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兵黩武的秦皇汉武究竟征发了多少人力?

斯大林苏 收藏 16 8066
导读:由于孟姜女寻夫,哭倒长城等民间故事的流传,也由于陈胜、吴广被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而编入课本并载诸《毛选》,秦始皇时代徭役之重,征发民力之广几乎已尽人皆知。历史学家也将这列为导致秦朝二世而亡的重要原因之一,即使赞扬秦始皇的人对这一点也从未提出过异议。 不过,历史学家似乎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秦始皇究竟征发了多少人?在当时总人口中占多大的比例? 不妨找几种代表性的论著看一下: 范文澜著《中国通史简编》认为:“秦时全中国人口约二千万左右,被征发造宫室坟墓共一百五十万人,守五岭五十万人,蒙恬


穷兵黩武的秦皇汉武究竟征发了多少人力?


由于孟姜女寻夫,哭倒长城等民间故事的流传,也由于陈胜、吴广被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而编入课本并载诸《毛选》,秦始皇时代徭役之重,征发民力之广几乎已尽人皆知。历史学家也将这列为导致秦朝二世而亡的重要原因之一,即使赞扬秦始皇的人对这一点也从未提出过异议。

不过,历史学家似乎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秦始皇究竟征发了多少人?在当时总人口中占多大的比例?

不妨找几种代表性的论著看一下:

范文澜著《中国通史简编》认为:“秦时全中国人口约二千万左右,被征发造宫室坟墓共一百五十万人,守五岭五十万人,蒙恬所率防匈奴兵三十万,筑长城假定五十万,再加其他杂役,总数不下三百万人,占总人口百分之十五。使用民力如此巨大急促,实非民力所能胜任。”林剑鸣的《秦汉史》也沿用这一说法。白寿彝、高敏、安作璋主编的《中国通史》第四卷的估计稍低:“据统计,秦代全国人口约两千万,而每年被迫服役的不下二百万,以致丁男不足,又征丁女,秦代徭役之繁重,由此可见一斑!”据他们的估计,秦始皇征发的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在10-15%之间。

稍作分析,范文澜的估计明显偏高,因为秦始皇的这些征发并不是同时进行的。根据《史记·秦始皇本纪》的记载,秦始皇几次主要的征发是:

第一,秦始皇三十二年,命将军蒙恬率领三十万人北击匈奴,夺取了“河南地”(今内蒙古河套及其以南地区)。

第二,三十三年,征发曾经犯过逃亡罪的人、入赘其他家庭为女婿的人、有商人身分的人夺取“陆梁地”,设置了桂林、象郡、南海三个郡,安置强制性的移民。

第三,三十四年,将办案子不公的狱吏发配去筑长城,或迁往南越。

第四,三十五年,在渭河南的上林苑中建筑朝宫,又征发受宫刑处罚的罪犯和刑徒七十余万人修建阿房宫或骊山的陵墓。

这四项中的第二项,实际是此前出动五十万大军征南越的继续,因为一直没有取胜,才又补充了这批人。但在征服南越后,除了战死的及在南越定居的以外,其他人是可以返回故乡的,而且征南越的行动到三十四年已经基本结束。第三项的数量显然不可能很多,南越的还是强制性移民。可见常年的征发是造阿房宫、骊山陵墓与筑长城这三项,前两项征发了七十万,后一项没有具体数字,但蒙恬出兵三十万,即以此作为经常保持的一个数额,三项合计共一百万。

至于其他经常性的项目,如修长城、戍边、从军(包括护卫秦始皇出巡)及地方性的征发,是由日常的徭役承担的,而据专家研究,汉朝的日常徭役与秦朝并没有什么差别(如见黄今言著《秦汉赋役制度研究》,江西教育出版社,1988年版)。因此,秦始皇额外征调的人力是100万,按正常制度征发的不计。

另一方面,秦朝的人口不止二千万,根据我在《中国人口史》研究的结论,秦朝人口最多不少于四千万,所以征发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也应低得多,只占2.5%左右。

退一步说,即使秦始皇征发的人力高达总人口的15%,也还不至于产生太严重的后果。因为在当时,十几岁的孩子就能从事农业生产,超过六十岁的男子照样在服役或劳动,在平均寿命不高的情况下,这样年纪的人本来就不多。到西汉惠帝时还征发妇女参加长安城墙的修建,可见必要时妇女也能征发,而且当时的妇女一般都从事生产劳动。西汉初的晁错就有这样的说法:“今农夫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人”。可见秦朝与西汉时劳动人口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很高,如果秦始皇只征发15%的人口,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这样说来,难道秦始皇征发的徭役不重吗?不是,而是以往的研究都忽略了另外两个方面,一是秦始皇的强制性移民,一是为了维持这类强制移民和额外征发人口的生存而消耗的人力。实际上秦始皇征发的劳动力不知要比15%高多少倍。

自发性的移民不可能获得官府的资助,也不必依靠官府的救济,他们一般都事先有所准备,或者在定居后立即自己生产维持生存的粮食。但强制性的移民就不同了,他们在迁移途中和定居之初的生活和生产用粮必须由官府解决,一部分强制移民定居的地方根本不可能生产粮食,或者这些移民不会自己生产粮食。

同样据《史记·秦始皇本纪》的记载,秦始皇进行的强制性迁移主要有:

第一,二十六年半“天下豪富”十二万户迁至咸阳,以每户五口计,应有六十万人。三十五年,又将咸阳居民中的三万户迁至丽邑(今陕西临潼县东北),五万户迁至云阳(今陕西淳化县西北)。不过这八万户中的大部分应该属于此前迁入咸阳的十二万户,所以未必另外增加新迁入的移民。

第二,三十四年,在蒙恬驱逐匈奴后,在从榆中及黄河以东,直到阴山一带,新设立了四十四(一作三十四)个县,强制迁入的人被安置在这些新县。三十六年,又向北河、榆中迁去了三万户,给每户的户主拜爵一级的奖励。以每县五百至一千户的规模计算,第一批移民应有十至十五万。第二批移民应有十二至十五万,合计估计为三十万。

第三,强制迁至南越的人口,我在《中国移民史》中估计为十至十五万。

第四,二十八年迁往琅邪台的有三万户,此外还有迁往巴蜀、越地等。

由于迁移对象和迁入地不同,一部分移民必须依靠官方供应粮食,而另一部分则能够就地供应或自己生产。第一项迁入咸阳的十二万户“天下豪富”不可能自己从事生产,咸阳地区也无法提供他们所需要的粮食或土地。第二项迁入北方边疆北河和榆中的约三十万人,也不可能马上做到粮食自给,特别是移民初期的安置和生产,都必须由官府从外地输入粮食。而迁入琅邪台、南越、巴蜀、越等地的移民一般都能就地自行生产粮食,不会增加官府的供应和运输负担。

同样,被额外征发的100万人并不是从事农业或其他生产,而是修宫殿,建陵墓,筑长城,守边防。他们服役的地点是咸阳一带和北部边疆,当地无法供应他们的食粮,必须由外地输入。所以在这些年间,秦朝政府要为在咸阳地区的六十万移民、七十万刑徒和北部边疆的三十万将士供应粮食,在三十四年开始的若干年间还得为北部边疆的三十万移民提供全部或部分粮食。

秦朝主要的粮食产区在关东(指函谷关以东,大致即太行山以东、淮河以北地区),只有关东才有富余的粮食可供输出。其他地区不是没有富余粮食,就是限于交通条件,输出相当困难。但从关东向关中的咸阳和北方边疆运送粮食大多只能通过陆路,无论是使用人力或畜力,即使不考虑运输过程中的损耗,运送者本身在途中就要消耗大量粮食。汉武帝时的主父偃曾说:“秦始皇北击匈奴,又使天下飞刍挽粟,起于黄、腄、琅邪负海之郡,转输北河,率三十钟而致一石。”(见《汉书·主父偃传》)一钟相当六斛(石)四斗,三十钟等于一百九十二斛,也就是说,从今山东半岛中东北部将粮食运到河套,有效输送量只有0.52%。即使考虑到从关东其他地区输出的距离较短,估计实际输送量也只有1-2%。

这样的结果是否有夸大呢?我们可以找到其他例证。据北宋沈括的计算,平均每个民夫只能背六斗米,而自己每天要吃掉二升。民夫返程也得有粮食吃,实际每天的路程要消耗四升。用牲口的话,可能多运一些,但赶牲口的人要消耗粮食,牲口也要耗费饲料。如果牲口在途中死亡,损失就更大。(见《梦溪笔谈》卷十一)。如果民夫每天能走四十公里,如果他的行程达到十五天,即六百公里,他正好将自己背的粮食全部耗尽;如果他走十四天,就只能在目的地留下四升粮食,只能供应一个人吃二天,有效率为6.7%。要维持一个人全年的粮食就得有一百八十人次来保证。假定由专人负责,至少需要十五个人。要供应北部边疆六十万人的生存,至少要动员九百万人专门运输。从太行山以东的大部分地区到河套的距离远不止六百公里,所以只能采取接力的办法,由更多的劳力分段运输,那么以上的估计是最低限度。即使考虑到关中离粮食产区较近,又能利用一部分水路,刑徒的供应标准很低,要供应在咸阳地区的一百三十万人,也是一项极其沉重的负担。

所以秦始皇时征发的劳力绝不是人口的15%。以4000万人口计,额外征发与专门运送粮食的人一度高达二千万左右,即总人口的50%。正因为如此,为了维持日常农业生产,连老弱和未成年男子与妇女都必须动员了。秦朝之所以还能维持一段时间,那是由于:此前多少有些粮食积蓄;咸阳的一百三十万人与北部边疆六十万并非足额,并不断有人逃亡;最高供应量只维持了一二年,其中部分人陆续开始从事农业生产,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供应压力。但无论如何,秦始皇对人口的征集已经达到极限。这固然使秦始皇自食恶果,但人民蒙受的损失更大,在秦汉之际,人口减少了一半以上,直到汉武帝时还没有恢复到秦朝的人口高峰。

无独有偶,常常被后人与秦始皇并称的汉武帝,又重演了竭尽民力的暴行。汉朝当时的总人口还不足四千万,但汉武帝征发徭役的程度并不低于秦始皇,强制性的移民则规模更大,《史记》、《汉书》中这类记载比比皆是:

元光五年(前130年),在巴蜀征调数万人修筑通往西南夷地区的道路,又征发数万士兵修建通向雁门郡的道路。

元光六年,调动数万士兵开凿漕渠,历时三年。

元朔二年(前127年),片发十余万人筑朔方城,并修复蒙恬所筑的障塞。募集十万人迁往朔方。

元朔五年、六年,卫青率十余万骑兵两次征匈奴。

元狩二年(前121年),征发数万人开凿朔方渠,经过二三期还完不了工。霍去病两次率数万骑兵征匈奴。李广、张骞率四千骑兵从右北平出击。匈奴昆邪王投降,出动二万辆车迎接。

元狩三年,迁移关东贫民七十余万口于西北地区(今内蒙古、陕北、甘肃、宁夏等地)。

元狩四年,卫青、霍去病各率五万骑兵征匈奴,用于运送粮食和物资的步兵有数十万。

关于这些大工程、大规模出征和强制性移民所造成的影响,《史记·平准书》有具体的叙述:

那时候,汉朝开辟通向西南夷地区的道路,干活的有几万人,他们吃的粮食都是从千里外运来,比率是每十钟才能运

到一石,用钱在少数民族地区收购征集,花了几年时间路还没有修通。……整个巴蜀地区的租赋都不够抵销这笔开支。……在东方的行动远达沧海郡(今朝鲜半岛中

部),人力的耗费与在西南夷地区差不多。又出动十余余人修筑朔方城,运输粮食的路线非常遥远,整个太行山以东地区都受到影响,花了数十亿钱,国库更加空

虚。

第二年,大将军率领六位将军又出征匈奴,获得匈奴人的头一万千五颗,有功将士接受赏赐的黄金有二十余万斤,被

俘的数万匈奴人都得到丰厚的赏赐,衣食都由官府供给,而汉朝的军人和马匹死了十余万,损失的武器、物资和运输费用还没有计算。于是大司农报告国库中没有存

钱,赋税已经用尽,还不够给战士发饷。

那年秋天,匈奴的浑邪王率领数万人来投降,于是汉朝出动二万辆车迎接他们。到达后,接受赏赐,包括有功之士。那年的花费有百余亿。

接着将贫民迁至关以西,又充实到朔方以南新秦中地区,有七十余万口,衣食完全靠官府供应,还贷给他们生产资料,派政府的代表分地区进行督导,路上出差的官员和车辆不断。花的钱以亿计,不计其数,于是国库完全用空。

汉武帝征发及迁移民众最多时超过一百万,远达河西走廊和河套,从上述史料可以看出,在这几年间他们完全是依靠

政府供应粮食和生产资料的。即使以长安为起运点,到目的地的距离大多在一千公里以上。就是府库充足,仅运送这些粮食至少得出动一千五百万人。加上其他日常

的征发,汉武帝对人口的征集并不亚于秦始皇,也达到了总人口的50%。之所以汉朝的经济没有完全崩溃,是因为朝廷毕竟还有多年的积蓄,这种状况持续的时间

不长,迁往西北的近百万移民在几年内陆续转化为定居农民,并逐渐做到了粮食自给。但汉武帝如此大规模的征发造成的后果极其严重,此后的汉朝君臣都认为在他

统治期间“户口减半”。据我在《西汉人口地理》一书中研究,汉帝期间非正常死亡人口达四百万,实际损失人口达一千五百余万。

本文不想全面评价秦始皇和汉武帝,但希望提醒某些人,在赞扬他们开拓疆土,征服其他民族,兴建巨大工程的“丰功伟绩”时,要了解他们利用专制手段征发人力的极端程度,不要忘记他们对人类犯下的罪行。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3楼ak70

最后一段“大亮”了,“狗血”了。所谓”户口减半“,有多少是死的?咱不知道,咱只知道从战国末期开始,一直到唐朝,各个王朝都要面对的最头疼的问题之一就是地方豪强大户侵吞人口。唐以后,这个问题才的得到解决,可是地方豪强又开始侵吞土地了。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

“不要忘记他们对人类犯下的罪行”,尼玛。上纲上线到这个地步了,你的无耻无人能及了。等等,我这不是在骂人吗?这不文明呀,照理说我应该反驳才是。哈哈哈哈哈,某些无耻的混蛋先骂人,那我也只能骂回去。


我只相信一点!

自古儒家和法家千年之争,互相诋毁互相污蔑,尽量贬低对方来抬高自己!

中国封建王朝唯一采用和实践法家思想的就是大秦帝国!

后世一直是儒家占据主导地位!儒家们拼了命的诋毁秦始皇,目的来证明法家的失败,儒家的正确!

但儒家却始终无法解释一个问题,甚至一直刻意回避这个问题,那就是,既然法家那么失败,为何地处西部偏僻蛮荒之地的秦国却能一统六国,成就中国第一个大帝国的霸业,而自诩正确的儒家的中国却积贫积弱,饱受外民族入侵之苦,除了割地赔款,再无良策!

儒家一提起秦国,就是严刑酷法,来指责法家的残酷,证明儒家多么的爱民!

可儒家统治中国的数千年,百姓真的过上好日子了吗?

秦国确实严刑酷法,依法治国,可是我想问的是,对于有罪之人,刑法再酷,有可不可?

秦国律法,有罪之人,不必上大夫,必罚,有功之人,千金赏万户侯,不择其身!

意思就是,犯法之人,不管是谁,哪怕王公大臣,也要受到惩罚!有功之人,哪怕卑微百姓,也必奖赏!不看出身!

儒家提倡的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真正做到的反倒只有大秦,秦国太子犯法,被贬为庶人,太子老师,被处割了鼻子的刑法,因为没有教好太子!

大秦军队之所以无敌天下,六国联军都不敢交锋,就是大秦律历,斩首敌军首级回来,提头能兑换赏赐,赏罚分明,秦国士兵打仗那是玩了命的,在秦国士兵眼里,对方不是脑袋,是一堆堆黄金!战场上秦军士兵经常不穿铠甲,赤上身提刀冲锋,六国军队胆子都吓飞了,哪敢一战!

不管你出身,只要有功,定赏!

秦国官位传承,无战功不得继承爵位!不管你爹多牛逼,如果你没战功,就不得继承你爹爵位!

正是大秦依法治国,严格执行法律,才让大秦统一六国,结束将近千年战国混战!秦始皇是中国第一个皇帝!

严刑酷法,法律严格严厉,对于有罪之人,有何不可?

秦国征集数十万修建长城和阿房宫的都是天下囚徒,并非平民百姓!这点都是史学证明的了!

类似现在劳动改造,与其关在监狱里干吃馒头,不如拉出去干活!还能创造社会价值!

所以说,修筑长城等都是秦始皇活着的时候,可天下并叛乱!因为都是囚徒,他们本来就该受到惩罚!

看电视探索节目,挖掘秦工地,一些陶罐,上面都刻着工匠名字,户籍,还有因何罪被发配到此!也足以证明,秦征集修筑工程的都是天下各地囚徒,甚至犯何罪被发配都有据可查,写的清清楚楚!

挖掘兵马俑,秦军兵器,上面都刻着生产工匠的名字,如果兵器质量问题,就可以追查生产者,进行处罚,保证了秦兵器质量可靠!这也是秦军善战的一个原因吧,真的是装备精良,质量可靠,谁也不敢弄虚作假,否则惩罚是极其残酷的!

秦能统一六国,也是有原因的,不是走了狗屎运!秦为了统一天下,进行了数代秦王上百年历史的准备!可以说是个必然而非偶然!

后世儒家占据主导地位,开始大肆打击贬低法家!法家被他们形容的严刑酷法,恐吓百姓!可如今,法家以是世界主流,各国大多都依法治国!

法家翻身的一天终于到了!

要不五四运动那会,貌似全国掀起了批孔运动!也说明那时候儒家穷途末路!批判儒家代表人物孔子!因为采用儒家思想的满清处于风雨飘摇,丧权辱国引起全国人民愤怒,也对儒家思想产生怀疑和动摇,是否是正确的!

所以那时候才有了新文化运动!打倒儒家!在中国统治了数千年的儒家彻底滚蛋了!

法家终于翻身了,被压制了数千年终于再次被世人重视!

秦是中国第一个采纳和实践法家思想的,商鞅变法让贫弱的秦国终成霸权!可惜,没多久就被中国废弃!

以前讨论过,秦亡,是亡在继承人出了叉子,而并非法家思想不对!

秦始皇东巡,死在半路,次子胡亥和太监赵高宰相李斯篡改诏书,撺掇皇位,杀长子扶苏,并杀了秦始皇二十多个子女,都是胡亥兄弟姐妹,怕威胁自己皇位,引起天下不满!秦国内部离心,最终导致秦帝国崩溃!

要不横扫天下的百万秦军在秦帝国危难时刻都去哪了?为何不救,足以证明秦内部已经离心!最后只能临时武装二十万囚徒上了前线,还把项羽大军打的屁滚尿流!百万虎狼之师的秦正规军没了影子!坐视不救,坐观其败!秦人不服,不愿去救!光驻守长城的四十万秦军,岭南的六十万秦军,根本就没动静,不回救秦本土!

要知道,被逼自杀的长子扶苏大将蒙恬就是驻守长城秦军主帅,主帅无罪被杀,长城秦军能服?不救也就情理之中!

所以,大秦并非亡在制度,而是秦始皇突然死去,继承人上出了问题!这点要了命了!胡亥也是历史出了名的低能儿,指鹿为马就是说他,马和鹿都分不清楚!这种低能儿只能是太监赵高的傀儡和玩物,最后胡亥确实被赵高所杀!

可怜大秦,亡在个低能儿手里,可惜第一个实践法家思想就这么夭折了,开启了数千年儒家时代!中国也开始走下坡路,逐渐封闭和落后了!

现在国家也提倡依法治国,哎,数千年前咱们就实践过依法治国,只是被抛弃了,现在又捡回来了!

大秦,中国第一个大帝国,真的很悲催,秦始皇英明神武,千秋功业却毁在低能儿手里!长子扶苏,德高望重,就是孝顺了,在长城驻守,收到诏书,莫名其妙要他自杀,蒙恬怀疑诏书真假,扶苏还哭着说,这是父皇印章,岂能有假,大哭了一场,自杀了!哎!悲催的孝子扶苏啊,他要是继承王位,大秦绝对亡不了!

所以后世才吸取经验教训,废长立幼,是动乱的开端!

大秦,是中国真正牛逼的大帝国!除了外民族蒙古人的成吉思汗蒙古帝国,就是大秦帝国最彪悍最血性最威武的时代,秦是纯正汉人血统,成吉思汗毕竟是外民族蒙古人,按理说,中国只是被他征服了!应该说是丢人!崖山之后,再无中国!说的就是蒙古人征服中国这件事,后人都写诗哀叹,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被外民族彻底征服了!宋元最后决战,涯山之战,宋败,蒙古人彻底占领了中国全部土地!

秦好歹是汉人血统大帝国,绝对牛逼带闪电,征服所有已知土地,南下百越,就是东南亚,把各国首领都给抓回咸阳,北驱匈奴,胡人不敢弯弓抱怨,再也不敢牧马黄河,只能北迁,修建万里长城,攻打中东,抓了一堆黑人俘虏回来,中国叫昆仑奴!东征到了威海,到了海边,以为到了天之尽头!可以说,大秦的野心,征服所有已知的土地,汉人也有这么牛逼血性的时候!

有罪之人,不避上大夫,有功之人,千金赏,万户侯,不择其身!正是严厉有效的法,赏罚分明,才是秦能成功的主要制度保障!士卒效命,人人尽心!

刑法虽酷,也只是有罪之人,无罪何惧之有?

该死的孔老二,儒家,坑了中国几千年的爹!伤不起啊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