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一个地区强国的衰败

出门打小鸡鸡 收藏 7 58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0年6月10号,在中东举足轻重的叙利亚前总统老阿萨德在与黎巴嫩总统拉胡德通电话时突然心脏病发作去世。这也许是某种宿命的前兆。作为反美轴心的关键一环,叙利亚在中东可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以至于在统治叙利亚三十年去世后,哈菲兹-阿萨德的葬礼竟然引来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约旦国王阿卜杜拉、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和法国前总统希拉克。九泉之下的老阿萨德绝没有想到,今天他的继承人巴沙尔-阿萨德众叛亲离,叙利亚陷入血腥内战,到处是战争的废墟,美英法联军兵临城下,借口叙政府军跨过奥巴马划定的红线,使用化学武器导致近千人死亡,随时发动空中打击。

之所以称老阿萨德戏剧般地去世为某种宿命,是因为他死在了电话直通黎巴嫩总统的热线上。虽然叙利亚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它连接了几乎所有阿拉伯国家,而黎巴嫩却曾经是叙利亚盘活中东一盘大棋的桥头堡,他在那里的势力盘根错节,积极参与了1975年到1990年的黎巴嫩内战。当时,叙利亚控制黎巴嫩北部,以色列击败巴勒斯坦游击队控制了该国南部,内战以1990年以色列撤离黎巴嫩南部宣告结束。五年后,黎巴嫩反对派联合美法和联合国,向老阿萨德施加了巨大压力,叙利亚军队撤出黎巴嫩,暂时停止与以色列的直接武装对峙。以色列是中东的火药桶,巴以冲突可以表面团结一盘散沙的阿拉伯国家,这当中老阿萨德纵横捭阖,施展了强人的“魅力”。但是1967年的中东战争中,戈兰高地——这个位于约旦河谷东侧的叙利亚西南边防的战略要地被以色列占领,至今,它成为中东类似南北朝鲜之间的DMZ(非军事区)。

哈菲兹-阿萨德损兵折将,失去了戈兰高地,丢掉了对黎巴嫩的直接控制,最让他心碎的是他最青睐的长子巴西勒死于车祸。为续家族血脉,他紧急电召在英国留学的小儿子巴沙尔阿萨德回国接班。没想到柔弱的巴沙尔走上了一条自己并不擅长,可能也很不喜欢的家族控制下的独裁之路,导致阿拉伯之春的战火烧到自己的鼻子底下。从2011年春天开始,阿萨德与反对派的攻城掠池和巷战持续了一年半,双方死伤惨重,亲痛仇快。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伊朗和叙利亚支持的什叶派穆斯林与以最富有的沙特王国为代表的逊尼派产生激烈的教派冲突,而且叙利亚,哈马斯,真主党和伊朗形成了坚定的反美轴心,成为美国眼中钉、肉中刺。于是,沙特带领下的22个成员国的阿拉伯联盟决定开除叙利亚,并公开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卷入叙利亚内战。一个并非民选的世袭家族统治的沙特王室,公然支持用武力推翻地区对手,实行所谓的民主选举。这是掘沙特自己的墓么?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刚上台的奥巴马内外麻烦丛生,于是践行自己大选诺言,策划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并提出战略东移,重返亚洲,再平衡崛起的中国的地缘力量。因此,阿拉伯之春爆发后,奥巴马不愿意直接介入北约对利比亚的军事干涉,而是从后台领导对卡扎非的斩首行动,绕过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1973号决议,擅自颠覆了“利比亚疯子”卡扎非上校的政权,甚至抛弃了几十年盟友埃及强人穆巴拉克。这一回,还没有等八月十八号刚刚进入叙利亚进行化学武器核查的联合国调查小组的结果出来,美国国务卿克里就急急忙忙地宣称,叙利亚跨过了西方为它划定的红线,使用了化学武器,大马士革不能不受惩罚。一个美国和沙特等国家拼凑起来的“叙利亚之友”大会在约旦召开,决定阿萨德不会在未来的叙利亚政府担任任何角色。这个舆论攻势十分凶猛,由美英法三大国参与的战争风云很快聚集在叙利亚上空。英国外交大臣黑格说,美英法三国的军事干预无需得到联合国授权。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回美国似乎要重犯它入侵伊拉克之前有罪推定的错误。2003年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小布什硬说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结果占领了巴格达之后根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所以,美国盟友法国总统希拉克和德国前总理格哈德-施罗德都没有支持美国对伊拉克的入侵。

欲加之罪,这是大国政治的体现。叙利亚的铁杆盟友俄罗斯当然反对美英法的武装干预,但是外长拉夫罗夫召开紧急记者招待会,说俄罗斯不会与任何国家发生战争。俄罗斯将再次像当年北约入侵南联盟时抛弃塞尔维亚小兄弟米洛舍维奇一样,不再顾及阿萨德的死活。俄罗斯会有铁杆盟友么?这是另一个让中国人警惕的话题。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