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军装的明星该管管了

解放军总政治部日前颁发规定,要求加强对军队文艺工作和文艺明星的管理,严令文职干部不得称将军或者文职将军。如果规定得以严格执行,那些“穿着军装捞市场”的明星大腕们可能要过过“紧日子”了。

文艺兵在解放军中由来已久,对鼓舞军队士气、提升军队形象确实有过积极的作用。中共建国后,解放军在中国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活中占据特殊地位,军队文艺工作内容和机构也不断膨胀,涵盖了文学、影视、歌舞、话剧、杂技、曲艺各个门类。不少军队文艺工作者也凭借官方提供的“主旋律”舞台出头冒尖,涌现出一批象李双江、董文华、宋祖英等家喻户晓的明星大腕。

除军队自己培养的明星外,近些年来,一些演艺界人士也在成名后纷纷要求参军,出现了“明星争相把军参”的现象。这就让人有些纳闷:文艺兵毕竟也是“兵”,必须受到军队纪律的约束,普通文艺工作者通过参军求个稳定收入和保障不难理解,一些在市场上呼风唤雨的明星大腕为何也非要挤到军中?莫非他(她)们真是一批不求回报、甘为国防事业做贡献的先进文艺工作者?

近期发生的一些热点事件暴露了某些军旅明星们的优越待遇和特权,这也许可以解释明星们入伍的动机。当年以唱红歌著名的“中将级”明星李双江因未成年儿子的“二进宫(公安局)”而被网民扒出住豪宅、用豪车、随身还带勤务兵的风光生活。

他在探视被儿子殴打住院的受害者时,身边跟着几名官兵护卫开道,当媒体质疑他这么做过于招摇时,李双江回应道:“按我的级别配几个警卫和内勤是很正常的,我派他们到医院是保护伤者免受媒体打搅,更好地疗养,希望媒体不要再藉机炒作。”

另一名著名军旅歌手、空政文工团副团长韩红演唱的主旋律歌曲《北京榜样》风靡一时,她本人不久前却因驾驶无牌车和军队牌照豪车连续违章而遭网民声讨。好在宣称自己“最不怕媒体”的韩红这次及时发布了道歉信,对自己的行为“深感无颜与惭愧”。

李双江的“级别论”以及韩红的连续违章不仅展示出他们的特权意识,也证实了这些军旅明星比普通明星更有派头。想想也是,就算你是天王天后,你能享受将军级待遇吗?你能由公家给你配警卫内勤吗?你能大摇大摆地开着挂军牌的豪车拉风招摇吗?坊间还传言,明星入伍后,并不怎么影响参加商演,还可以大幅降低个人所得税。有这么多好处,难怪明星们要满腔热血去参军了。

军旅明星们享受特权乃至频频“出事”,不仅损害了军队的声誉和形象,也会让真正意义上的军人感觉不公。不少军队文艺团体都是师级、甚至军级级别,享受团级、师级待遇的文艺兵大有人在,象李双江这样的“将军级”演员也并非凤毛麟角。

而一名普通军人要从基层连队干到团级、师级,要经历多少摸爬滚打和千挑万选,就算当上团长、师长,待遇恐怕也远远赶不上那些吹拉弹唱的战友们。

军旅明星们得以享受种种好处和特权,说到底还是管理不严。习近平接掌军委主席后,多次强调依法治军、从严治军。这次总政治部发布《关于规范大型文艺演出、加强文艺队伍教育管理的规定》,要求严格审批管理军队文艺单位和个人参加地方公益性、营业性演出,严格控制文艺单位人员参加地方电视台选秀类节目,禁止参加私人举办的演出活动和在歌厅、酒吧等场所演出,禁止未经批准出国(境)演出,禁止签约加入地方文艺单位、文化公司和经纪公司,禁止开设公司和以营利为目的的工作室等等,显然就是针对军队文艺团体和从业人员普遍存在的不良风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在权钱和名利的双丰收下,他们忘记了军服的意义和责任,忘记了穿上军装意味着什么,忘记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优良传统,他们真的不配再穿这身军服了。

党天下,党军,才有这种怪现象,拿着纳税人的钱,养了一群无用的文艺兵。

更多精彩内容