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拷问台军存在价值:为谁而战?为何存在?


媒体拷问台军存在价值:为谁而战?为何存在?

洪仲丘案重创台军士气,马英九27日首次与高阶将领面对面分区座谈,希望军方尽快走出阴影。“国防部长”严明28日晚也首度与媒体餐叙,积极响应民众对军中人权的期待,重塑民众对台军的信心。

但对台军来说,看似收尾的洪案,后续影响还无法完全评估。就像汪峰歌里唱的那样,“谁知道我们该梦归何处,谁明白尊严已沦为何物;是否找个理由随波逐流,或是勇敢前行挣脱牢笼?我该如何存在?”“存在”问题,考验台军。

有不齿有骄傲 两极民意困扰台军

8月3日,洪仲丘告别式前夜,25万人着白衫涌上台北著名的凯达格兰大道,举办“万人送仲丘”集会。这场被称为“凯道八月雪”的抗议活动,震惊岛内外,质疑当局、炮轰军队的舆论也就此攀上顶峰。原本就方寸大乱的台湾军方,此后几乎溃不成军,道歉不断加码、惩处无限扩大,士气、形象一落千丈。

- 与此同时,已退伍的彭姓阿兵哥,在社交网站上发起“9月3日着军装穿迷彩,为台军加油”的活动,已有近3万人加入,前“国防部长”李天羽等退役高级将领也纷纷响应。在(9月3日)台湾军人节即将来临之际,这个活动走热的背后,是岛内社会舆论的悄然转向。对于洪仲丘案,在一边倒的民粹式反应之后,质疑对军方打压过度、担忧军队被骂垮打趴的声音开始增多。

耐人寻味的是,几乎与借洪案炮轰军方操练过度的舆论攻势同时,由“国家地理频道”精心制作的《台湾菁英战士——陆战蛙人》正在岛内热播。这部以台湾军事训练为题材的纪录片,因为展现了台湾海军陆战队的菁英形象,而被岛内媒体、网民热情传颂。

海上漂浮训练一次就是4小时,一口气至少要在水下游35米甚至50米,直到逼近潜水昏迷关口;负重20公斤的武装急行军,再热再累,10分钟也得走1公里,2天甚至睡不上4小时,苦撑到变态的“天堂路”,流着血爬过一路的碎尖石……这部片子,记录的正是一群台湾年轻人,如何在“无条件服从,无限度忍耐”中,被折磨、锻炼成一支钢铁部队。

一边不齿军方“没人权、少人性”,一边得意魔鬼训练而成的陆战蛙人,矛盾的舆论、分裂的民意,让军营之中、风暴之间的台湾军人,更觉迷茫。

有期待有畏惧 台年轻人当兵也纠结

面对外界对台军无休止的抨击,许多从军营走出来的人都不以为然。曾在陆军服役2年的陈先生对导报记者表示,很多台湾年轻人对服役都有一种复杂的情感,一方面对这种男人必经的磨练有所期待,另一方面又对“当兵数馒头”的苦日子有所畏惧。“血溅关东桥、泪洒车笼埔、魂断金六结、快乐卫武营”,早年当兵的人常常用这样的顺口溜跟他们讲挨训挨整的老传统,但等他进了军营才发现如今的顺口溜是“大混小混一帆风顺,苦干实干军法查办”,“军事训练跟假的差不多,长官一天到晚怕出事,除了救灾都没做什么有意义的事”。

外界对洪案的关注点,大多放在军方管教过当,但有个细节其实更值得注意——身高172.5厘米的洪仲丘,入伍时体重86公斤,入禁闭室前体检体重已达到98.3公斤!“一个义务役役男入伍大半年,增胖近30斤,说明了什么问题?军队究竟是管教过当,还是训练不严呢?”郁慕明针对洪案的言论多有争议,但这种质疑确实引人深思。而洪仲丘所在的装甲542旅,还是保卫北台湾的“铁拳部队”,因战力强、功勋卓著在陆军中有“天下第一旅”之称。尽管洪仲丘只是义务役,但从其身体状况来看,这支部队的战训水平,似乎有点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要人权没战力 选票社会盛产“草莓兵 ”

训练水平低下,正是台军近年来最受批评的弊病之一。2008年马英九上任后首次“双十”庆典上,空军、海军仪仗队队员竟因体力不支当场昏倒,马英九的感叹让人印象深刻——“看他们昏倒,我都快昏倒”。

台军此后推出“最严苛”体测标准,其中3000米的及格标准缩短为18分钟(解放军新兵的合格标准为女兵17分30秒、男兵14分30秒),但很多新兵无法适应,也少有新兵训练单位认真执行,大多只跑个1000多米,而且每星期不超过3次。

台军嘉义新兵训练中心,此前发生9名新兵拿板凳砸班长的事件。事后这些新兵对外哭诉该班长“不当管教”,证据是“立正、稍息一站就是10分钟,行进中常常更改队形,让新兵不知所措”。在外界施压后,该班长竟然真因“确有不当管教”被移送军法。

洪仲丘案之后,台军强化“保障人权、严禁凌虐”的管训原则,无限“连坐”的惩处方式,更是让军方大小干部心有余悸。可以想象,“大混小混一帆风顺,苦干实干军法查办”这样的顺口溜,今后在军中将更有市场。

“其实没什么好抱怨的,每个‘总统’候选人都把减少役期当做重要政见,我们也都很欢迎。”陈先生告诉导报记者,在选票压力下,现在不管蓝绿,谁敢站出来要求军方严训苦练、打造精兵?自进入选举时代,台军役期从2年缩至4个月。这么短的役期,即使有人敢训想训,又有多少空间能训?

长期面对一个超出其抗衡能力的假想敌,两岸关系又在不断缓和,台军已渐渐失去“死战”的士气,“军队虚无主义”开始在岛内发酵。像洪仲丘这一代的年轻人,已经对当兵的义务心存抗拒,对于军方的威权纪律打心眼里轻忽蔑视,荣誉感不再,士气难存,这也是台军官兵矛盾日益尖锐的原因之一。

“为谁而战?为何存在?”这些困扰台军多年的老问题,在洪仲丘案之后,将更显必要性与急迫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