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谈“废止‘汉奸’一词”

白珉 收藏 22 607
导读:test

今天(2013年8月29日),看到一则消息,称《人民日报》微博呼吁废止“汉奸”一词。听到后只能用“非常震惊”来形容。怎么废止?把词典、辞海中“汉奸”一词全抹去?那汪精卫应该叫个啥?瞎扯淡!《人民日报》这一微博和当年的“亩产万斤粮”一样荒涎无稽!

首先必须声明,我坚决反对将“汉奸”强加在别人头上,这个态度我是一贯的,也不会去随便扣他人“汉奸”的帽子。从我一上网络发表帖子,就驳斥随便扣别人“汉奸”帽子的行为。但是,不到3个月,就因为我在一篇关于日本右翼叫嚣三个月造出原子弹的帖子后面跟帖中写了这样的两句话:“我们应该警惕日本右翼的猖狂言论”,“我们热爱和平,但是,我们并不害怕战争”。就是这两句话,有人将我划入“愤青”的一类:“从这些话看出你是个愤青”,并“忠告”:“你在三十岁以后就不会说这样的话。”笑话!我还真希望我才二十多岁呢!

事实上,将与自己意见不符、论调不同的其他意见贴上标签,是各方都在做的事。那些自称“理性”的那伙人,随手就给别人贴上标签,并不负什么责任,上面就是例子。我在这里请教一下,为什么那些自称“理性”的家伙就可以不负责任地、随意地将标签贴到持不同意见者身上呢?“极左”、“文革余孽”的棍子横飞,似乎我们身边还潜伏着许多奸佞和鬼神。这种非友即敌的斗争哲学,难道不是与社会脱节,不是与潮流相悖吗?这些家伙整天打捞这打捞那,似乎忙得不亦乐乎。他们发明了各种各样的标签,随意就给人贴上。但是,不知为什么,他们所有的标签里,就是没有“汉奸”、“卖国贼”这样的标签。

这里,我要驳斥《中国青年报》上“‘汉奸’标签下的极端幽灵”中的这样一句话:“全然不管这些人有没有‘卖国’的能力,有没有侵害国家的实际行为。”其实“没有‘卖国’的能力”这句话是大汉奸汪精卫说的。汪精卫被称为汉奸后,就狡辩道他“无国可卖”,但事实无情的证明了汪精卫确实是卖国贼,是汉奸。无论他怎么狡辩“没有卖国的能力”,如何“理性”,是“救民众于水火之中”,但他确实有侵害国家的实际行为,被永远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请问“‘汉奸’标签下的极端幽灵”的作者,比如“脑残”、“五毛党”、“愤青”、“粪青”、“极端民族主义者”、“文革红卫兵”、“文革余孽”等,难道不是将他人丑化、矮化和非正义化,更将他人无端罪恶化?那些自称所谓“理性”的人们将那些标签无限延伸,去和文革的罪犯、希特勒纳粹等联系起来,这难道不是无端罪恶化又是什么呢?!只不过那些自称所谓“理性”的人们的牵强附会无人问津、没人理睬,而他们的行为确确实实和“汉奸”沾上些边,所以他们才惊慌失措起来了。

常言道:“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在网络上发表了《“扣人‘汉奸’帽子需要证据”是“脱裤子放屁”》一帖,说明“扣帽子”本身就是不经过调查研究、不加仔细分析的轻率的行为,扣人“汉奸”帽子需要证据则是“脱裤子放屁”。有人以此给我扣“汉奸”的帽子,但说了几句,他们自己也说不下去了。毕竟这“帽子”也要戴得上,戴不上你再扣又有何用?!又何必惶惶不可终日呢?!

按理,那些自称所谓“理性”的人们更应该谨言慎行,不会随意给别人贴标签。但是,我们看到的却是那些自称所谓“理性”的人们制造出各种各样的标签,随意贴在别人身上。口口声声“理性”的马立诚在他的“对日关系新思维”中制造了多少标签?又贴在了多少中国人身上?恐怕数不胜数吧!一旦别人反过来给他们贴上标签,他们就满地打滚擂胸捶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喊冤叫屈,如丧考妣。马立诚翻出《辞海》来解释“汉奸”的定义,却把《辞海》“汉奸”条目中的“投靠外族或”这五个字遗漏了。《辞海》中“汉奸”的定义并没有规定一定在受侵略的情况下才能称为“汉奸”。那些自称所谓“理性”的人们,难道不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那还有什么“理性”可言呢?!

那些自称所谓“理性”的人们本身就在粪坑里,凡是和他们沾边的都是臭不可闻的,比如“理性”,可他们却整天忙着打捞这打捞那。他们的论调滑稽可笑,可他们却自鸣得意、沾沾自喜!他们本身一无所知,没文化、没知识、没头脑。见到一句名人名言,便如获至宝地到处炫耀,迫不及待地不顾背景、场合、对象用了起来,称“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他们口口声声赶着时髦声称“现代科学技术”、“现代文明”,可他们却连现代科学技术中最常用的“螺钉”的国际标准都不知道!他们这样不知天高地厚地妄谈“现代科学技术”、“现代文明”,岂不令人笑掉大牙了?!他们所谓中国的崛起要靠西方和日本“帮助”的论调,恐怕和中国足球拿世界杯冠军一样,连上帝都要哭了!

网络上有个叫“廖保平”的专栏写手,从西方的书本上看了几行字,便以为学会了西洋“九阴真经”,妄称什么“三剑客”,半瓶子醋晃荡了起来。他只不过见了几个名词,就在那里生吞活剥、囫囵吞枣。他称“抵制日货”是“应景的叫卖、当不得真”的抵制,我告诉他,五四运动、五卅运动、一二九运动的先辈号召“抵制日货”,当他们走上抗日的战场,照样拿起日本造的“三八大盖”、“歪把子机枪”消灭侵略者,从来没有人认为他们是“应景的叫卖、当不得真”的抵制。他把我“打捞”成“愤青”,归在“义和团”一类,那实在是太抬举“义和团”了!中国的精确制导导弹、航母等,却是“义和团”在设计关键加工装备或装置,是“义和团”在改进国外进口的设备,提高它们的性能,岂不证明了“义和团”并不敌视“先进科技”、“先进文明”了吗?!他在杂志上牵强附会地发表“袁世凯、段祺瑞是怎样操纵‘五毛党’的”文章,在那里移花接木、指鹿为马,丑化、矮化和非正义化他人,事实上他自己就是个网络评论员(连“五毛”都没有?)。他口口声声“没有自由,一切扯淡。”我问他:“你懂什么叫‘自由’吗?”像“廖保平”这样自称“理性”人们的所谓“自由”,只是要他们自己的“言论自由”,自由自在地随意给别人贴上标签;狗皮高帽做人“导师”,装模作样地“教育”别人,把别人一个个打捞在他们自己身处的粪坑里,这哪里是什么“自由”?!完全就是扯淡!其实他们什么都不懂,整天在人云亦云,翻着嘴皮子在空谈误国!他们将西方泼向中国的污水化为火炬,燃烧自己,又去点燃别人,惟恐着天下不乱!以得到西方的褒扬,争取着被“誉”为所谓的“公知”。是“廖保平”自己的脑袋被“反智主义”的门夹得扁扁的!

按理,那些自称所谓“理性”的人们应该会区别,中国人民反对日本暧昧对待历史问题,反对日本右翼美化侵略、掩盖侵略罪行的斗争是正义的,是在宣扬世界正义和人类良知。一些过激的行为并不能代表和用来否定中国人民的正义斗争。中国人民本应该团结起来共同一致反对日本的这些行为。可他们却称之为“奉旨爱国,奉旨反日,奉旨反美”,借过激行为将屎盆子一股脑地扣在中国人民正义斗争的头上。

那些自称所谓“理性”的人们应该知道,中国的抗日电影、电视剧反对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反对日本侵略,并不是反对日本。可他们却混为一谈地称之为“反日”教育。

那些自称所谓“理性”的人们应该知道,列宁曾经说过:“抽象地提民族主义问题是极不恰当的。必须把压迫民族的民族主义和被压迫民族的民族主义,大民族的民族主义和小民族的民族主义区别开来。”可他们却不加区别地把压迫民族的民族主义和被压迫民族的民族主义统统归为“极端民族主义”。在他们眼里,唯一“不极端”的,就是“美国利益至上”民族主义。

那些自称所谓“理性”的人们应该知道,并不是中国人给日本人贴上“坏蛋”的标签,认为“日本人=大坏蛋”。中国人民甚至认为像武部六藏这样血债累累的日本战犯,经过改造,真心忏悔认罪,成为了中日友好的使者,由大坏蛋变成了“好蛋”,得到了中国人民的宽大和谅解。是日本人自己把那些屠杀亚洲各国人民的战争罪人奉为“民族英雄”、“为国战殁者”,把自己和那些战争罪人混作一类,岂不是把他们自己变成了大坏蛋?这又能怨谁呢?!

他们崇拜的哈耶克曾经说过,自由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即个人不受他人之专断意志的强制”。可那些自称所谓“理性”的人们却将他们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别人的头上,不同意他们的就一定是“无道德无良知”,一定是“拥护独裁”,一定是“对抗民主”,一定是“反对自由”,一定是“为奴才辩护”!把他人污蔑成“皇家的鹰犬”、“统治阶级的爪牙”、“利益集团的代言人”,等等等等,恶毒语言应有尽有。在他们看来,凡是肯定毛泽东功绩的,必定是“毛左”、“文革余孽”。这些人口口声声自称“理性”,有“道德”,一副“正人君子”的面孔;扒开画皮,只不过一肚子的男盗女娼!

对于爱国,是不能只有一种理解,维护国家利益,可以有不同的方式;公民怎么样爱国,也可以有不同的选择,“爱国”并不被谁垄断和霸占。但是,违背了国家利益,突破了民族利益的底线,借一些过激行为,把别人正当的爱国行为一股脑地称之为“极端民族主义”,甚至追随西方污蔑中国,充当西方的马前卒和喉舌,总不能认为是不同的“爱国”选择吧。你本来就主张只爱母亲不爱国、“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还赖别人垄断和霸占了爱国,岂不是“岂有此理”?!

法国思想家卢梭说过:“平等,是因为没有它,自由便不能存在。”美国学者罗尔斯在《正义论》中也认为:“公平即正义”。既然那些口口声声“民主”、“自由”、“平等”的自称所谓“理性”的人们,“理性”地将他人丑化、矮化和非正义化,更将他人无端罪恶化,坚持非友即敌的斗争哲学,似乎我们身边还潜伏着许多奸佞和鬼神,那么,同样在他们身上贴上标签,就是公平和平等,这就是势在必行的公平正义!常言道:“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那些自认为“理性”的人们,一副“正人君子”的面孔,又何必见了“汉奸”二字心惊胆战,非废止不可呢?!!


本文内容于 2013/8/31 19:53:28 被白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法国思想家卢梭说过:“平等,是因为没有它,自由便不能存在。”


本文内容于 2013/9/2 11:17:40 被lb902085编辑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