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炬”行动始末(下)

zby199022 收藏 0 70
导读:“火炬”行动始末(下) 行动已经开始,盟军作战指挥所里,艾森豪威尔在紧张地踱来踱去。吉罗答应的太晚了,法军会不会抵抗谁也说不准,现在他只能祈祷一切顺利。 应该说在把解放的“火炬”带往法属北非时,美国用兵之奇真是无以复加,惊得他们的朋友和助手乱成一片;德国人却没有受到干扰,引起混乱。反倒是同他们暗通的法国人措手不及,无法协助盟军,并为其铺平道路;在突然入侵的震动下,大多数法军司令官的反应,在这种情况下是出诸自然的,同他们对以维希的贝当元帅为代表的合法政府的忠诚是相一致的。由于这个缘故,美军

“火炬”行动始末(下)

“火炬”行动始末(下)

行动已经开始,盟军作战指挥所里,艾森豪威尔在紧张地踱来踱去。吉罗答应的太晚了,法军会不会抵抗谁也说不准,现在他只能祈祷一切顺利。

应该说在把解放的“火炬”带往法属北非时,美国用兵之奇真是无以复加,惊得他们的朋友和助手乱成一片;德国人却没有受到干扰,引起混乱。反倒是同他们暗通的法国人措手不及,无法协助盟军,并为其铺平道路;在突然入侵的震动下,大多数法军司令官的反应,在这种情况下是出诸自然的,同他们对以维希的贝当元帅为代表的合法政府的忠诚是相一致的。由于这个缘故,美军登陆遭到了抵抗,虽然在阿尔及尔比奥兰和卡萨布兰卡遇到的抵抗要少一些。


在卡萨布兰卡,法军师司令官贝图阿尔将军于7日深夜获悉8日凌晨2时美军将登陆。他派出一队队士兵去逮捕德国休战委员会的成员,并委派若干军官前往五十英里以北的拉巴特海滩去欢迎美军,因为他认为那里没有海防炮台,又是法属摩洛哥政府的所在地,美军会在那里登陆。


经过这些初步部署之后,贝图阿尔亲自率领一个营去占领拉巴特的陆军司令部,并把陆军司令护送走。贝图阿尔还向摩洛哥驻扎总督兼全区总司令诺盖将军和米什利埃海军上将发信,通知他们美军即将登陆;吉罗正前来接管整个法属北非的指挥权;他本人已由吉罗任命接管摩洛哥的陆军指挥权。他给诺盖和米什利埃的信中要求他们支持他发布的命令,听任美军登陆,不作抵抗,否则就让开道路,等将来可较方便地接受既成事实。


诺盖收到信后,打算“作壁上观”,等局势比较澄清后再说。但在诺盖犹豫不决时,米什利埃却立即采取行动。由于他的巡逻飞机和潜艇在黄昏前还没有侦察到正在驶近的舰队,他仓卒得出结论,认为贝图阿尔是受骗上当了。米什利埃保证沿海望不见强大舰队,这给诺盖的印象很深,以至于在清晨5时后不久头一批登陆报告传来时,他仍认为只是小股部队突袭而已。因此,他就从“壁”上跳下来,站到反美的一边,并命令法军阻挡美军登陆,同时以叛国罪将贝图阿尔逮捕。


实际上美军巴顿所部的主要登陆地点,是选在卡萨布兰卡以北十五英里的费达拉,另有两个辅助登陆地点,一在再往北五十五英里的麦赫迪亚,一在卡萨布兰卡以南一百四十英里的萨菲。费达拉那片适宜登陆的海滩,最靠近卡萨布兰卡城及其戒备森严的港口——那是摩洛哥在大西洋沿岸唯一设备良好的大港。所以选中麦赫迪亚登陆,是因为那里最靠近利奥特港机场——那是摩洛哥唯一筑有混凝土跑道的机场!所以选中萨菲,是因为一支右翼部队在那里作战,就可以拦阻内陆城市马拉喀什的强大法国守军在卡萨布兰卡干扰登陆,也是因为那里有一个可供中型坦克登岸的港口——当时,新的坦克登陆艇还在制造中,来不及供应“火炬”使用。


“火炬”行动始末(下)

美国舰队安渡大西洋之后,于11月6日驶近摩洛哥沿岸;当时有报告说那里“浪大”,气象预报说8日风浪将大得无法登陆。但是休伊特海军上将手下的气象专家预计风暴将过去,因此休伊特决定冒险执行在大西洋沿岸登陆的计划。7日,风浪开始减弱,8日已风平浪静,只剩一点小小余波。风浪比同月任何一天早晨都小。即使如此,由于缺乏经验,仍有许多事故和延误。


但是,情况至少比巴顿预测的要好。在上船出发前的最后一次会议中,他的一篇发言是夸夸其谈、“慷慨激昂”的典型。就是在这篇发言中,他作了上述的预测。当时他挖苦海军人员说,他们精心策划的登陆计划“不出五分钟”就会完蛋,他接下去还宣布说:“历史上从来没有海军按照预定的时间和地点把陆军送上岸的。但如果你们在费达拉五十英里以内的任何地方,并在指定登陆日的一周内把我们送上岸,我就会一往直前,取得胜利。”


值得庆幸的是法军混乱不堪,迟疑不决,以致一批批登陆进攻部队安全上岸了,守军炮火才猛烈起来,但到那时,天已大亮,足以使美国海军炮手将沿海炮火压下去。不过,由于陆军海岸工作队缺乏经验和多方出错,在抢占滩头,并在扩展滩头堡垒时,又遇到新的麻烦。因此,巴顿转而把手下部队和三军的错误火辣辣地批评了一顿。部队和小船都已负荷过量。虽然第二天就开始向卡萨布兰卡进军,而且没有遭到认真抵抗,但因装备缺乏而被拖住后腿,进军突然停下——装备全部堆积在海滩上,就是无法往前运给战斗部队。花了三天时间只取得了极少的进展,而法军的抵抗却有所加强,因此他们的前景变得暗淡。


至于法国海军的威胁,在第一天要不被消灭的话,局势会更加严峻。幸好这一威胁在卡萨布兰卡港外进行的一场略带古风的海战中被消灭了。海战开始时,正好在上午7时之前,当时汉克角的海防炮台和港内“让·巴尔号”(这是法国最新的战列舰。但尚未建成,不能离开停泊地)向吉芬海军少将的掩护舰群开了火。组成这个掩护舰群的,是“马萨诸塞号”战列舰、两艘重巡洋舰和四艘驱逐舰,都没有被炮火击中,虽则有几发差点打中;回击非常有力,暂时压住汉克角炮台和“让·巴尔号”两方面的炮火。可是过分注意这一紧张行动,因而把其他法国舰艇关在当地的任务忽略了。到上午9时,一艘轻巡洋舰、七艘驱逐舰和八艘潜艇已经潜逃。驱逐舰都驶向费达拉,那里的美国运输舰成了“活靶子”。幸而休伊特海军上将派来堵截的一艘重巡洋舰,一艘轻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把这几艘驱逐舰拦截并逼退了。随后,掩护舰群又应命前来切断其退路。在这一压倒优势的集中重火力轰击下,多亏驾驶得法,妙用烟幕,加上法方潜艇牵制战起了干扰作用,法军好容易才死里逃生,只损失一艘驱逐舰,接着又作了一次英勇战斗,力图到达运输舰卸载区。但是,在第二次交锋中,另一艘驱逐舰被击沉,八艘法国舰艇只有一艘没有负伤归港。在海港里又有两艘沉没,其他几艘被炸得伤上加伤。


不过,这一战果并没有决定全局,因为汉克角炮台和“让·巴尔号”的十五英寸大炮又已活跃,而美舰已耗掉大量弹药,如果以达喀尔为基地的法国军舰开过来(美军唯恐这些法国战舰开来),可能无法赶走。幸亏卡萨布兰卡和整个大西洋沿岸的战局,由于阿尔及尔的政局发展差强人意而起了决定性的变化。在傍晚时,诺盖将军辗转听到,以达尔朗海军上将为首的当地法国当局已于10日发布停战命令。诺盖根据这一未经证实的消息迅即行动,命令手下的司令官停止积极抵抗,等待停战。


与此同时,美军在奥兰登陆时遭到的抵抗,比之西路海军特混舰队在卡萨布兰卡地区登陆时遭到的要顽强几分。然而,美军特遣部队和运他们到现场并送上岸的英国海军部队倒是共同计划、相互合作得非常出色。此外,美国先头突击部队,特理·艾伦少将指挥的美国第一步兵师,也是一支受过极好训练的部队,而且还有第一装甲师半师人马的支援。


计划规定采取两翼包抄来攻占奥兰城和港口——特里·艾伦的两个团战斗队在奥兰以东二十四英里的阿尔泽湾海滩登陆;西奥多·罗斯福准将率领的第三团战斗队在城西十四英里的莱桑达卢塞海滩登陆。接着,一支轻装甲纵队从阿尔泽的滩头堡向内陆推进,另一支较小的轻装甲纵队则从奥兰以西三十英里布扎贾尔港更远的登陆点出发,去攻占奥兰以南各机场,并从背面逼近奥兰城。更重要的是迅速封锁奥兰城,因为据估计,城内一万名守军,如果得到内陆各驻地派来的增援,不出二十四小时,人数几乎可以增加一倍。


“火炬”行动始末(下)

战斗开始得很顺利。11月7日傍晚,护航队假装经过奥兰,向东驶去,但又摸黑折回。凌晨1时,在阿尔泽准时开始登陆,只隔半小时,就在莱桑达卢塞和布扎贾尔港两地登陆。袭击完全出其不意,在海滩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尽管这一带有十三座海防炮台,但直到天亮后才有炮火骚扰,不过,即使到那时,也没有造成多少损失,这是多亏海军支援有力,又提供烟幕掩护。登岸和卸货基本上都很顺利,只是因为士兵负荷过重(每人携带近九十磅的装备),速度才慢下来。中型坦克由运输舰装运,并在阿尔泽港攻下后,卸在码头上。


只有在试行正面攻占奥兰港时,才大吃败仗。那次进攻是为了防止守军破坏港内的设备和停泊在那里的船只。两只英军快艇“沃尔纳号”和“哈特兰号”,载着四百名美军,同两只摩托艇一起用来执行这个大胆计划——美国海军当局曾认为这样做太莽撞而力加反对。结果证实了他们的看法:这是一项“自杀任务”。失策的是,发动时间安排在登陆后两小时,恰好在其他各地登陆已唤起法军注意之时。挂出大幅美国国旗的预防措施,未能阻止法方给予一阵阵炮火回敬,结果两只英军快艇都受重创,船员和士兵有一半打死,余下的多数负伤,全部成为俘虏。


到上午9时前后,从各滩头堡开始进军;刚过11时,来自阿尔泽的沃特斯上校的轻装甲纵队抵达塔法拉乌伊机场,据报告说,一小时后机场已可供直布罗陀来的飞机使用。但是,这个纵队一向北转,还没到拉塞尼亚机场,就受到阻击;来自布扎贾尔港的罗比内特上校的纵队也是如此。来自阿尔泽和莱桑达卢塞的两支向心步兵,在逼近奥兰时,也遇到抵抗,也无法前进。


第二天还是没有什么进展,因为法方加强了抵抗,还对阿尔泽滩头堡翼侧的一次反攻,由于报告过分渲染,夸大了威胁,弗雷登德尔将军不得不从其他战斗任务方面调来兵力,从而打乱了整个作战计划。虽然当天下午占领拉塞尼亚机场,可是多数法机已经飞走,又因炮火不断,机场也无法使用。在夜间绕过通往奥兰公路上的一些孤立支撑点之后,第三天早晨向奥兰集中攻击。从东西两面进攻的步兵再次遭到阻击,但也吸引住了守军的注意,而两支轻装甲纵队的先头部队从南面直驱城内,除偶尔遇到狙击外,没有遭到抵抗,在午前到法军司令部。于是法军司令官一致同意投降。在这三天陆上战斗中,美军伤亡不到四百人,法军更少。损失所以轻微,特别是最后一天抵抗所以逐步减弱,是因为法军司令官知道阿尔及尔正在进行谈判。


在阿尔及尔登陆较为顺利,时间也较短,这主要是多亏当地司令官马斯特将军及其暗通美国的同僚。在哪里都没有遭到认真抵抗,只有在试行及早进入港口之时,如同在奥兰一样。7日拂晓,一艘美国运输舰“托马斯·斯通号”,离阿尔及尔不到一百五十英里时,被一艘德国潜艇发射的鱼雷击中,暂时失去战斗力,但其后,深入地中海的航行,再也没有遇到麻烦。虽被几架敌方侦察机发现,可是护航队直到入夜后掉头向南驶往登陆海滩时才遭空袭。一队在阿尔及尔市以东约十五英里的马提福角附近登陆,另一队在市西十英里的西迪费鲁希角附近登陆,第三队则在再往西十英里的卡斯蒂利奥内附近登陆。为了政治上伪装,在最靠近阿尔及尔的几个地方由美军登陆,其中搀杂了一些英国突击队;英军的主要登陆地点,是在更西面卡斯蒂利奥内附近的海滩。


这里的登陆在凌晨1时准时开始,尽管地势险恶,倒也没有发生事故。在陆上前进不远,据碰到的法军报告,他们已奉令不作抵抗。上午9时左右,到达卜利达机场。在阿尔及尔东面登陆较迟,并且引起一些混乱,但由于没有抵抗,局势很快就能稳定下来。


清晨6时刚过,登陆部队到达重要的白屋机场;在守军开了几枪,作为象征性的抵抗之后,他们就占领机场。然而,向阿尔及尔市进军时,却碰上一个村落据点拒不放行,后来,在三辆法国坦克的进攻威胁下,就停止前进。马提福角的海防炮台也拒不应召投降,只是在午后受到战舰的两次炮轰和飞机的俯冲轰炸后才屈服。


抢占阿尔及尔港口的情况更糟。两艘英国驱逐舰“布罗克号”和“马尔科姆号”,悬挂大幅美国国旗,载着一营美国步兵,用来担任这个冒险勾当。原定计划是在登陆后三小时进入港内,即使没有得到守军的默许,也希望他们撤离。岂知这两艘驱逐舰一驶近入口,就遭到猛烈炮轰。“马尔科姆号”受重创后撤退。“布罗克号”试了四次才冲破交叉火网,停靠在码头边。船上士兵从那里上岸。他们开头没有碰到抵抗就占领各项设施,但是,上午8时光景,大炮开始轰击“布罗克号”,迫其启碇撤退。登陆部队陷入法属北非部队的包围之中,午后不久就投降了,原因是军火快要耗尽,又不见主力部队前来接应。不过,法方炮火只是为了阻击,而不是要摧毁登陆部队。


在阿尔及尔以西的西迪费鲁希角附近登陆时,延误和混乱情况更是层出不穷,若干登陆艇甚至走错航道,开到更西面的英方海滩。每一营的士兵都散在十五英里长的海岸上;许多登陆艇损坏,有的被浪打坏,有的因引擎发生故障而耽误。幸亏部队开头受到欢迎或未遇抵抗,马斯特和他手下一些军官前来相迎并为他们开路,否则,这一次的登陆就会损失巨大,惨遭败北。不过,各纵队经过仓卒整编,向阿尔及尔挺进时,却在几个地方遭到抵抗。原因是,那时马斯特已被解除指挥职务,他所发出的合作命令已被取消,而他的部队已奉令抵挡同盟军进军。


在阿尔及尔暗通同盟军的法国人,虽然接到登陆通知极其突然,对于登陆目的地也不知详情,因而困难重重,但是他们的任务仍然完成得非常出色。他们把自己拟订的协助登陆计划迅速付诸行动:委派军官到沿海一带去迎接美军并担任向导,组织队伍夺取控制据点,封闭大部分电话设施,占领警察总局和分局,监禁抱有反感的高级官员,接管广播电台以备吉罗或以他名义发表可望决定大局的谈话。总之,到同盟军登陆时,他们已做好充分准备,足以使抵抗陷于瘫痪;他们还把阿尔及尔控制到上午7时左右——时间超过他们原来的企望或认为必须控制的时间。但是,从各登陆海滩进军的速度却慢得不合要求。


到上午7时,美军还没有出现,暗通同盟军的法国人对他们同胞的影响已显出毕竟有限。此外,吉罗也没有如期到达,他们以他的名义在广播中发出呼吁,结果完全失败,可见他们是过高估计了他的声望。他们不久就无法控制局面,有的被排除了,有的被逮捕了。


“火炬”行动始末(下)

与此同时,高级官员正在进行举足轻重的讨论。午夜后半小时,罗伯特·墨菲去见朱安将军,向他透露一项消息。说有一支非常强大的部队即将登陆,并敦促他合作,迅即命令法军不要抵抗。墨菲说,他们是应吉罗的邀请而来帮助法国自我解放的。朱安既不表示愿意接受吉罗的领导,也不表示愿意承认吉罗具有足够的权力;他说这事必须请示达尔朗海军上将。当时达尔朗恰巧在阿尔及尔,他是飞来探望生病的儿子的。达尔朗被电话吵醒,请他到朱安的别墅去听取墨菲的一项紧急通知。他到达别墅一听到同盟军即将进攻,就怒气冲冲地大声说:“我长久以来就知道英国人很蠢,但总以为美国人要聪明些。现在我开始相信,你们和他们犯的错误一样多。”


“火炬”行动始末(下)

经过一番讨论,达尔朗终于同意向贝当元帅拍一无线电报,报告局势,并请求授权他代表元帅任意处理。这期间,别墅已被一小伙反对维希政府的法国武装人员包围,因此达尔朗实际上已处于监视之下。但过不久,一队民兵就把他们赶走,并逮捕了墨菲。然后,达尔朗和朱安彼此各怀鬼胎,怒目相视,前往阿尔及尔的司令部。朱安在司令部采取了重新控制局面的措施,释放了被马斯特及其同僚逮捕的科尔策将军和其他军官,而把马斯特等人抓起来。但是,就在正午8时前,达尔朗再次致电贝当元帅,在电文中着重指出:“局势越加恶化,防御即将崩溃”——显然在暗示其势不可当,屈服才是上策。贝当复电授予他所要求的全权。


上午9时刚过,美国驻维希代办平克尼·塔克去见贝当,并递交罗斯福要求贝当合作的信件。贝当把当时早已拟就的复信交给他,表示对美国的“侵略”感到“惶惑而痛心”,并声称。即使是老朋友向法国控制的地区进攻,法国也将抵抗——“这就是我下的命令。”他对塔克的态度倒是十分和蔼,一副毫不痛心的样子。的确,他的举动给人的印象是,他的正式答复其实是要使德国少起疑心,少加干预。但是,几小时后,皮埃尔·赖伐尔总理,在希特勒的压力下,接受了德国提供的空军支援——到傍晚,轴心国都在准备派遣部队前往突尼斯了。


与此同时,达尔朗已自动向阿尔及尔地区的法军和舰只发布停火命令。尽管这项命令并不适用于奥兰和卡萨布兰卡地区,达尔朗却授权朱安为整个北非安排解决办法。再就是,在傍晚时,双方已谈妥,阿尔及尔应在晚上8时移交美军接管;同盟军应在第二天(9日)破晓起使用港口。


9日下午,马克·克拉克前来主持较为全面的必要谈判,肯尼思·安特森前来指挥同盟军向突尼斯进军。早几分钟前,吉罗也来了,他发现那里的法国首脑人物很不欢迎他,于是就躲进一个居地偏僻的人家。马克·克拉克说“他几乎是转入了地下”——不过,在第二天早晨,克拉克同达尔朗、朱安以及他们的主要部下第一次会谈时,他又露面了。


在会谈时,克拉克硬要达尔朗命令法属北非各地立即停火,达尔朗迟疑不决,争辩说他已将全部条件摘要送往维希,必须等待回音,克拉克就动手拍桌子,要叫吉罗代替达尔朗发布命令。达尔朗听后,就指出吉罗既没有合法权力,也没有足够威望。他还声称,发布这样一项命令,“结果就会使德国立即占领法国南部”——这个预言不久果然应验。克拉克又争了几句,边说边拍桌子,老实不客气告诉达尔朗,他不马上发布命令,就要把他扣押起来——原来克拉克事先早作准备,在大楼四周布置了武装警卫。达尔朗同部下商量一下后,就接受这个最后通牒——于上午11时20分发出命令。


这项消息报告维希后,贝当本人的反应是准备同意。当时赖伐尔奉希特勒传召前往慕尼黑,在途中得知这项消息,就打电话给贝当劝他予以否认。午后不久,克拉克得到维希拒绝停战的消息。达尔朗听到克拉克通知后,垂头丧气说:“我只好撤销我今天早晨签署的命令了。”克拉克随即反驳说:“不许你这样做。这项命令不许撤销;为了保险起见,我要把你扣押起来。”达尔朗早已暗示过这个解决办法,甘心情愿接受下来,并向贝当复电说:“我取消命令,并束手就擒”——取消命令不过是说给维希和德国听的。第二天,在希特勒通过赖伐尔施加的压力下,贝当宣布北非的一切权力已由达尔朗移交给诺盖。事先却又发密电给达尔朗说,他是在德方压力下否认的,这样做是违反他心意的。这种自相矛盾的话是逼于法国处境危险而使用的遁辞,但也使阿尔及尔以外的北非局势和法国司令官更加混乱。


幸而希特勒命令他的部队侵入维希政府管辖的法国地区从而澄清了局势,并解决了法国军官的疑虑。11月8—9日,维希对希特勒硬要提供武装支援的建议避而不答,这种保留态度更加引起希特勒猜疑。10日下午,希特勒坚决要求突尼斯的各港口和空军基地交予轴心国部队使用。赖伐尔还想推托,说法国不能答应意军开入,好歹只有贝当才能决定。希特勒再也按捺不住,在会谈结束后不久,就命令他的部队同意军一道于午夜开进未被占领的法国地区,并夺取突尼斯的海空基地。


德国机械化部队很快就占领法国南部,同时有六个意大利师从东面长驱直入。9日下午,德机开始飞抵突尼斯附近的一个机场,同时开来了在地面上保护德机的护卫部队,但被法军围困在机场内。从11日起,空运成倍增加,邻近的法军被解除武装,另一方面,坦克、大炮、运输车辆和军需物资都由海上运到比塞大。到月底,已开到一万五千名德军及约一百辆坦克,虽然其中大部分人是来组织基地的后勤人员。还开到约九千名意军,大都从的黎波里经陆路开来,主要是用来掩护南侧的。就临时仓卒搞出来的行动来说,在轴心国部队到处受逼时,这样的成绩确实不错。然而,比之派到法属北非的同盟军,这样规模的兵力却是太小了;要是“火炬”计划规定大部分同盟军远征部队用于进军突尼斯,或者同盟军统帅部把军队推进得比实际上更快一点,那么这样小规模的兵力是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的。


德军入侵法国南部的消息传来,非洲的法军司令官都大为震动,这对同盟军在非洲的处境来说是再好不过了。11日早晨消息传到以前,阿尔及尔的局势又发生了一次起伏。第一个迹象是,克拉克去见达尔朗,逼他采取两项紧急措施——一是命令驻土伦的法国舰队开到一个北非港口,一是命令突尼斯总督埃斯特瓦海军上将拒绝德军开入。达尔朗开头推三阻四,说什么在广播公告中他已被免去法军司令官的职务,可能没有人会服从他的命令,等到进一步被逼时,他就拒绝答应克拉克的要求。不过,当天下午,克拉克接到电话请他再去见达尔朗。这回,由于法国局势的发展,达尔朗同意答应克拉克的请求——不过他给土伦舰队司令的电文,措辞象是一项紧急建议而不象命令。另一个有利的转变是,维希提名为达尔朗后任的诺盖将军同意第二天到阿尔及尔来会谈。


但是,12日凌晨。克拉克听到达尔朗撤销在突尼斯进行抵抗的命令,又吃一惊。他把达尔朗和朱安叫到他下榻的旅馆里。事情很快就弄清楚,原来这一改变是朱安出的主意。朱安争辩说,这并不是撤销命令,只是暂缓执行,以等待诺盖到来,因为诺盖现在是他的合法上司。朱安如此拘泥命令,固然有法国军纪的特点,但在克拉克看来无非是打官腔。他一定要他们不等诺盖到达就立即向突尼斯重新发布命令,尽管在他坚持下,他们屈服了,可是他们不让吉罗参加会议却又使他产生怀疑。克拉克对他们的拖延十分恼火,说除非他们在二十四小时内做出令人满意的决定,否则就要把法方首脑统统逮捕起来,关在港内的一条船上。


与此同时,达尔朗已经更加可以左右法国在非洲的其他首脑了,因为贝当拍来了第二封密电。来电再次表示对达尔朗的信任,并着重指出他本人同罗斯福总统是有默契的,只是当着德国人无法讲出心里话罢了。达尔朗比他的许多同胞识时务,接到了贝当的电报,他在与同盟国达成工作协议方面,就能取得诺盖等人的同意,包括吉罗的认可。在13日继续举行的会议上,克拉克又威胁要把他们统统关起来,他们就加速讨论了。当天下午达成协议,那时艾森豪威尔刚从直布罗陀飞来,立刻予以认可。根据协议条款,达尔朗任高级专员兼海军总司令;吉罗任地面和空军部队总司令;朱安任东区司令;诺盖任西区司令兼法属摩洛哥驻扎总督。积极配合同盟军解放突尼斯的行动应立即开始。


艾森豪威尔所以格外愿意认可这项协议,一则是因为他同克拉克一样,终于明白,只有达尔朗才能带领法军倒向同盟军一边,再则是因为他记得他临别伦敦时,丘吉尔对他说过一句话:“尽管我极其讨厌达尔朗,但如果我能见到他,只要能使他把他那支舰队带到同盟军圈子里来,我就很高兴在地上爬一英里路。”艾森豪威尔的决定也立即得到罗斯福和丘吉尔的认可。


但是,长期以来达尔朗在报纸上是作为一个亲纳粹的坏蛋出现的,这样一笔“同达尔朗达成的交易”,在英美两国都引起了抗议的风暴——无论是丘吉尔或者罗斯福,都没有预料到有这么严重的风暴。在英国引起的风暴更大,因为戴高乐就在那里,支持他的人竭力煽旺公众的怒火。罗斯福发表公开声明进行解释,力求平息这场风波;他在声明中引用了丘吉尔给他的私人电报中的一句话,说同达尔朗达成协议,“只是权宜之计,唯一的理由是战事紧迫”。此外,他还在一次不准报道的记者招待会上把这项协议说成是东正教的一句古老谚语的具体运用:“我的孩子们,在大难临头的时刻,你们是容许同魔鬼一道走过桥的。”


罗斯福把这项协定称为“无非是权宜之计”而搪塞过去,这对于达尔朗自然是当头一棒,他自知受了骗。在致马克·克拉克的一封抗议信中,他怨愤地讲到,无论是公开声明或者是私下谈话,似乎都表明他被看作“只是一只柠檬,美国人把它挤干之后就扔掉算数”。曾经支持达尔朗与同盟国达成协议的法国司令官对罗斯福的声明更是大为不满。艾森豪威尔深感不安,他电告华盛顿,着重指出,“当前法方的情绪与原先的估计远不相符,极其重要的是,切切不可鲁莽从事,以打乱我们得以建立的这种均势”。史末资将军从伦敦返南非途中飞至阿尔及尔,致电丘吉尔说:“至于达尔朗,公开发表的声明已使当地法国首脑惶惶不安,长此以往将不堪设想。诺盖已以辞职相威胁,他手中既有摩洛哥全体居民,他的辞职或将带来深远影响。”


与此同时,达尔朗已就合作行动同克拉克达成明细协议。他还说服西非的法国首脑跟他走,并把达喀尔要港连同空军基地供同盟军使用。但是,在圣诞节前夕,他被一个狂热青年博尼埃·德·拉·夏佩尔行刺身亡。夏佩尔属于保皇党和戴高乐一派,这一派一直在迫使达尔朗下台。用这一办法加速他的下台,既为同盟国解决尴尬的政治问题,并为戴高乐的登台扫清道路,另一方面同盟国已在“同达尔朗达成的交易”中得到好处。丘吉尔在回忆录中这样评论道:“谋杀达尔朗,虽然是犯罪行为,却使同盟军摆脱与他共事的窘境,同时又给同盟军留下他在他们登陆的关键时刻所能给予的一切便利。”根据吉罗的命令,凶手迅即交付军法审判,很快就被处决。次日,法国首脑同意推举吉罗继达尔朗担任高级专员。吉罗“填补了这个空缺”,但为时极短。


如果同盟军得不到达尔朗的帮助,他们的问题就会比实际碰到的困难得多。因为北非有近十二万法军——在摩洛哥约五万五千人,在阿尔及利亚五万人,在突尼斯一万五千人。虽说分布很广,但是如果对同盟军不断抵抗,他们的阻力就不可轻视。


达尔朗的协助和他的权力,只有在一件重要事上未能收到预期的效果,那就是未能把法国主力舰队从土伦派到北非来。舰队司令拉博德海军上将没有获得贝当口头批准,不愿响应达尔朗的号召,而达尔朗派去说服他的特使又被德军抓去。由于德军狡猾,在海军基地的边缘停兵不前,由它留作法军守卫的非占领地带,这样拉博德就迟迟不愿响应号召了,心情也不太焦急了。与此同时,德军准备了一项完整无缺地俘获舰队的突击计划;11月27日,他们设下一个布雷区封锁海港各出口之后,就发动进攻。尽管法军因延误而丧失突围的机会,但仍能设法完成事先拟就的凿沉舰队军舰的计划,速度快得足以便德军夺取舰队的企图遭到失败,从而实现11月10日达尔朗在阿尔及尔同克拉克首次会谈时所作的保证:“我们的舰队决不落到德军手里。”虽然同盟军对舰队未能来到北非感到失望,但是舰队一沉没,用来对付他们的危险也就消除,相衡之下,足可自慰。


在这紧要关头,特别是在最初几天,还有一件令人安慰的事,就是西班牙没有插手;希特勒也没有假道西班牙向地中海的西面入口试行反击。西班牙军队本来可以从阿耳黑西拉斯开炮轰击,使直布罗陀的港口和机场无法使用,也可切断巴顿部队和阿尔及利亚境内的同盟军之间的交通线,因为从卡萨布兰卡到奥兰的铁路线靠近西属摩洛哥边界——只隔二十英里。当初拟定“火炬”计划时,英方说过,如果佛朗哥要插手的话,直布罗陀就无法保持使用, 而按照艾森豪威尔手下计划人员估计,占领西属摩洛哥需要五师兵力;完成这项任务需要三个半月。幸而佛朗哥安于做一个轴心国的“非交战”盟国而按兵不动——他所以更加安心,是因为美国既在购买西班牙的产品,又容许他从加勒比海获得石油。再者,从轴心国档案里可以看出,希特勒早先就领教过佛朗哥对他打算假道西班牙进攻直布罗陀的要求避而不答的手腕,所以在1942年11月并没有真正考虑到进行这样的反击。只是到次年4月,轴心国在突尼斯的部队大为吃紧,又担心同盟军提早入侵意大利,这个反击主意才重新冒头,而且还是墨索里尼提出的。即使在那时,希特勒也拒绝了墨索里尼的请求,这既是因为他担心假道西班牙会遭到“非交战”盟国激烈而顽强的抵抗,也是因为他仍然深信轴心国部队能够固守突尼斯。到11月底,由于派往突尼斯的少量轴心国部队遏止当时同盟军进军大为成功,他更是信心百倍了。

而且由于实施北非登陆战役,盟军掌握了北非的一些重要战略基地,从而创造了顺利完成北非战局的有利条件,使西方盟国能够通过苏伊士运河从大西洋向印度洋进行海上运输。此役是战争史上第一次使用登陆舰艇“由舰到岸”的大规模渡海登陆战役,在战役组织、装备使用等方面为尔后的西西里和诺曼底等登陆战役提供了经验。时至今日,盟军这次登陆北非的”火炬“行动仍是军事史上闪光的一页,与之相关的各种图书、影视作品层出不穷。就连电脑游戏中也经常出现与这一战役相关的内容,像战争网游《坦克世界》的领土争夺战在北非的登陆点就是仿照“火炬”行动设置的。

(更多相关敬请浏览:http://tksj.blog.163.com)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