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高管否认“携5亿出逃”:有那么多我就不走了(图)

wb1951 收藏 0 182
导读:上海泛鑫保险代理公司原总经理陈怡。资料图片   新京报讯(记者宋识径)日前,上海最大保险中介机构的美女高管陈怡携5亿元巨款外逃的消息引发关注。上海市公安局日前披露了“美女高管携款潜逃案”部分细节和追捕过程。   据称,涉案公司擅自将寿险产品变造为固定收益理财产品,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警方证实,陈怡在外逃时携带现金并非5亿元,而是折合人民币700万元的外币和一些奢侈品。   上海泛鑫保险代理公司“美女高管”陈怡自今年6月起已策划外逃。7月,资金链断掉的陈怡外逃,其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美女高管否认“携5亿出逃”:有那么多我就不走了(图)

上海泛鑫保险代理公司原总经理陈怡。资料图片

新京报讯(记者宋识径)日前,上海最大保险中介机构的美女高管陈怡携5亿元人民币巨款外逃的消息引发关注。上海市公安局日前披露了“美女高管携款潜逃案”部分细节和追捕过程。

据称,涉案公司擅自将寿险产品变造为固定收益理财产品,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警方证实,陈怡在外逃时携带现金并非5亿元人民币,而是折合人民币700万元的外币和一些奢侈品。

上海泛鑫保险代理公司“美女高管”陈怡自今年6月起已策划外逃。7月,资金链断掉的陈怡外逃,其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8月19日,已逃往斐济,并准备前往他国的陈怡在机场被抓获,并被中国公安机关押解回国。



对话


“真有五个亿我也不用走了”

近日,陈怡在看守所首次接受媒体采访,讲述自己的创业经历和逃亡过程。

“本来还有侥幸心理”

记者:经营时有没有考虑到后来的结果?

陈怡:最早的时候也做了一些钻漏洞或者是违规的事情,我总觉得这是一个公司的事情,没想到最后有这么大的恶劣影响。

(我)在很无奈的情况下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如果停下来,公司马上就要面临倒闭或是不能再发展了。

我本来还有一些侥幸心理,希望做大以后,通过其他方式来弥补损失,从而可以挽回局面。

“背着负担不能停”

记者:中间没有机会纠正错误吗?

陈怡:其实我一直也想转型,希望能够把这种违规的长险短做变成真正的保险。如果条件好,如果(投保)金额有限,还是有能力去支付长期保费。但很多事情事与愿违,因为(先前)具体的业务经营不是我管,我只负责后期财务方面的管理。等我全面接手的时候,已然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我就像背负着沉重的负担,只能往前走,不能停下来。

“业务屡屡违法”

记者:为什么要外逃?

陈怡:我做了很多努力,比如想把公司股权卖掉来补偿,还有就是让公司转型,我做了很多工作但效果不佳。

我每天都面临原来的一些后遗症,不断要给客户兑现,资金压力太大了,我很难承受。而且后期,(我)也发现前期他们在做业务的时候做了蛮多我不清楚的违法事情,让我无法承受。我身体也不太好,身心挺疲惫的,所以想离开了。

“想逃得越远越好”

记者:对出逃的后果有考虑过吗?

陈怡:也没有多想,我很后悔,但我觉得如果我留在这里结果可能也是一样的。可能有那种侥幸心理,认为我走,只是我个人的离开,没有想过是这么严重的后果。我回来以后,他们都说我成了名人了。

记者:外逃之前做了什么准备?

陈怡:我也没有什么特别长远的规划,所以不是老早就精心准备,当时想要离开的时候就想尽快到那里,能走得越远越好。

在地下钱庄换外汇

记者:外逃时是否带了5亿人民币?

陈怡:我通过一个中介介绍,在地下钱庄换了一些外汇。(带走的)贵重物品,就是这几年陆陆续续买的一些包,衣服。现金只有近千万,如果真有五个亿,我也不用走了。

“不想连累无辜者”

记者:有没有想过会被抓回来?

陈怡:想过,也许会被抓住。当时是被移民局扣住了,也没有告诉我是公安局抓我,我以为只是护照或其他的问题。但我想如果是公安的话,我也算解脱了,也没有太多的惊讶,对公安我也是供认不讳,我知道的要交代清楚,不希望连累到无辜的人。

■ 案发

8月12日·报案

涉案公司或虚构理财产品

据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有关负责人介绍,这一案件线索来源于上海保监局的日常监管。

8月12日下午5时左右,上海警方接到上海保监局的报案:上海泛鑫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擅自将寿险产品变造为固定收益理财产品,并大肆对外销售,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怡、公司顾问江杰已离境,有携款潜逃嫌疑。

警方连夜对泛鑫公司相关人员调查取证,在掌握确凿证据后,迅速成立专案组,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

上述有关负责人透露,具体构成何种罪名,还需要进一步侦查确定。

据上海市公安局透露,从2011年起,泛鑫保险借代理20年寿险和10年寿险的名义,虚构理财产品,向客户销售,签订的也是理财合同,并非保险合同。根据这种理财合同,3年的时间,客户能拿到6%-12%的回报。

目前警方已要求泛鑫公司停止所有产品的销售,配合警方调查。

■ 潜逃

8月17日·追缉

绕道韩国赴斐济规避追踪

经侦查,警方摸清了二人出逃轨迹:7月24日至香港,停留5天后,于28日飞往韩国,当晚乘飞机飞往斐济。

上海保监局向警方报案之时,陈怡已身在斐济。

实际上,从香港有直飞斐济的航班,但是陈怡选择了绕道。警方判断,这是有意混淆视线,规避追踪。

警方称,陈怡并不是仓皇逃跑。

警方查明,从今年6月开始,陈怡感觉公司不行了,已有了潜逃的想法,并进行了精心准备。

她首先和江杰办理了移民公证,收集了十几个国家的移民资料,包括哪几个国家可以落地签证。

警方还查到,陈怡二人在境外开设了多个账户,通过黄牛兑换了大量外币。

出入境记录显示,二人两年间曾多次到相关国家实地考察,选定移民地区。

二人还办理了境外绿卡,在潜逃之前,他们已取得瓦努阿图国的正式身份。

■ 追逃

8月19日·抓捕

再晚10分钟就会失之交臂

上海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这次追缉嫌疑人的过程可谓惊心动魄。

在专案组提请下,公安部向全世界190个国际刑警成员国发布协查通报,特别对斐济及周边的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进行了情况通报。

8月17日,中国公安机关掌握了二人在斐济的行踪,公安部会同上海市公安局组成11人境外缉捕工作组分别从京沪乘机到香港会合。

由于之前从上海飞往香港的过程中出现晚点、超员等情况,工作组没有赶上当天下午香港飞往斐济的最后一班航班。

从中国前往斐济,只能从香港或韩国中转,而且每周都只有两个航班,一旦错过,就要等几天时间,嫌疑人也就可能逃走了。

工作组决定取道新西兰,但新西兰不能办理落地签证。在公安部的支持和新西兰驻中国警务联络官的帮助下,几经沟通,在飞机起飞前5分钟,工作组才得到对方首肯,办理了香港至奥克兰的航班。

到达斐济恰逢当地周末,移民局不上班。中国驻斐济大使馆的警务联络官,几经周折,联系上当地移民局局长,协调将陈怡等人的护照作废,并对边境布控。半小时后,陈怡和江杰达到机场,准备登机前往他国。在通关时,他们被出入境部门控制,随后被移交中国警方。

上海市公安局指挥部国际合作处处长董斌说:“再晚10分钟,嫌疑人就会与我们失之交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