期即1905-1908毕业的军校或士官生,1906年毕业于北洋速成武备学堂的王承斌(直系军阀,直鲁豫巡阅副使),陈嘉谟(直系,湖北督军),齐燮元(直系,江苏督军,伪华北治安军总司令),刘郁芬(西北军将领,后人汪伪总参谋长),被北洋武备速成学堂开除了的商震(国军二级上将),毕业于广州黄埔陆军中学、陆军速成学堂的李济深,1908年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和其他日本军校的以后曾任五省联军总司令的直系后起之秀孙传芳,滇军著名将领李根源,辛亥革命曾任四川都督的尹昌衡,民国初曾任四川督军的四川军阀刘存厚,曾任山西副都督、师长的黄国梁,曾任四川督军的云南军阀罗佩金,抗战任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的阎锡山,曾主办云南讲武堂,朱德的老师李鸿祥,曾任驻粤滇军总司令,很长时间孙中山的陆军部长,台柱子张开儒,曾任五省联军浙军总司令卢香亭,曾任辛亥革命后陕西都督的张凤翙 ,曾任滇军总司令、云南督军的顾品珍,30年代阎锡山的参谋长朱绶光,以后著名的兵工专家,奉军军团长韩麟春,曾任北洋福建督办、五省联军闽军总司令周荫人,旧滇系领袖唐继尧,曾任湖南督军的赵恒惕,曾任辛亥江西都督,孙中山的大元帅府的总参谋长的李烈钧,抗战时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的程潜,以后著名军事教育家,曾任国民政府广东省主席的黄慕松,曾任安徽督军的奉系军阀姜登选,国军二级上将何成浚等等。这些人在辛亥革命时期大多任营长或团长职务。

3.晚期即1908年以后到辛亥革命毕业的军校生和毕业及尚未毕业的士官生,这些人在辛亥革命时候主要任连排长等,主要有全国速成武备学堂毕业的李景林(奉系军阀,直隶督军),吕公望(浙江督军),张钫(河南省代主席,国军上将),陈树藩(皖系军阀,陕西督军),1910年毕业于北洋陆军第六镇随营武备学堂的宋哲元(西北军),1907年毕业于奉天陆军速成学堂的郭松龄,09年毕业于四川陆军速成学堂的刘湘,还有一些日本士官生如1911年毕业的士官9期臧式毅(奉系军阀,伪满洲国参议会议长)。

这些人当中还应该算上1907年去日本学习军事的蒋介石、张群、杨杰(国军上将,陆军大学校长)、王伯龄(北伐第一军副军长),朱绍良(国军二级上将),08年到日本留学的何应钦。还有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的朱德等。

另外,近代史中非常有名的冯玉祥为行伍出身,但他在辛亥革命时期任营长职务,所以基本可以和阎锡山这个时期相对应。不过,其参军较早,也可以算在早期和中期之间。

这一批人在民国中期尤其是在抗战期间都是中国军队中的最高层,他们的中国老师基本都是段祺瑞、冯国璋等北洋老将,或早期的留学生,故因此可以明白蒋介石为什么曾搀扶段祺瑞,一口一个老师大献殷勤,因为蒋介石在留学前,在保定武备学堂留学预备班上过学,当时该校校长是段祺瑞,蒋介石是靠黄埔学生出头的,他如果不尊重老师,怎么能教育他的学生尊重他呢?

从这也可以明白蒋介石在抗战前后为什么在电话或面对面说话的时候对李宗仁、白崇禧等叫德邻,或李司令长官,白总长,而对程潜要叫颂公,阎锡山要叫伯公,对李济深叫任公,而自称介石。那是因为李宗仁,白崇禧不但是部下,而且资历比蒋介石浅,而程潜等,虽然是部下,但资格老,地位高,至少要表示表面上的尊重。

第三辈,保定军校出身及同时代出道的将军

保定军校是民国初袁世凯建立的中央军官学校,他的主要生源清末建立的陆军小学、陆军中学未升学的,共毕业9期(后两期招收的大部分是普通中学生),故将该时期毕业学生以保定军校第7期毕业的1920年为界分为两部分。

1.第一部分,保定前七期与相应时间将领

(1)1914年10月毕业的保定1期,主要将领有唐生智(国军一级上将),门炳岳(中央军骑兵军长,骑兵监),门致中(西北军,抗战伪军将领),万耀煌(鄂军将领,陆军大学教育长),邓锡侯(川军将领),田颂尧(川军将领),孙楚(晋军将领),孙震(川军将领),李品仙(桂系),杨爱源(晋军将领,二级上将),张贞(闽军将领),郑大章(西北军骑兵将领),蒋光鼐(粤军将领),魏益三(东北军旁支)。

(2)1916年5月毕业的保定2期,主要将领叶琪(桂系),刘峙(中央军,二级上将),刘文辉(川军),陈铭枢(粤军),祝绍周(中央军),俞作柏(桂系),陶峙岳(湘军,解放战争起义),鲍文樾(东北军,抗战投汪伪),廖磊(桂系),熊式辉(中央军,二级上将)

(3)1916年11月毕业的保定3期,白崇禧(桂系,一级上将),刘建绪(湘军),何健(湘军),张义纯(桂系),吴石(副总参谋长,共碟被杀),张治中(中央军,二级上将),陈安宝(湘军,抗战阵亡),项致庄(汪伪将领),秦德纯(西北军),夏威(桂系),徐庭瑶(中央军,装甲兵),黄绍竑(桂系)

(4)1917年6月毕业的保定4期,朱怀冰(国军中将),赵承绶(晋军,集团军司令),胡宗铎(桂系)

(5)1918年9月毕业的保定5期,王靖国(晋军),乔明礼(河北民军),刘翼飞(东北军),严重(中央军的反对派),李生达(晋军),李服膺(晋军),张荫梧(晋军),董英斌(东北军),傅作义(晋绥军,二级上将),樊崧甫(中央军,陈诚派)

(6)1919年1月毕业的保定6期,上官云相(五省联军余部),邓龙光(粤军),邓演达(国民党左派领袖),叶挺(共军),叶蓬(汪伪将领),刘茂恩(镇嵩军),李汉魂(粤军),余汉谋(粤军),何柱国(东北军),赵博生(西北军,起义投共),罗树甲(滇军,抗战阵亡),郝梦龄(东北军旁支,抗战阵亡),郭忏(中央军),顾祝同(中央军,二级上将),钱大钧(中央军),黄琪翔(粤军),韩德勤(中央军),薛岳(二级上将)

(7)1919年4月毕业的保定7期,陈长捷(晋军),范汉杰(中央军),黄维刚(西北军)

以上这些军官基本上是清末陆军小学、陆军中学升学后在保定毕业的,在陆军小学毕业后未升学的也属于本时段将领的还有李宗仁,另外,其他学校毕业或行伍出身的重要将领属于本时段的有龙云、卢汉、陈济棠、刘伯承、卫立煌,叶剑英和以韩复榘、石友三为代表的西北军十三太保和以张学良为代表的东三省讲武堂第一期学生。

2.保定第8、9期以及黄埔军校成立之前的军校或行伍将领

(1)1922年7月毕业的保定8期,马法五(西北军),王以哲(东北军),史泽波(晋军),刘珍年(直鲁联军),陈诚(中央军,一级上将),罗卓英(中央军),周至柔(中央军),宋肯堂(商震部将领),郜子举(建国豫军余部),董振堂(西北军,后起义,西路军战死),裴昌会(国军兵团司令)

(2)1922年12月毕业的保定9期,牟中洐(东北军),何基沣(西北军,解放战争起义),张克侠(西北军,解放战争起义),周福成(东北军),施忠诚(中央军)

同时期其他学校或行伍出身的高级将领还有黄伯韬,彭德怀、汤恩伯等。

保定军校的师资力量基本都是日本士官生和少量的保定速成武备学校毕业生,其中最为出名的是保定军校第二任校长蒋方震,虽然他只干了半年,但所有保定学生都认为是他的学生,他耳提面命过的第一期唐生智等得意门生更是和他一直保持密切的师生关系,双方互相支持,直到其逝世。所以保定生基本上把老一辈的日本士官生当做自己的老师,这也是蒋介石在抗战前,利用老士官生何应钦、朱绍良、何成浚为他坐镇一方,让蒋方震、李烈钧、张群等为他四处联络实力派的原因所在。

第四辈,是黄埔军校学生

黄埔军校建立以后,短短2年多,毕业了4期,在北伐期间又招生和毕业到第六期,这些学生在抗战前只有少数学生提升到将军位置,到抗战结束和解放战争时期,大量黄埔学生提升为将军,但大多数都是集中在前6期,可以说国军在大陆黄埔6期以后升为将军的很少,所以,讨论这些军人的时候主要谈前6期。

国军黄埔学生在抗战前只有胡宗南、李默庵、孙元良等寥寥几人,据统计在36年底黄埔学生在国军将军中仅占7.4%,抗战结束的时候也不过占战区正副司令的3%,集团军正副司令的33%,军长的36%,师长的42%,而他们的老师,保定军校学生,直到抗战结束还占战区正副司令的50%,集团军正副司令的38%,军长的33%,师长的18%。

黄埔军校在最初6期,其校长是蒋介石,但教官大多是保定军校的学生(另外,还有一部分与保定基本同时的地方军校和留学生),因此,他们是绝对的师生关系,这也是北伐、抗战、甚至解放战争期间国军的高层基本都是使用保定军校学生独当一面,有时候甚至明知道这个人不行(如刘峙),但为了解决内部矛盾,也只好让他这个老师挂帅,因为使用那些资历太浅的黄埔学生(如杜聿明,邱清泉等)只能让内部矛盾激化,因为这些当兵团司令,甚至军长的黄埔学生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都有办法直通蒋介石。

民国期间,官场文化使得这些骄兵悍将虽然可能背地里面骂刘峙是头蠢猪,但当面基本不会顶撞老师的,而这让我想到谋电视剧竟让戴笠当面叫张治中文白兄,这个情节让人哭笑不得,可能是导演认为戴笠的权力大,故敢**跋扈吧,但他不想想戴笠是黄埔6期的,而6期上学的时候张治中是黄埔军校的教育长(事实上的校长),抗战期间张治中曾任湖南省主席,军委会政治部部长,这是非常显赫的职务,张治中当时也是老蒋亲信中的亲信,军衔是陆军中将加上将衔,而戴笠只不过是个军委会调查统计局的副局长,只是一个骑兵上校。虽然他是老蒋的亲信,但见到也是老蒋亲信,而且地位比他高多了的张治中,他除了满口老师,他还敢叫什么呢?

所以,民国期间的4辈军人,是互为师徒的,虽然他们或者会为了理念和金钱地位等发生激烈冲突,甚至你死我活的斗争,但往往在一方失败退出争斗后,胜利方经常不会赶尽杀绝,至少很少消灭其生命,因为他们中的很多都有或师徒、或同学等等的关系。都想留见面的余地的。而一旦有人破坏了这个默契,往往失去别人的同情,对方的后人报仇的时候会赢得一片喝彩声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