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南内战时的悲剧:众妇女惨遭强奸最小受害者7岁

wb1951 收藏 7 14609
导读:当时的欧共体调查小组成员、爱尔兰外交部长戴维·安德鲁说:“在这场冲突中,遭强奸的穆斯林妇女多得骇人,有一些强奸暴行是以特别残暴的方式进行的,其目的是为了更大限度地侮辱受害者。”惨遭不幸的穆斯林女人,最小的只有六、七岁,最大的则有六十多岁。         自1992年下半年以来,国际舆论陆续披露出前南斯拉夫地区战争暴行所造成的种种惨况,认为南斯拉夫内战已使2万多人死亡,5万多人受伤,5万多人失踪,几百万人无家可归,形成欧洲50年来最大的难民潮。舆论披露的主要战争罪行有:      在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当时的欧共体调查小组成员、爱尔兰外交部长戴维·安德鲁说:“在这场冲突中,遭强奸的穆斯林妇女多得骇人,有一些强奸暴行是以特别残暴的方式进行的,其目的是为了更大限度地侮辱受害者。”惨遭不幸的穆斯林女人,最小的只有六、七岁,最大的则有六十多岁。

前南内战时的悲剧:众妇女惨遭强奸最小受害者7岁

本文摘自《世纪末的热战:聚焦科索沃》 作者:孙云 出版社:当代世界出版社

自1992年下半年以来,国际舆论陆续披露出前南斯拉夫地区战争暴行所造成的种种惨况,认为南斯拉夫内战已使2万多人死亡,5万多人受伤,5万多人失踪,几百万人无家可归,形成欧洲50年来最大的难民潮。舆论披露的主要战争罪行有:

“种族大清洗”

在这场民族战争中,交战各方都指控对方进行种族清洗。克罗地亚境内的“塞尔维亚拉伊纳共和国”代表团1993年3月1日在日内瓦人权委员会会议上,指控克罗地亚当局从克罗地亚各城市驱逐了30万塞族人。

南斯拉夫驻联合国使团团长弗帕维切维奇1993年2月l1日在日内瓦人权会议上指控克罗地亚族军队对塞族实行种族清洗政策。他说,克罗地亚的种族清洗已使25万塞族人逃离家园,成千上万的塞族人被迫改姓和改变宗教信仰。南《政治报》1993年2月26日报道,仍然留在克罗地亚境内的塞族人受到克罗地亚当局的迫害,在扎达尔、奥希耶克和卡尔洛瓦茨等城市,已有7000幢塞族人的房屋被毁,几百名塞族人被杀害。

1993年2月26日,波黑塞族军队司令朱伦科·日瓦诺维奇指责穆斯林在波黑东部对塞族进行种族清洗,他说,“在斯雷布雷尼察和兹拉图地区,有43个塞族村庄被捣毁或烧毁,960多名塞族妇女和儿童惨遭屠杀。”波黑塞族“新闻部长”韦利博尔·奥斯托伊奇1992年7月11日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在波黑有20万塞族人被逐出家园,70个村庄被毁,4万名塞族人被关押在集中营里。”南通社1993年1月21日报道,1992年4月至10月,波黑有近l万名塞族人被杀害,130个塞族村庄被毁。

据1992年8月南《战斗报》报道,克族武装占领莫斯塔尔后从许多合葬墓中挖出200多具尸体,他们绝大多数是20至70岁的男性穆斯林居民,据称他们是在两个月前被塞族武装用自动步枪扫射而死的。1992年5月和6月,塞尔维亚武装在布里奇附近的一个工厂和养猪场杀害了2000-3000名穆斯林。1992年10月,克罗地亚人在普罗佐尔杀害了近300名穆斯林;9月24-26日,穆斯林在卡梅尼察杀害了60名塞族军人和平民,等等。

在南斯拉夫境内,塞尔维亚族、克罗地亚族、穆斯林都在自己的武装控制区内“清洗”过异族居民。他们有的把异族邻居押上卡车、客车,然后将他们遣送出去,有的用枪炮攻打异族聚居地,迫使异族居民背井离乡;有的甚至晚上蒙着脸直接冲进异族居民的家中,残酷地杀害异族居民。

“集体强奸”

当时的欧共体调查小组成员、爱尔兰外交部长戴维·安德鲁说:“在这场冲突中,遭强奸的穆斯林妇女多得骇人,有一些强奸暴行是以特别残暴的方式进行的,其目的是为了更大限度地侮辱受害者。”惨遭不幸的穆斯林女人,最小的只有六、七岁,最大的则有六十多岁。一位受害者对调查者说:“他们都是我们的邻居。

他们强迫我离开我的屋子,然后把我带到一位被杀害的邻居家的空房子中。那里已有4位妨娘和年轻妇女。他们分别将她们带到另外一些屋子里。他们打我们,侮辱我们,强奸我们,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们无所不为,简直是禽兽不如。”据调查,在“集体强奸”的暴行中,女儿常常在他们的父母面前、母亲在孩子面前、妻子在丈夫面前遭到蹂躏。

1992年11月波黑塞族战争罪行委员会向联合国提交了一份报告,说穆斯林和克族军队在波黑建立了至少17个监狱妓院,关押着至少800名塞族妇女,她们遭到穆斯林和克族士兵的肆意奸污和折磨,其中很多是末成年人。仅在波黑首府萨拉热窝,就有6个监狱妓院,关押着250名塞族妇女。

南联盟代表托雷利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洲议会妇女权利会议上指出:“穆斯林士兵经常有组织地强奸塞族妇女,有100多名被奸污的塞族妇女逃到贝尔格莱德医院,请求给予治疗。她们大多在身心上受到严重伤害。”据南斯拉夫报刊透露,波黑的穆斯林和克族士兵随身持有一种“绿卡”,授权持卡人可任意强奸被关押的塞族妇女。1993年2月25日南《政治报》公布塞族军方从一位被俘穆斯林士兵身上搜出“绿卡”,这是由波斯尼亚布罗德一希耶科瓦次后方司令部颁发的“强奸护照”,上面写着:“持此证者有权在18点以后带领妇女(指被关押的塞族妇女)在地下室过夜。如遇反抗,持证者可使用武力。”

同时,克族和穆斯林也指控塞族军队对穆斯林和克族妇女进行集体强奸。波黑穆斯林当局说,塞族军队关押并强奸4万名穆斯林妇女。波黑内务部公布,在波黑有5万名穆斯林和克族妇女被塞族军队强奸。一些西方国家也大量报道有关塞族军队强奸穆斯林和克族妇女的情况。1993年1月《独立报》披露了欧共体关于穆斯林妇女遭强奸的一份报告的主要内容。报告说,波黑的塞族部队为在波黑进一步推行“种族清洗”政策,至少对2万名穆斯林妇女和姑娘进行了有组织的强奸活动,并将此作为进行战争的一种机构,迫使穆斯林离开家园。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国际红十字会以及西方一些国家的人权组织也指控波黑塞族军队强奸穆斯林妇女。1993年2月23日欧洲议会妇女权利委员会在布鲁塞尔专门就波黑强奸妇女问题作出决议,指出在波黑内战中强奸妇女已成为一个有组织的行动,这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

“死亡集中营”

1992年8月以来,美国和英国电视台广泛播映了他们摄制的关于波黑塞尔维亚和南联盟共和国设置“死亡集中营”的电视片。这部电视片以骇人听闻的镜头展示了塞族在拘留营时大搞酷刑和屠杀的行径。

1993年3月穆斯林代表团和克族代表团在日内瓦交换战俘谈判时称,塞族军队在波黑其控制的领土范围内有164个拘留营,在南联盟共和国领土内有14个拘留营,在克罗地亚境内的塞族控制区有2个拘留营。在这些拘留营里,至少有13万穆斯林和克族人被关押。而波黑塞族领导人卡拉季奇和布哈在1992年8月就指控,穆斯林和克罗地亚族军队在其设立的42个拘留营里关押着4.2万名塞族人,其中萨拉热窝有22个拘留营,其余20个分布在克族和穆斯林军队控制的其他地区。

由于拘留营里生活条件恶劣,以及对囚犯进行非人折磨,已有6000名塞族人死亡或遭.杀害。在波黑至少有2万塞族人被穆斯林和克族关押在拘留营里。“集中营”除了战俘外,许多是从附近抓来的普通居民,他们经常遭到殴打,忍受饥饿和伤残的折磨。

对于被关押的妇女来说,监狱就是地狱。看守们经常用非人的手段强奸、轮奸女囚犯。他们夜里把女囚带到仟悔室,肆意进行侮辱、奸污。一个女犯人有时一夜之间被七、八个看守连续野蛮强奸。

袭击维和人员和记者

1992年5月初,在莫斯塔尔工作的欧共体和联合国观察员遭到两次袭击,造成1人死亡,1人受伤。5月6日,联合国副秘书长古尔丁乘坐的波黑总统的轿车在驶往波黑主席团的路上被狙击手击中,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5月20日运送救济品的国际红十字会车队在开往萨拉热窝附近的医院途中遭炮火袭击,造成l死l伤,10吨医疗物资和药品被毁。

6月28日法国总统密特朗访问萨拉热窝时,其直升机遭射击。9月3日,一架意大利飞机在运送救济物品时被导弹击中,造成机毁人亡。9月8日,从贝尔格莱德开出的联合国车队在到达萨拉热窝后遭机枪猛烈扫射,2名法国士兵丧生,3名法国士兵受伤,4辆被毁。同时,在战地采访的记者也时遭袭击。1992年8月13日,美国广播公司电视网记者卡普其被狙击手击中,当场死亡。有的记者莫名其妙地失踪,有的则被扣留。

当然,这些报道中所披露的所谓“战争暴行”并不一定全部属实,有些数字也不很准确,而且舆论和冲突各方指控的也远不止这些,出入也比较大。但是,在前南斯拉夫境内,各民族、军队之间互相残杀、滥杀无辜、虐待和枪杀战俘、强奸和轮奸妇女等行为确实严重存在。

对于舆论披露的前南斯拉夫境内的“战争暴行”,以及一些国际组织陆续提交的关于前南斯拉夫境内大规模屠杀和“民族清洗”的报告,联合国安理会感到十分震惊,并在1992年10月6日请联合国秘书长加利设立一个公正的专家委员会,负责审查许多人所称的“战争罪行”的情报和报告。

10月26日,联合国安理会成立五人专家委员会,由弗里茨·卡尔斯霍芬教授(荷兰人)任主席,委员会其他成员还有谢里夫·巴西乌教授(埃及)、威廉·方里克(加拿大)、凯巴·姆巴亚法官(塞内加尔)和托克尔·奥普萨尔教授。该委员会将同人权委员会特别报告员塔德乌什·马佐维耶茨基密切合作。

12月14至16日,专家委员会在日内瓦举行了会议,会议报告说,该委员会已请人权医生协会对武科瓦尔附近的一个群众墓地进行了调查,委员会开始审查来自各国政府和政府间及非政府组织的报告,并决定于1993年1月底前提交一份临时报告。

12月1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召开非常会议,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前南斯拉夫境内一切侵犯人权的做法。委员会明确谴责了前南斯拉夫境内的种族清洗,特别是波黑境内的这种清洗做法,并认为在波黑境内控制着某些领土的塞尔维亚领导人、南斯拉夫军队及塞尔维亚共和国领导人座对这一行为负主要责任。

委员会同时要求立即停止这种惨无人道的种族大清洗,特别要求塞尔维亚共和国利用其对波黑塞族的影响力来停止这一野蛮的做法。该委员会还谴责了拘禁、酷刑和强奸等侵犯人权的做法,并请求前南斯拉夫冲突各方立即关闭所有未经1949年日内瓦公约认可及不符合该公约规定的拘留中心,并在安全的条件下释放所有被非法监禁者。

12月18日,安理会对“有关波黑境内大规模有组织有计划的监禁以及奸污妇女,特别是穆斯林妇女的报告”感到震惊,并谴责这些“行径野蛮残忍,恶劣之至”。安理会一致通过798号决议,要求关闭所有拘留营,特别是妇女拘留营。安理会还对欧共体将派代表团前往调查所声称的这些行径表示支持,并请秘书长为该调查团提供帮助,以便其能够自由和安全地进入拘留营。比利时代表诺泰达埃姆代表欧共体说:“我们本以为我们在这场可怕的内战中已经走到了极限,然而我们想错了。除了任何内战都不可避免的野蛮行径外,波黑境内还有对大量妇女,尤其是穆斯林妇女的有组织的奸淫。语言已无法表达我们的愤慨……我们将积极努力,最终结束那些自称是塞尔维亚勇士们进行的这种罪恶行径。”

1993年2月22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808号决议,决定“设立一个国际法庭,以起诉应对1991年以来前南斯拉夫境内发生的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事件负有责任的人”。这是联合国第一次设立具有管辖权的国际刑事法庭,来起诉武装冲突期间所犯下的战争罪行。安理会还请秘书长加利在60天内就国际刑事法庭的组织和工作提出具体建议。

联合国审查前南斯拉夫内战战争罪行专家委员会报告说,它收到了数千页文件和资料,记载有关于严重违反1949年《日内瓦公约》和国际人道主义法的事实陈述。该委员会还安排了一个法医专家小组对克罗地亚联合国保护区东区武科瓦尔附近的“奥夫查拉万人坑”进行调查,初步结论表明,这里发生过一次大规模的处决。被处决者或许是武科瓦尔的病人和医务人员,他们是在1991年l1月20日这家医院撤离期间失踪的。法国、意大利和欧洲安全和合作会议(欧安会)向安理会提出了有关国际刑事法庭的章程、编制和议事规则报告。

1993年5月3日,加利在一份报告中说,国际法庭将作为安理会的附属机构开展工作'在行使司法职责方面“不受安理会权力的影响和支配”,独立于政治方面的因素之外履行职责。国际法庭设置时间的长短,将视前南斯拉夫境内“国际和平与安全恢复的情况而定”。新的机构将由两个初审分庭、一个上诉分庭、检察官和一个书记官处组成。

1993年5月25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827号决议,决定成立国际法庭,并批准了加利提交的《国际法庭规约》草案。根据草案,国际法庭有权处理“危害人类罪”,诸如谋杀、种族灭绝、奴役、驱逐出境、监禁、酷刑、强奸及基于政治、种族和宗教原因而进行的种种迫害,以及其他不人道行为。安理会要求所有国家同国际法庭合作,并按照它们各自的国内法采取必要的措施执行该规约,敦促各国以及各政府间组织和非政府组织提供经费、设备和服务,包括提供专家人员。安理会还认为,在任命国际法庭检察官以前,专家委员会应继续收集关于前南斯拉夫境内严重违反各项日内瓦公约和其他人道主义法的证据资料。

5月24日至25日,专家委员会在日内瓦举行会议,决定派遣一个调查组到波黑的阿布米契一维泰兹,调查1993年4月份在该地区发生的大规模屠杀的情况,并一致同意继续调查前南斯拉夫境内有关种族清洗、有计划有组织性的强奸活动等情况。

类似这样的国际法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曾设立过,当时主要是针对战败国的。1945年8月,苏、美、英、法四国在英国伦敦签订协议,决定控诉和惩处欧洲轴心国首要战犯。随后,为落实该协议,组成了国际法庭,对纳粹战犯和日本战犯进行了审判和惩处。

前南斯拉夫内战已经打了两年左右,战火持续不断。联合国安理会认为在南境内的种种“战争罪行”,已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因而决心制止这种暴行,惩治所犯罪行的责任者。有人认为,这有助于向波黑冲突各方进一步施加压力,并向那些犯有“战争罪行”的人发出一个信号,表明这些人将受到惩罚。但是,舆论也对安理会808号决议持怀疑态度,成立国际法庭有多少可行性?即使成立,又会对平息被黑战火有多大益处?

波斯尼亚驻联合国大使穆罕默德·萨希尔拜曾说:“我们不应欺骗自己,认为仅仅设立一个国际法庭就会阻止战争罪犯,简直太幼稚了。”

美联社称,安理会虽然一致通过了第808号决议,但对能否阻止前南斯拉夫境内的暴行持怀疑态度。

前南内战时的悲剧:众妇女惨遭强奸最小受害者7岁

合众国际社则称:设立国际法庭有可能影响目前正在为解决波黑冲突而进行的和平谈判。“如果参加谈判的某代表被定为战犯,他还会在和谈中做出妥协吗?”

法国《解放报》对决议打了一个最大问号。这家报纸评论:“对前南斯拉夫地区战争中所犯罪行的性质尚未确定。联合国的808号决议既末谈及战争罪行,也未谈及人道罪行……谁会相信得到联合国承认的国家的一些政治领导人有朝一日会坐在联合国法庭被告席上呢?”

设立国际法庭,确实有许多棘手的问题,怎样界定战争罪行,怎样认识战争罪行,都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联合国这样做的结果等于打开了一个充满血腥的“潘多拉盒子”。若指望设立国际法庭惩处几个战争罪犯来平息波黑战火,那未免太幼稚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4楼wl304

这都是为了分裂南斯拉夫做的舆论准备。

真奇怪,只要是西方认为的独裁者,必定从上到下都是性欲旺盛者。

那么美国总统贴身保镖出差的时候不忘招嫖,说明了美国什么?

3楼xy40

最终的结局是,南斯拉夫消亡被肢解。更为恶劣的是科索沃被强行分裂出去。所谓正义都是谎言。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